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山海经·山经·西山经云顶集团官网

西南二百里曰鸟危之山。其阳多磬石,其阴多檀楮,楮即谷木。其中多女床。未详。乌危之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丹粟。

西山经华山之首,曰钱来之山,其上多松,其下多洗石。有兽焉,其状如羊而马尾,名曰羬羊,其脂可以已腊。 西四十五里,曰松果之山。囗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中多铜。有鸟焉,其名曰渠,其状如山鸡,黑身赤足,可以已[月暴]。 又西六十里,曰太华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广十里,鸟兽莫居。有蛇焉,名曰肥,六足四翼,见则天下大旱。 又西八十里,曰小华之山,其木多荆杞,其兽多牛,其阴多磬石,其阳琈之玉。鸟多赤鷩,可以御火。其草有萆荔,状如乌韭,而生于石上,赤缘木而生,食之已心痛。 又西八十里,曰符禺之山,其阳多铜,其阴多铁。其上有木焉,名曰文茎,其实如枣,可以已聋。其草多条,其状如葵,而赤华黄实,如婴儿舌,食之使人不惑。符禺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渭。其兽多葱聋,其状如羊而赤鬣。其鸟多鴖,其状如翠而赤喙,可以御火。 又西六十里,曰石脆之山,其木多棕枬,其草多条,其状如韭,而白华黑实,食之已疥。其阳多琈之玉,其阴多铜。灌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禺水。其中有流赭,以涂牛马无病。 又西七十里,曰英山,其上多杻囗,其阴多铁,其阳多赤金。禺水出焉,北流注于招水,其中多鱼,其状如鳖,其音如羊。其阳多箭,兽多牛、羬羊。有鸟焉,其状如鹑,黄身而赤喙,其名曰肥遗,食之已疠,可以杀虫。 又西五十二里,曰竹山,其上多乔木,其阴多铁。有草焉,其名曰黄雚,其状如樗,其叶如麻,白华而赤实,其状如赭,浴之已疥,又可以已胕。竹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阳多竹箭,多苍玉。丹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洛水,其中多水玉,多人鱼。有兽下,其状如豚而白毛,大如筓而黑端,名曰豪彘。 又西百二十里,曰浮山,多盼木,枳叶而无伤,木虫居之。有草焉,名曰薰草,麻叶而方茎,赤华而黑实,臭如蘼芜,佩之可以已疠。 又西七十里,曰[羊俞]次之山,漆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上多棫囗,其下多竹箭,其阴多赤铜,其阳多婴垣之玉。有兽焉,其状如禺而长臂,善投,其名曰嚣。有鸟焉,其状如枭,人面而一足,曰橐,冬见夏蛰,服之不畏雷。 又西百五十里,曰时山,无草木。逐水出焉,北海注于渭,其中多水玉。 又西百七十里,曰南山,上多丹粟。丹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兽多猛豹,鸟多尸鸠。 又西四百八十里,曰大时之山,上多楮柞,下多杻囗,阴多银,阳多白玉。涔水出焉,北流注于渭。清水出焉,南流注于汉水。 又西三百二十里,曰嶓冢之山,汉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沔;嚣水出焉,北流注于汤水。其上多桃枝钩端,兽多犀兕熊罴,鸟多白翰赤鷩。有草焉,其叶如蕙,其本如桔梗,黑华而不实,名曰蓇蓉。食之使人无子。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帝之山,多棕枬;下多菅蕙。有兽焉,其状如狗,名曰溪边,席其皮者不蛊。有鸟焉,其状如鹑,黑文而赤翁,名曰栎,食之已痔。有草焉,其状如共葵,共其臭如蘼芜,名曰杜衡,可以走马,食之已瘿。 西南三百八十里,曰臯涂之山,蔷水出焉,西流注于诸资之水;涂水出焉,南流注于集获之水。其阳多丹粟,其阴多银、黄金,其上多桂木。有白石焉,其名曰囗,可以毒鼠。有草焉,其状如稿芨,其叶如葵赤背,名曰无条,可以毒鼠。有兽焉,其状如鹿而白尾,马足人手而四角,名曰玃如。有鸟焉,其状如鸱而人足,名曰数斯,食之已瘿。 又西百八十里,曰黄山,无草木,多竹箭。盼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玉。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苍黑大目,其状曰。有鸟焉,其状如鸮,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鹦鹉。 又西二百里,曰翠山,其上多棕枬,其下多竹箭,其阳多黄金、玉,其多鸓,其状如鹊,赤黑而两首四足,可以御火。 又西二百五十里,曰騩山,是錞于西海,无草木,多玉。凄水出焉,西流注于海,其中多采石、黄金,多丹粟。 凡西经之首,自钱来之山至于山,凡十九山,二千九百五十七里。华山冢也,其祠之礼:太牢。囗山神也,祠之用烛,斋百日以百牺,瘗用百瑜,汤其酒百樽,婴以百珪百壁。其余十七山之属,皆毛牷用一羊祠之。烛者,百草之未灰,白席采等纯之。 西次二经之首,曰钤山,其上多铜,其下多玉,其木多杻囗。 西二百里,曰泰冒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铁。浴水出焉,东流注于河,其中多藻玉,多白蛇。 又西一百七十里,曰数历之山,其上多黄金,其下多银,其木多黄金,其下多银,其木多杻囗,其鸟多鹦鹉。楚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渭,其中多白珠。 又西百五十里高山,其上多银,其下多青碧、雄黄,其木多棕,其草多竹。泾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渭,其中多馨石、青碧。 西南三百里,曰女床之山,其阳多赤铜,其阴多石涅,其兽多虎豹犀兕。有鸟焉,其状如翟而五彩纹,名曰鸾鸟,见则天下安宁。 又西二百里,曰龙首之山,其阳多黄金,其阴多铁。苕水出焉,东海流注于泾水,其中多美玉。 又西二百里,曰鹿台之山,其上多白玉,其下多银,其兽多牛、羬羊、白豪。有鸟焉,其状如雄鸡而人面,名曰凫徯,其鸣自叫也,见则有兵。 西南二里,曰鸟危之山,其阳多馨石,其阴多檀楮,其中多女床。鸟危之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丹粟。 又西四百里,曰小次之山,其上多白玉,其下多赤铜。有兽焉其状如猿,而白首赤足,名曰朱厌,见则大兵。 又西三百里,曰大次之山,其阳多垩,其阴多碧,其兽多羊、麢羊。 又西四百里,曰薰吴之山,无草木,多金玉。 又西四百里,曰厎阳之山,其木多稷、枬、豫章,其兽多犀、兕、虎、犳、牛。 又西二百五十里,曰众兽之山,其上多琈之玉,其下多檀楮,多黄金,其兽多犀兕。 又西五百里,曰皇人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雄黄。皇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丹粟。 又西三百里,曰中皇之山,其上多黄金,其下多蕙、棠。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西皇之山,其阳多黄金,其阴多铁,其兽多麋、鹿、牛。 又西三百里五十里,曰莱山,其木多檀楮,其鸟多罗罗,是食人。 凡西次二经之首,自钤山至于莱山,凡十七山,四千一百四十里。其十神者,皆人面而马身。其七神皆人面而牛身,四足而一臂,操杖以行,是为飞兽之神。其祠之,毛用少牢,白菅为席。其十辈神者,其祠之毛一雄鸡,钤而不糈:毛采。 西次三经之首,曰崇吾之山,在河之南,北望冢遂,南望之泽,西望帝之捕兽之丘,东望渊。有木焉,员叶而白柎,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有兽焉,其状如凫,而一翼一日,相得乃飞,名曰蛮蛮,见则天下大水。 西北三百里,曰长沙之山。泚水出焉,北流注于泑水,无草木,多青雄黄。 又西北三百七十里,曰不周之山。北望诸之山,临彼岳崇之山,东望泑泽,河水所潜也,其原浑浑泡泡。爰有嘉果,其实如桃,其叶如枣,黄华而赤柎,食之不劳。 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峚山,其上多丹木,员叶而赤茎,黄华而赤实,其味如饴,食之不饥。丹水出焉,西流注于稷泽,其中多白玉。是有玉膏,其原沸沸汤汤,黄帝是食是飨。是生玄玉。玉膏所出,以灌丹木,丹木五岁,五色乃清,五味乃馨。黄帝乃取峚山之玉荣,而投之钟山之阳。瑾瑜之玉为良,坚粟精密,浊泽有而色。五色发作,以和柔刚。天地鬼神,是食是飨;君子服之,以御为祥。自峚山至于钟山,四百六十里,其间尽泽也。是多奇鸟、怪兽、奇鱼,皆异物焉。 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钟山。其子曰鼓,其状如人面而龙身,是与钦杀葆江于昆仑之阳,帝乃戮之钟山之东曰崖。钦化为大鹗,其状如雕而墨文曰首,赤喙而虎爪,其音如晨鹄,见则有大兵;鼓亦化为鵕鸟,其状如鸱,赤足而直喙,黄文而白首,其音如鹄,见即其邑大旱。 又西百八十里,曰泰器之山。观水出焉,西流注于流沙。是多文鳐鱼,状如鲤里,鱼身而鸟翼,苍文而白首赤喙,常行西海,游于东海,以夜飞。其音如鸾鸡,其味酸甘,食之已狂,见则天下大穰。 又西三百二十里,曰槐江之山。丘时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泑水。其中多蠃其上金青雄黄,多藏琅?、黄金、玉,其阳多丹粟。其了有多采黄金银。实惟帝之平圃,神英招司之,其状马身而人面,虎文而鸟翼,徇于四海,其音如榴。南望昆仑,其光熊熊,其气魂魂。西望大泽,后稷所潜也。其中多玉,其阴多榣木之有若。北望诸,槐鬼离仑居之,鹰鸇之所宅也。东望恒山四成,有穷鬼居之,各在一搏。爰有淫水,其清洛洛。有天神焉,其状如牛,而八足二首马尾,其音如勃皇,见则其邑有兵。 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囿时,有兽焉,其状如羊而四角,名曰土蝼,是食人。有鸟焉,其状如蜂,大如鸳鸯,名曰钦原,蠚鸟兽则死,蠚木则枯,有鸟焉,其名曰鹑鸟,是司帝之百服。有木焉,其状如棠,黄华赤实,其味如李而无核,名曰沙棠,可以御水,食之使人不溺。有草焉,名曰薲草,其状如葵,其味如葱,食之已劳。河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无达。赤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泛天之水。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丑涂之水。墨水出焉,而四海流注于大杆。是多怪鸟兽。 又西三百七十里,曰乐游之山。桃水出焉,西流注于稷泽,是多白玉,其中多鱼,其状如蛇而四足,是食鱼。 西水行四百里,曰流沙,二百里至于嬴母之山,神长乘司之,是天之九德也。其神状如人而豹尾。其上多玉,其下多青石而无水。 又西北三百五十里,曰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有兽焉,其状如犬而豹文,其角如牛,其名曰狡,其音如吠犬,见则其国大穰。有鸟焉,其状如翟而赤,名曰胜遇,是食鱼,其音如录,见则其国大水。 又西四百八十里,曰轩辕之丘,无草木。洵水出焉,南流注于黑水,其中多丹粟,多青雄黄。 又西三百里,曰积石之山,其下有石门,河水冒以西流,是山也,万物无不有焉。 又西二百里,曰长留之山,其神白帝少昊居之。其兽皆文尾,其鸟皆文首。是多文玉石。实惟员神磈氏之宫。是神也,主司反景。 又西二百八十里,曰章莪之山,无草木,多瑶碧。所为甚怪。有兽焉,其状如赤豹,五尾一角,其音如击石,其名如狰。有鸟焉,其状如鹤,一足,赤文青质而白喙,名曰毕文,其鸣自叫也,见则其邑有譌火。 又西三百里,曰阴山。浊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番泽,其中多文贝。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首,名曰天狗,其音如榴榴,可以御凶。 又西二百里,曰符惕之山,其上多棕枬,下多金玉。神江疑居之。是山也,多怪雨,风云之所出也。 又西二百二十里,曰三危之山,三青鸟居之。是山也,广员百里。其上有兽焉,其状如牛,白身四角,其豪如披蓑,其名曰,是食有。有鸟焉,一首而三身,其状如,其名曰鸱。 又西一百九十里,曰騩山,其上多玉而无石。神耆童居之,其音常如钟磬。其下多积蛇。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黄。英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汤谷。有神焉,基状如黄囊,赤如丹水,六足四翼,浑敦无而目,是识歌舞,实为帝江也。 又西二百九十里,曰泑山,神蓐收居之。其上多婴短之玉,其阳多瑾瑜之玉,其阴多青雄黄。是山也,西望日之所入,其气员,神红光之所司也。 西水行百里,至于翼望之山,无草木,多金玉。有兽焉,其状如狸,一日而三尾,名曰囗,其音如囗百声,是可以御凶,服之已瘅。有鸟焉,其状如乌,三首六尾而善笑,名曰鵸,服之使人不厌,又可以御凶。 凡西次三经之首,崇吾之山至于翼望之山,凡二十三山,六千七百四十四里。其神状皆羊身人面。其祠之礼,用一吉玉瘗,糈用稷米。 西次四经之首,曰阴山,上多楮,无石,其草多茆、蕃。阴水出焉,西流注于洛。 北五十里,曰劳山,多茈草。弱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洛。 西五十里,曰罢父之山,洱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洛,其中多茈、碧。 北七十里,曰中山,其上多楮柞,其下多杻囗,其阳多金玉。区水出焉,而江流注于河。 北二百里,曰鸟山,其上多桑,其焉多楮,其阴多铁,其阳多玉。辱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 又北百二里,曰上申之山,上无草木,而多硌石,下多榛楛,兽多白鹿。其鸟多当扈,其状如雉,以其髯飞,食之不眴目。汤水出焉,东流注于河。 又北百八十里,曰诸次之山,诸次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是山也,多木无草,鸟兽莫居,是多众蛇。 又北百八十里,曰号山,其木多漆、棕,其草多药、芎䓖。多冷石。端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 又北二百二十里,曰盂山,其阴多铁,其阳多铜,其兽多白狼白虎,其鸟多白雉白翟。生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 西二百五十里,曰白於之山,上多松柏,下多栎檀,其兽多牛、羬羊,其鸟多鸮。洛水出于其阳,而东流注于渭;夹水出于其阴,东流注于生水。 西北三百里,曰申首之山,无草木,冬夏雪。申水出于其上。潜于其下,是多白玉。 又西五十五里,曰泾谷之山。泾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渭,是多白金白玉。 又西百二十里,曰刚山,多柒木,多琈之玉。刚水出焉,北流注于渭。是多神,其状人面兽身,一足一手,其音如钦。 又西二百里,至刚山之尾。洛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蛮蛮,其状鼠身而鳖首,其音如吠犬。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英鞮之山,上多漆木,下多金玉,鸟兽尽白。靼涴水出焉,而北流注于陵羊之泽。是多冉遗之鱼,鱼身蛇首六足,其目如观耳,食之使人不眯,可以御凶。 又西三百里,曰中曲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雄黄、白玉及金。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身黑尾,一角,虎牙爪,音如鼓音,其名曰驳,是食虎豹,可以御兵。有木焉,其状如棠,而员叶赤实,实大如木瓜,名曰杯木,食之多力。 又西二百六十里,曰邽山。其上有兽焉,其状如牛,蝟毛,名曰穷奇,音如獆狗,是食人。蒙水出焉,南流注于洋水,其中多黄贝;嬴鱼,鱼身而鸟翼,音如鸳鸯,见则其邑大水。 又西二百二十里,曰鸟鼠同穴之山,其上多白虎、白玉。渭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其中多鳋鱼,其状如囗鱼,动则其邑有大兵。滥水出于其西,西流注于汉水,多魮之鱼,其状如覆铫,鸟首而鱼翼,音如磬石之声,是生珠玉。 西南三百六十里,曰崦嵫之山,其上多丹木,其叶如楮,其实大如瓜,赤符而黑理,食之已瘅,可以御火。其阳多龟,其阴多玉。苕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海,其中多砥励。有兽焉,其状马身而鸟翼,入面蛇尾,是好举人,名曰孰湖。有鸟焉,其状如鸮而人面,蜼身犬尾,其名自号也,见则其邑大旱。 凡西次四经自阴山以下,至于崦嵫之山,凡十九山,三千六百八十里。其神祠礼,皆用一白鸡祈,糈以稻米,白菅为席。 右西经之山,凡七十七山,一万七千五百一十七里。

文贝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狌狌犇人,杜衡走马。理固须因,体亦有假。足骏在感,安事御者。

又西八十里曰符禺之山。其阳多铜,其阴多铁。其上有木焉,名曰文茎,其实如枣,可以已聋。其草多条,其状如葵,而赤华黄实,如婴儿舌,食之使人不惑。符禺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渭。其兽多葱聋,其状如羊而赤鬣。其乌多鴖,音旻。其状如翠赤喙,翠似燕而绀色也。可以御火。畜之辟火灾也。

西水行四百里日流沙,二百里至于赢母之山,神长乘司之,是天之九德也。九德之气所生。其神状如人而犳之药反。尾。其山上多玉,其下多青石而无水。

西次四经之首曰阴山,上多谷,无石,其草多茆蕃。茆,□葵也。蕃,青蕃,似莎而大。茆烦两音。阴水出焉,西流注于洛。

安得沙棠,制为龙丹。泛彼沧海,眇然遐游。聊以逍遥,任波去留。

又西百五十里曰时山。无草木,逐或作遂。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中多水玉。

凡西次四经自阴山以下至于崦嵫之山,凡十九山,三千六百八十里。其祠祀礼,皆用一白鸡祈。糈以稻米,白菅为席。

蟠冢美竹,厥兮桃枝。丛薄幽蔼,从容郁猗。箪以安寝,杖以扶危。

北百七十里曰申山,其上多谷祚,其下多杻柜,其阳多金玉。区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

鳐鱼

#3口口口子《国语》曰:谭校本补作『见《尸子》,《国语》曰』。

瑾瑜玉

沙棠

神耆童

玃如之兽,鹿状四角。马足人手,其尾则白。貌兼三形,攀木缘石。

蓇容草边溪兽栎鸟前作蓇蓉,前作溪边

又西三百里曰中皇之山。其上多黄金,其下多蕙棠。彤棠之属也。蕙或作羔。

锺山之宝,爰有玉华。符彩流映,气如虹霞。君子是佩,象德闲邪。

月氏之羊,其类甚野。厥高六尺,尾赤如马。何以审之,事见尔雅。

#8口口口之类也:谭校本补作『余泉蚔之类也』。

又西四百里曰熏吴之山。无草木,多金玉。

又西二百五十里日騩山。音巍一音陈嚣之魄。是錞于西海。錞,犹是錞也。音章闰反。无草木,多玉,凄水出焉,或作浽。西流注于海。其中多采石、黄金,采石,石有彩色者。今雌黄、空青、绿碧之属。多丹粟。

又西五十二里曰竹山。其上多乔木,枝上竦者。音桥。其阴多铁,有草焉,其名曰黄雚,其状如樗,其叶如麻,白华而赤实,其状如赭,紫,赤色。浴之已疥,又可以已胕。治胕肿也。音符。竹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阳多竹箭,箭筱也。多苍玉,丹水出焉。今所在有丹所。东南流注于洛水,其中多水玉,多人鱼,如□鱼四脚。有兽焉,其状如豚,而白毛,大如笄而黑端,笄,簪属。名曰毫彘。狟猪也,夹髀,有粗豪长数尺,能以脊上豪射物,亦自为牝牡。狟或作豭,吴楚呼为鸾猪,亦此类也。

积石之中,实出重河。夏后是导,石门涌波。珍物斯备,比奇昆阿。

三青鸟

《西次三经》之首曰崇吾之山。在河之南,北望冢遂,山名。南望多之泽,音遥。西望帝之搏兽之丘,搏或作簿。东望□音於然反。渊。有木焉,圆叶而白柎,今江东人呼草木子房为柎,音府。一曰柎,花下鄂,音丈夫字。或作柎,音符。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有兽焉,其状如禺而文臂。豹虎而善投,名曰举父。或作夸父。有鸟焉,其状如凫,而一翼一目,相得乃飞,名曰蛮蛮,比翼乌也。色青赤,不比不能飞。《尔雅》作□□乌也。见则天下大水。

白狼

黄雚草肥遗鸟嚣兽

榣惟灵树,爰生若木。重根增驾,流光旁烛。食之灵化,荣名仙录。

又北百八十里曰号山。其木多漆□,漆树似樗也。其草多药、□、芎藭。药,白芷别名。□,香草也。芎藭,一名江蓠。音乌较反。多泠石。泠或音金,未详。端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

矫矫白狼,有道则游。应符变质,乃衔灵钩。惟德是适,出殷见周。

钦□及鼓,是杀祖江。帝乃戮之,昆仑之东。二子皆化,矫翼亦同。

亮换鸟朱厌兽

又西三百里曰阴山,浊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蕃泽。其中多文贝,口口口之类也#8。见《尔雅》。有兽焉,其状如狸或作豹。而白首,名曰天狗。其音如榴榴,或作猫猫。可以御凶。

又西百二十里曰浮山。多盼木,音美目盻兮之盻。根叶而无伤,枳,刺针也。能伤人,故名云。木虫居之。在树之中。有草焉,名曰熏音训。草,麻叶而方茎,赤华而黑实,臭如蘼芜,靡芜,香草。《易》曰:其臭如兰。眉、无两音。佩之可以已疠。

当扈

鸾鸟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莱山。其木多檀楮,其鸟多罗罗,是食人。罗罗之乌所未详也。

西南三百八十里曰皋涂之山。蔷音色或作黄,又作蒉。水出焉,西流注于诸资之水。涂水出焉,南流注于集获之水。其阳多丹粟,其阴多银、黄金,其上多桂木。有白石焉,其名曰礜,可以毒鼠。今礜石杀鼠。音豫。蚕食之而肥。有草焉,其状如稿茇,弃黄,香草。其叶如葵而赤背,名曰无条,可以毒鼠。有兽焉,其状如鹿而白尾,马足人手前两脚似人手。而四角,名曰玃如。音猥玃之婴。有乌焉,其状如鸱而人足,名曰数斯,食之已瘦。或作痫。

又西三百里曰积石之山,其下有石门,河水冒以西流。冒犹覆也。积石山名在金城河门关西南羌中,河水行口口,东入塞内。是山也,万物无不有焉。《水经》引《山海经》云:积石山在邓林山东,河所入也。

又西六十里曰石脆之山。其木多□栅。□,树高三丈许,无枝条,叶大而圆。岐生梢头,实皮相裹。上行一皮者为一节,可以为绳。一名拼榈。音马□之□。其草多条,其状如韭,而白华黑宝,食之已疥。其阳多□琈之玉,其阴多铜。灌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禺水。其中有流赭,赭,赤土。以涂牛马无病。今人亦以朱涂牛角,云以辟恶。马或作角。

江疑獓□兽□鸟

又西二百二十里曰三危之山,今在炖煌郡。《尚书》云:窜三苗于也危是也。三青鸟居之。是山也,广员百里。三青乌主为西王母取食者,别自游息於此山也。《竹书》曰:穆王西征,至于青乌所解也。其上有兽焉,其状如牛,白身,四角,其毫如披蓑,蓑,辟雨草衣也。音催。其名曰傲□,傲壹两音。是食人。有鸟焉,一首而三身,其状如□,其名曰鸱,□,似雕,黑文赤颈。立曰洛。下句或云:扶狩则死,扶本则枯,应在上饮原下,脱错在此耳。

又北二百二十里曰盂山。音于。其阴多铁,其阳多铜,其兽多白狼、白虎。《外传》曰:周穆王伐犬戎,得四白狼、白虎。虎名彪□。其鸟多白雉、白翟。或作白翠。生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

橐□

杜衡

北二百里曰鸟山。其上多桑,其下多楮,其阴多铁,其阳多玉。辱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

有鸟人面,一脚孤立。性与时反,冬出夏蛰。带其羽毛,迅雷不入。

数斯鸟□兽鸓鸟

比翼之鸟,似凫青赤。虽云一形,气同体隔。延颈离凫,翻飞合翮。

又西四百里曰底阳之山。音旨。其木多稷、构、豫章。稷,似松,有刺,细理。音即。豫章,大木似揪,叶冬夏青,生七年而后复可知也。其兽多犀、兕、虎、狗、□牛。犳音之药反。

禀气方殊,件错理微。誉石杀鼠,蚕食而肥。□性虽反,齐之一归。

西五十里曰罢父之山。洱水出焉,音耳。而西流注于洛,其中多茈碧。

又西二百里曰符惕之山。音阳。其上多□格,下多金玉,神江疑居之。是山也,多怪雨风云之所出也。

北五十里曰劳山,多此草。一名儿荑,中染紫也。弱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洛。

右西经之山,凡七十七山,一万七千五百一十里。

帝江

西水行百里至于翼望之山,或作土翠山。无草木,多金玉。有兽焉,其状如狸,一目而三尾,名曰讙,讙,音欢,或作原。其音如□百声,言其能作百种物声也。或日□百,物名,亦所求详。是可以御凶,服之已瘴。黄瘴病也。音旦。有鸟焉,其状如鸟,三首六尾而善笑,名曰鵸□,待余两音。服之使人不厌,不厌梦也。《周书》曰:厌者,不咪。音莫礼反。或日眯,眯目也。又可以御凶。

鳋鱼

又西一百七十里曰数历之山。其上多黄金,其下多银,其木多杻橿,其鸟多鹦□。楚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渭。其中多白珠。今蜀郡平泽出青珠。《尸子》曰:水圆折者有珠。

鹦□

又北百八十里曰诸次之山,诸次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是山也,多木,无草,鸟兽莫居,是多众蛇。

#4摇木口口口口:谭校本补作:『摇木不生花也』。

又西百七十里曰南山,上多丹粟。丹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兽多猛豹,猛豹似熊而小,毛浅有光泽,能食蛇,食铜铁,出蜀中。豹或作虎。鸟多尸鸠。尸鸠,布谷类也。或曰鹏鹤也。鸠或作丘。

鹑鸟沙棠实□草

欀木

神□蛮蛮髯遗鱼前作冉遗

质则混沌,神则旁通。自然灵照,听不以聪。强为之名,曰在帝江。

凡西次三经之首,崇吾之山至于翼望之山,凡二十三山,六千七百四十四里,其神状皆羊身人面。其祠之礼,用一吉玉瘗,玉加彩色者也。《尸子》曰:吉玉大龟。精用稷米。

穷奇兽蠃鱼孰湖兽

毕方赤文,离精是炳。旱则高翔,鼓翼阳景。集乃流灾,火不炎正。

又西二百二十里曰鸟鼠同穴之山。今在龙西首阳县西南,山有乌鼠同穴;乌名曰□,鼠名曰□。□如人家鼠而短尾,□似燕而黄色,穿地入数尺,鼠在内,乌在外,而共处。《孔氏尚书传》曰:共为雌雄。《张氏地理记》云:不为牡牝也。其上多白虎、白玉。渭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河。出山东,至弘农华阴县入河。其中多鳋鱼,音骚。其状如组鱼,鳣鱼,大鱼也。口在领下,体有连甲也。或作鲇鲤。动则其邑有大兵。或脱,无从动则以下语者。滥水出于其西,音槛。西流注于汉水,多□□之鱼,如毗两音。其状如覆铫,乌首而鱼翼,鱼尾,音如磬石之声。是生珠玉。亦珠母蚌类,而能生出之。

流赭

丹木

又西三百二十里曰蟠冢之山。今在武都氏道县南,嶓音波。汉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沔。至江夏安陆县,江即沔水。嚣水出焉,北流注於汤水。或作阳。其上多桃枝钩端,钩端,桃枝属。兽多犀、兕、熊熊,罴似熊而黄白色,猛憨能扳树。鸟多白翰赤鳖。白翰,白鵫也。亦名鵫雉,又曰白雉。有草焉,其叶如蕙,蕙,香草,兰属也。或以蕙为熏叶,失之。其本如桔梗,本根也。黑华,而不实,名曰蓇蓉,尔雅释草曰:荣而不实谓之蓇。音骨。食之使人无子。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帝之山。上多□柟,下多菅蕙,菅,茅类也。有兽焉,其状如狗,名曰溪或作谷。边,或作遗。席其皮者不蛊。有鸟焉,其状如鹑,黑文而赤访,翁,头下毛。音汲瓮之瓮。名曰栎,音沙砾之砾。食之已痔。有草焉,其状如葵,其臭如靡芜,名曰杜衡,香草也。可以走马,带之令人便马或曰马得之而健走。食之已瘿。

又西四百八十里曰轩辕之丘。无草木,黄帝居此丘,娶西陵氏女,因号轩辕丘。洵水出焉,音询。南流注于黑水,其中多丹粟、多青雄黄。

羬羊

又西三百七十里曰乐游之山。桃水出焉,西流注于稷泽,是多白玉。其中多□鱼,音淯。其状如蛇而四足,是食鱼。

浴疾之草,厥子赭赤。肥遗似鹑,其肉已疫。嚣兽长臂,为物好掷。

#7口口沙棠:谭本补作『安得沙棠』。

凫徯朱厌,见则有兵。类异感同,理不虚行。推之自然,厥数难明。

欀之为木,厥形似连。若能长服,拔树排山。力则有之,寿则宜然。

#5言口口口:谭校本补作『言体浮轻也』。

其音如吟,一脚人面。鼠身鳖头,厥号曰蛮。目如马耳,食厌妖变。

形如覆铫,包玉含珠。有而不积,泄以尾闾。间与道会,可谓奇鱼。

太华山

白虎

又西三百二十里日槐江之山。丘时之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泑水。其中多赢母,即□螺也。其上多青雄黄,多藏琅玕、黄金、玉。琅玕,石似珠者。藏犹隐也。郎干两音。其阳多丹粟,其阴多采黄金、银。实惟帝之平圃,即玄圃也。《穆天子传》曰:乃为铭迹於玄圃之上。谓刊石纪功德,如秦皇、汉武之为者也。神英招司之,司,主也。音韶。其状马身而人面,虎文而鸟翼,徇于四梅。徇,谓周行也。其音如榴,音溜,或作籀。所未详也。南望昆仑,其光能熊,其气魂魂。其光气炎盛。口口口之貌口西望大泽,后稷所潜也。后稷生而灵,极及其潜化形,逐此泽而、为之神。口口口口骑箕尾也#1。其中多玉,其阴多摇木之□若#2摇木,大木也。言其上复生若木。大木之奇灵者为若。口口口子《国语》日户#3摇木口口口口#4。北望诸毗,山名。槐鬼离仑居之,离仑其神名。鹰鹯之所宅也。鹯亦鸱属也。庄周曰:鸱鸦甘鼠。《穆天子传》云:锺山上有白乌、青雕,皆此族类也。东望恒山四成,成亦重也。《尔雅》云:再成曰英也。有穷鬼居之,各在一搏。搏犹胁也,言群鬼各以类聚,处山四胁。有穷,其总号耳。搏三作传。爰有滛水,其清洛洛。水流下之貌也,浴音遥也。有天神焉,其状如牛,而八足、二首、马尾。其音如勃皇,勃皇未详。见则其邑有兵。

白帝少吴

又西七十里曰英山。其上多杻僵,杻,似棣而细叶,一名土橿。音纽。橿,木中车林,音姜。其阴多铁,其阳多赤金。禺水出焉,北流注于招水。音韶。其中多□鱼,音同蚌蛤之蚌。其状如鳖,其音如羊,其阳多箭□今汉中郡出□竹,厚裹而长节,根深,笋冬生地中,人掘取食之。□,音媚。其兽多□牛、羬羊。有鸟焉,其状如鹑,黄身而赤喙,其名曰肥遗,食之已疠,疠,疫病也。或曰恶创。韩子曰:疠人怜主。可以杀虫。

又西二百里曰长留之山,其神白帝少吴居之。少吴,金天氏,帝挚之号也。其兽皆文尾,或作长。其鸟皆文首,文或作长。是多文玉石。实惟员神磈氏之宫。音隗。是神也,主司反景。日西入则景反东照,主司察之。

誉石

天帝之女,蓬发虎颜。穆王执贽,赋诗交欢。韵外之事,难以具言。

又西一百九十里曰騩山。其上多玉而无石,神耆童居之,耆童,老童颛顼之子。其音常如锺磬。其下多积蛇。

又西五十五里曰泾谷之山。或无之山二字。泾水出焉,或以此为今泾水,未详。东南流注于渭,是多白金、白玉。

山名三危,青鸟所解。往来昆仑,王母是隶。穆王西征,旋轸斯地。

物以感应,亦有数动。壮士挺剑,气激白虹。鳋鱼潜渊,出则邑悚。

又西百八十里曰泰器之山。观水出焉,西流注于流沙。是多文鳐鱼,音遥。状如鲤鱼,鱼身而鸟翼,苍文而白首,赤喙,常行西海,游於东海,以夜飞。其音如鸾鸡,鸾鸡,乌名,未详也。或作乐。其味酸甘,食之已狂,见则天下大穰。丰穰,收熟也。《韩子》曰:秾岁之秋。

郭璞传

又西四百里曰小次之山。其上多白玉,其下多赤铜。有兽焉,其状如猿而白首、赤足,名曰朱厌,见则大兵。一作见则有六起焉,一作见则为兵。

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天帝都邑之在下者也。《穆天子傅》曰:吉日辛酉,天子升于昆仑之丘,以观黄帝之宫,而封丰隆之葬,以韶后世。言增封於昆仑山之上。神陆吾司之。即肩吾也。庄周曰:肩吾得之,以处大山也。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是神也,司天之九部及帝之圃时。主九城之部界、天帝苑圃之时饰也。有兽焉,其状如羊而四角,名曰土蝼,是食人。有鸟焉,其状如蜂,大如鸳鸯,名曰钦原,钦或作友,或作至也。蠚鸟兽则死,蠚木则枯。有鸟焉,其名曰鹑鸟,是司帝之百服。服,器服也。一曰服事也。或作口有木焉,其状如棠,棠,梨也。黄华赤实,其味如李而无核,名曰沙棠,可以御水,食之使人不溺。言口口口#5也。沙棠为木,不可口口#6。《吕氏春秋》曰:果之美者,沙棠之实。铭曰:口口沙棠#7,刻以为舟,泛彼沧海,以遨以游。有草焉,名曰□草,音频。其状如葵,其味如葱,食之已劳。《吕氏春秋》曰:菜之美者,昆仑之□。可水出焉,出山东北隅也。而南流东注于无达。山名。赤水出焉,出山东南隅也。而东南流注于泛天之水。泛天亦山名,赤水所穷也。《边天子传》曰:遂宿于昆仑之侧,赤水之阳。阳,水北也。泛,浮剑反。洋水出焉,出山西北隅。或作洧。而西南流注于丑涂之水。丑涂,亦山名也,皆在南极。《穆天子传》曰:戊辰济洋水又曰觞天子洋水也黑水出焉,亦出西北隅也。而西流于大杅,山名也。《穆天子传》曰:乃封长肱于黑水之西河,是惟昆仑鸿鹭之上,以为周室主。杆音于。是多怪鸟兽。谓有一兽九首,有一乌六首之属也。

神英招

颛项之子,嗣作火正。铿枪其鸣,声如锺磬。处于騩山,唯灵之盛。

江疑所居,风云是潜。兽有獓□,毛如披蓑。□鸟一头,厥身则兼。

甝□之虎,仁而有猛。其质载皓,其文载炳。应德而扰,止我交境。

鹦□慧鸟,栖林喙桑。四指中分,行则以觜。自贻伊笼,见幽坐趾。

西北三百里曰长沙之山。泚水出焉,音紫。北流注于泑水。乌交反,又音黝水,色黑也。无草木,多青雄黄。

见则邑秾,厥名曰鳐。经营二海,矫翼闲霄。唯味之奇,见叹伊卮。

毕方

丹木炜烨,沸沸玉膏。黄轩是服,遂攀龙豪。眇然升遐,群下乌号。

昆仑月精,水之灵府。惟帝下都,西老之宇。嵥然中峙,兮曰天柱。

数斯人脚,厥状似鸱。□兽大眼,有鸟名鸓。两头四足,翔若合飞。

又西二百里曰鹿台之山。今在上郡。其上多白玉,其下多银,其兽多□牛、羬羊、白豪。豪,貆猪也。有鸟焉,其状如雄鸡而人面,名曰凫徯,其名自叫也,见则有兵。

又西百八十里日黄山。今始平槐里县有黄山,上故有宫,汉惠帝所起,疑非此。无草木,多竹箭,盼水出焉,音美目盻兮之盻。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玉。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苍黑、大目,其名曰□。音敏有鸟焉,其状如鸮,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鹦□。鹦□,舌似小儿舌,脚指前后各两,扶南微外出五色者,亦有纯赤白者,大如雁也。

□渠赤鸶乌文茎木鴖乌

少吴之帝,号曰金天。磈氏之宫,亦在此山。是司日入,其景则圆。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西皇之山。其阳多金,其阴多铁。其兽多糜鹿、□牛。麋大如小牛,鹿属也。

肩吾得一,以处昆仑。开明是对,司帝之门。吐纳灵气,熊熊魂魂。

西二百里曰泰或作秦。冒之山。其阳多金,其阴多铁。浴水出焉,东流注于河。其中多藻玉,藻玉,玉有符彩者,或作柬,音练。多白蛇,水螭。

鸟鼠同穴山

西北三百里曰申首之山,无草木,冬夏有雪。申水出于其上,潜于其下,是多白玉。

桃枝

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锺山。其子曰鼓,此亦神名,名之为锺山之子耳。其类皆见《归藏启筮》其状如人面而龙身,启筮曰:丽山之子,青羽八面马身。亦似此状也。是与钦□音邳杀葆江于昆仑之阳,葆或作祖。帝乃戮之锺山之东曰□,音遥崖,钦□化为大鹗,鹗,雕属也。音□。其状如雕而黑文白首,赤喙而虎爪,其音如晨鹄,晨鹄,鹗属。犹云晨亮耳。《说苑》曰:县吠犬,比奉晨凫也。见则有大兵。鼓亦化为鵔鸟,音俊。其状如鸱,赤足而直喙,黄文而白首,其音如鹄,见即其邑大旱。《穆天子传》云:锺山作春,字音同耳。穆王北外此山,以望四野,曰:锺山是惟天下之高山也。百兽之所聚,飞乌之栖也。爰有赤豹、白虎、白乌、青雕,执犬羊,食豕鹿。穆王五日观于锺山,乃为铭迹於县圃之上,以诏后世。

《西山经》华山之首曰钱来之山。其上多松,其下多洗石。澡洗可以磢体,去垢纷。磢,初两反。有兽焉,其状如羊而马尾,名曰羬羊,今大月氏国,有大羊如驴而马尾。《尔雅》云:羊六尺为羬。谓此羊也。羬,音针。其脂可以已腊。治体皴。腊,立曰昔。

又西二百六十里曰邦山,音圭。其上有兽焉,其状如牛,猬毛,名曰穷奇,如獋狗,是食人。或云似虎,猬毛,有翼。《铭》曰:穷奇之兽,厥形甚丑,驰逐妖邪,莫不犇走,是以一名,号曰神狗。蒙水出焉,音蒙。南流注于洋水。其中多黄贝、贝,甲虫,内如科斗,但有头尾耳。赢鱼,音螺。鱼身而乌翼,音如鸳鸯,见则其邑大水。

凡西经之首,自钱来之山至于騩山,凡十九山,二千九百五十七里。华山冢也,冢者,神鬼之所,舍也。其祠之礼:太牢。牛羊豕为太牢。羭山神也,祠之用烛,或作炀。斋百日以百牺,牲,纯色者为牺。座用百瑜,瑜亦美玉名,音臾。汤或作温。其酒百樽,温酒令热。婴以百珪、百璧。婴谓陈之以环祭也。或曰婴即古罂字,谓盂也。徐州云:《穆天子传》曰:黄金之婴之属也。其余十七山之属,皆毛牷,用一羊祠之。牷谓牲体全具也,《左传》曰:栓牲肥腯者也。烛者百草之末灰,白席采等纯之。纯,缘也。五色纵之,等差其文彩也。《周礼》:莞席纷纯。

鵸鵌三头,豲兽三尾。俱御不祥,消凶辟眯。君子服之,不逢不韪。

豲兽鵸鵌鸟

又西五百里曰皇人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雄黄。即雌黄也。或曰空青曾青之属。皇水出焉,西流注于赤水。其中多丹粟。

玃如

西南三百里曰女床之山。其阳多赤铜,其阴多石涅,即矾石也。楚人名为涅石。秦名为羽涅也。本草经亦名曰石涅也。其兽多虎豹犀兕,有鸟焉,其状如翟而五彩文,翟似雉而大,长尾,或作□□,雕属也。名曰鸾鸟,现则天下安宁。旧说鸾似鸡,形瑞乌也。周成王时西戎献也。

积石

驳惟马类,实畜之英。腾髦骧首,嘘天雷鸣。气无冯凌,吞虎辟兵。

又西百二十里曰刚山,多柴木,多□琈之玉。刚水出焉,北流注于渭,是多神□,□,亦魑魅之类也。音耻回又,或作□。其状人面兽身,一足,一手,其音如钦。钦亦吟字假音。

穷奇如牛,猬毛自表。蒙水之赢,匪鱼伊鸟。孰湖之兽,见人则抱。

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峚山。音密。其上多丹木,圆叶而赤茎,黄华而赤实,其味如饴,食之不饥。丹水出焉,西流注于稷泽。后稷神所溺,因名云。其中多白玉,是有玉膏。其源沸沸汤汤,玉膏涌出之貌也。《河图玉版》曰:少室山,其上有白玉膏,一服即仙矣。亦此类也。沸音拂。黄帝是食是飨。所以得登龙於鼎湖而龙蜕也。是生玄玉,言玉膏中凡出黑玉也。玉膏所出,以灌丹木,丹木五岁,五色乃清,言光鲜也。五味乃馨。言滋香也。黄帝乃取峚山之玉荣,谓玉华也。《离骚》曰:怀琬谈之荣英。又曰:登昆仑兮食玉英。汲冢书所谓曹华之玉。而投之锺山之阳。以为玉种。瑾瑜之玉为良,言最善也。或作食。觐臾两音。坚粟精密,说玉理也。《礼记》曰:琐密似粟,粟或作栗。玉有粟文,所谓谷璧也。浊泽有而光,浊谓润厚。五色发作,言符彩互映也。王子灵符应日:赤如鸡冠,黄如蒸粟,白如割肪,黑如醇漆,玉之符彩也。以和柔刚。言玉协九德也。天地鬼神,是食是飨;玉所以祈祭者,言能动天地、感鬼神。君子服之,以御不祥。今徽外出金刚石,石属而似金,有光彩可以刻玉,外国人带之云辟恶气,亦此类也。自峚山至于锺山四百六十里,其间尽泽也。是多音鸟、怪兽、奇鱼,皆异物焉。

爰有丹木,生彼淆盘。厥实如瓜,其味甘酸。蠲痾辟火,用奇桂兰。

#1口口口口骑箕尾也:谭校本补作『亦犹传说骑箕尾也』。

又西三百里曰中曲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雄黄、白玉及金。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身黑尾,一角,虎牙爪,音如鼓音,其名日驳,是食虎豹,《尔雅》说驳不道,有角及虎爪。驳亦在长狩画中。可以御兵。养之辟兵刃也。有木焉,其状如棠,而圆叶赤实,实大如木瓜,木瓜如/J瓜。名曰欀木,音怀。食之多力。《尸子》曰:木食之人,多为仁者。名为若水。此之类。

又西百八十里曰大时之山,上多谷柞,柞栎。下多杻柜,阴多银,阳多白玉。涔水出焉,音潜。北流注于渭。清水出焉,南流注于汉水。今河内修武县县北,黑山亦出清水。

又西二百五十里曰众兽之山。其上多□琈之玉,其下多檀楮、多黄金。其兽多犀、兕。

肥遗为物,与灾合契。鼓翼阳山,以表亢厉。桑林既祷,倏忽潜逝。

乾麻不长,天狗不大。厥质虽小,攘灾除害。气之相王,在乎食带。

西南三百六十里曰崦嵫之山。日没所入山也,见《离骚》。奄兹两音。其上多丹木,其叶如谷,其实大如瓜,赤符而黑理,食之已瘅,可以御火。其阳多龟,其阴多玉。苕或作若。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海。《禹大传》曰:洧盘之水出崦嵫山。其中多砥砺,磨石也。精为砥,粗为砺也。有兽焉,其状马身而乌翼,人面,蛇尾,是好举人,喜抱举人。名曰孰湖。有鸟焉,其状如鸮,而人面、蜼身、犬尾,蜼,猕猴属也。音赠遗之遗。一音诛,见《中山经》。尾,或作背。其名自号也。或作设,设亦呼耳,疑此脱误。见则其邑大旱。

西山经

又西北三百七十里曰不周之山,此山形有缺不周匝处,因名云。西北不周风自此山出。北望诸毗之山,临彼岳崇之山,东望泑泽,河水所潜也,其源浑浑泡泡。河南出昆仑,潜行地下,至葱岭,出于阗国,复分流歧出,合而东流注泑泽,已复潜行,南出于积石山,而为中国河也。名泑泽,即蒲泽,一名蒲昌海,广三四百里,其水停,冬夏不增减,去玉门关三百余里,即河之重源,所谓潜行也。浑浑泡泡,水渍涌之声也。衮泡两音。爰有嘉果,其实如桃,其叶如枣,黄华而赤柎,食之不劳。

九德之气,是生长乘。人状犳尾,其神则凝。妙物自潜,世无得称。

先民有作,龟贝为货。贝以文彩,贾以大小。简则易从,犯而不过。

□渠已殃,赤鳖辟火,文茎愈聋,是则嘉果;鴖亦卫灾,厥形惟么。

蛮蛮

天狗

#2其阴多摇木之口若:谭校本补作『其阴多摇木之有若』。

西次二经之首曰钤山。音髡钳之钳,或作冷,又作涂。其上多铜,其下多玉,其木多杻僵。

肥遗蛇

□□二虫,殊类同归。聚不以方,或走或飞。不然之然,难以理推。

山海经卷之二

西山经图赞

又西八十里曰小华之山。即少华山。其木多荆杞,其兽多□牛。今华阴山中多山牛山羊,肉皆千斤。牛即此牛也。音昨口。其阴多磬石。可以为乐石。其阳多□琈之玉,□琈,玉名,所未详也。`□浮两音。鸟多赤惊,赤惊,山鸡之属。胸腹洞,赤冠,金背,黄头,绿尾,中有赤,毛彩鲜明。音作蔽,或作鳖。可以御火。其草有萆荔,萆荔,香草也。蔽戾两音。状如乌韭,而生於石上,亦缘木而生,乌韭,在屋者曰昔邪,在墙者日垣衣。食之已心痛。

土蝼兽钦原鸟

锺山之子鼓钦□

豪彘

凡西次二经之首,自钤山至于莱山,凡十七山,四千一百四十里。其十神者,皆人面而马身。其七神皆人面牛身,四足而一臂,操杖以行,是为飞兽之神。其祠之毛用少牢,羊猪为少牢也。白菅为席。其十辈音背。神者,其祠之毛一雄鸡,钤而不糈,钤,所用祭器名,所未详也。或作思训祈不糈,祠不以米。毛采。言用杂色鸡也。

有华无实,菁容之树。边溪类狗,皮厌妖蛊。黑文赤翁,鸟愈隐痔。鹦□慧鸟,青羽赤喙。

又西二百里曰龙首之山。其阳多黄金,其阴多铁。苕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泾水。其中多美玉。

章莪之山,奇怪所宅。有兽似豹,厥色惟赤。五尾一角,鸣如击石。

神长乘

又西三百里曰大次之山。其阳多垩,垩似土色甚白。音恶。其阴多碧,其兽多□牛、羚羊。

榣木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英鞮之山。上多漆木,下多金玉,鸟兽尽白。涴水出焉,涴或作□,音冤枉之冤。而北注于陵羊之泽。是多冉遗之鱼,鱼身蛇首,六足,其目如马耳,食之使人不眯,可以御凶。

沙则潜流,亦有运赭。干以求铁,趋在其下。蠲牛之疠,作采于社。

西二百五十里曰白於之山。上多松栢,下多栎、檀。栎即柞。其兽多□牛、羬羊。其乌多鸮。鸮似鸠而青色。洛水出于其阳,而东流注于渭;夹水出于其阴,东流注于生水。

又西二百九十里日泑山,泑,音黝黑之黝。神募收居之。亦金神也,人面、虎爪、白尾、执钱、见《外传》云。其上多婴短之玉,未详。其阳多瑾瑜之玉,其阴多青雄黄。是山也,西望日之所入,其气圆,日形圆,故其气象亦圆也。神红光之所司也。未闻其状。

华岳灵峻,削成四方。爰有神女,是挹玉浆。其谁由之,龙驾云裳。

又西百五十里曰高山。其上多银,其下多青碧、碧亦玉类也。今越巂、会稽县东山出碧。雄黄。晋大兴三年,高平郡界有山崩,其中出数千斤雄黄。其木多□,其草多竹,泾水出焉,音经。而东流注于渭,今泾水出空定朝郡县西井头山,至京兆高陵县入渭也。其中多磬石,书曰:泗滨浮磬是也。青碧。

鸾翔女床,凤出丹穴。拊翼相和,以应圣哲。击石靡咏,韶音其绝。

又北百二十里曰上申之山,上无草木,而多硌石,硌,硌略,大石貌也。音洛。下多榛楛,榛子,似栗而小,味美。楛木可以为箭。《诗》云:榛楛济济。榛枯两音。兽多白鹿。其鸟多当扈,或作户。其状如雉,以其髯飞,髯,咽下须毛也。食之不眴目。音眩。汤水出焉,东流注于河。

又西二百八十里曰章义之山。无草木,多瑶碧,碧,亦玉属。所为甚怪。多有非常之物。有兽焉,其状如赤豹,五尾一角,其音如击石,其名曰狰。《京氏易义》曰:音如石相击。音静也。有鸟焉,其状如鹤,一足,赤文青质而白喙,名曰毕方,其鸣自叫也,见则其邑有讹火。讹,亦妖讹字。

土蝼食人,四角似羊。钦原类蜂,大如鸳鸯。触物则毙,其锐难当。

西四十五里曰松果之山。濩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其中多铜。有乌焉,其名曰螐渠,螐,音彤弓之彤。其状如山鸡,黑身赤足,可以已□。谓皮破起也,音叵驳反。

丹木玉膏

槐江之山,英招是主。巡游四海,抚翼云舞。实惟帝囿,有谓玄圃。

又西二百里曰翠山。其上多□柟,其下多竹箭,其阳多黄金、玉,其阴多旄牛、磨麝。羚,似羊而大角,细食,好在山崖间。麝,似獐而小,有香。其鸟多鸓,音垒。其状如鹊,赤黑而两首、四足,可以御火。

#6不可口口:谭本补作『不可得沉』。

又西七十里曰羭次之山。音臾。漆水出焉,今漆水出岐山。北流注于渭,其上多棫柜,棫白桵也。音域。其下多竹箭,其阴多赤铜,其阳多婴垣之玉。或作短,或作根,或作埋,传写谬错,未可得详。有兽焉,其状如禺而长臂,善投,其名曰嚣。亦在畏欢画中,似猕猴投掷也。有鸟焉,其状如枭,人面而一足,曰橐□,音肥。冬见夏蛰,服之不畏雷。着其毛羽,令人不畏天雷也。或作灾。

又西二百里至刚山之尾,洛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蛮蛮,其状鼠身而鳖首,其音如吠犬。

山海经卷之二竟

西王母

鸟飞以翼,当扈则须。废多任少,沛然有余。轮运於毂,至用在无。

□魮鱼

昆仑丘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黄。英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汤谷。有神焉,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体色黄而精光,赤也。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惟帝江也。夫形无全者,则神自然灵,照精无见者,则间与理会,其帝江之谓乎。庄生所云中央之帝混沌,为鲦忽所凿七窍而死者,盖假此以寓言也。

神陆吾

刚鬣之族,号曰豪彘。毛如攒锥,中有激矢。厥体兼资,自为牝牡。

又西三百五十里曰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此山多玉石,因以名云。《穆天子传》谓之群玉之山,见其山河无险,四彻中绳,先王之所谓策府。寡草木,无乌兽,穆王於是攻其玉石,取玉石版三乘,玉器服物,载玉万只以归。双玉为壳,半壳为只。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蓬头乱发。胜,玉胜也,音庞。是司天之厉及五残。主知灾厉五刑残杀之气也。《穆天子传》曰:吉日甲子,天子宾于西王母,执亥圭白璧以见西王母,献绵组百纯,绀三百纯,西王母再拜受之。乙丑,天子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天子谣曰: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复能来。天子当之曰:予还东土,和理诸夏,万民均平,吾颜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西王母又为天子吟曰:祖彼西土,爰居其所,虎豹为群,乌鹊与处。嘉命不迁,我惟帝女,彼何世民,又将去子。吹笙鼓簧,甲心翱翔,世民之子,惟天之望。天子遂骚,升于奄山,乃纪迹于奄山之石,而树之槐眉,曰:西王母之山。奄山即崦嵫山也。案《竹书》:穆王五十七年,西王母来见,宾于昭宫。舜时,西王母遣使献玉环,见《礼三朝》有兽焉,其状如犬而豹文,其角如牛,或作羊。或名曰狡,其音如吠犬,见则其国大穰。晋太康十年邵陵扶夷县,槛得一兽,状如豹文,有两角无前两脚。时人认之狡,疑非此。有鸟焉,其状如翟而赤,名曰胜遇,亭姓。是食鱼,其音如录,音绿,义未详。见则其国大水。

又西六十里曰太华之山。即西岳华阴山也。今在弘农华阴县西南。削成而四方,今山形上大下小,峭峻也。其高五千仞,其广十里,仞,八尺也。上有明星玉女,持玉浆,得上服之,即成仙。道险僻不通。诗含神雾云。乌兽莫居。有蛇焉,名曰肥缝,六足四翼,见则天下大早。汤时此蛇见於阳山下。复有肥遗蛇,疑是同名。

司帝百服,其鸟名鹑。沙棠之实,惟果是珍。爰有奇菜,厥兮曰□。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文学之山海经·山经·西山经云顶集团官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