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外篇 ● 达生 第十九【云顶集团官网】

颜渊问仲尼曰 :吾尝济乎觞深之渊,津人操舟若神。吾问焉曰 :操舟可学邪?曰 :可。善游者数能。若乃夫没人 ,则未尝见舟而便操之也 。吾问焉而不吾告 ,敢问何谓也?仲尼曰 :善游者数能,忘水也;若乃夫没人之未尝见舟而便操之也,彼视渊若陵,视舟若履,犹其车却也。覆却万方陈乎前而不得入其舍,恶往而不暇!以瓦注者巧,以钩注者惮,以黄金注者殙。其巧一也,而有所矜,则重外也。凡外重者内拙 。

达生之情者,不务生之所无以为;达命之情者,不务知之所无奈何。养形必先之以物,物有余而形不养者有之矣。有生必先无离形,形不离而生亡者有之矣。生之来不能却,其去不能止。悲夫!世之人以为养形足以存生,而养形果不足以存生,则世奚足为哉!虽不足为而不可不为者,其为不免矣!夫欲免为形者,莫如弃世。弃世则无累,无累则正平,正平则与彼更生,更生则几矣!事奚足遗弃而生奚足遗?弃事则形不劳,遗生则精不亏。夫形全精复,与天为一。天地者,万物之父母也。合则成体,散则成始。形精不亏,是谓能移。精而又精,反以相天。

子列子问关尹曰 :至人潜行不窒,蹈火不热,行乎万物之上而不栗。请问何以至于此?关尹曰 :是纯气之守也,非知巧果敢之列。居,予语女。凡有貌象声色者,皆物也,物与物何以相远!夫奚足以至乎先!是色而已。则物之造乎不形,而止乎无所化。夫得是而穷之者,物焉得而止焉!彼将处乎不淫之度,而藏乎无端之纪,游乎万物之所终始。壹其性,养其气,合其德,以通乎物之所造。夫若是者,其天守全,其神无隙,物奚自入焉!夫醉者之坠车,虽疾不死。骨节与人同而犯害与人异,其神全也。乘亦不知也,坠亦不知也,死生惊惧不入乎其胸中,是故遻物而不慴。彼得全于酒而犹若是,而况得全于天乎?圣人藏于天,故莫之能伤也。复仇者,不折镆干;虽有忮心者,不怨飘瓦,是以天下平均。故无攻战之乱,无杀戮之刑者,由此道也。不开人之天,而开天之天。开天者德生,开人者贼生。不厌其天,不忽于人,民几乎以其真 。

仲尼适楚,出于林中,见佝偻者承蜩,犹掇之也。仲尼曰:子巧乎,有道邪?曰 :我有道也。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坠,则失者锱铢;累三而不坠,则失者十一;累五而不坠,犹掇之也。吾处身也,若蹶株拘;吾执臂也,若槁木之枝。虽天地之大,万物之多,而唯蜩翼之知。吾不反不侧,不以万物易蜩之翼,何为而不得!孔子顾谓弟子曰 :用志不分 ,乃凝于神。其佝偻丈人之谓乎!

桓公田于泽,管仲御,见鬼焉。公抚管仲之手曰 :仲父何见?对曰 :臣无所见 。公反,诶诒为病,数日不出。齐士有皇子告敖者,曰 :公则自伤,鬼恶能伤公!夫忿滀之气,散而不反,则为不足;上而不下,则使人善怒;下而不上,则使人善忘;不上不下,中身当心,则为病 。

田开之见周威公,威公曰 :吾闻祝肾学生,吾子与祝肾游,亦何闻焉?田开之曰 :开之操拔篲以侍门庭,亦何闻于夫子 !威公曰 :田子无让 ,寡人愿闻之 。开之曰 :闻之夫子曰 :善养生者,若牧羊然,视其后者而鞭之。

仲尼曰 :无入而藏,无出而阳,柴立其中央。三者若得,其名必极。夫畏涂者,十杀一人,则父子兄弟相戒也,必盛卒徒而后敢出焉,不亦知乎!人之所取畏者,衽席之上,饮食之间,而不知为之戒者,过也!祝宗人玄端以临牢柙说彘,曰 :汝奚恶死!吾将三月豢汝,十日戒,三日齐,藉白茅,加汝肩尻乎雕俎之上,则汝为之乎?为彘谋曰 :不如食以糠糟而错之牢柙之中 。自为谋,则苟生有轩冕之尊,死得于腞楯之上、聚偻之中则为之。为彘谋则去之,自为谋则取之,所异彘者何也!

威公曰 :何谓也 ?田开之曰 :鲁有单豹者 ,岩居而水饮,不与民共利,行年七十而犹有婴儿之色,不幸遇饿虎,饿虎杀而食之。有张毅者,高门县薄,无不走也,行年四十而有内热之病以死。豹养其内而虎食其外,毅养其外而病攻其内。此二子者,皆不鞭其后者也 。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庄子》外篇 ● 达生 第十九【云顶集团官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