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派】湘夫人和女英(小说)云顶集团登录网

山顶上碧绿而茂密的庄禾罩在秋季的辽阔和日光的清丽安祥里。

第一道考题是煮豆子。尧王分别给两个女儿十粒豆子和五斤柴火,谁先煮熟谁就获胜。姐姐娥皇经常在厨房里帮忙做饭,煮豆子对她而言是轻而易举,轻车熟路的事情。她在锅里只倒了一点水,豆子很快就煮熟了,而妹妹女英对做饭却一窍不通,豆子尚未煮熟,柴火已经烧完了,豆子还是生硬的,于是第一局女英失败了。

【墨派】娥皇和女英(小说)
  聪明美丽的娥皇和女英,是上古时部落酋长尧帝的两个女儿。
  尧帝为了让女儿接受劳动人民的教育,就让女儿娥皇、女英
  到羊獬村落户。二女不同意坐轿,决定骑马赴羊獬。羊獬的村民闻讯后,积极热情的为娥皇、女英的落户,作了隆重的准备,安排了居住的院落。
  进村的一天,人们成群结队,欢声震耳,迎接二女。娥皇、女英看到群众的热情,非常感动。
  二女落户后,牢记父王尧的叮嘱,勤劳俭朴、和睦邻里、平易近人,没有丝毫“公主”的架子,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因而,博得了村民们的敬佩。
  尧选定了舜做接班人。为了考验部落联盟候选领导人舜的德行品质,便把两个宝贝女儿嫁给舜,到他身边做“卧底”。
  二女娥皇、女英临出嫁,尧考虑着一个问题:姊妹两个,将来谁当“第一夫人”?难以定夺。
  最后尧决定通过考试进行选拔。考试的方法是:“煮豆子”。七粒豆子、七根豆杆,以炮声为令开始煮,谁先煮熟,谁为“第一夫人”。
  炮声响了,娥皇采用的是大火煮法,认为这样熟的快。可是豆子尚未煮熟,豆杆已经烧完了。
  女英则用小火煮,豆杆未烧完,而豆子已经熟了。
  这时炮又响了,时间已到,经检查评定,女英将豆煮熟了,决定为“第一夫人”。
  姐姐娥皇对“一次考试定终身”不同意,要求再考试一次,尧同意了。
  第二次考试是母亲出题:“纳鞋底”。在相同的时间里,谁先纳完谁为“第一夫人”。
  娥皇紧接着拿起针绳马上动手,总想完在前头。可是女英心儿细,有计划,将绳子分成五尺一小节。才做好准备工作,不料娥皇已纳了—尺多绳子了,娥皇暗中高兴——这一会可要领先了。
  稍待一会儿,女英虽然动手迟,但速度快,眨眼间女英的鞋底已纳了多半只了。
  娥皇一见超过了自己,越急越出汗,汗水流湿了绳子,更拉的费劲了。俗话说:“笨老婆拉绳子,一根拉了一筐箩”,时间已到鸣炮验收,又是女英告捷。
  姐姐娥皇还是不服,要求再考试一次。
  这次,尧的大臣皋陶提出了考试办法。他说:在舜迎娶二女的日子,令二女一人乘车,一人骑马,谁先到舜的家乡姚丘,谁为“第一夫人”。
  娥皇觉得骑马路上不误事,争着要骑马。
  女英说:姐姐骑马我就坐车吧,但有个条件,骑马的要让坐车的五里路,让车先行。
  娥皇愿意骑马,就同意了女英的意见。
  良辰吉日到了,舜的迎亲人马到了羊獬村,按照皋陶的决定,娥皇女英分别坐车骑马,依先后次序上路。
  不料女英车在途中,车轮陷入泥坑,送亲人将车抗出辙窝,发觉车辐折断了。
  正在请木匠修理时,娥皇骑马赶来,见此情景,问女英为何如此?
  女英将出事原因告诉姐姐,并请姐姐与舜先行吧。
  娥皇心中暗喜,亏了骑马,免此事故。对女英说:“那么我就先走了,在姚丘等妹妹吧。”
  女英的车修好了,又继续赶路。忽见前方,围着一群人不知看什么。车靠近一看,原来是姐姐愁容满面坐在一块石头上,低头不语。
  女英忙下车安慰姐姐,问明情由,才知道乘马生了马驹。事已至此,女英让姐姐一同乘车赶路吧。
  姊妹二人,在车上越谈越亲切,娥皇佩服妹妹女英的聪明睿智;女英愿意学习姐姐虚心处事、团结友爱的高尚情操。
  不知不觉车已到达姚丘,当地的亲朋厚友和群众们夹道欢迎,将舜和娥皇、女英,迎接回去,举行拜堂礼仪。
  舜王向迎接的人们深表谢意,并说:旅途中发生事故,使大家久等了,表示歉意。
  第三次考试结果,娥皇仍然失败。最后,聪明的妹妹女英当上了未来的“第一夫人”。
  二姊妹与舜结婚后,娥皇赴历山劳动种庄稼,女英留在家中侍奉公婆。
  舜的家庭关系比较复杂。他的爹瞽叟是个瞎子,人也糊涂。舜的亲娘死得早,老爹瞽叟给他娶了一个后妈,生了两个同父异母的孩子,弟弟叫象,妹妹名敤手(民间传说手特别巧)。
  可想而知,在这样的家庭里,做个好儿媳是个很有挑战性的工作。好在娥皇、女英姐妹俩很是贤惠,从来不因出身高贵而使性子、添乱子,对舜一家子老小一直侍候得很周到。
  遗憾的是,舜的后妈事事容不得舜,而且总想把他害死,好把家产全夺过来给她的亲儿子象。
  有一年,因为舜的政绩突出,帝尧很高兴,便赐给自己的女婿一些奖赏。其中有衣(细葛布衣)和一把琴,另外还帮他建了个仓廪,给了些牛羊。
  就是这些看似普通的礼物,竟让后妈动了杀心,更要命的是,舜昏聩的老爹不知被什么糊涂油蒙了心,竟然积极地参与了“家庭阴谋”的活动。
  作为儿媳,娥皇、女英虽是看在眼里,可只能急在心上。因为如果她俩给夫君打“小报告”,吹“枕边风”,便有破坏“和谐家庭”之嫌。
  再者,身为未来的“第一夫人”,她们的一举一动,都事关“母仪天下”的示范教化意义。
  因此,她们对于家庭的内部矛盾,采取了小心谨慎的处理办法,只能暗地里多加防备,以保护她们的丈夫。
  一次,瞽叟要舜上房顶涂廪(用泥土修补谷仓)。在干活之前,舜先“请示”两位夫人,夫人说那就去吧,不过一定要带上两个斗笠。
  舜很听老婆的话,便乖乖带着两顶斗笠,爬上房顶干活。他刚上去,瞽叟和象就立马抽走梯子,放火焚烧。
  这时,两个斗笠就派上了用场,舜一手拿着一个,像长了翅膀一样从房上跳下来,毫发未损。
  又有一次,瞽叟叫舜去挖井,等舜刚下到深处时,他的老爹和兄弟就急急忙忙地取土填井,想把他给活埋了。
  幸运的是,舜的两位夫人早就警惕了公公、婆婆、小叔子的阴谋,提前让舜在水井的侧壁凿出一条暗道,这才捡了一条命。
  当时,填完井后,象以为舜必死无疑,就立马邀功,说:“这主意可是我出的。”然后很慷慨地说道:“舜的两位老婆还有尧赐给他的琴归我,牛羊和谷仓就归父母吧。”
  当象迫不及待地跑到舜的屋子里玩弄舜的琴时,舜从外面走了进来。象很惊愕,也很尴尬,马上摆出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脸也不红地说道:“我正想念你呢,想得我好心闷啊!”
  舜说:“是啊,你可真够兄弟呀!”
  经历过这些“家庭暴力”的洗礼,舜依然宅心仁厚,还如从前一样侍奉父母,友爱兄弟,而且更加恭谨。
  这一切,都说明舜是很明事理的人,而他的两位夫人,能把这样一本难念的“家经”念得如此顺溜,可见多会把握分寸、多么聪明贤惠呀。
  她俩用智慧和宽容,不但极大地成全了舜的名声,而且巧妙地化解了家庭危机。
  尧把“第一把手”的位置禅让给舜,舜关注民生,政绩斐然。
  尧舜时代,湖南九嶷山上有九条恶龙,住在九座岩洞里,经常到湘江来戏水玩乐,以致洪水暴涨,庄稼被冲毁,房屋被冲塌,老百姓叫苦不迭,怨声载道。
  舜帝关心百姓的疾苦,他得知恶龙祸害百姓的消息,饭吃不好,觉睡不安,一心想要到南方去帮助百姓除害解难,惩治恶龙。
  娥皇和女英,对舜的这次远离家门,依依不舍。但是,想到为了给湘江的百姓解除灾难和痛苦,她们还是强忍着内心的离愁别绪欢欢喜喜地送舜上路了。
  舜帝走了,娥皇和女英在家等待着他征服恶龙、凯旋的喜讯,日夜为他祈祷,早日胜利归来。
  可是,一年又一年过去了,燕子来去了几回,花开花落了几度,舜帝依然杳无音信,她们担心了。
  娥皇说:“莫非他被恶龙所伤,还是病倒他乡?”
  女英说:“莫非他途中遇险,还是山路遥远迷失方向?”
  她们二人思前想后,与其呆在家里久久盼不到音讯,见不到归人,还不如前去寻找。于是,娥皇和女英迎着风霜,跋山涉水,到南方湘江去寻找丈夫。
  翻了一山又一山,涉了一水又一水,她们终于来到了九嶷山。
  她们沿着大紫荆河到了山顶,又沿着小紫荆河下来,找遍了九嶷山的每个山村,踏遍了九嶷山的每条小径。
  这一天,她们来到了一个名叫三峰石的地方,这儿,耸立着三块大石头,翠竹围绕,有一座珍珠贝垒成的高大的坟墓。
  她们感到惊异,便问附近的乡亲:“是谁的坟墓这样壮观美丽?三块大石为什么耸立在这里?”
  乡亲们含着眼泪告诉她们:“这便是舜帝的坟墓,他老人家从遥远的北方来到这里,帮助我们斩除了九条恶龙,人民过上了安乐的生活,可是他却鞠躬尽瘁,流尽了汗水,淌干了心血,受苦受累病死在这里了。”
  原来,舜帝病逝之后,湘江的父老乡亲们为了感激舜帝的厚恩,特地为他修了这座坟墓。
  九嶷山上的一群仙鹤也为之感动了,它们朝朝夕夕地到南海衔来一颗颗灿烂夺目的珍珠,撒在舜帝的坟墓上,便成了这座珍珠坟墓。
  三块巨石,是舜帝除灭恶龙用的三齿耙插在地上变成的。
  娥皇和女英得知实情后,难过极了,二人抱头痛哭起来。她们悲痛万分,一直哭了九天九夜,她们把眼睛哭肿了,嗓子哭哑了,眼睛流干了。最后,哭出血泪来,也死在了舜帝的旁边。
  娥皇和女英的眼泪,洒在了九嶷山的竹子山,竹竿上便呈现出点点泪斑,有紫色的,有雪白的,还有血红血红的,这便是“湘妃竹”。
  竹子上有的像印有指纹,传说是二妃在竹子抹眼泪印上的;有的竹子上鲜红鲜红的血斑,便是两位妃子眼中流出来的血泪染成的。
  娥皇、女英的美丽动人的形象,历来成为吸引诗人、画家的创作题材。
  我国最伟大的诗人屈原的《九歌》中的《九歌?湘君》、《九歌?湘夫人》,是最早的歌颂娥皇、女英的不朽诗篇。
  伟人毛泽东也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七律?答友人
  1961年
  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
  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
  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此诗起首二句就为我们幻化出一个仙女下山的浪漫飘渺的图像。神话传说中舜帝的两名妃子娥皇与女英正依傍了清风在飘飘降临。
  而九嶷山正是葬舜之处。今天二位仙子又从青山白云之间乘风而下了,她们为何而来?为情而来,为美丽的霞姑(杨开慧)而来。
  接着的二句写仙女的音容面貌,其中也植入了杨开慧烈士,诗人早年的妻子的美丽身影,天上人间神人合一,难以区分。
  斑竹上凝结了万千晶亮的泪珠,而红霞片片是仙女的衣裙,也象征及比喻为杨开慧的英灵。
  诗人毛泽东在诗中借“斑竹一枝千滴泪”寄托他对杨开慧的绵绵哀思。这是一种多么深沉的永恒的相思啊!
  诗人对年轻时的爱侣刻骨铭心的相思,正形象地通过斑竹露珠般的泪花渐渐浸透出来。
  但英烈的牺牲是美好的,是绚丽的,她已幻化为万千红霞飘荡在祖国万里河山之上。   

对面山梁上劳作的少女们看见了娥皇,停下手中的活计,聚在一起,艳羡地看她。

和群臣商量之后,尧王出了三道考题,并且宣布取胜的女儿才能做舜的正夫人。

有好多次了,娥皇在劳作歇下来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对面坡梁上一些劳作中的女子,女子们树叶儿围腰,而上身却光裸着。

核心提示:寓言故事网神话故事娥皇女英出嫁的故事

女英过来展开一方五彩纷呈的丝帛,异常兴奋地说:姐姐,你看白帛上这五颜六色的痕迹,它是各种颜色的花草及树叶们染成的啊!姐姐,我有个想法,五彩既然可以染浸白帛,也可以把单一灰白的衣衫浸染。来历山以来,我看到历山区周围的人们特别是女性们的衣衫,单一单调,不是白茫茫一片,就是灰乎乎一团,你我何不授给她们这简单的涂染技艺,使她们的衣饰更加美丽悦目起来哪……娥皇说女英的想法极好,可以把四周女子召于一处,看一看,试一试。

尧王是上古时候的部落联盟领袖,他勤政爱民,受到大家的爱戴。传说他有两个美貌如花的女儿,大女儿名叫娥皇,是尧王的养女,是尧王出去打猎时在草原上拾到的。小女儿女英,是尧王亲生的骨肉,虽说娥皇和女英一亲一后,但是尧王对谁也不偏心,非常喜欢自己的两个女儿,对养女娥皇视为己出。

土族民哪!看着少女们“披风”下高高的乳房,娥皇又一次把目光盯在葫芦上。

妹妹女英骑骡子,抄近道飞快的赶路,而姐姐娥皇坐着马车慢慢的前进,没想到的是,女英走到半路,骡子突然下驹了,无法继续前行,气得女英破口大骂。这个时候娥皇的马车也恰好赶到了。娥皇见妹妹急成这样,心疼妹妹,急忙下车把妹妹拉上马车,两人在马车上有说有笑,开开心心地抵达了舜帝的住处。

女英在给众女们作着示范:几块白帛分别被染成了蓝色、红色、黄色、紫色、绿色。女英把五色帛布束于一根山木棍上,五块帛布在山风中呼呼飘荡宛如五色旗帜。


山坡上绿叶泛碧,枫叶泛红。一束束黄澄澄的野花儿把山坡点缀得好灿烂。

姐妹俩出嫁的那天很快就来了,大家都喜气洋洋的准备去送两个新娘子,但在动身之前,尧王又出了第三道考题:比谁快。姐妹俩谁先到历山坡南边舜帝的住处,谁就获胜。这个时候偏心的尧妻说话了:娥皇是姐姐,应该坐马车,三马拉车显得很排场。女英是妹妹,就应该骑骡子,一个人骑骡子不会快。尧王明知妻子很偏心,想据理力争,但是出嫁的时辰已经到了,再给姐妹俩换同样的坐骑已经来不及了。

娥皇用一条细细的彩色绳子将两枚半个葫芦连接起来,又用一条稍长绳链一拴,长度恰能挂在人的项颈。


女英因劳作而显然粗糙了的小手仍不失白皙,灵巧地探向五颜六色的花草树叶儿,以及鲜灵灵的草籽槐豆。

第二道考题是纳鞋底。尧王让妻子取来一双鞋底和两把纳鞋用的绳子,分给两个女儿,规定谁最先纳完鞋底谁就取得胜利。姐姐娥皇经常纳鞋底做衣服,手艺熟练还有计划,她将绳子分成五尺一小节,再将布料准备好。娥皇才做完准备工作的时候,女英已纳了尺多绳子了,女英暗中高兴心想这一回可要领先了。但是没想到娥皇虽然动手迟,但速度快,眨眼间娥皇的鞋底已纳了多半只了。女英一见超过了自己,越急越出汗,汗水浸湿了绳子,本来绳子长就容易打结,被汗水一湿,更拉的费劲了。时间已到,又是娥皇赢得了比赛的胜利。姐姐娥皇纳得平平展展,不拉的费劲了。时间已到,又是娥皇赢得了比赛的胜利。姐姐娥皇纳得平平展展,不仅好看而且十分结实。妹妹女英纳的鞋底歪歪扭扭,凹凸不平。尧王看了直皱眉头,女英的母亲更是十分着急。

一个叫丛女的少女头发披散着,抖动着高挺的裸露的双乳对其他少女们说:知道么,那就是圣尧天子的长女,如今是虞舜的大夫人了,她叫娥皇,另一个妹妹叫女英,姐妹俩天女一样,心也灵,手也巧,娥皇还会裁一手的好衣裳呢……

到了尧王年老体衰的时候,他自感治国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将国君位禅让给舜,并且决定将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嫁给舜。

娥皇走进园中,灵巧地摘下一只,她用铜刀将葫芦从正中齐齐切开,再轻轻挖去葫芦里的瓤子,在圆润的两半的底部,娥皇用铜锥各钻了一圈圆圆的小孔洞。

舜帝与娥皇和女英成亲之后,相敬如宾,对两个妻子没有长次偏正之分。姐妹俩人齐心协力共同辅佐舜帝治理天下,为老百姓做了许多好事,传为美谈。

娥皇扬起一张汗涔涔的被太阳晒得微红的美丽脸庞。山顶的风儿如一方飘逸的帕儿,轻轻揩试着她脸上的汗,而女英则在一旁用手揪着田畴里的草,一边好奇地看着正弯腰用一把石锄朝玉茭根上刨土的舜。

舜是个英俊贤明的君主,在部落里很受爱戴,也是很多女子心仪的对象。娥皇和女英要一起嫁给舜了,姐妹两打心眼里高兴。但是尧的妻子想给自己的亲生女儿争个名分,免得到时候离开自己时亲生女儿吃亏,她想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女英做舜的正夫人,让养女娥皇去做偏房,但尧王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妻子的主张,但是又碍于妻子的情面,尧王只好决定用比赛的形式来考察两个女儿,看谁更有能力做正房。

碧绿的葫芦园边,一群民女们紧紧地围着二位帝女。民女们只用宽大树叶或简单的葛布条子遮档着下身羞处,而一个个上身赤裸,黑红的肤色散发着油油光泽,高挺圆润的乳房自然而自信地挺立着,在阳光之下盈溢出生命的坦率和本真。

【寓言故事网每日笑话一则】地铁上,一小男孩吵着想玩旁边帅哥的土豪金iPhone 5s。 妈妈无奈跟他说:小孩子不懂事,你能借他玩下么,一会就还你。 见帅哥没同意,小孩哭得更厉害了。 这时一妹子看不过去了,拿出自己的白色iPhone 递给那小男孩,鄙视地对帅哥说:玩一下还能玩坏啊! 刚说完,只见小男孩重重地把手机摔在地上,哭道:我不要白色的。。。 妹子呆了。。。

舜不作答,含笑看一眼娥皇,示意让娥皇回答。

日光照着碧绿的历山,大片的庄禾深处,隐现出搭上了木架的葫芦藤条,而一枚枚光洁圆润的嫩绿葫芦上则长了一层绒绒细毛儿。

丛女不解,又似乎明白些什么。

女英问舜,夫君,女英不明白,为何要在玉茭根下培这么大一包土堆呢?

白帛上,即刻印上了黄、红、绿、青、蓝、红、紫各种颜色,五颜六色在阳光下鲜艳着,在白帛上纷呈着,欣喜布满了女英一张鲜嫩漂亮的脸。一种发现的冲动使女英快步去找她的姐姐。而娥皇仍然在葫芦架下,专注地搭着另一边的架子。娥皇注定要和葫芦们产生一段惊天缘分。

娥皇想想说,是不是怕大风把玉茭子刮倒呢?

此时的葫芦藤头的毛尖如一条条优美绝伦的蛇信子探向木架顶端,一枚又一枚可受圆润的葫芦在碧绿的叶片间或显山露水或藏而不露,日光之下,有显露之美有含蓄之美。

后来,娥皇问丛女,咱历山一带的妇女们,平时就没有遮胸习惯么?丛女答,没有啊,除了冬日天寒,不得已要着厚衣外,从春天夏天直到秋季,都是光裸着上身呢,从稚气少女到年迈老妪,都是这样的,听奶奶和妈姆说,我们祖祖辈辈都是这样啊……

舜说,玉茭长大了,培上一包厚土,根部便牢固不易被风刮倒,根部土厚了,细小根须便于生长,更多地给玉茭供给养份。二位夫人切莫小视了农耕庄禾之事,艰辛不易为其一,更有许多可以琢磨的奥妙在于其中,我们可以一边耕作,一边思虑庄禾之事,乐趣自生便也不觉得耕作之苦了……

娥皇一时看得惊讶,她下意识地整一整自己衣襟,衣襟下面,包裹着的是一个美丽少妇饱胀的双乳。一缕娇羞的笑意浮上娥皇端庄静美的脸。

这些葫芦本来是娥皇和女英为了美化而随意在居住的棚边栽种的,并没有料到在它们成熟之后会起到那么大的作用,尤其是对女性们,那真是一次早的带有划时代意义的远古服饰革命,而这次创举的首发人就是美丽而聪慧的帝女娥皇和女英。

娥皇一张娴静的脸庞从叶片后葫芦间探出来,两道细细的汗渍也泛出了一点绿色。因为劳作,她白皙红润的肤色呈现着成熟健康之美。她的腰身比婚前丰腴了,周身散发着娴静女性动人风韵。这时候,她听见了妹妹女英的啼唤。

丛女们说,娥皇姐姐,你和女英妹妹都来自帝都,是圣尧帝女,我们山野女子平时不敢亲近,真没想到,二位帝女这般亲切随和,这么体贴我们,居然没有一点帝女的架子。丛女转了话头问:姐姐为何要把奶乳遮挡起来,是怕被人们看见么?娥皇说,丛女妹有所不知,奶乳乃女性传宗接待的要物,平时需要倍加保护;因了高耸,因了丰满,如若光裸,劳作之时极易被树枝荆棘所划破刺伤自然造成痛苦疼痛,要知道,还要靠它哺乳孩子啊!再则,用衣衫遮起来,行走方便,不会成为身体的负担,当然,在帝都那里,遮挡起来,就是遮羞呢……

丛女欣喜地说:真漂亮啊,随而转一个圆圈,又对大家说:裁成衣物,穿在身上,我们真成天上仙女啦。

娥皇看到对面不远的山坡上,走过一个牵着黄牛的少女,少女上身光裸,双乳尤如桃花骨朵;少女身后,紧跟其母,其母手执一山荆编就的条筐,其母下垂的双乳晃悠着,晃悠着,如同悬吊着两只苍黑的陶罐。

这时的历山已非昔日的历山了,尧的两个美丽动人的闺女娥皇、女英已成了舜的夫人,他们将要和舜在这里踏实地过一过耕耘稼穑的日子了。

草地上,铺了一条雪白的帛儿,女英把草叶花瓣揉碎,用劲儿挤出各色汁液来。

她们是十七八岁发育成熟的少女,那一对对饱满圆润的乳房在劳作中抖动出上古少女的自然自信和古朴风韵。

娥皇看着花朵一样的少女和她们身上刚刚着色的“披风”,喃喃说道,取之于本土山野,用之于本

女英把风干的一块红色帛布披风一样披在丛女身上。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墨派】湘夫人和女英(小说)云顶集团登录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