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鬼舍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云顶集团登录

不过好奇心驱使我想了解这声音的源头到底是什么。我在通往阳台的门扇前,也就是我床位的床架栏后蹲了下来,直钻进床底躲了起来。

“听说什么?”

“求我啊~”

当下我觉得我应该马上离开!

“同学,同学,台风来了你这边的窗户还没有关啊。”门外宿管的声音响起,白影瞬间消失了,一切好像是一个梦。

宛如一指轻挑古筝弦的心,上下颤动久久不能平息。

“我擦!你神经啊!”忽然听到一个女声。

“啊……”小北想要大声喊叫,声音却卡在喉咙间,就是发布出来。

我边收拾东西边用余光略瞄了下。

鸭蛋的可把我吓得不轻,又尖叫了一声。

“什么事情呀。”看着小北手上拿着有点灰色的石头片好像明白了什么。

背后有几秒的沉默时间,她们也知道我不想搭理人吧,所以没再说什么两人去弄自己的了。

看着舍友们横七竖八的尸体,我不由得浮想联翩。赶紧跑去宿舍正门后的阳台,通过这第二条“逃生道”躲开。

“小北,你听说了吗?”这天小伊略带神秘的凑近莫小北

“同学,你是不是走错宿舍了,这里是女生宿舍。”室内蓝晓兰的声音传进了浴室来。

“桀桀……”又发出了这样的怪音,我看着她再次把斧头举过头顶,朝我笑。

莫小北大致明白了,那个女鬼应该是骨骸还在这里,所以才会一直来寻,可是为什么只有她会梦到呢?

原来是有人窜错宿舍了啊。

脑子在快速运转的我不得不立即停下脚步,往后退去。

第二天莫小北就先到其他宿舍借宿了几日,直到舍友回来。

“嗯,你们好。”我停下手头儿的活。

这是一个安静的夜晚。忙完了白天的学习和校内社团会工作,快凌晨十二点我才能上床入睡。

“哎,睡觉前怎么都不关好门窗呢?”宿管边数落着边去阳台关了窗户,然后便出去查看其它宿舍的了。

我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发呆地望着车外不断后退的风景。

我眼泪顷刻间不知怎地掉落,或许是害怕,或许是伤心。

“怎么了呀?”小伊有点不解的看着小北,前几天说的时候她不是还不屑吗。

“你还真视力不好了,我是女生,麻烦不要再让我重申一次好吗,我要进我的宿舍。”来人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冰冷感加深了。

“啊!你叫什么叫啊!”

小北问了当时埋藏这些骨骸的具体地方后,和小伊一起将这块骨头埋入地下。

“跟你说话呢。”是蒲樱:“这里禁止男生进入,请同学自重。”

“咔!”一声应下,刚才还叫我快跑的那个舍友,被瞬间砍开了两截!

“不,不,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55天

收拾好了一切准备踏出宿舍门口,这样的关键时刻下我就不要拉什么行李箱了,直接在背包装写必须用品:手机,充电器,钱,身份证,银行卡,一套衣服!

“听之前的学姐说,我们这间宿舍之前是一个解剖室,据说当时住在这间的都会梦到之前在这里被解剖过的尸体主人的鬼魂。”

“你当我眼瞎啊……”蓝晓兰想赶人。

我赶紧把脸捂了起来,却发觉脸上黏黏的,放眼前一看,手掌上血浆和微量的血花了我的手,这时旁床才告诉我,睡着觉以后开始又蹬床又翻身的,真是令她们吓个半死,结果我忽然坐起身双手攀着床上铺的围边摇啊摇……那些铁锈把我手割破了都不松手,后来踹了我一脚又把我踢躺下了才把我叫醒……

原本就比较阴暗的宿舍,少了舍友们的吵闹顿时有点阴森森的感觉,莫小北还是与往常一样看着书直到十一点学校熄灯后,才准备入睡。

“找揍是吗?”

“快……快走。”我迷迷糊糊地被人摇醒,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一副可怖的场景——舍友浑身是血,满脸裂开的伤口趴在我身上,使我的瞌睡虫一下子被赶走,剩下的是慌乱无措和一头雾水。

而对面的却像是读懂她的心声般说,“你有,你拿走了的东西务必要放回去。”

折腾了差不多半个钟,东西总算整理清洁完,双手布满了污秽,我走到后阳台的其中一间浴室打算洗完手出去吃个午饭。

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莫小北看着这块骨头,自己竟毫不知情的让它成为了垫脚的石头片,就是这么一块让一具尸骨不完整,所以“她”才会不停的来到她的梦里。

‘砰’的一声。

一闭眼,我感觉全世界都沉浸在安宁里。

为了让新生住新宿舍楼,于是大二的学生就被派到相对比较古老的旧宿舍楼,可是住在这里总让小北觉得十分不安。旧宿舍楼由于位置比较偏僻周围树木茂盛,常常没有阳光照射,显得十分的潮湿阴暗。而在这里的第一天开始,小北就做着同样的一个梦,梦里的女子苍白的脸还有那杂乱的散发,噩梦般的缠着小北。

辽阔到像一座城市的大学,放眼望去一条大马路旁是停车站,其中站满了拖着行李箱的脸上都充满新奇和迷茫的新生们,按照录取通知书上说明,在这里等xx号公交是可以到本专业学院的。

我看清了那双脚的上身,是个女的?长发胡乱地垂着,身上、脖颈、手臂,乃至脸上全都是血,那瞳孔看不到一点白仁,黑黝黝的眼珠快要掉下来似的瞪着我!

接下来的时间莫小北不敢关灯睡觉,只好开着台灯,静静坐着。所幸莫小北的胆子比较大,换做一般的女生早不知该怎样惊慌了。

“骗人,怎么会……”蒲樱也不信。

她扔下了长棍顺手带上门拉着我就狂奔,一直到阳台走廊的尽头,没路了,见她往阳台栅栏扶手一抓,再纵身一跃,抓着一根麻绳顺溜下去了!

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学校放假三天,宿舍里面的人也渐离开回家过节了。莫小北由于住的比较远就没有回去了。

及腰长发的削瘦背影,正在翻动行李箱,这时另一个短发背影凑过去看。

我瞬间傻眼,这家伙是在玩儿命啊!

小伊见小北不感兴趣的样子,也就无趣的走开,做自己的事情了。

所幸我的宿舍在二楼,不用抬着重重的行李箱走太多路。

“啊!你吓死我了啊!”我泪又被吓得飙了出来。

回到宿舍后,小北跟小伊分别在宿舍的角落寻找了一番,都没有看到任何类似人骨之类的东西。

“金兮君。”

“啊!快跑!”那女生拉着我拼了命地叫,我却一边被她拽拉着一边哭嚎,能想象这场景是多么疯狂。

突然莫小北觉得床铺有些不稳,她低头检查了一下,原来是原本垫在一只床脚下的石头片被小伊的一个用力给撞了出来。当时只有这个床脚比其他的短了一些,所以有块石头片垫着,小北拿起了石头准备塞进去的时候,感觉摸着的不太像是石头的手感。

我有点不适应她们如此欢快的相处,只想做自己的事,于是应付式地淡笑道:“柳媛星,A市。”

可是再回头看去,通往阳台的那扇门被一股力道冲塌了,心里惊了一下,不希望看到的那个怪物正以每秒两米的速度冲着我来!

“同学,听到没有,快点开门啊!”宿管的叫喊让莫小北清醒了过来。

“喂,这里可是有人看到的!诶,真的有人呢。”叫晓兰的短发女生发现了我:“你好,舍友。”

“你发什么羊癫疯?啊,睡个觉跟大闹天宫似的,要死啊!”我旁床插着腰一脸生气地对我吼道。

“来了。”莫小北出去打开了门。

“你们挡住我进宿舍了。”

可是宿舍关灯后,我躺下翻身间发现了一样东西。我床头的行李箱旁,睡着一把斧头。

“啊,小伊,你都要把床弄塌了,回自己床上去。”莫小北正心烦着。

公交来了,新生们抬上自己的行李箱一一上车。

随即我脑门及整个身子被什么板推动往墙面压去,一阵天昏地暗的疼痛后我睁开了刚闭上的眼睛,那个怪物被撞倒了似的跌得踉跄,门扇又压回门框,剩下的一些空挡伸出来一个头!

“怎么了,小北你又做噩梦啦?”小伊关心的问道,自从搬进这个宿舍小北就经常做噩梦,像今晚这个情况已经发生许多次了。

这里的环境不错,绿意葱葱,远处建筑看上去也有一段历史了,重点就是不一样呢。

想想今天发生的事让我累得只想赶紧睡着,让全身细胞神经好好地休息。

两个人,拿着这块“石头片”到了医学室,而医学的同学检测后告知他们这片确实是人骨。

我的脑海被雷劈过一般,耳际嗡鸣响起。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我不敢相信,抓了脑袋使自己回想,这……平时大家不都好好的么,有说有笑,打打闹闹的好不愉快。可是,我真的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我没事了,大家去睡觉吧。”小北疲惫的对大家说到

“我叫蒲樱,B市来的。”及腰长发女生自我介绍,其五官属清秀耐看型的美女。

眼看着舍友倒在我床边,被吓得一下子蹦了起来,被不高的床板磕了脑袋的我顾不上疼,脑海里一片胡乱,敞亮的宿舍内一片死寂,舍友们一个个躺在地上,全身暗红血液布满地板,仿佛感觉到空气中充斥着浓浓的血腥。

“小北,你醒醒,你怎么了,快醒醒。”在一群女生的呼唤下,莫小北渐渐醒了过来。

大学宿舍是四人制的,每个人都拥有个人的书桌,衣柜和床,其中床在书桌上方。

不,我回头看了一眼躺在我床边已经一动不动如死鱼般的舍友,想起她刚才用近乎后一口气跟我说的话,瞬间觉得背后一凉,直觉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收拾东西马上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哎,小伊,你过来。”

我也不例外。

在心里默默惊呆了的我又有点颤抖,万一被发现了,不会死的很难看吧。眼看着地面上那双恐龙般的脚向我走来,心里越发忐忑不安的我腿竟然也开始软了!我心说完了完了,这下不会要死了吧?!

“后来终于引起警察的注意,经调查发现这些尸体都是由火葬场提供,而那些尸体的亲人看到焚烧后的骨灰的其实只是使用其他动物替代。后来这里也就被拆除了,那些骨骸也都埋了,请了道士超度。但是由于当时拆除得十分匆忙,所以里面的东西并没有完全被移走,而前几届的学姐们也都在宿舍的角落看到类似人的骨头,牙齿之类的东西。”

我站在许多新生旁边稍微打量了四周的环境。

这下我尴尬了,整个宿舍的都投来奇怪的眼光看我。

“小美学姐出来下。”莫小北到了南楼的大三宿舍。

清新淡雅的磁音,永远也不可能忘记的耳听觉,是她,是她,真的是她···

周围静谧得没有一点声音,甚至四季都存在的虫鸣声也听不见了。我寻思着,会不会像恐怖小说里写的那样,全部人一夜之间全都惨遭厄运。可是,这找不到任何理由啊!

“什么事情呀,小北?”陈美美走出来看着莫小北,这家伙可是难得来找她的呀。

然后没人回答,像是蓝晓兰在对空气说话。

我忍不住叫了出声,能听到阳台外都是我惊慌的尖叫回音。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一个身穿白衣披头散发的女子渐渐靠近床头。

“喔,以后多多指教啊。”蓝晓兰友好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找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是凌晨两点,朝窗外眺望而去,天色还是暗黑暗黑的,而且蒙上一层厚厚的雾,使得我现在这个状况更加的阴森可怖。

听了美美说的,小北心里有些惶恐,自己竟然在这种地方住了将近两个月,而一旁的小伊早已经脸色苍白。

宿舍光线不会很亮,白天也需要开灯,而现在,灯光亮了,看来有人比我早到,而且不止一个。

这可是二十一世纪科技现实世界啊,不是科幻小说画面啊!正在我心里抓狂的时候,发现灯光铺撒满的墙面上,一把斧头状的黑影,高高举起!

“哎,哎,小北怎么回事啊……”小伊被弄得莫名其妙的

“啊,晓兰,我忘记带充电器了!”宿舍有人突然发出嘈杂声。

“惊魂”鬼舍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云顶集团登录网站】。“喂喂!醒醒!醒醒!”这个熟悉的声音,是我旁床?

莫小北没有惊慌的跟宿管说刚刚发生的事情,虽然她的心里还是十分的害怕,可是这一切说出去别人也不会相信的。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想想,她拿走了什么东西。

“咳咳咳,死人了。”蓝晓兰来了个浮夸的演技。

眼看着一个人被分成了两半,血流成溪,汩汩而淌。人体里的器官组织火山爆发状奔涌而出,我快要抓狂了。怎么办,怎么办?!这个声音在我心里、脑里,刹那布满。

“小伊,你曾说这个宿舍是个解剖室是听谁说的呢?”莫小北看到小伊来了,赶紧把她拉到走廊问道。

希望可以顺利呆下去……

原来这恐怖的一切,是梦啊……太好了。

查看更多:《校园鬼故事大全

原来大学这么大,不知道是否能遇到她···

这下我相信这一切虚幻般的画面是真的了。背脊完全凉了,就像谁在我身后泼了一桶冰水,脑子咣当被震了,是的,我接受不了这场景!

“是大三的小美学姐呀。”

“惊魂”鬼舍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云顶集团登录网站】。“晓兰,这学期充电器共有。”长发背影边找边说。

不行,豁出去了!心里有个声音突然冒出来,我不管了三七二十一,学着那个女生的动作一招不漏地抓了绳子一个劲儿旋转而下,这过程我粗估不到十秒。瞬间手掌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疼痛。

“学姐,你过来。”三人走到走廊的角落里面,小北把做的梦跟前两天看到的告诉陈美美,陈美美的眉头也渐渐的皱了起来。

“喂!”蒲樱一掌拍向蓝晓兰的背。

这时一道光直射而来,我才瞬间醒悟,原来刚才一切惊恐都是在做梦!那我手干嘛辣辣地疼?

“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小北坐在床边。

她们在进门右手边的床边,都埋首收拾着自己的衣物用品,我只好选择左手边的两个空床位中其中靠里的。

刚蹲下就发现门口多了个高大的影子,我没敢再动,生怕被怎么地。我稍稍把头低垂靠近地面,尽量轻的动作没有触碰到旁边的行李箱。顺着地面我看到的是一双脚,沥青色的脚,粗厚的老茧子包裹着又长又黑的趾甲。我滴妈诶,这是什么鬼?

“我没有拿你东西啊。”此时的莫小北在心里呐喊着。

今天是大学新生的报到时间,刚下车果然看到许多人影在宿舍楼乱窜找指定的宿舍。

“快跟我跑啊!”那个女生说话之余不知道从哪拿来一根长棍,从门缝伸出使劲又捅了那个怪物。我趁着赶紧扶墙起身,拉开门挡窜出阳台。顿时才明白她居然把晾衣服的木棍给拆下来了!

“哎,累死我了。”小伊整个人用力的扑倒在小北的床上,抱着小北的被子。

“嗯。”我点点头,于是转身继续忙自己的。

“好,我们一起去找她。”莫小北立即拉着小伊去了小美学姐的宿舍

“这位粗暴女的好友就是我啦,蓝晓兰,同样B市的。”短发女生挺可爱亲切的。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熟悉的声音在莫小北的耳边传来

“舍友,你叫?”蓝晓兰语气兴奋了。

“你先不要问这么多,你先说。”小北语气有些着急了起来

“好啦。”小伊起来回到自己的床位上

“听说很多年前,你们住的那层是解剖室,里面有一些房间是用来放置人的肝脏标本或者是人体骨骸等,而你们住的那间就是放置解剖床,进行人体解剖的地方。据说这是当年全国最大,也是设备最齐全的解剖室,最重要的是,也是尸体供应给学生进行实验最多的解剖室,几乎每天都会有新鲜的尸体供医学生进行实验解剖研究。

窗外的风突然刮起,树枝不断的鞭打着窗户,哐哐噹噹的声响,把莫小北惊醒,她想起阳台的窗户还没有关,风这么大会把阳台吹的乱七八糟吧。所以她只好起身去关窗户。虽然狂风大作,但是今晚的月亮还是特别的亮,窗外的树叶作响,树枝摇晃,看的十分清晰。突然一个白影略过,却只是一瞬间,小北感觉有点缓不过神的时候,一张惨白的脸已经贴在窗户边上。

“哎,小伊别吓我好吧。请相信科学。”莫小北不理小伊的传说继续看专业书。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惊魂”鬼舍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云顶集团登录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