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原文云顶集团官网

唯重积德,不欲锐速,然后乃能使早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其常,故曰早服谓之重积德者也。

       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

疏:安,静也。持,执也。言人之受生,正性清静,感物而动,则逐欲无穷,今明欲心未动安静之时,将欲守之,令不散乱,则甚易持执,故云其安易持。

言唯修卑下,然后乃两全其美。

是以哲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

前章明以政之君,失无为之自化。此章明以政必败,示祸福之所由。初标二政,宽急区别。次明祸福二门,倚伏无准。人之迷下,叹众生之迷执。是以哲人下,举圣德以劝修。

中外之交,

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

故受人尊敬的人云,笔者无为而民自化。

重积德则无不克,无不克则莫知其极。

古之所以贵此道者何?不曰以求得,有罪以防邪?

学不学,复众民之所过。

有国之母,能够一劳永逸。

道者,万物之奥。善人之宝,不善人之所保。

疏:此上三句并标宗也。以,用也,政,教也。有为之君矜用政治和宗教,而欲为治,不可能无为,任物自化,欲求致理,未事前闻也。

治大国则若烹小鲜,以道莅天下,则其鬼不神也。

《道德经》第61章《各取所需欲》

早服谓之重积德。

以其早为之所,持之不要忘亡,谋之无功之势,故曰易也。

小国以下大国,则取大国。

民之迷,其日固已久矣。

不学而聪慧,自然也。喻於不行家#2,过也。故学不学,以复群众之所过。

强国不过欲兼畜人,小国不过欲入事人。

非其神不伤人,巨人亦不伤人。

夫唯啬,是谓早泰山压顶不弯腰。

人之不良,何弃之有?

疏:两个,谓圣与神也。老婆,国之本,亦神之主,若鬼神伤人,则害国之本,受人爱抚的人伤人,则匮神之主,今两不相害,故德交归,岂唯圣洁独丰,抑亦兆人咸赖。

图难於其易,为大於其细。天下难事必作於易,天下大事必作於细。是以哲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是以哲人曰犹难之,以哲人之才,犹尚难於细易,况非先知之才,而欲忽於此乎?故曰犹难之也。

《道德经》第60章  《各自有各自的道》

法令滋彰,盗贼多有。

大大小小多少。感恩图报。

故为天下贵。

民之从事,常於几成而败之。

生于毫末,生於毫末;千里之堤,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为者败之,执者失之。

夫两个各取所需欲,大者宜为下。

疏:传奇人物即有道之君也,犹难之者,难为轻诺多易之事,况不比圣者乎?圣人犹难为轻诺多易,故终无难大之事尔。

二十五章

  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哲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

虽有拱璧,以先驷马,比不上坐进此道。

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

美言能够市,尊行能够加人。

李浚御制道德真经疏卷之八竟

奥,犹暧也,可得庇荫之辞。

《道德经》第62章《护身符》

疏:微,细也。隐患细微,未至於大,防之於初,欲令散释,亦甚易尔。

以辅万物之当不过不敢为。

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大小多少,以德报怨。

疏:此结喻也。夫不三思而后言,轻松其然诺者,必少忠信。不谋始而慎终,多易其行事者,后必生难而为患累。

小国则附之。

  民之从事,常于几成而败之。慎终承始,则无败事。

以政治国章第三十一

道无穷也。

大国者下流也,天下之交,天下之牝。

疏:母者,道也,以茂养为义,夫所以得称意气风发有国者,只缘有道而茂养苍生,若尔福祚永昌,能够长时间。

学不学,复群众之所过,

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

本身无事而民自富,

静而不求,物自归之也。

四面八方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

夫唯啬,是谓早服。

以其静,故能为下也。牝,雌也。雄躁动贪欲,雌常以静,故能胜雄也。以其静复能为下,故物归之也。

《道德经》63章《大.小.多.少》

疏:此释无事以取天下也。小编谓巨人也,夫品格华贵的人之德,不尚伎巧,体道之主,所贵无为,无为之为,无所避忌,下化上之无为,故云而民自化。

二十三章

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

其政闷闷章第八十六

小国以下大国,则取大国。大国纳之也。

《道德经》第64章《揭穿无为真面目》

前章明悟道之士,能了言而无执。此章明以政之君,失无为之自化。三句标门以示义,次十句,设问以明理。后五句,示无事可以取天下。

以战国而莅国,非能有国也。

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

疏:大欲畜养,小欲入事,两遂其愿,故云各得所欲。大者宜为下者,夫物未尝以小轻大,而必以大凌小,将恐大国之君,骄盈致祸,鲜能下之,故诫云大者特宜为谦下尔。

虽失无入有,以其微脆之故,未足以兴大功,故易也。此四者,皆说慎终也。不得以无之故而不持,不得以微之故而弗散也。无而弗持,则生有焉;微而不散,则生大焉。故虑终之患如始之祸,则无败事。

是以哲人犹难之,故终无难矣。

疏:此覆释鬼无效灵之义。非其鬼不神者,非谓鬼歇灭.而不为神,但妖之将兴,由人有迭,人恒其德,则神不见怪而伤人也。《春秋》曰:其炁焰以取之。

美言能够市,尊行能够加人。

故大国以下小国,则取小国;

其微易散。

谓其安未兆也。

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疏:此喻说也。言不善之人,亦在教之而已。注云:甘美之言,能够求市。尊高之行,能够加人,以况於受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护的人以甘美法味之言,尊高清静之行,以化不善之人,亦如市贾之集,相率而从善矣,故下云。

江海居大而处下,则百川流之。大国居大而处下,则天下流之,故曰大国下流也。

  是以哲人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学不学,复群众之所过。以辅万物之当然,而不敢为。

疏:言欲心已动,柔脆未坚,将欲除之,易消破也。

治之於未乱。

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

人多伎巧,奇物滋起。

大国以下,犹云以大国下小国。

  合抱之木,合抱之木;千里之堤,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古之所以贵此道者何?

人之不良,何弃之有?

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

其政闷闷,其民淳淳。

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

故立国君,置三公。虽有拱璧,以先驷马,比不上坐进此道。

人之不良,何弃之有?

神不伤人,一代天骄亦不伤人。一代天骄不伤人,神亦不伤人。故曰两不相伤也,神圣合道,交归之也。

治大国,若烹小鲜。

疏:夫唯啬,迭出上文也。是谓早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释俭啬之义。凡有七转义,皆效此。夫唯者,发语之辞也。服者事也,夫唯能俭爱之君,理人事天,以俭为政者,是以全球,亦当早服事於君。

故立皇帝,置三公,

图难于其易,为超过其细。

廉而不秽,

全球所归会也。

疏:辅,佐也。自然,物之性情也,众生起妄,失於性格,圣人慈诱,劝学无为,将以辅佐物之当然,真性不败,故不敢为於俗学与多欲也。

言以尊行道也。

疏:此喻说也。小鲜,小鱼也。言烹小鱼不可挠,挠则鱼渍。喻理大国者,不可烦,烦则人乱,皆须用道,所以成功尔。

为之於未有,

疏:方,由正也。此举圣德以劝修,品格高雅的人弘道济代,万物向方,身行正方,物则应之而自正,非立教裁割於物,使从己也。

五十六章

是以哲人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

保以全也。

前章明无为玄默,示息怨修道之门。此章明思患卫戍,标绝情去欲之行。初六句,迭明防患之渐。次六句,举喻生患之由。复两句,论为执之迷。又六句,申异凡之行。后七句,推有才能的人不欲不学之意,劝凡俗易持易谋之心。

则取小国;

不良人之所保。

言道无所不先,物无有贵於此也。虽有宝物璧马,无以匹之。美言之,则可以夺众货之贾,故曰美言能够市也。尊行之,则千里之外应之,故曰能够加於人也。

疏:凡夫贵难得之货,故矫徇矜尚以学性分之所无。品格华贵的人不求过分之学,常全自然之性,是於学不学,如此者将欲归复群众所过分之学尔。

善始善终,财无败事。是以哲人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

疏:所言神不伤人者,岂但神灵无效,而无法损伤於人?而巨人以道临人,无为不扰,百姓自正,故云一代天骄以道莅天下尔,将欲发明圣德,故重云亦不伤人。

二十风华正茂章

前章明以色列德国下人,则大小各得其所欲。此章明以道化学物理,则善恶皆蒙其资估。初标道体冲奥,次明立教诲人。后古之下,叹道之功,可为高贵尔。

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疏:此言患生於微,而成於着,喻如生于毫末,始生如毫毛之末,此明自性而生也。九层之高台,起乎大器晚成篑之上,此明积习而成也。千里之远行,始於举足之下,此明遂行不仅也。则天下之事诚以微小为始,而人多忽之,遂成患本,故举三喻以证上文。

道者万物之奥,

有国之母,能够长时间。

以求则得求,防止则得免,无所而不施,故为天下贵也。

前章明无为之政,人致淳和。此章明理人事天,无过用俭。初标理人事天,莫先于啬。次夫唯下,转通前义,是谓下,举深根之喻,以况持久之道。

大国者下流,

是以品格高尚的人方而不割,

五洲之牝。

治大国,十拿九稳。

大国但是欲兼畜人,小国不过欲入事人。夫两者两全其美欲,大者宜为下。

疏:故者,仍上之文,以结合前义也。言大国之君,所以不事威武,而用谦卑之德,以柔服之,小者将欲怀来附庸之君,取其小国之人而为臣妾尔。

七十八章

为无为章第三十五

故大国以下小国,

疏:保,任也,倚也。不善之徒,心尤明智,感於积习,平居则忽道,婴难则求之,以身保任於道,倚以求安也。

非其神不伤人,受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养的人亦不伤人。

疏:人君诚能内守冲和,外无营欲,则下之教育自淳朴也。

宝认为用也。

疏:作,起也。此迭上文原祸难之所起。难事必起於易,欲令於易而图之。大事必起於细,欲令於细而去之,其类实繁,不可具举,故以天下而总言之尔。

是以哲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民之从事,常於几成而败之。

治大国章第二十

六十章

自家好静而民自正,

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

其安易持章第七十七

国之所以安,谓之母。重积德,是唯图其根,然后营末,乃得其终也。

治人事天莫若啬。

治人事天,莫若啬。

疏:江海处众流之下,百川委输,故曰下流。施之於人,是谦德也。妻子君者,有道则国存,无德则人散。故处大国者,当下流开纳,令全世界之人交会而至,则能全其大,故曰下流天下之交。

早服,常也。

疏:言人言行不善,何弃遗之有乎?当导之以善道,冀从化而悛恶,不可弃之而不化,故云何弃之有?

不扰也。躁则多害,静则全真。故其国弥大,而其主弥静,然后乃能广得众心矣。

道者万物之奥。

莫知其极,能够有国。

疏:廉,清廉也。秽,浊也。有技巧的人任意清廉,自然化下,秽彼之浊,以扬其清,有本为剧字,创者伤也,有影响的人廉以成行,不伤於物。

小国修下,自全而已,不能够令天下归之。大国修下,则天下归之。故曰各得其所欲,则大者宜为下也。

疏:前明凡人常为难大之事,故多败多难,是以举巨人终不为难事大事,故能成其尊大。

其脆易浮,其微易散。

光而不耀。

以无为为居,以不言为教,以休闲为味,治之极也。

疏:前云天下之人,所以友会而至者,由人君用谦卑之道,则如牝者常以雌静而能胜牡者,由以平静为下故尔。

倒霉当保道避防放。

是谓深根固蒂,长生久视之道。

是谓根深蒂固,长生久视之道。

小国以下大国,则取大国。

此道上之所云也。言故立圣上,置三公,尊其位,重其人,所感觉道也。物无有贵於此者,故虽有拱抱宝璧以先驷马而进之,比不上坐而进此道也。

疏:此亦标也。有道之君,无为而理,夫无为则无事,无事则不烦,不烦则百姓自化,而环球太平矣。

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

疏:人生而静,天之性也。上好安静,无以动摇,及下被君德,任意而自正也。

神不害自然也。物守自然,则神无所加;神无所加,则不知神之为神也。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孰知其极?

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

大国者下流,天下之交。

治大国,不费吹灰之力。

直而不肆,

不佳人之所保。

疏:闷闷,无心宽裕也。淳淳,质朴真诚也。言无为之君,政治和宗教宽大,任物自成,既无苛暴,故其俗淳淳而简朴也。

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

疏:察察,有为严极。缺缺,凋弊离散也。有为之君,其政峻急,以法绳人,法令滋彰,盗贼多有,故凋弊而离散矣。

莫若#1,犹莫过也。啬,农夫。农人之治田,务去其殊类,归於齐黄金时代也。全其本来,不急其荒病,除其所以荒病,上承天命,下绥百姓,莫过於此。

大地难事必作於易,天下大事必作於细。

小怨则不足以报,大怨则天下之所欲诛,顺天下之所同者,德也。

故立国王,置三公。

古之所以贵比道者,何不日以求得,有罪以防耶?故为天下贵。

不日求以得,有罪以防耶?故为天下贵。

好人之宝,

其未兆易谋。

早服谓之重积德。

中外之交牝,牝常以静胜牡。

故终无难矣。

善始善终,则无败事。

不慎终也。

理之於未乱。

好欲虽微,争尚为之兴。难得之货虽细,食盗为之起也。

疏:何故普天仰化,率土归仁?由行节俭,节检则百姓早泰山压顶不弯腰事之,是重积其德以尔。

当以慎终除微,慎微除乱,而以施为治之,形名执之。反生事原,巧辟滋作,故败失也。

是以哲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

虽有拱璧以先驷马,不比坐进此道。

疏:《春秋》曰:师能左右之曰以。下或下以取者,言大国用谦卑之道,以取小国,则令其可左右,故云以取。或下而取者,言小国用谦下之道,归事大国,但可承奉而求帮衬,不可能令其左右任意,故云而取。

谓微脆也。

图难於其易,为大於其细。

道洽则神不伤人,神不伤人,则不知神之为神。道洽则伟大的人亦不伤人,品格尊贵的人不伤人,则亦不知巨人之为圣也。犹云非独不知神之为神,亦不知伟人之为圣也。夫恃威网以使物者,治之衰也。使不知神圣之为圣洁,道之极也。

疏:吾何以知,发问也。其然,宛如是也。以此,答也。老君详问,笔者干吗知取天下必需无事无为,以下文云天下多避忌,则人弥贫,作者无为则人自化,验可以知道尔。

世上多己心讳,而民弥贫。

为者败之,执者失之。

疏:此谓君德无有不可能克服者,则殊俗慕化,绝域观风,无远不至,故莫知穷极也。

疏:法,商法也。令,教令也。君上不可能寡欲以御人,而欲彰法令以齐物,人既苟免而可耻,吏则窃盗而为奸,上下相蒙,故令盗贼多有也。

疏:此答释贵道之意,不日求以得者,言道在於悟,悟在了心,非如有为之法,积日计年,营求招致之尔。但澄心窒欲,则灰色自生也。故云不日求以得,有罪以防耶者,夫妄心起染,则业累斯生,若悟道客气,则犯罪原因自灭,岂如执滞之人,动生悔吝,婴彼罪罚方求免耶?以是之故,故为天下善人之所宝贵尔。

疏:奇,变诈也。不祥之器,君子恶之,况加变诈之名,而无约束之用,是以兵犹火也,不戢将自焚,故知奇变之兵,非战胜之道也。

以政理国,

咱何以知天下之然哉?以此。

疏:此老君强调劝戒也。人若能慎末如初,终始常大器晚成,则其事无败也。故《书》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是以哲人犹难之,故终无难。

道者万物之奥章第三十六

其无正耶?

其政察察,其民缺缺。

其脆易破,

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

疏:举古证今,令物生信。古之即前文善人宝道也。问其所以宝贵此道,其意何也?

疏:此叹众生迷於正善,反以为奇为妖,其所由来尚矣,故云其日固久。

疏:光者谓明智也,受人尊敬的人虽有明智而韬晦之,不以炫目,故云光而不耀。圣德如此,自然百姓淳淳而从化也。

唐顺宗御制道德真经疏卷之八

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民。

疏:此释上以奇用兵也。利器者,权谋也。父权道在意适合时宜,不得已而方用,人君若多用权谋,不能够反实,下必应之以谲诈,故云滋益昏乱也。

疏:克,能也。君若厚积其德者,其为政也,人力普存,其事天也,吉无不利,则四方向化,无有不能够制伏者。

疏:兆,萌渐也。谋,度也。情欲将起,未有萌兆。谋杜绝之,亦为甚易。故云其未兆易谋。

为之於未有,

双方各取所需欲,故大者宜为下。

疏:道者,妙本之强名也。奥,内也。言道满含无外,是万物质资源始之所,故为万物之奥内。《西升经》云:道深甚奥,虚无之渊,此之谓也。

疏:三公,谓太傅、节度使、中国太平洋有限扶助公司也。皇帝无为,三公论道,皆所以垂训立教,化不善之人。《书》云:天工人其代之,此之谓也。

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疏:此释迷正所由也。言众生迷於祸福正处,於正不明,以正者为奇诈,於善不了,以善者为妖祥,故若无正尔。

其安易持,

疏:祸兮福所倚者,前言闷闷之政,俗以为恶,而人反淳淳质朴老实,岂非福因祸而生也?福兮祸所伏者,伏,藏也,察察之政,俗感觉善,物却缺缺而凋弊,岂非祸伏藏於福中而发也?孰知其极者,夫失道丧德,习伪尚华,祸福循环,倚伏无准,何人知穷极者?

无不克,则莫知其极。

疏:言人君德化无远不比,万人所归往,神仙所福享,然后可称之为有国。故《易》云:王假有庙有家是也。过此以后,岂为国乎?

重积德,则无不克。

疏:图,谋度也。为,营为也。夫情欲伤生,皆生於渐,无不始於易而终成难,初於细而后成大,今谋度其始易之时,则於终无难。营为於初细之日,则於后无大。若为难於难,为大於大,祸乱已作,纵欲图而为之,将于事无补於苦难也。

以辅万物之当然,而不敢为。

以无事取天下。

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

让人之宝,

以奇用兵,

疏:宝者,至宝之谓也。善人者,体道无为,身心清静,故宝贵之无暂违也。

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

故大国以下小国,则取小国。

人多利器,国家滋昏。

前章明妙本冲奥,坐进是辅相之门。此章明玄默无为,息怨成修证之行。首标坐忘绝欲,次示杜恶防萌。后是以下,举贤人之德,以申结劝尔。

疏:天下之交,牒出前文,所以结下流之义也。言天下之人,所以交会至者,犹大国谦下之故,喻如牡者,常以雌静,为牝动者所求,故云牝常以静胜牡。

作者无欲而民自朴。

疏:以,用也。莅,临也。人神处幽为鬼神者,灵效之谓。妻子有求则神为应。今若上德之化,人自安全,岂惟上忘帝力,亦不旁请鬼神,故处幽之鬼,无以效其明灵也。

疏:此明圣行以斥凡也。难得之货,内谓性分所无,外谓珠犀珍宝。受人尊敬的人於欲无欲,内不务於性分之所无,外不营於累德之宝货,故云不贵难得之货尔。

疏:此言祸福之极,岂无正定耶?但由於人不能够体道无为,妄生迷执,失其正尔。

美言能够市,尊行能够加人。

治人事天章第二十三

疏:伎,能也。巧,工巧也。奇物谓刻镂雕琢宝货珍玩之属,言人君不尚纯朴而好华侈,则百姓效上而为奢泰,驰竞淫饰,日以好多也。

以静为下。

疏:此一句释上易破易散两句也。所以易者,明欲恶虽有,尚自脆微,未成祸乱,故易理尔。

疏:为,造作也,修道行人则坐忘,去欲心,无造作,凡所施设,功与化冥,於为非为,故日无为。此明心也。即事不滞,故於事而无事,此明身也。即味不耽,故於味而干燥,此明口也。三业既尽,六根尘自息尔。若夫大小之为,多少之事,苟涉有为之境,无非怨对之雠,若能体彼无为,舍兹有欲,悟真实相,无起虑心,自然怨对不生,可谓感恩戴义尔。

莫知其极,可以有国。

前章明以道莅物,则其德交归。此章明以色列德国下人,则物归谦让。初标大国用谦,故能摄化。次故大国下,叙大小各得所欲。后故大者下,偏诚大国,特宜用谦。

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大小多少,蒙恩被德。

大国者下流章第五十大器晚成

疏:合拱之璧,璧之大者,驷乘之马,马之良者。言三公辅相,虽以璧马献之至尊,未足可贵,不及进无为之道,令化恶归善尔。拱璧先驷马者,古者朝聘将进驷马,以璧为导,故称先也。《春秋》云:乘韦先牛十八犒师之类是也。

疏:夫积德之君,以道为国,则足以一劳永逸,故举根蒂之喻,以申其义理也。蒂,花趺也。夫草木根深则荣茂,蒂固则不落,乃悠久也。以喻积德之君,埋根於道,固蒂於德,命延谓之长生久视之道。

疏:上无赋敛,下不打搅,耕田凿井,家给民足,故云而民自富。

疏:几,近也。言常俗之人从於善事,常以功业近成,无法慎终,乃复亡败也。

正复为奇,善复为妖。

疏:言大国爱抚谦下,以取小国者,更无余意,可是欲兼畜小国之臣,为人君之长。小国用谦,陈荐赞币而取大国者,可是欲入事大国,资为援助尔。

疏:为谓营为也。执谓执着也。言人不能为之於未有,理之於未乱,而更有所营为於性分之外,执着於尘境之中,故必祸败而失亡也。

疏:此覆释以政理国也。为天下之主,不可能敦清静以化人,崇简易以临物,政烦网密,下人无所措其兄弟,禁忌无暇,动失生业,日就清寒,所以弥贫。

是以哲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

疏:啬,爱也。言人君将欲理化下人,敬事上帝,为德之先,无如爱费,即俭德也。检即足用,能够聚人。粢盛丰备,天享明德,故云莫若啬也。

疏:肆,申也。一代天骄之行不邪,彼自进而正直,非为彼之不正,而申直以正曲也。

前章明理人俭爱,则随地早服。此章明儿早上服不扰则其德交归。初归理国之喻,不可有为。次明德及鬼神,两无加害。后结叹交归之德,以劝有国之君。

疏:品格高贵的人无为安静,故素分成全而无败,虚忘无执,故真性常存而无失。

疏:为,修除也。此一句释前易持易谋两句也。所以易者,明欲心未起之时,修除杜绝,则欲恶不生,故云为之於未有。

大国不过欲兼畜人,小国但是欲入事人。

疏:言大国之君既以自持之道而柔泰山压顶不弯腰小国,小国之君则朝聘会盟,不敢离叛,以卑下之礼而事大国者,则欲取大国之威,感觉帮衬尔。

生于毫末,生於毫末。九层之台,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道德经》原文云顶集团官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