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典之四云顶集团官网

又南两百里曰栒状之山。其上多难得,其下多青碧石。有兽焉,其状如犬,六足,意气风发其名曰从从,其鸣自詨。有鸟焉,其状如鸡而鼠毛,其名曰□鼠,音咨。见则其邑大旱。根水出焉,音枳。而北流注于湖泖。在那之中多箴鱼,其状如鲦,其喙如箴,出南海,今江东水中亦有之。食之无疫疾。

古典管理学原来的小说赏析,本文由作者收拾于网络,转发请声明出处

《东山经》之首[木敕][朱/虫虫]之山,东临乾昧,食水出焉,而西南流注江子磊。当中多[鱼庸][ 鱼庸]之鱼,其状如犁羊,其音如彘鸣。 又南八百里曰[艹/畾]山。其上有玉,其下有金。湖淀出焉,东流注于食水,当中多活师。 又南八百里曰[木旬]状之山。其上多难得,其下多青碧石。有兽焉,其状如犬,六足,其名曰从从,其鸣自[言交].有鸟焉,其状如鸡而鼠毛,其名曰[此/虫]鼠,见则其邑大旱。[氵只]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湖淀。个中多箴鱼,其状如儵。其喙如箴,食之无疫疾。 又南四百里曰勃齐之山。无草木,无水。 又南四百里曰番条之山。无草木,多沙。减水出焉,北流注蔡慧康,此中多横杆子。 又南四百里曰姑儿之山。其上多漆,其下多桑柘。姑儿之水出焉,北流注蔡慧康,当中多大口感。 又南八百里曰高氏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箴石。诸绳之水出焉,东流注于泽,此中多难得。 又南五百里曰岳山。其上多桑,其下多樗。泺水出焉,东流注于泽,个中多难得。 又南三百里曰犲山。其上无草木,其下多水,此中多堪[予予]之鱼。其兽焉,其状如星神而彘毛,其音如呼,见则天下大水。 又南三百里曰独山。其上多难得,其下多美石。末涂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沔;此中多[儵虫-黑][虫庸],其状如川破石,鱼翼,出入有光,见则天下大旱。 又南八百里曰不肯去观音院。其上多玉,其下多金。有兽焉,其状如豚而有珠,名曰狪狪,其鸣自訆。环水出焉,东流注于江,当中多水玉。 又南四百里曰老君山。錞于江,无草木,多瑶碧。激水出焉,而西北流注于娶檀之水,当中多茈蠃。 凡东山经之首,自[木敕][朱/虫虫]之山甚至于西樵山,凡十一山,四千两百里。其神状皆人身龙首。祠毛用风流倜傥犬祈,〔[血耳]〕用鱼。 《东次二经》之首曰空桑之山。北邻食水,东望沮吴,南望沙陵,西望缗泽。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虎文,其音如钦,其名曰[车令] [车令],其鸣自叫。见则天下大水。 又南八百里曰曹夕之山。其下多糓而无水,多鸟兽。又东北七百里峄皋之山。其上多难得,其下多白垩。峄皋之水出焉,东流注于激女之水焉,在那之中多蜃珧。 又南水行四百里流沙八百里,至于曷山之尾。无草木,多鼓劲。 又南四百二十里曰葛山之首,无草木。伊犁河出焉,东流注于余泽。当中多珠蟞鱼,其状如肺而有目六足,有珠,其味酸甘,食之无疠。 又南五百二十里曰馀峩之山。其上多梓枏,其下多荆芑。杂余之水出焉,东流注于黄水。有兽焉,其状如菟而鸟喙,鸱目蛇尾,见人则眠,名曰[犭九]狳,其鸣自訆,见则螽蝗为败。 又南八百里曰杜父之山。无草木,多水。 又南八百里曰耿山。无草木,多水碧,多大蛇。有兽焉,其状如狐而鱼翼,其名曰朱[犭需],其鸣自訆,见则其国有恐。 又南三百里曰卢其之山。无草木,多沙石。沙水出焉,南流注于涔水。当中多[鯬鸟-鱼]鹕,其状如鸳鸯而人足,其鸣自訆,见则其国多土功。 又南二百二十里曰姑射之山。无草木,多石。 又南水行四百里流沙百里,曰北姑射山。无草木,多石。 又南三里曰南姑射之山。无草木,多水。 又南三里里曰碧山。无草木,多大蛇,多碧、水玉。 又南八百里曰缑氏之山。无草木,多难得,原水出焉,东流注于沙泽。 又南四百时曰姑逢之山。无草木,多难得。有兽焉,其状如狐而有翼,其音如花斑雁,其名曰[犭敝] [犭敝],见则天下大旱。 又南两百里曰凫丽之山。其上多难得,其下多箴石。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九首、虎爪,名曰蠪侄,其音如婴孩,是食人。 又南七百里曰[石湮-氵]山。南临[石湮-氵]水,东望湖泽。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羊目,四角,牛尾,其音如獋狗,其名曰峳峳,见则其国多狡客。有鸟焉,其状如凫而鼠尾,善登木,其名曰絜钩,见则其国多疫。 凡《东次二经》之首,自空桑之山至于[石湮-氵]山,凡十二山,三千五百四十里,其神状皆兽身人面载[角各].其祠毛用黄金时代鸡,祈婴用黄金年代璧瘗。 又《东次三经》之首曰尸胡之山。北望[歹羊]山,其上多难得,其下多棘。有兽焉,其状如麋而鱼目,名曰[夗/女]胡,其鸣自訆。 1/3 123尾页

又南三百里曰黑山谷。錞于江,意气风发作涯。无草木,多瑶碧。激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娶檀之水。个中多茈赢。

又南七百里,曰藟山,其上有玉,其下有金。湖泊出焉,东流注于食水,在那之中多活师。 又南两百里,曰栒状之山,其上多难得,其下多青碧石。有兽焉,其状如犬,六足,其名曰从从,其鸣自詨。有鸟焉,其状如鸡而鼠毛,其名曰{此虫}鼠,见则其邑大旱。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湖水。当中多箴鱼,其状如囗,其喙如箴,食之无疫疾。 又南五百里,曰勃垒之山,无草木,无水。 又南八百里,曰番条之山,无草木,多沙。减水出焉,北流注张诚,在那之中多鳡鱼。 又南七百里,曰姑儿之山,其上多漆,其下多桑柘。姑儿之水出焉,北流注陈威,此中多鳡鱼。 又南七百里,曰高氏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箴石。诸绳之水出焉,东流注于泽,在那之中多难得。 又南三百里,曰岳山,其上多桑,其下多樗。泺水出焉,东流注于泽,当中多难得。 又南两百里,曰犲山,其上无草木,其下多水,个中多堪<予予>之鱼。有兽焉,其状如星神而彘毛,其音如呼,见则天下大水。 又南八百里,曰独山,其上多难得,其下多美石末涂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沔,个中多?庸,其状如黄蛇,鱼翼,出入有光,见则其邑大旱。 又南四百里,曰青城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有兽焉,其状如豚而有珠,名曰狪々,其鸣自詨。环水出焉,东流注于江,个中多水玉。 又南三百里,曰白蛇谷,錞于江,无草木,多瑶碧。激水出焉,而东流注于娶檀之水,当中多茈羸。 凡东山经之首,自樕鼄之山以致于石柱峰,凡十六山,四千两百里。其神状皆人身龙首。祠:毛用生龙活虎犬祈,衈用鱼。 东次二经之首,曰空桑之山,南濒食水,东望沮吴,南望沙陵,西望涮湣泽。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虎文,其音如钦。其名曰軨軨,其鸣自詨,见则天下大水。 又南七百里,曰曹夕之山,其下多囗而无木,多鸟兽。 又西北四百里,曰峄皋之山,其上多难得,其下多白垩。峄皋之水出焉,东流注于激女之水,在那之中多蜃珧。 又南水行三百里,流沙三进里,至于葛山之尾,无草木,多勉励。 又南三百八十里,曰葛山之首,无草木。牡丹江出焉,东流注于余泽,个中多珠鳖鱼,其状如囗而有目,六足有珠,其味酸甘,食之无疠。 又南七百六十里,曰余峨之山。其上多梓枬,其下多荆杞。杂余之水出焉,东流注于黄水。有兽焉,其状如菟而鸟类喙,鸱目蛇尾,见人则眠,名犰狳,其鸣自詨,见则螽蝗为败。 又南八百里,曰杜父之山,无草木,多水。 又南三百里,曰耿山,夫草木,多水碧,多大蛇。有兽焉,其状如狐而鱼翼,其名曰朱獳,其鸣自詨见则其国有恐。 又南四百里,曰卢其之山,无草木,多沙石,沙水出焉,南流注于涔水,此中多囗鹕,其状如鸳鸯而人足,其鸣自詨,见则其国多土功。 又南三百七十里,曰姑射之山,无草木,多水。 又南水行四百里,流沙百里,曰北姑射之山,无草木,多石。 又南水行四百里,曰南姑射之山,无草木,多水。 又南五百里,曰碧山,无草木,多蛇,多碧、多玉。 又南五百里,曰缑氏之山,无草木,多难得。原水出焉,东流注于沙泽。 又南八百里,曰姑逢之山,无草木,多难得。有兽焉,其状如狐而有翼,其音如粉脚雁,其名曰獙々,见则天下大旱。 又南四百里,曰凫丽之山,其上多难得,其下多箴石,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九首、虎爪,名曰蠪侄,其音如小儿,是食人。 又南八百里,曰山,南邻?垔水,东望湖泽,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羊目、四角、牛尾,其音如獆狗,其名曰峳峳。见则其国多狡客。有鸟焉,其状如凫而鼠尾,善登木,其名曰絜钩,见则其国多疫。 凡东次二经之首,自空桑之山至于山,凡十五山,七千四百八十里。其神状皆兽身人面载觡。其祠:毛用生龙活虎鸡祈,婴用黄金时代壁瘗。 又东次三经之首,曰尸胡之山,北望山,其上多难得,其下多棘。有兽焉,其状如麋而鱼目,名曰胡,其鸣自詨。 又南水行五百里,曰岐山,其木多学子,其兽多虎。 又南水行三百里,曰诸钅句之山,无草木,多沙石。是山也,广员百里,多寐鱼。 又南水行四百里,曰中父之山,无草木,多沙。 又东水行千里,曰胡射之山,无草木,多沙石。 又南水行四百里,曰亚圣之山,其木多梓桐,多学子,其草多菌浦,其兽多豚鹿。是山也,广员百里。其上有水出焉,名曰碧阳,此中多鳣鲔。 又南水行四百里,曰流沙,行八百里,有山焉,曰跂踵之山,广员二百里,无草木,有大蛇,其上多玉。有水焉,广员二十里皆涌,其名曰深泽,此中多大龟。有鱼焉,其状如鲤。而六足鸟尾,名曰鮯鮯之鱼,其名自詨。 又南水行四百里,曰踇隅之山,其上多草木,多难得,多赭。有兽焉,其状如牛而马尾,名曰精精,其鸣自詨。 又南水行四百里,流沙八百里,至于无皋之山,南望幼海,东望囗木,无草木,多风。是山也,广员百里。 凡东次三经之首,自尸胡之山至于无皋之山,凡青龙山,五千七百里。其神状皆人身而羊角。其祠:用黄金年代牡羊,米用黍。是神也,见则风小寒为败。 又东次四经之首,曰北号之山,临于苏禄海。有木焉,其状如杨,赤华,其实如枣而无核,其味酸甘,食之不疟。食水出焉,而西北流注王燊超。有兽焉,其状如狼,赤首鼠目,其音如豚,名曰猲狙,是食人。有鸟焉,其状如鸡而白首,鼠足而虎爪,其名曰鬿誉亦食人。 又南四百里,曰旄山,无草木。苍体之水出焉,而西浪注于展水,在那之中多鱃鱼,其状如鲤而大首,食者不疣。 又南四百八十里,曰东始之山,上多苍玉。有木焉,其状如杨而赤理,其汁如血,不实,其名曰芑,能够服马,泚水出焉,而西北流注张卫,在那之中多美贝,多茈鱼,其状如鲋,风流浪漫首而十身,其臭如蘪芜食之不?费。 又西北八百里,曰女烝之山,其上无草木,石膏水出焉,而西流注于鬲水,此中多薄鱼,其状如鳣鱼而一目,其音如欧,见则天下大旱。又西南二百里,曰钦山,多难得而无石。师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皋泽,此中多鱃鱼,多文贝。有兽焉,其状如豚而有牙,其名曰当康,其鸣自詨,见则天下大穰。 又东北二百里,曰钦山。多难得而无石。师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皋泽,个中多鱼,多文贝。有兽焉,其状如豚而有牙,其名当康,其鸣自叫,见则天下大穰。 又西南二百里,曰子桐之山。子桐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余如之泽。当中多?骨鱼,其状如鱼而鸟翼,出入有光。其音如鸳鸯,见则天下大旱。 又西北二百里,曰剡山,多难得。有兽焉,其状如彘而人面。黄身而杜蕾斯,其名曰合窳,其音如小儿,是兽也,食人,亦食虫蛇,见则天下大水。 又西北二百里,曰太山,上多金玉桢木。有兽焉,其状如牜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行水则竭,陶文则死,见则天下大疫,钩水出焉,而北流注于劳水,在那之中多鱃鱼。 凡东次四经之首,自北号之山至于太山,凡八山,一千六百三十里。

治在得贤,亡由爱妻。峳峳之来,归之冥应,何人见其津。

妴胡之状,似麋鱼眼。精精如牛,以尾自辨。鮯鮯所潜,厥深Infiniti。

又南五百里曰曹夕之山。其下多谷而无水,多鸟兽。

又南三百里曰普陀山。即东岳岱宗也。今在白云山□高县东南#1,从山脚至顶八十六里七百步也。其上多玉,其下多金。有兽焉,其状如豚而有珠,名曰狪狪,音如吟恫之恫。其名自訆。环水出焉,东流注于江。黄金时代作海之中多水玉。

#2其状如肺而有目:谭校本补作『其状如肺而有四目』。

凡东山经之首,自樕□之山以致于牛首山,凡十六山,七千四百里。其神状皆人身,龙首。祠毛用意气风发犬祈,□用鱼。以血涂祭为绅也。《雄羊传》云:盖叩其鼻以□杜。音钓饵之饵。

又南水行三百里曰诸钩之山。无草木,多沙石。是山也,广员百里,多寐鱼.即鮇鱼,音味。

马维刚骏,涂之芑汁。不劳孙阳,自然闲习。厥术无方,理有潜执。

又南四百七十里曰葛山之首,无草木。黑龙江出焉,音礼。东流注于余泽。当中多珠鳖鱼,音鳖。其状如肺而有目#2,六足,有珠,其味酸甘,食之无疠。无时气病也。《吕氏春秋》曰:汾河之鱼,名曰朱蟞,六足有珠,鱼之美也。

又西南二百里曰钦山。多难得而无石。师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皋泽。个中多鱃鱼,多文贝。有兽焉,其状如豚而有牙,其名曰当康,其鸣自叫,见则天下大穰。

猲狙兽鬿雀

又东北八百里曰女烝之山,其上无草、木、石。膏水出焉,而西注于鬲水。当中多薄鱼,其状如鳣鱼而一目,其音如欧,如人呕吐声也。见则天下大旱。

有鱼十身,麋芜其臭。食之和体,气不下溜。薄之跃渊,是维灾候。

又南水行四百里曰亚圣之山。其木多梓、桐、多学子,其草多菌蒲。未详。音晅之□。其兽多糜鹿。是山也,广员百里。其上有水出焉,名曰碧阳。个中多鳣鲔。鲔即鲟也。似鳣而长鼻,体无鳞甲,外号□鰽。一名鳇也。

又南四百里曰番条之山。无草木,多沙。减水出焉,音同减损之减。北流注张一。个中多鳡鱼。一名黄颊,音感。

凡《东次四经》之首,自北号之山至于大山,凡八山,生龙活虎千三百七十里。

又南八百里曰姑儿之山。其上多漆,其下多桑柘。姑儿之水出焉,北流注埃尔克森。个中多鰔鱼。

又东水行千里曰胡射之山。无草木,多沙石。

又南水行六百里曰岐山。其木多学生,其兽多虎。

犰狳之兽,见人佯眠。与灾协气,出肌刘年。此焉能为,归之於天。

又南八百二十里曰姑射之山。无草木,多水。

又南七百里曰凫丽之山。其上多难得,其下多箴石。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九首、虎爪,名曰蠪侄,龙蛭二音。其音如小儿,是食人。

水圆四十,潜源溢沸。灵龟爰处,掉尾养气。庄生是感,挥竿傲贵。

凡《东次三经》之首曰尸胡之山,北望□山,音详。其上多难得,其下多棘。有兽焉,其状如麋而鱼目,名曰耍胡,音婉。其鸣自訆。

峳峳

又南三百里曰碧山。无草木,多大蛇,多碧水玉。

当康兽□鱼

又南四百三十里曰余峨之山。其上多梓柟,其下多荆芑。杂余之水出焉,东流注于黄水。有兽焉,其状如兔而鸟喙、鸱目、蛇尾,见人则眠,言佯死也。名曰犰狳,仇余二音。其鸣自訆,见则螽蝗为败。螽蝗类也,言伤败田苗。音终。

《东次二经》之首曰空桑之山。此山出琴瑟材。见《周礼》也。南濒食水,东望沮吴,南望沙陵,西望愍泽。音民。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虎文,其音如钦,或作吟。其名曰軨軨,音零。其鸣自叫,见则天下大水。

又南四百里曰岳山。其上多桑,其下多樗。滦水出焉,音栎。东流注于泽。当中多难得。

朱獳无奇,见则邑骇。通感靡诚,维数所在。因事而作,未始无待。

妴胡精精兽鮯鮯鱼

修□蛇状,振翼洒光。凭波腾逝,出入江湘。见则岁旱,是维火祥。

又南八百里曰旄山,无草木。苍体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展水。个中多鱃鱼,今虾鳅字亦或作鱃,秋音。其状如鲤而大首,食者不疣。

猪身人面,号曰合窳。厥性贪残,物为不咀。至阴之精,见则水雨。

蠵龟

《东山经》之首曰樕□之山。速株二音。西邻乾昧,亦山名也。音妹。食水出焉,而东、北流注蔡慧康。个中多鳙鳙之鱼,音容。其状如犁牛,牛似虎文者。其音如彘鸣。

芑木

狸力兽□胡鸟

又南两百里曰勃齐之山。无草木,无水。

又南四百里曰卢其之山。无草木;多沙石。沙水出焉,南流注于涔水。当中多□鹕,音黎。其状如鸳鸯而人足,其鸣自訆,见则其国多土功。今鹈胡足颇具似人脚形状也。

蜚则灾兽,跂踵厉深。集会地方经涉,竭水槁林。禀气自然,体此殃淫。

又南水行四百里白流沙,行七百里有山焉,曰跂踵之山。跂音企。广员二百里,无草木,有大蛇。其上多玉。有水焉,广员三十里,皆涌,今河东汾阴县有瀵水,源在地底,濆沸涌出,其深Infiniti,即此类也。其名曰深泽。在那之中多蠵龟。蠵觜,蠵大龟也。甲有文彩,似玳瑁而薄。音遗知及。有鱼焉,其状如鲤而六足、鸟尾,名曰鮯鮯之鱼,音蛤。其鸣自叫。

右东经之山志,凡三十三山,万七千八百七十里。

堪□鱼軨軨兽

又南五百里曰姑逢之山。无草木,多难得。有兽焉,其状如狐而有翼,其音如黑纹头雁,其名曰獙獙,音毙。见则天下大旱。

又南四百里曰藟山。音诔。其上有玉,其下有金。湖泊出焉,东流注于食水。个中多活师。科冷眼旁观也。《尔雅》谓活东。

又南三百里曰缑氏之山。无草木,多难得。原水出焉,东流注于沙泽。八日侠氏之山。

鱼号鳙鳙,如牛虎驳。傱傱之状,似狗六脚。□鼠如鸡,见则旱涸。

又南四百里曰耿山。无草木,多水碧,亦水玉类。多大蛇。有兽焉,其状如狐而鱼翼,其.名曰朱獳,音儒。其鸣自叫,见则其国有恐。

茈鱼薄鱼

珠蟞鱼

狸力□胡,或飞或伏。是惟土祥,出兴页筑。GreatWall之役,同集秦域。

獙獙如狐,有翼不飞。九尾虎爪,号曰蠪纸钩絜似凫,见则民悲。

当康如豚,见则岁穰。□鱼鸟翼,飞乃流光。同出殊应,或灾或祥。

山海精粹之四竟

#1今在秦山口高县西北:谭校本补作『今在五指山奉高县西北』。

狪狪

猲狙狡兽,鬿雀恶鸟。或狼其体,或虎其爪。安用甲兵,扰之以道。

蚌则含珠,兽胡不可。狪狪如豚,被褐怀祸。灾难无由,招之笔者。

又西北二百里曰子桐之山。子桐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余如之泽。个中多□鱼,音滑。其状如鱼而鸟翼,出入有光,其音如鸳鸯,见则天下大旱。

又南水行八百里、流沙百里,曰北姑射之山。无草木,多石。

又南水行两百里日踇隅之山。音敏字。其上有草木,多难得,多赭。有兽焉,其状如牛而马尾,名曰精精,其鸣自叫。

又东二百里曰大山。上多难得、桢木女桢也。叶冬不凋。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音如翡翠之翡。行水则竭,燕书则死,见则天下大疫。言其体含灾气也。其《铭》曰:蜚之为名,体似无毒。所经枯窘,甚於鸩厉。万物斯惧,思尔遐逝。钩水出焉,而北流注于劳水。个中多鱃鱼。

东山经图赞

又南四百里曰南姑射之山。无草木,多水。

又西南二百里曰剡山。多难得。有兽焉,其状如彘而人面,黄身而杜蕾斯,其名曰合腴,音庾。其音如小儿。是兽也,食人亦食虫蛇。见则天下大水。

又南水行四百里,流沙两百里,至于葛山之尾。无草木,多鼓舞。

鳙麻鲢从从兽□鼠

礼水之鲜,形如浮肺。体兼三才,以货贾害。厥用既多,何以自卫。

东山经

郭璞传

凡《东次二经》之首自空桑之山至于□山,凡十三山,七千三百四十里。其神状皆兽身人面载觡。糜鹿属,角为觡,音格。其祠毛用蓬蓬勃勃鸡,祈婴用风华正茂璧瘗。

朱獳

又南水行四百里曰中父之山。无草木,多沙。

又南四百里曰高氏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箴石。可感到砥针,治失眠者。诸绳之水出焉,东流注于泽。此中多难得。

合窳

獙獙蠪蚳兽絜钩鸟

山海杰出之四

又南三百四十里曰东始之山。上多苍玉。有木焉,其状如杨而赤理,其汁如血不实,其名曰芑。音起。能够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马,以汁涂之,则马调良。泚水出焉,而西南流注郑致云。在那之中多美贝、多茈鱼,其状如鲋,生龙活虎首而十身,其臭如蘪芜,食之不□。孚谓反,止失气也。

又南八百里曰杜父之山。无草木,多水。

修□

又南四百里曰材山。其上无草木,其下多水;在那之中多堪□污之鱼。未详。音序。有兽焉,其状如星神而彘毛,其音如呼,见则天下大水。

又南三百里曰□山音大器晚成真反。西隔□水,东望湖泽。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羊首,四角、牛尾,其音如獋狗,其名曰峳峳音攸,见则其国多狡客。狡,圆滑也。有鸟焉,其状如亮而鼠尾,善登木,其名曰絜钩,见则其国多疫。

又南水行八百里,流沙三百里,至于无皋之山。南望幼海,即少海也。《金匮要略》曰:东方大渚曰少海。东望榑木,扶桑二音。无草木,多风。是山也,广员百里。

凡《东次三经》之首,自尸胡之山至于无皋之山,凡丹霞山,五千八百里。其神状皆人身而羊角,其祠用风流罗曼蒂克牡羊,米用黍。是神也,见则风大暑为败。

犰狳

堪□軨軨,殊气同占。见则雪暴,天下昏垫。岂伊妄降,亦应牒谶。

又《东次四经》之首曰北号之山。临于波先生斯湾,有木焉,其状如杨,赤华,其实如枣而无核,其味酸甘,食之不疟。食水出焉,而西南流注埃尔克森。有兽焉,其状如狼,赤首、鼠目、其音如豚,名曰猲狙,葛直二音。是食人。有鸟焉,其状如鸡而白首,鼠足而虎爪,其名曰鬿,音祈。雀亦食人。

又西南六百里曰峄皋之山。音亦。其上多难得,其下多白垩。峰皋之水出焉,东流注于激女之水。当中多蜃珧。蜃,蚌也。珧,玉珧。亦蚌属。肾、遥两音。

又南三百里曰独山。其上多难得,其下多美石。末涂之一水出焉,而西北流注于沔。在那之中多□□,条容二音。其状如川破石,鱼翼,出入有光,见则其邑大旱。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山海经典之四云顶集团官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