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菩薩戒本講錄---个人存档云顶集团官网

正一受道威儀:次當詣師奉受三百大章、千二百官。不受之者,章中吏兵,不受爾言,徒為謹按,身反招愆。受之奉行,如神心,言此至要,慎勿輕傳,依科修行,無諸災患。

師張洪任

若諸菩薩安住菩薩淨戒律儀,見諸耆長,有德可敬同法者來,憍慢所制,懷嫌恨心,懷恚惱心,不起承迎,不推勝座;若有他來語言談論、慶慰、請問,憍慢所制,懷嫌恨心,懷恚惱心,不稱正理發言酬對,是名有犯有所違越,是染違犯。非憍慢制,無嫌恨心,無恚惱心,但由懶惰懈怠忘念無記之心,是名有犯有所違越,非染違犯。無違犯者,謂遭病重;或心狂亂;或自睡眠他生覺想而來親附、語言談論、慶慰、請問;或自為他宣說諸法論義決擇;或復與餘談論慶慰;或他說法論義決擇屬耳而聽;或有違犯說正法者,為欲將護說法者心;或欲方便調伏彼,出不善處,安立善處;或護僧制;或為將護多有情心而不酬對,皆無違犯。

正一講經威儀:法師以講經功德,裝嚴國主人王、大臣宰輔、土地官長、人民品物、五苦三塗、一切眾生,悟道成真。

祖師三天扶教輔元大法師正一沖玄神化靜應顯佑真君張道陵

若諸菩薩為欲貪求利養恭敬,自讚毀他,是名第一他勝處法。若諸菩薩現有資財,性慳財故,有苦、有貧、無依、無怙正求財者來現在前,不起哀憐而修惠捨;正求法者來現在前,性慳法故,雖現有法而不捨施,是名第二他勝處法。若諸菩薩長養如是種類忿纏,由是因緣不唯發起麤言便息,由忿蔽故,加以手足、塊石、刀杖、捶打、傷害,損惱有情,內懷猛利忿恨意樂,有所違犯;他來諫謝,不受、不忍、不捨怨結,是名第三他勝處法。若諸菩薩謗菩薩藏,愛樂宣說開示建立像似正法,於像似法,或自信解,或隨他轉,是名第四他勝處法。

正一受道威儀:凡欲受道,先詣師門,丹檮拜伏。師許投辭,請經戒符籙,書寫如法,齋糧質信,法衣法物,並備具已。然後登壇啟告,裂券斷盟,列辭自狀,皆當揀日隔月,不得頻繁,及默許易從。

泉州南安北部道法傳統的研究,筆者近作曾舉證傳統奏籙儀式中所授予的法職名稱:「清微○○使」,比對《道法會元》卷20〈清微法職品格〉與相關傳承的《天壇玉格》一類填籙規範記載,證明確有繼承使用的關係。而且將相關抄本文檢中所延請的神統譜系名稱與順序,溯源比較元‧陳采所編纂《清微仙譜》與後來的相關清微科儀經典,其所建構的傳承譜系;除休端、郭玉隆與傅英未見奏請之外,其餘主要的清微道宗系統是完全一致的。再以南安《延生紫微表科》「三獻酒文」文,具稱「忝參清微之職,濫膺雷使之班」為證,以及《拔亡文檢:黃籙大齋全部》中〈洞真赦式〉,所上詣的歷代清微祖師譜系,皆清楚地表示確實傳承元代以來清微道派道法的證據。更重要的是,泉州南安北部道法區域道壇,到現在仍然傳承龍虎山正一經籙於奏職授度儀式中傳授,當地道教內部稱為「奏籙」,民間百姓則稱為「納籙」。其史料證據,如《泉州道教》一書中所說的:「現在有的道士還保存著六十二代天師張元旭授發的《三五都功經籙》,整套文牒券憑有數十份樣式。」

戊二 明捨不捨

正一受道威儀:次當詣師奉受仙靈符籙。不受之者,攝召不降,神不營衛,宣奏不達。有所謹按,神不流行,三界五帝不敬其形。受此符籙,齋戒啟奏,伏鬼除魔,先當使之。

高雄大人宮翁家道壇抄本所留下的最早署名者翁定獎,其抄本題記款識中,常出現「集」、「重抄」、「重集」、「重錄」、「傳錄」與「暫用」、「權用」等用語,可知其原有所本、有所源與有所據。又翁家所保存的傳度奏職文檢,按照可考的翁家道法第五代翁百寬所抄錄的有三部份:第一部分是署名為《安籙附安石獅全科》,其所附的〈意文〉中即出現了「福建泉州府南安縣」的地名,和「托憑道士代香遠叩福地龍虎山五十五代天師老祖」的時間,以及言「經籙寄閣」的不同經籙種類、名稱與負責官署將帥。第二部分是傳授《太上正乙盟威修真玉經》的〈疏意〉,與六件「進職盟威職籙」的「封籙」文檢。第三部份則抄錄署名「漢五十七代天師張真人告行」的〈新臨籙士帖〉,以及今通用於刀梯奏職的公牒。

戊三示堪重受

正一受道威儀:經戒符籙,不詣師受,行之不神,反得偷盜之罪,須詣師受,依法修行,略舉要領,諸宜如之。

十二代天師張應京

庚一 惰慢不求禪法戒

正一受道威儀:次當詣師奉受九宮捍戹、六害神符。不受之者,九戹六害,復犯子形,六天兇鬼,得肆其威。受之者,萬災不干,百邪避之,三界五帝,奉子身形。

籍師上清三洞經籙清微靈寶侍御上相神霄總督教天大法天師正一嗣教宏化大真人五

己一障布施度

正一講經威儀:講經畢,弟子及諸聽眾,一切有心,隨分發意,建大寶齋,福被無邊。

度師上清三洞經籙太極執法真宰靈寶領教真人都天大法主嗣漢真人五十三代天

己九 不隨喜讚揚戒

正一入靖威儀:靖中所須,皆當預備,不得臨時闕少,呼外人求索。

經師上清三洞經籙九天金闕侍御上相總督雷霆酆嶽都天大法主正一嗣教大真人五十

庚三障無畏施

正一讀經威儀:讀經之時,不得受人借問文句意義,及為人解說問難,處分他事,雜亂真靈。

玄師正一嗣師太清演教妙道真君張衡

庚一障財施

正一入靖威儀:先整頓法服,澡漱祝誦,旋行唱讚,並須如法,不得隨宜,吏兵謫言。

以上相關研究,或提供寶貴的經籙資料,或加以考證與論述部分相關的儀式,但累積的研究成果仍然有限,可以繼續探析突破的空間十分寬廣。筆者最近五、六年來,學術座標即以南台灣靈寶道壇道法為經,福建泉州道法關係為緯,跨入閩南與南台灣道壇道法傳承與轉變研究。所以,本文將以筆者實地調查的區域所發現的老道壇秘傳抄本為主,考證其重要內涵與在道教正一道歷史的意義,希望能經由奏籙儀式與經籙文檢的研究成果累積,為建構閩、台道教傳承關係與變化歷史累積更多的研究例證。

不尊年高有德及酬對求法者,以瞋惱心,恣憍、慢意──憍是小隨煩惱、謂耽著自法,稱揚己能。慢是根本煩惱,謂自恃自傲,蔑視於人──、名染違犯。若無瞋恚嫌恨,但因放逸懈怠與無記心,非染違犯。或因病重、心狂、睡眠、昏瞶,或彼問時正為他人說法,或因調彼伏彼而不酬答等,皆無違犯。

正一啟奏威儀:至心丹禱,情訴懇惻,隨事簡要,勿失威儀。為己及人,皆當一意,不得惰慢。

三、高雄翁家抄本記載 55 代天師時泉州南安受籙史料

乙 戒

正一讀經威儀:經中不了,須有諮訣,及問文字句度,皆當別時,就師拜請,勿得隨宜,輒則諮求。

考察翁家保存的《安籙‧意文》地名、時間和相關資料意涵,忠實地反映了五十五代張錫麟天師在位時期,福建泉州府南安縣道壇道士曾托憑當地資深道長,替代天師或其指派親臨監盟的法官,採取所謂「代香遠叩」的變通方式,傳度進職正一盟威經籙的情況,而其時間也適值翁定獎受籙期間。

首頁 >> 檔案櫃 >> 佛學相關文獻 >> 瑜伽菩薩戒本講錄

正一啟奏威儀:初中後心,皆當專一,言辭准定,事意齊同,不得旦夕異陳,初恭終慢。

福建泉州府南安縣○都○里○保居住,奉道佩籙弟子○○,本命○○建生,念○○心歸大道,意慕真風,茲遇○元令節,幸祖師開濟度之門,許下民伸悔悟之誠,托憑道士代香遠叩福地龍虎山五十五代天師老祖,醮筵中拜受太上三五都功經籙○宗,籙文、職帖、通關、路引、公牒、合同、環券,皈身佩奉,保命延生,欲伸平安,理宜安奉,涓告○月○日就家建立延生道場,宣經祝燈,批陳三獻,安奉籙中官將諸職吏兵,府保康寧。伏願師尊降格,列聖垂慈,納蠢茲之微誠,錫優渥之嘉負,祈星辰順度,保命基鞏固。冀籙職以高僊,俾罪愆而求息,扶身度命,保命延生,無疆之福永綏,積善之慶長存,凡在光中,永托神庇。

庚一 染心御眾戒

太上曰,正一受道威儀:初入道門,詣師奉受券契。不受券契,土地山川守界真官,不上道名,治官障礙稽留,難為成道。受此券契,天地門戶,不敢稽留。

二、泉州南安正一經籙內容具顯清初傳承使用的證據

己四 障精進度

正一法服威儀:法服不得用五色綾錦羅綺,當以繒布,制度如法,常須清淨,勿過三通。

正一經籙的內容記錄了非常豐富的道法傳統,並具顯重要的歷史意義,但實質的深入研究目前仍是闕如。以筆者所見,其中兩件外界較不容易看到的〈太上三五都功版券職籙請法詞〉與〈太上老君宣告都功祭酒真經請法詞〉為例,不僅都記載了祖玄真三師與經籍度三師的玉諱,更反映了重要的道法傳承內涵意義:

己十 不隨行威折戒

正一受道威儀:次當詣師奉受治籙、三歸五戒。不受之者,則治司不書,土地不明,不攝五炁,不關四司。受此治籙,則魔王拜伏,自稱下官。

真師正一系師太清昭化廣德真君張魯

若諸菩薩安住菩薩淨戒律儀,他來求法,懷嫌恨心,懷恚惱心,嫉妒變異,不施其法,是名有犯有所違越,是染違犯。若由懶惰懈怠忘念無記之心,不施其法,是名有犯有所違越,非染違犯。無違犯者,謂諸外道伺求過短;或有重病;或心狂亂;或欲方便調彼伏彼,出不善處,安立善處;或於是法未善通利;或復見彼不生恭敬,無有羞愧,以惡威儀而來聽受;或復知彼是鈍根性,於廣法教得法究竟,深生怖畏,當生邪見,增長邪執,衰損惱壞;或復知彼法至其手,轉布非人而不施與,皆無違犯。如有學者為法遠來,而菩薩以瞋恨恚惱心故,不說一字一句,吝法施故,即是染犯。或因懶惰懈怠忘念無記失正念者,名非染犯。或有外道伺求過失;或於是法未深了解;或復因彼威儀缺廢;或知彼是根性頑鈍,聞勝深法則生狂怖邪見;或因伏彼剛強惡心令住善處;有是因緣不說法者,不名吝法。

正一講經威儀:法師隨事,為諸道俗,懺悔禮願,受戒持齋,時時勸化,使悟道真,弘道利物,於此為先。

一、前言

戊一 障六度攝善

正一受道威儀:次當詣師奉受七十二戒、百八十戒。不受之者,三界四司,考罰爾身,名削善簿,字列罪科,生死父母,不免三塗。受之奉行,諸天稱慶,鬼神所宗,七祖生天,身登雲宮。

這兩件請法詞文書的經籍度三師,龍虎山天師府《太上三五都功經籙》記載為六十一、六十二與六十三代天師;但泉州南安所傳承的資料,卻早至清初五十一代、五十二代與五十三代天師,此一珍貴證據具體說明南安至少保存自清初以來的正一經籙受籙傳統與較完整資料史證,並且其所蘊藏的時代意義可供我們進一步探究。因為在清乾隆四年三月所下的禁令氛圍下:「禁止道官差法員潛往各省考選道士及開壇傳度受籙,犯者照違禁例治罪。」泉州受籙傳統雖逐漸調整採用「代香遠叩」的方式;但從此秘傳經籙內容具顯,其一直延續自乾隆禁令前以來的正一經籙的受籙傳統與實質內容。如此,就可以大概理解,為什麼五十三代張天師之時,會在1658年為重新整編過的《正一天壇玉格》作〈序〉,強調其維持正統傳承的意涵;且其亦為泉州南安經籙中的度師,顯示正一經籙與天壇玉格一類受籙資料,應在清初重新彙宗與調整的歷史意義。

若諸菩薩隨戒律儀,有其四種他勝處法。何等為四?

正一受道威儀:次當詣師奉受都章畢印、四部禁炁。不受之者,奏章行符,禁制方術,神炁不從,關啟不聞。受之者,符章禁祝,莫不如言。

本文所稱的「正一經籙」,乃指傳承道教正一派龍虎山系統的經籙,包含正一道壇道士在逐步昇職過程中,所受的太上三五都功、正一盟威與三洞五雷職籙等等,以及相應的經典、契券與籙圖文憑,還包括虔誠信士所請授的各種保命延年寶籙。關於經籙的重要性與功能,古道經中多有記載,只有經由傳度受籙後的籙士,取得仙職、經法、壇靖、法名、宗派職額、官物祿資和職印法服,以及相與配合應用的法物法器,始能具備主壇行持道法的資格。

辛二 貪名利戒

正一講經威儀:如意几拂、香鑪函韣、經案巾帕、旛華帳蓋、敷張牀席,悉須如法,不得隨宜。

目前對於台灣正一派靈寶道壇的研究成果,大多著重於「台南道」,而清屬南路「鳳山道」仍相對不足。經過筆者多年田野調查發現,此區域的老道壇,大多指稱其祖先曾受教或交往過一大人宮翁姓道壇;且核對這些老道壇目前仍保存著部分清雍正、乾隆以降古科儀抄本,的確留有一些翁姓抄手所落款題署的文字。而由於大人宮《翁家族譜》的出現與翁家道壇古抄本的陸續蒐集,加以藉助大陸安溪、嘉義義竹等翁姓祖譜,與能找到的相關翁家神主牌、日據時代戶籍,以及所有相關抄本的時間、款識和鈐記的考證;再結合泉州與台灣的田野調查,相關的歷史文獻資料探究,和其他十幾個相關道壇抄本的詳細比對考證。讓我們可以確知至少在270年前,在大人宮一帶就有一祖籍來自舊泉州安溪縣依仁里科坂村的翁姓家族道壇存在。以目前所見的最早抄手翁定獎定為來台祖源的話,其在翁家內部血緣關係後嗣間,至少可建構八代的主脈傳承譜系:而以已蒐集的一百六十多本原屬翁家的抄本資料,其翁姓抄手有清楚款識者:最早的是清雍正2年季秋,抄手署名為翁定獎;最晚的是日據昭和庚辰年9月翁癸本。再分析其抄本內容用途,涵蓋道教清醮、慶成、傳度、王醮與功德齋醮科儀,以及「三元法」用於生命禮儀中解除儀式的相關經典與文檢,具顯正一派靈寶道壇的屬性,以及道、法二門兼備的實質特色。

第一、所貪:利養如財物、衣食等,恭敬如名聞、讚頌等。但專貪求利養恭敬,犯尚不重,若因之而發生自讚毀他之言表業,則從動機以至成事,其所犯為重也。以菩薩行純屬利他,今既不能利他,反為自讚毀他而損害他,殊與菩薩之法相違,故犯他勝處也。

正一法服威儀:法服脫著,置清淨之處。如詣厠溷,把諸物,皆先洗濯手足,然後取之。

祖玄真三師玉諱

己八 不隨心轉戒

正一受道威儀:同姓九祖,服從已來,不得傳授,以為師資。所以者何,師資犯約,九祖同考。

一代天師張顯庸

庚二 不除五蓋定障戒

正一受道威儀:受道畢,以黃素書三師名諱、形狀、年幾,及登壇三師五保與弟子。

傳度授籙是制度化道教既神聖又神秘的核心儀式,其中關於籙的古老意涵、發展與相關「正一籙」經典與傳授的研究,索安的〈國之重寶與道教秘寶〉、施舟人的〈都功の職能の關する二、三の考察〉、袁至鴻的〈道教正一派授籙與全真派傳戒之比較研究〉、勞格文的〈ZhengyiRegisters正一籙〉與呂鵬志的〈天師道授籙科儀-敦煌寫本S203考論〉諸文,都是代表性的論述著作。另有諸多對明、清以降至現今,有關正一派授籙儀式中「經籙」的研究:如大淵忍爾公布的日本天理圖書館所藏的〈乾隆十九年經籙十五道〉與台灣台南道法的傳授資料、丁煌的〈 《正一大黃預修延壽經籙》初研〉、鄢光潤的〈湘潭正一道教調查〉、勞格文的〈藍松炎、戴禮輝: 《正一填籙秘訣》詳解〉、丸山宏的奏職文檢研究、陸於平的〈正一道教憑照中的圖像:以《張皇后授籙卷》 為例〉,王見川與高萬桑主編的《近代張天師史料彙編》,鄭燦山主編的《道法海涵:李豐楙教授暨師門道教文物收藏展》等等。

丁、菩薩戒本

正一受道威儀:有法即師,勿論奴僕下隸。若身無戒籙,天之上尊,亦不得師尊法故也。

他勝處法者,為他惡法所勝,不能進修菩薩行也。持菩薩戒者,於此四重隨犯一條,則不復能於現法中增長廣大菩提資糧。六度之前五度,為福德資糧,末一度為智慧資糧,福智具足,菩提圓滿。犯他勝法即不能圓滿此六度,亦即不復能得意樂清淨,謂現生中不能得入初歡喜地,由此故為相似菩薩,非真菩薩。

正一法服威儀:法服不得假借,當須自備。若破壞,任以火淨化之。若住山林靜處,或埋瘞之。

辛二 憍慢不聽正法戒

正一事師威儀:省師,皆自齎,糧食所須、香油之屬,悉不得損耗於師。

辛一慳心不供三寶戒

正一啟奏威儀:凡諸所請,先自悔過,然後請事,一高辭撙正,情理須中,勿多綺飾,失其誠懇。

己四 有恩不報戒

正一受道威儀:次當詣師奉受天靈赤官元命符籙。不受之者,天神地祇,不降爾身,真官散亂,身神飛颺。受之者,天地兵馬,隨爾所須,身中吏兵,纏繞其形,坐臥安和,夢想不驚。

己五 患難不慰戒

正一受道威儀:次當詣師受紫宮大籙。不受之者,為國消災,正天分度,天官不從。受之勤行,天應爾心,所求所願,諸天順從,得道昇天,星官下迎,天門開通,魔王保名。

庚四 懷忿不捨戒

经名:正一威仪经。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威仪类。

若諸菩薩安住菩薩淨戒律儀,於諸暴惡犯戒有情,懷嫌恨心,懷恚惱心,由彼暴惡犯戒為緣,方便棄捨,不作饒益,是名有犯有所違越,是染違犯。若由懶惰懈怠棄捨,由忘念故不作饒益,是名有犯有所違越,非染違犯。何以故?非諸菩薩於淨持戒身語意業寂靜現行諸有情所,起憐愍心,欲作饒益;如於暴惡犯戒有情,於諸苦因而現轉者。無違犯者,謂心狂亂;或欲方便調彼伏彼;廣說如前。或為將護多有情心;或護僧制,方便棄捨,不作饒益,皆無違犯。

正一受道威儀:次當詣師奉受斬邪符籙、斬邪法籙。不受之者,魔精鬼祆,橫見干犯,兵病所侵。受之者,誅邪伏凶,萬神潜藏,土地山川侍衛送迎。

辛五 不受重寶施戒

正一讀經威儀:讀經,皆先就師,受其音旨句度,諳識文字,不得經堂之中,臨事交錯,誼亂眾人。

辛四 專習異論戒

正一事師威儀:弟子以時賞師。衣服藥物、几杖巾拂、履屨瓶器、米麥果菜,供其所須,勿使乏少。

戊二 障四攝利生

正一受道威儀:次當詣師奉受九天兵符、九天真符。不受之者,三五神兵,不隨子東西,出入人間,不來侍衛。受之者,三五神兵,隨子束西,出入侍衛,萬邪不干,役召神靈,敢不敬從,一切鬼神,皆憚其威。

辛一 殺生

正一事師威儀:旦夕,正其法服,執簡朝本師、三師,如父母禮。若同居住,晨昏省覲,和顏悅色。

三釋譯者

正一事師威儀:師有疾病、災戹,供侍左右,為建功德,燒香禮懺,放生贖命,延年度戹,設齋行道。

戊三 示堪重受

正一入靖威儀:入靖,脫著履屨,皆須面向經像,不得迴背出入。舉足,隨其左右,順其陰陽。

辛三 不敬有德同法戒

正一講經威儀:弟子先當諮白法師,為某等、若男女、若某事、請於某處、講說某經,願見開悟。

丙 菩薩戒

正一法服威儀:受道先具法服,玄冠絳褐,黃裙帔欘,草履執質。傳授既已,便當冠帶。

三 釋譯者

正一讀經威儀:畢卷,若有事中起時,收經入函韞,三捻香禮拜,還亦如之。

此正標出菩薩之四種他勝處。律儀一名,狹義則為菩薩戒三聚中之律儀戒,廣義則與戒之一字相同,將戒律儀合為一名而用,此云隨戒律儀,即其例也。梵網戒有十重,此四重屬攝善法與饒益有情,乃在十重中第七至第十之四重也。餘之六重,屬律儀戒,已攝於菩薩依律儀戒之七眾戒中,故略不說。他勝者,為他法所勝;菩薩能勝一切,若為他法所勝,則非復菩薩類也。正譯則為他勝處義。

正一受道威儀:次當詣師奉受九州社令、九州都統。不受之者,遊行九州,所在山川土地神靈,輒見稽留,道路不通。受此符籙,鬼神敬奉,不屬地司魔王衛形。

己三 障忍辱度

正一讀經威儀:讀經,須心心相繼,念念不絕,無中漏忘。若誤言句,卻五百言畢,啟謝自歎厥懷。正一讀經威儀:五百言,若千言,及章末,輒許嚥液,飲諸清水,以利聲氣,於法不虧。

辛二 與聲聞不共學戒

正一講經威儀:弟子聽眾,各持香華,旛幢音樂,唱讚導引,燒香禮拜,迎請法師,隨時來往,不得闕怠。

己六 希求不給戒

正一講經威儀:法師許已,裝嚴高座於講堂中,百座、千座,皆當如法,威儀可觀。

辛五 兩舌

正一受道威儀:師無法不得妄授。弟子拜請,虛傳盟誓,風刀萬劫,七祖同辜,切慎之焉。

丁三 釋他勝名

正一講經威儀:安置高座,東西南北,隨其所宜,左經右師,男東女西,勿令混雜,失其威儀。

丁二 懺中品纏犯

正一受道威儀:受道,各依法位尊卑,不得叨謬,即俗人不得與清信弟子同坐,清信弟子不得與清信道士同坐,清信道士不得與正一道士同坐,正一道士不得與高玄法師同坐,高玄法師不得與洞神法師同坐,洞神法師不得與洞玄法師同坐,洞玄法師不得與洞真法師同坐,洞真法師不得與大洞法師同坐。登壇行道,齋戒講說,私房別室,行住坐臥,以此位號,為其尊卑。上、中、下座,宜相咨白請益,决當自謙下,敬重法教,勿損威儀。

戊一明犯過失

正一受道威儀:次當詣師奉受二十八宿七星符籙。不受之者,諸天星官,不降爾身,延年保命,天官不依,請召不降。受之者,名上天官,保命延年,祈請星官,立依所言,得道昇仙,天門自開。

信士布施供具珍寶,殷勤啟請勸哀納受,而菩薩以瞋恚怨恨之心而不領受者,是染違犯。若由怠惰無記而不受者,非染違犯。或知受已心生染著,妨礙精進;或知彼人心生迷惑,施後疑悔;或因受施彼即貧困;或知彼是不與取物;是三寶物;由是因緣,或招打罵、訶斥,拒不受者,不名犯戒。

正一法服威儀:法服不得輒去身。若洗濯替代,勿令俗人犯觸混雜。凡衣,常有神男、神女守護。

二、菩薩戒:散見於大乘各經論,考之有梵網經、纓珞經、菩薩優婆塞戒經、密宗三昧耶戒儀軌、與此瑜伽菩薩戒本五種,而以梵網為最完具。然梵網兼具律儀戒、攝善法戒、饒益有情戒;而能發揮菩薩戒中攝善法戒,饒益有情戒之殊勝相者,則唯在此瑜伽戒本也。菩薩通於七眾而別無部類,故優婆來受菩薩戒,則稱為菩薩優婆;乃至比丘來受菩薩戒,則稱為菩薩比丘也。

正一讀經威儀:冠帶祝漱,捻香存念,須依本文,端身恭坐,調柔聲氣,至心誦讀,從標至軸,不得中停。

如是菩薩安住菩薩淨戒律儀,於有違犯及無違犯,是染非染,軟中上品,應當了知!

正一讀經威儀:先當洗手、熏手及經,然後讀之。竟,復歛淨洗手,不得正爾便行。

庚三 味邪命法戒

正一受道威儀:登壇,皆須立三師、五保,監臨授度,檢察得失,用對三天、五帝之司。

丙、菩薩戒

正一入靖威儀:登壇入室,臨事不得責罵於人,及與外人交言,左右迴顧,執心不專。

甲二 正說戒相

正一事師威儀:遠師百里,一月一省;二百里,三月;五百里已上,一年。若師有疾病、老劣、他故,不依此限,書疏無限。

第四、菩薩學菩薩法,應習菩薩經藏、論藏,若隨像似正法之非正法而轉,以信解彼像似正法而反謗真正菩薩法者,則犯他勝處。像似正法,如偽君子之似君子,最易令人迷誤。若大乘中各分宗派,互為障礙,皆是,如此便失菩薩。近見凡在大乘佛法修學者,對於自行化他之法,須先認識清楚,否則、即墮像似,有犯重戒。此一條為菩薩最緊要之關頭,學者其勿忽諸!

正一受道威儀:夫受道,須詣有經戒符籙之師,不得虛傳聲譽,妄受真經,此道大禁,魂考九幽。

辛四 不應供受襯戒

正一受道威儀:登壇付授已,便令弟子冠帶法服,傳其位號。弟子稱位號,朝本師、及太上十方也。

庚五 倒說菩薩法戒

正一受道威儀:次當詣師奉受破魘籙。不受之者,神炁不行,穢炁不消,行符敕水,召鬼束靈,真神進散,祆邪干形。受之蕩穢,人鬼清明。

丙一 四重戒

正一啟奏威儀:西面平立,執簡曲躬,調聲正氣,直詞小語,樸略曲素,勿得厲響繁飾。

戊一障六度攝善

己三 不為宣說障愛語戒

戊一 明犯過失

己二 障持戒度

茲用因明法,從破似立真以為釋。在吾國俗習上,往往提到菩薩,即聯想及種種偶像,以為菩薩者,偶像之代名詞也。嘗在小學教科書中,見有指兒童玩偶謂洋菩薩者。諸如此類,不一而足。因此,任何神鬼人物偶像,皆得名以菩薩,遂令社會人士誤以信菩薩為迷信,此不得不先破除者。復次、古來有望文生義以為之說者,則曰;菩者、普也,薩者、濟也。此雖推想到菩薩為救度眾生之義,然未知菩薩乃梵語之譯音也。又其次、則知菩薩為梵音菩提薩埵之略,然譯菩提為道,譯薩埵為眾生,謂菩薩者、大道心眾生也。此譯義亦未精確,梵語末伽,此譯為道,梵語摩呼婆耆,此譯眾生,故亦為未得菩薩正義之相似解也。上來既破其似,今出真正之菩薩義,則菩提者、覺也,薩埵者、有情也。菩薩、謂覺有情,有三種義:其一、菩薩亦為有情之一,是從大悲心上發起求無上正覺心之有情,故名覺有情;即從初發心之菩薩以至三賢、十聖行位之菩薩,是唯因前菩薩。其二、以觀正覺及觀有情等所觀之境,故名覺有情,此通因前果後。其三、謂依無上正覺而化濟有情,故名覺有情,此唯果後菩薩。如上三義,為菩薩之正義。

辛三 輕毀法師戒

己一 不為助伴戒

釋名題

庚二 別明性戒

若人迎請大乘菩薩,奉施衣服資生之具,菩薩懷瞋恚心,不受其請,以無慈愍心攝授四眾,故犯菩薩戒。或因懶惰、懈怠、失念、無記所致,犯而非染。而我國向以懶散為高者,又惡知其為犯戒乎!若因道路懸遠,或餘先請,或修善法不能暫捨,或詐來請,或因僧制所限,或為護多有情不令瞋恚,不受其請,則無違犯。

丁一標徵名數

瑜伽菩薩戒本講錄

庚四 掉動嬉戲戒

己五 障禪定度

丁 菩薩戒本

對於暴惡犯戒之諸有情,菩薩以瞋恚心不為說法施以無畏,犯菩薩戒。或因怠惰無記,非染違犯。菩薩於諸淨身語意有情起憐憫心,而不為暴惡犯戒有情說法者,則失大乘菩薩悲心攝授有情方便。或厭惡世而生遠離之想,是不知釋迦如來設教為化剛強暴惡之理也。然若為利彼一人故,致令眾多有情失益,則可不為彼說法。所以,此菩薩戒不同餘戒之呆板,而是活潑圓融無礙之菩薩行。

無違犯者,或有疾病;或無氣力;或心狂亂;或處懸遠;或道有怖;或欲方便調彼伏彼,出不善處,安立善處;或餘先請,或為無間修諸善法,欲護善品令無暫廢;或為引攝未曾有義;或為所聞法義無退,如為所聞法義無退,論義決擇當知亦爾;或復知彼懷損惱心,詐來延請;或為護他多嫌恨心;或護僧制不至其所,不受所請,皆無違犯。

甲三 結應敬修

若諸菩薩安住菩薩淨戒律儀,於日日中,若於如來、或為如來造制多所;若於正法、或為正法造經卷所,謂諸菩薩素呾纜藏、摩呾理迦;若於僧伽、謂十方界已入大地諸菩薩眾:若不以其或少或多諸供養具而為供養,下至以身一拜禮敬,下至以語一四句頌讚佛法僧真實功德,下至以心一清淨信隨念三寶真實功德,空度日夜,是名有犯有所違越。若不恭敬懶惰懈怠而違犯者,是染違犯。若誤失念而違犯者,非染違犯。無違犯者,謂心狂亂。若已證入淨意樂地,常無違犯;由得清淨意樂菩薩,譬如已得證淨苾芻,恆時法爾於佛法僧以勝供具承事供養。

甲二正說戒相

佛學相關文獻

己六 障般若度

一 釋本題

丁二 正明四重

己一 障布施度

丁一總令了知

辛四 妄語

辛五 不信深法戒

乙二 明持悔

庚三 障無畏施戒

辛三 邪婬

一 應了知者三事

丁二別顯戒相

庚一 障財施戒

利養恭敬,珍奇異寶,深生貪著,過分貪求,毫無饜足之心者,犯菩薩戒。或為方便調伏他人,去彼所愛,令發道心;或為煩惱之所迷惑,雖精進勇猛修對治之行,而諸煩惱猶現起者,不名犯戒。

第二、有財不財施,有法不法施者,非菩薩法也。蓋菩薩本為利他而受身命資財,若遇貧苦及無依怙之人,正求資財而來菩薩之前,不起哀愍以行惠施;又菩薩具有聞思慧修證之法,正求法者來前,應即方便提獎,藉增勝行;若不爾者,則非菩薩。此中須具三事:謂能施者之菩薩,及所施之財法,與受施之正求財法者,皆現在前,吝而不施,遂犯他勝處法。

凡佛弟子,皆以皈敬三寶為首,菩薩亦應六時禮拜讚歎三寶功德。如不創修塔寺,印造經論,恭敬供養菩薩聖僧,身不禮拜,口不讚嘆,意不觀想,三業懈怠,空過時日,成染違犯。或因忘念無記而然,非染違犯。其或公務紛煩,暫時無暇,可以無犯。至於淨意菩薩,則如證性比丘,法爾契戒,所以無犯。梵語制多,此云佛殿。梵語僧伽,此云眾,此中謂大乘菩薩眾。佛為初地以上菩薩說法,示現他受用身淨土,故初地以上之菩薩得正性身,生生世世生如來家,荷擔正法,故名大乘菩薩聖僧。此正明敬供大乘三寶也。

四重之前二、從貪起,第三、由瞋生,第四、由癡發。然此四重戒中亦分上中下品:犯上品者,即捨菩薩淨戒律儀;犯中、下者,應當懺悔。若不懺悔,不生慚愧,反生愛樂謂之功德者,乃名上品纏犯而捨淨戒。故不同比丘之違犯性罪,一犯即捨戒也。梵語波羅提木叉,此云別解脫,謂持此戒,即得身口七支過惡之別別解脫也。

 ──十九年十月在成都文殊院講──

丁一 上品纏犯應更受

甲、菩薩

丁二 別顯戒相

戊二明捨不捨

辛一 不學小乘法戒

辛一 與聲聞共學戒

庚二 對於人者

庚一 明遮罪

丁三 懺下品纏犯及餘違犯

甲一總勸勤學

【釋名題】

乙一說戒相

辛二貪名利戒

第三、忿為小隨煩惱中最猛利之瞋。纏者、煩惱別名,因煩惱而不得解脫生死,厥名曰纏。既不能降伏對治此忿纏,反恣縱令長養串習。於中不特引起語業之惡,並將引起身業之爭鬥等,殊可畏也。忿為對於當時現境而呈露身心之表者;於過去瞋忿境,深藏於心以不忘者,名恨;若懷損害於將來者,名怨。為忿所蔽,成為意樂,恨之不已,以圖損惱有情。不忍受他人之諫謝,不捨怨結,則非菩薩,故犯他勝處法。

庚二 障法施戒

庚二 非時睡眠戒

丙一 對他懺除

若諸菩薩已受菩薩所受淨戒,應自數數專諦思惟,此是菩薩正所應作,此非菩薩正所應作。既思惟已,然後為成正所作業,當勤修學!又應專勵聽聞菩薩素呾纜藏及以菩薩摩呾理迦,隨其所聞,當勤修學!謂菩薩於此戒當勤修學,藉以熏成大乘種性,而發菩提心、行菩薩法也。但若比丘等戒,須受戒後方能修學,而菩薩戒則雖未受,亦可聽講以助發心;然亦正為已受菩薩清淨戒者如理修行而說,故應端心正慮,念念不忘,專精審諦,思惟修學。經揀擇決定是否菩薩正所應作已,然後或行或止,去作一切事業,為菩薩之正所作業。業之自體,為動作心心所之思心所,乃五遍行心所之一。然此唯取與前六識相應之思心所,此思心所若與煩惱心所相應,則為有漏染業;與善心所相應,則為善業或無漏清淨業。菩薩之正所作業,是降伏一切有漏染業,行種種方便以轉成為無漏清淨之業也。然又當專精聽聞菩薩之經藏、論藏:梵語素呾纜,此云契經,摩呾理迦、此云本母,亦即論藏;隨其所聞,更加思惟以取得正確之了解,如解觀察以勤修學。蓋菩薩之所作,當依菩薩之至教,啟發理解,如理而行,依行證果,為平正之坦途。

釋文義

若諸菩薩受持此戒,信解奉行,於每日中作諸事宜,或犯非犯,是染非染,總應了知。染、謂染污,即是根本煩惱。非染者、或軟下品纏,或是無記,皆應熟習了知,勿令懈廢。善思分別是善非善,可作不可作,以熟習了知能作修行之標準,乃得不易毀犯也。

辛一 愛恚讚毀戒

辛七 綺語

丙二諸輕戒

辛五不受重寶施戒

庚七 不行楚罰戒

辛二 不與取

菩薩於四他勝處法,隨犯一種,況犯一切!不復堪能於現法中增長攝受菩薩廣大菩提資糧,不復堪能於現法中意樂清淨,是即名為相似菩薩,非真菩薩。

乙一 說戒相

辛四不應供受襯戒

庚二 不悔謝戒

菩薩若用軟、中品纏,毀犯四種他勝處法,不捨菩薩淨戒律儀;上品纏犯,即名為捨。若諸菩薩毀犯四種他勝處法,數數現行,都無慚愧,深生愛樂,見是功德,當知說明上品纏犯。非諸菩薩暫一現行他勝處法,便捨菩薩淨戒律儀,如諸苾芻犯他勝法,即便棄捨別解脫戒。

庚三 貪味靜慮戒

此四重戒,其一為貪,乃六根本煩惱之首;其二之慳,亦為隨煩惱中貪分所攝;第三為猛利瞋;第四為邪見癡;故云重也。

丁二正明四重

菩薩戒者,為佛戒中之一種。就佛戒言,約分為二:

比丘若犯重戒,於現法──此生──中不能重受;菩薩若犯重戒,猶可重受。因比丘戒限盡形壽,而菩薩戒乃盡未來。限形壽、則犯者此生不能重受;盡未來、則雖棄捨猶可發心重受之也。

己七 攝眾不施戒

二 顯殊勝者三事

庚二障法施戒

丙二 諸輕戒

辛二 棄大向小戒

庚三 虛談棄時戒

丁一 標徵名數

甲一 總勸勤學

佛滅度後所結集之經文,皆為梵文,而此論初亦梵文也。由梵文而翻為中國文者,初有僅譯菩薩地者,菩薩戒者,全部翻出者,為玄奘法師。梵語沙門、此云勤息,乃勤修戒、定、慧,息滅貪、瞋、癡意。然沙門一名,為精進修行出家者之通稱,而佛法中亦有非沙彌、比丘之五眾得稱為沙門者。如近來錫蘭摩訶菩提會會長達摩波羅,雖未入沙彌等五眾中,然己為捨棄家財家眷等之出家人,故亦稱沙門也。玄奘法師之稱沙門,乃苾芻眾中住持佛法之大沙門也。因有深遠之智慧,廣大之慈悲,故名玄奘。奘師譯經垂二十年。奉詔、係奉唐太宗或唐高宗之詔也;示翻譯佛教之經論,為最莊嚴隆重之事,故須奉詔而譯,使世人屏除疑偽之念也。譯者、易也,翻彼梵文易為華文,故名譯也。

若諸菩薩由此毀犯棄捨菩薩淨戒律儀,於現法中堪任更受,非不堪任,如苾芻住別解脫戒,犯他勝法,於現法中不任更受。

甲 菩薩

辛一 慳心不供三寶戒

丁一 總令了知

【釋文義】

二 釋說者

丙一四重戒

乙三 明悔法

辛三不敬有德同法戒

若諸菩薩安住菩薩淨戒律儀,他持種種生色、可染、末尼、真珠、琉璃等寶,及持種種眾多上妙財利供具,慇懃奉施,由嫌恨心,或恚惱心,違拒不受,是名有犯有所違越,是染違犯;捨有情故。若由懶惰懈怠忘念無記之心,違拒不受,是名有犯有所違越,非染違犯。無違犯者,或心狂亂;或觀受已心生染著;或觀後時彼定追悔;或復知彼於施迷亂;或知施主隨捨隨受,由是因緣定當貧匱;或知此物是僧伽物、窣堵波物;或知此物劫盜他得;或知此物由是因緣多生過患,或殺、或縛、或罰、或黜、或嫌、或責,違拒不受,皆無違犯。

乙、戒

梵語毗奈耶,或毗尼,本為調伏之義,謂調練三業,制伏諸非也。因調伏二字,不適宜此方,故譯為戒、為律、或為戒律。但戒字之廣義,為禁制之意,如國家之法律,社校之規約等,皆得謂之為戒。則其中可有善惡之不同,若邪教等各有為其邪教徒所共遵守之戒條,此為屬於戒禁取之惡戒。善戒,又為世戒、佛戒之分:世間善戒,若孔子所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血氣方剛,戒之在鬥,血氣既衰,戒之在得等,為人天之善法;佛之戒法,又名尸羅,梵語尸羅,此為清涼,即菩薩六度中之尸羅波羅蜜,乃為清淨純善之戒,能解脫熱惱而清涼者也。

顯要旨

一釋本題

若諸菩薩安住菩薩淨戒律儀,有其大欲而無喜足,於諸利養及以恭敬生著不捨,是名有犯有所違越,是染違犯。無違犯者,謂為斷彼生起樂欲,發勤精進,攝彼對治,雖勤遮遏而為猛利性惑所蔽,數起現行。

己十一 不隨現神力折攝戒

庚六 不護雪譏謗戒

二釋說者

若諸菩薩安住菩薩淨戒律儀,他來延請,或往居家,或往餘寺,奉施飲食及衣服等諸資生具,憍慢所制,懷嫌恨心,懷恚惱心,不至其所,不受所請,是名有犯,有所違越,是染違犯。若由懶惰懈怠忘念無記之心,不至其所,不受所請,是名有犯有所違越,非染違犯。

己二 不往事病戒

庚一 對於法者

此一本為從瑜伽師地論本地分菩薩地初持瑜伽處第十戒品中錄出者,乃便於受學菩薩戒者平日誦持之讀本,故云瑜伽菩薩戒本。

丁三 總明無犯

庚三 不受懺戒

辛六 惡口

一、七眾戒:依佛徒之性別與程度,別有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優婆塞、優婆夷、之六眾。以尼戒繁細難學,在沙彌尼進受比丘尼戒之前,更設有式差摩那尼之一階級,故成七眾。此之七眾,各有其部勒之戒條,多少難易,秩然不同,曰七眾戒。若釋其名義:梵語比丘,此云乞士,是乞法資心,乞食資身義。梵語沙彌,古云息慈,取息惡行慈義;唐譯求寂,乃志求寂滅之謂也。梵語優婆塞、優婆夷,此云近事男、近事女,謂能親近承事三寶之男女也;亦名正信、清信男女,能正信三寶故,即受三皈或五戒之在家佛徒也。

瑜伽師地論為彌勒菩薩所說,而此戒本出自彼論,故云彌勒菩薩說也。彌勒、梵語,正音梅呾麗耶,此云慈氏,為菩薩之姓也;名阿逸多,譯無能勝。云無能勝者,以其為一生補處菩薩,惟盡此一生即補處佛位,故名。亦有經中稱彌勒比丘者,因於釋迦佛七眾弟子中,應攝在比丘眾中也。彌勒菩薩與文殊菩薩,同為生在印度之菩薩,非若觀音等從他方應化於此方者。至彌勒菩薩之歷史與成佛之因緣,有彌勒上生經、彌勒下生經等詳說,茲不贅述。但彌勒菩薩說此論時,在釋迦如來滅度後九百年間,其時彌勒菩薩早已生在兜率天,以應無著菩薩之請,降中印度阿踰闍國大講堂中,而說此論。無著菩薩乃初地以上之菩薩,因當時聞說大乘佛法者,或信或疑,故上昇兜率,請彌勒菩薩降說此論。時之聽眾,或能見其相好,或但聞其法音,而錄其說以流通於世者,則無著菩薩也。

丁三釋他勝名

辛三 捨內學外戒

庚一 報復戒

丙二 自誓懺除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瑜伽菩薩戒本講錄---个人存档云顶集团官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