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不让许世友做自己的卫戍司令_军事历史

此外,把许世友放在南京、广州,也增加了毛泽东应付内忧外患的回旋余地,不管是因为内忧还是外患出走北京,毛泽东都可以从容南下得到许世友的保护。

毛泽东大怒:给我把许世友抓起来!

另一方面,毛泽东需要许世友这样的忠臣镇守南大门。毛泽东时代,对中国的威胁主要来自北方,因此,毛泽东继续了明成祖朱棣“天子守国门”的做法。但毛泽东对来自海上的威胁始终也没有放松警惕,让许世友镇守在东南沿海一线,足可见许世友在毛泽东战略布局中的重要。

图片 1

君臣分据南北,可以彼此呼应,使君进退自如,安全得到了大保障;臣拥重兵在外,既可抵外患,又可镇内忧,可谓两全。

这时,身为红四方面军师长的许世友,接到军委的入学通知,要他到红军大学二期集训,并参加清算张国焘罪行的斗争。

[史海秘闻 历史秘闻]许世友是我军历史上的一位传奇人物,生性刚烈,为人忠勇,是天生的军中悍将。按从军历史,许世友因出身红四方面军,且曾为张国焘、陈昌浩所器重,并不属于毛泽东的嫡系。但发生在1937年的延安“叛逃”事件却使毛泽东和许世友一夜之间成为生死之交,毛泽东喜得一员忠勇猛将,许世友忠于找到一位旷世明主。

1964年,毛泽东问过许世友;“如果有人要走资本主义道路怎么办?”许世友回答:“谁反对毛主席,我就干他个驴×的!不论他是准!”毛泽东大为满意,说许世友条件强,还和他一起回忆了当年延安的事情。

一方面,忠臣近卫并不一定就是佳选择。毛泽东饱读史书,知古通今,对历史上篡权夺位之类的勾当了然于心,如何防范也有自己的招法。其中,把手握重兵,对自己忠心不贰的许世友放在千里之外就是汲取了历史的教训。试想,如果许世友驻防在京师,任何试图犯上作乱的人都不会幻想去策反许世友,而会毫不犹豫地考虑把许世友和毛泽东一起除掉。如果这样,于君于臣都是危险的。而把许世友放在千里之外的南京、广州,则可以避免君臣同处险境,况且,有许世友在外,京城里的小人在行事时也会有所顾忌。就是京城真的出了事,许世友的勤王之师也会让篡权者无法过上安稳日子。

在红军突破嘉陵江后的一次战斗中,身为军长的许世友的亲自参加敢死队,手提一把鬼头大刀冲向敌阵,左砍右杀,砍下36名敌军脑壳。为此,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高度评价:军长参加敢死队,史无前例。

许世友对毛泽东的忠无人可比,可以说到了近似愚忠的地步,这对于一国之君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对于一国之君来说,不需要将军有太多的思想,将军的责任就是以手中的武力捍卫国君所代表的利益。按一般人的想法,毛泽东入主北京后,京畿地区的卫戍任务应非许世友莫属。但实际上,许世友连一天的京官都没做过,其被任命为国防部副部长时,也一直兼着南京军区司令员,就是在他后来任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副主任时,他也很少住在北京。不让许世友这样的绝对忠臣做自己的卫戍司令,深谋远略的毛泽东自有自己的考虑。

按一般人的想法,毛泽东到北京后,京畿地区的卫戍任务应非许世友莫属。但实际上,许世友连一天的“京官”都没做过,其被任命为国防部副部长时,也一直兼着南京军区司令员,就是在他后来任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副主任时,他也很少住在北京。不让许世友这样的绝对忠臣做自己的卫戍司令,深谋远虑的毛泽东有自己的考虑。

“将相和”唱不下去

一路平安到了上海,一见面,毛泽东说:“世友啊,你还好吗?”许世友二话不说,扑通跪倒在地,磕了很响的一个头,放声大哭,满腹的痛苦都在这流淌的泪水中。毛泽东连忙把大哭的许世友搀扶起来。许世友说:“天下大乱,从未乱到这种程度啊,军人手中的武器连烧火棍也不如了,这是什么世道?毛主席啊,你该管一管了。你知道谁是忠臣,谁是奸臣吗?”毛泽东顿了片刻说:“世友,我信任你,南京军区党委足可以信任的,你还是南京军区司令员。不许揪许世友,这是我的意见,我派人打电话给他们,你回去也传达我的意思,你看这样行吗?”“不,什么时候打仗,我什么时候下山。”“那你先到北京学习。”但许世友还是没有同意。

1967年8月6日,许世友在南京的家被“造反派”抄了。局势如此严峻,许世友心急如焚。他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三国英雄没有好下场,死的死伤的伤!”“我活着是毛主席的人,死了是毛主席的鬼——”许世友躲进大别山,但危险并没有过去。“造反派”给许世友定了调子:许世友在延安就要杀毛主席,搞暴动,现在他又要做“六省一市”的头,不千刀万剐不足以平民愤。

“文革”初期,毛泽东让张春桥出任南京军区第一政委兼党委第书记,就是要许、张联手稳住半壁江山。1967年国庆,毛泽东要许世友去北京,住在中南海。毛泽尔接见许世友,又是由张春桥陪同。毛泽东和许世友谈了“文化大革命”的意义,并再次要他和张春桥搞好团结,要张春桥保护许世友。

相关阅读:鲜为人知:许世友拳打毛泽东事件

图片 2

许世友和张春桥的矛盾公开化,是在中共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据逄先知、金冲及主编的《毛泽东传》记载:“十大”主席团名单本来是毛泽东定的,设主席和四位副主席,主席当然是毛泽东,副主席即周恩来、王洪文、康生和叶剑英。在议论人选时,许世友提出:“我看只要一个副主席就够了。”他所讲的“只要一个副主席”,是指周恩来。后来,他又认为只三个老同志就够了。这表明许世友对已身居要职的王洪文不满,这也代表了参加会议的老干部们的看法。

将军的传奇太多太多,但是,1937年4月在红军大学(后更名为抗日军政大学),许世友拳打毛泽东事件至今一直鲜为人知。

当时任主席团秘书长的张春桥指责许世友,说:“你反对主席意见。”许世友当众大声训斥张春桥:“你有什么了不起!”毛泽东的“将相和”无法再唱下去了。

许世友将军的一生充满传奇。少年时他因家贫给武术师傅当杂役,后到少林寺学习武术,练就一身超人本领。

保护许世友

1973年底,许世友调任广州军区司令员、党委第一书记,结束了在南京18年的镇守任务。

图片 3

很快,毛泽东南巡到了上海,明确表示要保许世友。毛泽东说:“他没有谋害我嘛,我把他从监狱找出来的嘛。”毛泽东还叫张春桥坐空军的飞机去接许世友。

本文来源网

1936年10上旬,红二、四方面军与中央红军会师于六盘山会宁。会宁胜利大会师,标志着红军结束了千难万险的长征,宣告了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的阴谋彻底破产,同时,也奠基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中的实际领导地位。

新的一轮揪斗又在酝酿中。许世友想老躲也不是办法,就决定上北京,亲耳听毛主席为他说一句话。可是等他乘车去了合肥,到了合肥稻香楼宾馆,十二军军长李德生上前扶他下车,脚一落地,他就对李德生说:“德生同志,我不行了,我身体这样上不了飞机,北京不能去了。请你替我向军委打个电话报告一下,就说我身体不好,不能去北京,我在后方医院很安全,请老帅和总理放心。”他改变主意,打道重回大别山。他知道,如果毛泽东没有忘记他,一定会召见他的。

图片 4

许世友是个极富个性的将领,这种性格的人在“文革”那种特殊的岁月里,却能多次化险为夷,不能不说是个奇迹,而这个奇迹的背后还是因为站着毛泽东。由于历史上毛泽东对许世友的充分信赖,特别是许多重要关口,毛泽东都没有忘记对许世友的特别关照。

毛泽东的考虑

“文革”开始后,许世友对林彪一直不“感冒”,林彪对毛泽东说过想动一动他的意思。毛泽东没说话,让江青传话给林彪:“主席说了,许世友是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人,厚重少文,就是周勃一类的。”林彪就没有再说什么。

晚年的毛泽东,最担心的是“文革”难以为继,他多么希望许世友能像支持自己一样,支持“文革传人”。毛泽东几次撮合许世友和张春桥,希望这一文一武,携手将“文革”进行到底。在毛泽东心中,上海和南京军区的稳定与和谐,对开展“文化大革命”非常重要,所以他不断地在许、张之间唱“将相和”。

图片 5

毛泽东时代,对中国的威胁主要来自北方,因此毛泽东继续了明成祖朱棣“天子守国门”的做法。但毛泽东对来自海上的威胁始终也没有放松警惕,让许世友镇守在东南沿海一线,足可见许世友在毛泽东战略布局中的重要。此外,把许世友放在南京、广州,也增加了毛泽东应付内忧外患的回旋余地,不管是因为内忧还是外患出走北京,毛泽东都可以从容南下得到许世友的保护。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毛泽东不让许世友做自己的卫戍司令_军事历史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