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到美利坚联邦合众国的线人最高官员:尤尔

当莫斯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尤尔琴科已经同美国人接上了头。

这一次,他的行动是向美国“投诚”:1985年7月24日,尤尔琴科随苏联专家团来到意大利罗马,他行踪很诡秘,在苏联驻意使馆待了8天,几乎足不出户,直至8月1日上午9时,他对同事说要出去散步,参观梵蒂冈博物馆。

摘要: 1985年8月1日,在罗马的克格勃第一总局k局五处(负责苏联所有海外机构)的副处长尤尔琴科上校,跟同事说自己史海钩沉: 冷战中3个月两次叛逃的苏联上校1985年8月1日,在罗马的克格勃第一总局k局五处(负责苏联所有海外机构)的副处长尤尔琴科上校,跟同事说自己要去参观梵蒂冈的博物馆,但他这一去却再也没回来。到了晚上,苏联驻意大利使馆的人急得团团转,担心尤尔琴科被西方间谍机构绑架了。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尤尔琴科早抛妻弃子,跑到了美国使馆,成了克格勃冷战期间叛逃的最高官员。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对尤尔琴科如获至宝,一直担任苏联驻美使馆安全主任的尤尔琴科也没让美国人失望,抖出多名在美国国家安全机构工作的苏联间谍,导致苏联在美间谍网严重受损。尤尔琴科还透露给CIA很多让美国人望眼欲穿的重要情报,其中包括神秘失踪的三重间谍——原苏联波罗的海舰队驱逐舰舰长阿塔马诺夫的下落。美国总统卡特曾向苏联方面询问过,但苏联人的回答始终是不知道,其实阿塔马诺夫被克格勃绑架,但由于麻药使用过量,早就一命呜呼了。 美国人并没有怀疑尤尔琴科的叛逃,因为他的确是“事出有因”。尤尔琴科一直怀疑自己有胃癌,没几天活头儿,正好他的情妇被派到加拿大工作,尤尔琴科计划在最后的日子用情报换些钱,和情妇在西方逍遥,但没想到事情和他计划的背道而驰。尤尔琴科先是试图说服情妇跟他一起投奔西方失败。情妇拒绝尤尔琴科的理由是,自己爱上的是克格勃上校,不是一个叛徒,这对尤尔琴科打击很大。而后,CIA又抛弃了他。尤尔琴科一直希望CIA能替他保守秘密,不让外界知道他是叛逃的,这样他的子女在苏联也能平平安安。 不过CIA当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宣扬成就的机会,没几天苏联特工投靠美国的消息就传遍了大小媒体,令尤尔琴科非常不满。随后尤尔琴科的体检结果证明他根本没患上胃癌,这本该是令人欢欣鼓舞的消息却令尤尔琴科痛苦万分。最后尤尔琴科做出了令人惊诧的决定——再次叛逃!1985年11月2日,尤尔琴科在外用餐的时候甩掉了陪伴自己的美国特工。叛逃美国仅3个月的尤尔琴科又回到了苏联驻美大使馆。 虽然尤尔琴科说自己是被美国人绑架,九死一生才逃回来的,但苏联早就通过内线知道了实情,不过克格勃决定将计就计,不仅没戳穿尤尔琴科,还用尤尔琴科自己编的故事当反美宣传,在记者招待会上,尤尔琴科声泪俱下地控诉美国人是如何卑鄙,迫害自己。这样做不仅保护了内线,还迷惑了美国人,到底尤尔琴科是真叛逃还是假投诚?他提供的情报是真是假?这足够美国人猜一通的。 尤尔琴科回国后非但没受到任何惩罚,反而还被嘉奖,并重新回到克格勃第一总局工作。1986年美国媒体炒作说尤尔琴科已被枪毙,苏联连忙让尤尔琴科露面辟谣,还在东德电视台上做了个访谈节目。据说苏联解体后,尤尔琴科去了莫斯科一家银行当保安工作。

夜幕降临了,尤尔琴科没在预定时间回来,大使馆的官员惊慌起来。第二天,依旧没有他的消息,大使馆向意大利警方通报了尤尔琴科失踪的情况。克格勃罗马站此时已肯定尤尔琴科出了问题,大的可能就是:这位根正苗红、有着25年克格勃经历、深得上司信赖的情报高官已经叛逃西方。

FBI对这个名字不陌生。时任克格勃第一总局第一处副处长的维塔利•尤尔琴科已经在美国待了6年,他一直“隐身”于苏联驻美大使馆内,FBI虽知道他的身份,却也奈何不得。如今,这位负责西半球情报活动的克格勃高级特工叛逃过来,奥马利他们怎能不笑呢?

[史海秘闻 历史秘闻]导读:时任克格勃第一总局第一处副处长的维塔利·尤尔琴科已经在美国待了6年,他一直“隐身”于苏联驻美大使馆内,FBI虽知道他的身份,却也奈何不得。如今,这位负责西半球情报活动的克格勃高级特工叛逃过来,中情局怎能不笑呢?

面对一个叛逃过来的克格勃高官,中情局最关心的是,他是否知道潜伏在美国情报机关内部的苏联间谍。尤尔琴科也明白他手里握着情报的含金量,决定着下半辈子在美国的命运,他提供了两个线索,一个是“朗先生”,另一个是“罗伯特”,两人都来自美国情报机构的核心部门,他们为苏联提供情报。这时候,哈撒韦笑不出来了。

这一次,他的行动是向美国“投诚”:1985年7月24日,尤尔琴科随苏联专家团来到意大利罗马,他行踪很诡秘,在苏联驻意使馆待了8天,几乎足不出户,直至8月1日上午9时,他对同事说要出去散步,参观梵蒂冈博物馆。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1

“尤尔琴科于7月24日到罗马执行特别任务,一个苏联科学家代表团正在意大利访问,他要去监视他们,防止其叛逃。这次确实有一个苏联科学家跑掉了,尤尔琴科去劝他回去,没想到他自己也跑掉了。”哈撒韦绘声绘色地讲述着,尤尔琴科没有与FBI而是跟中情局接触,这让他颇为得意。

那天早上尤尔琴科步出苏联大使官邸后,即与中情局罗马站取得了联系。消息立即传到了中情局的兰利总部,局长威廉•凯西、行动处负责人乔治•克莱尔和反情报科科长哈撒韦都被惊动了。兰利的机器高速运转起来,一切事务都为处理尤尔琴科让道。当苏联人去找意大利警方的时候,尤尔琴科已经乘坐一架军用飞机,直奔大洋彼岸而去。

那天早上尤尔琴科步出苏联大使官邸后,即与中情局罗马站取得了联系。消息立即传到了中情局的兰利总部,局长威廉?凯西、行动处负责人乔治?克莱尔和反情报科科长哈撒韦都被惊动了。兰利的机器高速运转起来,一切事务都为处理尤尔琴科让道。当苏联人去找意大利警方的时候,尤尔琴科已经乘坐一架军用飞机,直奔大洋彼岸而去。

夜幕降临了,尤尔琴科没在预定时间回来,大使馆的官员惊慌起来。第二天,依旧没有他的消息,大使馆向意大利警方通报了尤尔琴科失踪的情况。克格勃罗马站此时已肯定尤尔琴科出了问题,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位根正苗红、有着25年克格勃经历、深得上司信赖的情报高官已经叛逃西方。

1985年8月1日,中情局华盛顿分局里,平日不苟言笑的反情报科科长格斯·哈撒韦面露欣喜,坐在对面的两位联邦调查局同行爱德华·奥马利和菲利普·帕克颇感惊讶,但当哈撒韦向他们说“尤尔琴科过来了”,二人也不禁微笑起来。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FBI对这个名字不陌生。时任克格勃第一总局第一处副处长的维塔利·尤尔琴科已经在美国待了6年,他一直“隐身”于苏联驻美大使馆内,FBI虽知道他的身份,却也奈何不得。如今,这位负责西半球情报活动的克格勃高级特工叛逃过来,奥马利他们怎能不笑呢?

由于是在杜鲁门时期秘密建立的,国家安全局被戏称为“无此单位”

尤尔琴科的确是美国情报机构眼中的谍报精英。他生于1935年,1960年加入克格勃,很快得到克格勃主席安德罗波夫的赏识。不抽烟,不喝酒,不近女色,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个正派人。1972年,37岁的尤尔琴科调任克格勃第三总局第三处副处长。在这一位置上,他积累了大量的反情报工作经验。4年后,尤尔琴科出使美国,在苏联驻美大使馆担任一等秘书,其真实使命仍是间谍。利用使馆人员身份的掩护,尤尔琴科周旋于各国大使之间,从他们那儿获取所需要的情报。之后又在法国巴黎短暂待过,1985年4月,他开始担任“叛逃”时的职务,重回美国,从事克格勃在美国和加拿大的间谍与反间谍工作。

当莫斯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尤尔琴科已经同美国人接上了头。

克格勃高级间谍投向中情局怀抱

8月5日清晨,飞机在华盛顿东南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降落,随后,尤尔琴科被中情局特工接进了总部兰利附近的一个安全房屋休息和询问。

克格勃高级间谍投向中情局怀抱

1985年8月1日,中情局华盛顿分局里,平日不苟言笑的反情报科科长格斯•哈撒韦面露欣喜,坐在对面的两位联邦调查局同行爱德华•奥马利和菲利普•帕克颇感惊讶,但当哈撒韦向他们说“尤尔琴科过来了”,二人也不禁微笑起来。

尤尔琴科的确是美国情报机构眼中的谍报精英。他生于1935年,1960年加入克格勃,很快得到克格勃主席安德罗波夫的赏识。不抽烟,不喝酒,不近女色,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个正派人。1972年,37岁的尤尔琴科调任克格勃第三总局第三处副处长。在这一位置上,他积累了大量的反情报工作经验。4年后,尤尔琴科出使美国,在苏联驻美大使馆担任一等秘书,其真实使命仍是间谍。利用使馆人员身份的掩护,尤尔琴科周旋于各国大使之间,从他们那儿获取所需要的情报。之后又在法国巴黎短暂待过,1985年4月,他开始担任“叛逃”时的职务,重回美国,从事克格勃在美国和加拿大的间谍与反间谍工作。

“尤尔琴科于7月24日到罗马执行特别任务,一个苏联科学家代表团正在意大利访问,他要去监视他们,防止其叛逃。这次确实有一个苏联科学家跑掉了,尤尔琴科去劝他回去,没想到他自己也跑掉了。”哈撒韦绘声绘色地讲述着,尤尔琴科没有与FBI而是跟中情局接触,这让他颇为得意。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叛逃到美利坚联邦合众国的线人最高官员:尤尔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