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对于《山海经》有如何重大的研讨材质?

世之览山海者,皆以其闳诞迂夸、多奇怪、俶傥之言,莫不疑焉。尝试论之曰:庄生有云,人之所知,莫若其所不知,吾於《山海经》见之矣。夫以宇宙之寥廓,群生之纷纭,阴阳之煦蒸,万殊之区分,精气浑淆,自相濆薄,游魂灵怪,触像而构流形於山川、丽状於木石者,恶可胜言乎。然则,总其所以乖鼓之於一响,成其所以变混之於一象。世之所谓异,未知其所以异,世之所谓不异,未知其所以不异,何者?物不自异,待我而后异,异果在我,非物异也。故胡人见布而疑黂,越人见罽而骇毳。夫玩所习见,而奇所希闻,此人情之常蔽也。今略举可以明之者,阳火出於冰水,阴鼠生於炎山,而俗之论者莫之或怪,及谈《山海经》所载而咸怪之,是不怪所可怪,而怪所不可怪也。不怪所可怪,则几於无怪矣,怪所不可怪,则未始有可怪也。夫能然所不可、不可所不然,则理无不然矣。案《汲郡竹书》及《穆天子传》:穆王西征,见西王母执璧帛之好,献锦组之属,穆王享王母于瑶池之上,赋诗往来,辞义可观。遂袭昆仑之丘,游轩辕之宫,眺锺山之岭,玩帝者之宝,勒石王母之山,纪迹玄圃之上。乃取其嘉木、艳草、奇乌、怪兽、玉石、珍瑰之器,金膏、烛银之宝,归而殖养之於中国。穆王驾八骏之乘,右服盗骊,左骖騄耳。造父为御,犇戎为右,万里长骛,以周历四荒名山大川,靡不登济。东升大人之堂,西燕王母之庐,南轹鼋鼉之梁,北蹑积羽之衢。穷欢极娱,然后旋归。案《史记》:说穆王得盗骊、騄耳、骅骝之骥,使造父御之,以西巡狩,见西王母乐而忘归。亦与《竹书》同。《左传》曰:穆王欲肆其心,使天下皆有车辙、马迹焉。《竹书》所载则是其事也。而谯周之徒只为通识瑰儒而雅,不平此验之史考,以着其妄。司马迁叙《大宛传》亦云:自张骞使大夏之后,穷河源,恶睹所谓昆仑者乎。至《为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也,不亦悲乎。若《竹书》不潜出於千载,以作征於今日者,则山海之言其鸟几乎废矣。若乃东方生晓毕方之名,刘子政辨盗械之尸,王颀访两面之客,他海民获长臂之衣,精验潜效,绝代悬符。於戏,群惑者其可以少寤乎。是故圣皇原化以极变,象物以应怪,鉴无滞赜,曲尽幽情。神焉廋哉,神焉廋哉。盖此书跨世七代,历载三千,虽暂显於汉,而寻亦寝废。其山川名号所在多有舛谬,与今不同,师训莫传,遂将湮泯。道之所存,俗之所丧,悲夫。余有惧焉,故为之创传,疏其壅阂,辟其茀芜,领其玄致,标其洞涉,庶几令逸文不坠于世,奇言不绝於今,夏后之迹靡刊於将来,八荒之事有闻於后裔,不亦可乎。夫蘙苍之翔,叵以论垂天之凌,蹄涔之游无以知绛虬之腾,钧天之庭岂伶人之所蹑,无航之津岂苍兕之所涉,非天下之至通,难与言山海之义矣。呜呼,达观博物之客,其鉴之哉。

侍中奉车都尉光禄大夫臣秀领校、秘书言校、秘书太常属臣望所校《山海经》凡三十二,今定为一十八篇,已定。《山海经》者,出於唐虞之际。昔洪水洋溢,漫衍中国,民人失据,[危攵][阝区]於丘陵,巢於树木。鲧既无功,而帝尧使禹继之。禹乘四载,随山刊本,定高山大川。益与伯翳主驱禽兽,命山川,类草木,别水土,四岳佐之,以周四方,逮人迹所希至,及舟舆之所罕到。内别五方之山,外分八方之海,纪其珍宝奇物,异方之所生,水土草木禽兽昆虫麟凤之所止,祯祥之所隐,及四海之外绝域之国,殊类之人。禹别九州,任土作贡,而益等类物善恶,着《山海经》,皆圣贤之遗事,古文之着明者也。 其事质明有信。考武皇帝时,尝有献异鸟者。食之百物,所不肯食。东方朔见之,言其鸟名,又言其所当食,如朔言。问朔何以知之,即《山海经》所出也。考宣帝时,击[石番]石於上郡,陷得石室,其中有反缚盗械人。时臣秀父向为谏议大夫,言此贰负之臣也。诏问何以知之,亦以《山海经》对。其文曰:贰负杀窫寙,帝乃梏之疏属之山,桎其右足,反缚两手。上大惊。朝士由是多奇《山海经》者,文学大儒皆读学,以为奇可以考祯祥变怪之物,见远国异人之谣俗。故《易》曰:言天下之至赜而不可乱也。博物之君子其可不惑焉。 臣秀昧死谨上。

3、最早收录《山海经》的艺文志是班固的《汉书》,其卷三十·艺文志第十有:“《山海经》十三篇;《国朝》七卷;《宫宅地形》二十卷;《相人》二十四卷;《相宝剑刀》二十卷;《相六畜》三十八卷。右形法六家,百二十二卷。古之势形法者,大举九州之势以立城郭室舍形,人及六畜骨法之度数、器物之形容以求其声气贵贱吉凶。犹律有长短,而各征其声,非有鬼神,数自然也。然形与气相首尾,亦有有其形而无其气,有其气而无其形,此精微之独异也。”

海外东经第九

《山海经》是中国志怪古籍,大体是战国中后期到汉代初中期的楚国或巴蜀人所作。也是一部荒诞不经的奇书。

本一千二百八十二字,注一千二百三字。

云顶集团官网 1

本五百三十七字,注四百五十二字。

5、对《山海经》内容性质的认识,历代说法不尽相同。《汉书·艺文志》把它列入形法类,而刘秀则认为《山海经》是一部地理博物着作。西晋郭璞很推崇《山海经》,认为它是一部可信的地理文献。至明代,胡应麟认为《山海经》为"古今语怪之祖",始将该书列入"语怪"之书。清《四库全书》也把此书列入小说类。近代鲁迅也认为此书是巫觋、方士之书。然而,大多数学界论者认为《山海经》是一部早期有价值的地理着作,其中尤以《五藏山经》地理价值最高.

本八百六十四字,注八百一十三字。

4、学术界认可的、较重要的古绘图版本有日本《怪奇鸟兽图卷》及清吴任臣的《山海经广注》。其一,《怪奇鸟兽图卷》,2001年日本文唱堂出版,是江户时代根据中国的《山海经》图绘画的彩色图册,共收图76幅,据《全像山海经图比较·导论》中介绍,初步研究,其中66幅见于中国明代胡文焕《山海经图》,二者在设图、神名、风格诸多相似,只是一些或加入日本风格。其二,吴任臣《山海经广注》刻本,成书于1667年,是清代最早山海经图本,该刻本承袭六朝张僧繇、宋代舒雅的体例编图,在图像造型上144幅图中,有71幅全部或大部采自胡文焕本。(注:吴任臣《山海经广注》刻本流传广而杂,有乾隆图本、近文堂图本等,又有书院本、官刊本、民间粗本等,虽都以原本为摹本,但良莠不齐,变异甚大。)

本四百四十二字,注五百九十五字。

2、现可见《山海经》最早版本是郭璞《山海经注》,其卷首有西汉刘秀《上山海经表》,全文如下:侍中奉车都尉光禄大夫臣秀领校、秘书言校、秘书太常属臣望所校《山海经》凡三十二,今定为一十八篇,已定。《山海经》者,出于唐虞之际。昔洪水洋溢,漫衍中国,民人失据,[危攵][阝区]于丘陵,巢于树木。鲧既无功,而帝尧使禹继之。禹乘四载,随山刊本,定高山大川。益与伯翳主驱禽兽,命山川,类草木,别水土,四岳佐之,以周四方,逮人迹所希至,及舟舆之所罕到。内别五方之山,外分八方之海,纪其珍宝奇物,异方之所生,水土草木禽兽昆虫麟凤之所止,祯祥之所隐,及四海之外绝域之国,殊类之人。禹别九州,任土作贡,而益等类物善恶,着《山海经》,皆圣贤之遗事,古文之着明者也。其事质明有信。考武皇帝时,尝有献异鸟者。食之百物,所不肯食。东方朔见之,言其鸟名,又言其所当食,如朔言。问朔何以知之,即《山海经》所出也。考宣帝时,击[石番]石于上郡,陷得石室,其中有反缚盗械人。时臣秀父向为谏议大夫,言此贰负之臣也。诏问何以知之,亦以《山海经》对。其文曰:“贰负杀窫寙,帝乃梏之疏属之山,桎其右足,反缚两手。”上大惊。朝士由是多奇《山海经》者,文学大儒皆读学,以为奇可以考祯祥变怪之物,见远国异人之谣俗。故《易》曰:“言天下之至赜而不可乱也。”博物之君子其可不惑焉。

北山经第三

1、最早提到“山海经”的信史,是司马迁的《史记》,其卷一百二十三《大宛列传》第六十三有:“太史公曰:《禹本纪》言“河出昆仑。昆仑其高二千五百余里,日月所相避隐为光明也。其上有醴泉、瑶池”。今自张骞使大夏之后也,穷河源,恶睹《本纪》所谓昆仑者乎?故言九州山川,《尚书》近之矣。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也。”

大荒西经第十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经名:山海经。十八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本文类。参校本:郝懿行《山海经笺疏》、东珂《山海经校译》、谭承耕《山海经点校》。

本五百九十四字,注四百九十五字。

中山经第五

东山经第四

本六百二十四字,注一千四百九十五字。

本九百七十二字,注五百九十八字。

海内西经第十一

山海经目录总十八卷

海外南经第六

本三百六十四字,注七百九字。

海内经第十八

本三万九百十九字,注二万三百五十字,总五万一千二百六十九字。

海内东经第十三

本二千四十字,注三百七十五字。

海外西经第七

本五千七百四十六字,注二千三百八十二字。

本五千六百七十二字,注三千二百二字。

本四千七百一十八字,注三千四百八十五字。

本五百八十四字,注四百九十三字。

本一千五十六字,注七百六十七字。

海内南经第十

南山经第一

大荒东经第十四

本五百一十一字,注六百二十二字。

海内北经第十二

大荒南经第十五

大荒北经第十七

西山经第二

本四百三十九字,注六百九十五字。

本三千五百四十七字,注二千一百七字。

山海经序

侍中奉车都尉光禄大夫臣秀领校秘书言:校秘书太常属臣望所校《山海经》凡三十二篇,今定为一十八篇。已定《山海经》者,出於唐虞之际,昔洪水洋溢,漫衍中国,民人失据,崎岖於丘陵,巢於树木。鲧既无功,而帝尧使禹继之。禹乘四载,随山刊木,定高山、大川。盖与伯翳主驱禽兽,命山川,类草木,别水土。四岳佐之,以周四方,远人迹之所希至,及舟舆之所罕到。内别五方之山,外分八方之海,纪其珍宝奇物,异方之所生水土、草木、禽兽、昆虫,麟凤之所止,祯祥之所隐,及四海之外、绝域之国、殊类之人。禹别九州,任土作贡,而益等类物善恶着《山海经》。皆贤圣之遗事,古文之着明者也。其事质明有信。孝武皇帝时,尝有献异鸟者,食之,百物所不肯食。东方朔见之,言其乌名,又言其所当食,如朔言。问朔何以知之,即《山海经》所出也。孝宣皇帝时,击磻石於上郡,陷,得石室。其中有反缚盗械人。时臣秀父向为谏议大夫,言此贰负之臣也。诏问何以知之,亦以《山海经》对。其文曰:贰负杀窫窳,帝乃桔之疏属之山,桎其右足,反缚两手。上大惊。朝士由是多奇《山海经》者,文学大儒皆读,学以为奇,可以考祯祥变怪之物,见远国异人之谣俗。故《易》曰:言天下之至啧而不可乱也,博物之君子其可不惑焉。臣秀昧死谨上。

海外北经第八

本一千一百十一字,注九百六十七字。此海内经及大荒经本,皆进在外。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解密:对于《山海经》有如何重大的研讨材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