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休》外篇 ● 山木 第三十

市南子曰:君之除患之术浅矣!夫丰狐文豹 ,栖于山林 ,伏于岩穴,静也;夜行昼居,戒也;虽饥渴隐隐,犹且胥疏于江湖之上而求食焉,定也。然且不免于罔罗机辟之患,是何罪之有哉?其皮为之灾也。今赵国独非君之皮邪?吾愿君刳形去皮,洒心去欲,而游于无人之野。南越有邑焉,名称为建德之国。其民愚而朴,少私而寡欲;知作而不知藏,与而不求其报;不知义之所适,不知礼之所将。猖狂妄行,乃蹈乎大方。其生可乐,其死可葬。吾愿君去国捐俗,与道相反相成。君曰 :彼其道远而险,又有国家,作者无舟车,奈何?

孔圣人围于陈蔡之间,11日不火食 。大公任往吊之,曰 :子几死乎 ?曰 :然 。子恶死乎 ?曰 :然。任曰:予尝言不死之道。南海有鸟焉,其名曰意怠。其为鸟也,囗囗翂翐,而似无能;引援而飞,迫胁而栖;进不敢为前,退不敢为后;食不敢先尝,必取其绪。是故其行列不斥,而客人卒不得害,是防止于患。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子其意者饰知以惊愚,修身以明污,昭昭乎如揭日月而行,故不免也。昔吾闻之大成之人曰 :自伐者无功,功成者堕,名成者亏 。孰能去功与名而还与群众!道流而不明居,得行而不名处;纯纯平日,乃比于狂;削迹捐势,不为功名。是故无责于人,人亦无责焉 。至人不闻,子何喜哉!

东宫奢为姬郑赋敛以为钟,为坛乎郭门之外。十一月而成上下之县。王子庆忌见而问焉,曰 :子何术之设?奢曰:风姿浪漫里面无敢设也。奢闻之 :既雕既琢,复归于朴 。侗乎其无识,傥乎其怠疑。萃乎芒乎,其送往而迎来。来者勿禁,往者勿止。从其强梁,随其曲傅,因其自穷。故朝夕赋敛而毫毛不挫,而况有大涂者乎!

万世师表曰 :善哉 !辞其交游,去其弟子,逃于大泽,衣裘褐,食杼栗,入兽不乱群,入鸟不乱行。鸟兽不恶,而况人乎!

山村笑曰 :周将处乎材与不材之间。材与不材之间,似之而非也,故未免乎累。若夫乘道德而上浮则不然,无誉无訾,一龙风姿罗曼蒂克蛇,与时俱化,而无肯专为。少年老成上一下,以和为量,浮游乎万物之祖。物物而不物于物,则胡可(hú kě 卡塔尔(英语:State of Qatar)得而累邪!此赤帝、黄帝之准则也。若夫万物之情,人伦之传则不然:合则离,成则毁,廉则挫,尊则议,有为则亏,贤则谋,不肖则欺。胡可女士得而必乎哉!悲夫,弟子志之,其唯道德之乡乎!

市南宜僚见鲁侯,鲁侯有忧色。市南子曰 :君有忧色,何也?鲁侯曰:吾学先王之道,修先君之业;吾敬鬼尊贤,亲而行之,无眨眼间离居。然不免于患,吾是以忧。

孔丘问子桑雽曰 :吾再逐于鲁,伐树于宋,削迹于卫,穷于商周,围于陈蔡之间。吾犯此数患,亲交益疏,徒友益散,何与 ?子桑雽曰 :子独不闻假人之亡与 ?林回弃千金之璧,负赤子而趋。或曰 :为其布与?赤子之布寡矣;为其累与?赤子之累多矣。弃千金之璧,负赤子而趋,何也?

市南子曰 :君无形倨,无留居,认为君车 。君曰 :彼其道幽远而无人,吾哪个人与为邻?吾无粮,作者无食,安得而至焉?市南子曰 :少君之费,寡君之欲,虽无粮而乃足。君其涉于江而浮埃尔克森,望之而不见其崖,愈往而不知其可穷。送君者皆自崖而反。君今后远矣!故有人者累,见有于人者忧。故尧非有人,非见有于人也。吾愿去君之累,除君之忧,而独与道游于大莫之国。方舟而济于河,有虚船来触舟,虽有惼心之人不怒。有壹个人在其上,则呼张歙之。一呼而不闻,再呼而不闻,于是三呼邪,则必以恶声随之。向也不怒近年来也怒,向也虚近日也实。人能虚己以游世,其孰能害之!

农庄行于山中,见大木,枝叶盛茂。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问其故,曰 :无所可用 。庄周曰 :此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 。夫子出于山,舍于故人之家。故人喜,命竖子杀雁而烹之。竖子请曰 :其大器晚成能鸣,其一不可能鸣,请奚杀?主人曰 :杀不可能鸣者 。今日,弟子问于庄子休曰 :前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今主人之雁,以不材死。先生将何地?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庄子休》外篇 ● 山木 第三十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