《庄子》外篇 ● 天地 第十二

尧之师曰许由,许由之师曰啮缺,啮缺之师曰王倪,王倪之师曰被衣。尧问于许由曰 :啮缺能够配天乎?吾藉王倪以要之 。许由曰 :殆哉,圾乎天下!啮缺之为人也,聪明睿知,给数以敏,其性过人,而又乃以人受天。彼审乎禁过,而不知过之所由生。与之配天乎?彼且乘人而无天。方且本人而畸形,方且尊知而火驰,方且为绪使,方且为物絯,方且四顾而物应,方且应众宜,方且与物化而未始有恒。夫何足以配天乎!尽管,有族有祖,可认为众父而不得认为众父父。治,乱之率也,北面之祸也,南面之贼也 。

天地虽大,其化均也;万物虽多,其治生机勃勃也;人卒虽众,其主君也。君原于德而成于天。故曰:玄古之君天下,无为也,天德而已矣。以庙宇言而天下之君正;以古庙分而君臣之义明;以寺院能而整个世界之官治;以道泛观而万物之应备。故通于天地者,德也;行于万物者,道也;上治人者,事也;能有所艺者,技也。技兼于事,事兼于义,义兼于德,德兼于道,道兼于天。

故曰:古之畜天下者,无欲而天下足,无为而万物化,渊静而凡桃俗李定。《记》曰 :通于一而万事毕,无体会而鬼神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夫子曰 :夫道,覆载万物者也,洋洋乎大哉!君子不得以不刳心焉。无为为之之谓天,无为言之之谓德,恋人利物之谓仁,分歧同之之谓大,行不崖异之谓宽,有万不等之谓富。故执德之谓纪,德成之谓立,循于道之谓备,不以物挫志之谓完。君子明于此十者,则韬乎其事心之大也,沛乎其为万物逝也。若然者,藏金于山,藏珠于渊;不利货财,不近贵富;不乐寿,不哀夭;不荣通,不丑穷。不拘风姿罗曼蒂克世之利认为己私分,不以王天下为己处显。显则明。万物风度翩翩府,死生同状 。

知识分子曰 :夫道,渊乎其居也,漻乎其清也。金石不得无以鸣。故金石有声,不考不鸣。万物孰能定之!夫王德之人,素逝而耻通于事,立之本原而知通于神,故其德广。其心之出,有物采之。故形非道不生,生非德不明。存形穷生,立德明道先生,非王德者邪!荡荡乎!突然出,勃然动,而万物从之乎!此谓王德之人。视乎冥冥,听乎无声。冥冥之中,独见晓焉;无声之中,独闻和焉。故深之又深而能物焉;神之又神而能精焉。故其与万物接也,至无而供其求,时骋而要其宿,大小、长短、修远 。

尧观乎华,华封人曰 :嘻,一代天骄!请祝伟大的人,使传奇人物寿。尧曰 :辞 。使受人爱护的人富 。尧曰 :辞 。使有才能的人多男子 。尧曰 :辞 。封人曰 :寿 ,富 ,多男人,人之所欲也。女独不欲,何邪?尧曰 :多男士则多惧,富则多事,寿则多辱。是三者,非所以养德也,故辞 。封人曰 :始也自己以女为圣贤邪,今然君子也。天生万民,必授之职。多男人而授之职,则何惧之有?富而惹人分之,则何事之有?夫受人爱惜的人,鹑居而彀食,鸟行而无彰。天下有道,则与物皆昌;天下无道,则修德就闲。千岁厌世,去而上仙,乘彼白云,至于帝乡。三患莫至,身常无殃,则何辱之有?封人去之,尧随之曰 :请问 。封人曰 :退已!

泰初有无,无有无名。一之所起,有一而未形。物得以生谓之德;未形者有分,且然无间谓之命;留动而生物,物成生理谓之形;形体保神,各有仪则谓之性;性修反德,德至同于初。同乃虚,虚乃大。合喙鸣。喙鸣合,与世界为合。其合缗缗,若愚若昏,是谓玄德,同乎东晋。

儒生问于老子@曰 :有人治道若相放,可不行,然不然。辩者有言曰 :离坚白,若县寓 。如果则可谓品格华贵的人乎?老子@曰 :是胥易技系,劳形怵心者也。执留之狗成思,猿狙之便自山林来。丘,予告若,而所不可能闻与而所无法言:凡有首有趾、无心无耳者众;有形者与无形无状而皆存者尽无。其动止也,其死生也,其废起也,此又非其所以也。有治在人。忘乎物,忘乎天,其名称叫忘己。忘己之人,是之谓入于天 。

尧治天下,伯成子高立为诸侯。尧授舜,舜授禹,伯成子高辞为诸侯而耕。禹往见之,则耕在野。禹趋就下风,立而问焉,曰 :昔尧治天下,吾子立为诸侯。尧授舜,舜赋予,而吾子辞为诸侯而耕。敢问其故何也?子高曰 :昔者尧治天下,不赏而民劝,不罚而民畏。今子奖赏惩办而民且不仁,德今后衰,刑今后立,后世之乱自此始矣!夫子阖行邪?无落吾事!俋俋乎耕而不管一二。

黄帝游乎赤水之北,登乎昆仑之丘而南望。还归,遗其方璧。使知索之而不行,使离朱索之而不可,使吃诟索之而不得也。乃使象罔,象罔得之。黄帝曰 :异哉,象罔乃能够得之乎?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庄子》外篇 ● 天地 第十二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