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棋子(3) 诛仙2轮回 萧鼎 云顶集团登录

一 夜,风雨交加。 思香大酒店像一个巨大的魔鬼,在风雨中变幻着诡异的灯光。 两团黑影从十五层的楼顶上飘落,落在花岗岩的石阶上,一动也不动。 风雨声掩盖了那两团黑影落地的声响。 慢慢地,两团黑影的四周泛起了鲜红的色彩。 那鲜红的色彩,随着流水,慢慢变淡,在远处消失。 雨,仍然像瓢泼一样。 忽然,一缕黑色的流云穿透雨帘,飘落在那两团黑影前,像一尊黑色的雕塑,静静地立着。 雨,仍然像瓢泼一样。 那一缕黑色的流云借着窗上的雨披轻飘飘上了五层,停在了一个窗外。 剑光一闪,随着一声清脆的破窗声,黑色的流去飘进了房里,旋即又飘了出来,轻轻地落在地上,带着一阵小孩的哭声,又向一道黑色的闪电,划向远处,消失在黑色的雨夜中。 二 峡谷,有花,还有一个采花的小姑娘,十五六岁光景,雪白衣裙。 远处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一只觅食的野狼从树林里出来,正向小姑娘靠近。 野狼身子向后一挫,“嗖”地窜起,扑向小姑娘。 有风,小姑娘惊觉得地一转身,手中的一束鲜花像一道彩色的闪电飞出,穿透野狼的胸腔,飞向远处。野狼和花束几乎是同时落在地上。 一缕黑色的流云从远处的悬崖上飘落下来,落在那束花前。一只雪白的手从那黑色的披风下伸出,拾起那束花,嗅了嗅,花香夹带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她那毫无血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女人向小姑娘招了招手,一黑一白的两道流云随风飘上了悬崖,消失在山顶上的那一片林子里。 三 春天,阳光明媚,装饰一新的思香大酒店楼顶彩旗飘扬。 富丽堂皇的三楼宴会厅里高朋满座,全市各大商界的大款和市委市政府的各大要员几乎都来了。 “诸位领导、朋友们,大家好!”首席上一个须发花白的老人说话了,声音有沙哑,“老夫从十五年前买下了这思香大酒店,十五年来承蒙大家的照顾,生意一直红红火火,从今天起,老夫决定清清静静过几年晚年,这酒店里的事,今后就由犬子打里了,请大家多多光顾,一如既往地支持酒店的生意!” 老者边上一个平头、大脸、腆腹的中年男子站起来,举起酒杯,作抱拳状,一边向大家作揖,一边说,“谢谢大家光临,举杯!” 忽然,老者的酒杯“啪”的一声,从手中脱落,摔得粉碎。大家还没晃过神来,老者已躺倒在桌子底下。 宴会厅里一片骚乱。 四 送到医院急救室里,老头子已经断了气。 老头子一向健健康康的,为什么会忽然死了?医师也查不出原因,于是就在死亡报告单上写上“谇死!” 一个细心的护士在整体死者时,发现雪白的枕头上有一点小小的血迹,于是就叫来急诊医师。急诊师医翻开死者脑后的头发,发现有一个细如针孔的红点。 “做一下脑部透视!”医师把目前投向死者的家属。 死者的家属点了点头,把死者推进了暗房。 面对死者脑部的胶片,大家都惊呆了! 五枚细小的钢针,从脑后同一处进入,分别钉在前面的颅骨上。 这种准度和恰到好处的力度,实在令人惊叹。 五 市公安局长和刑侦科长只从那些武侠小说里见过这种“飞针杀人”的绝技,但那只是小说作者凭空想象的东西,现实中根本不可能有这种身怀绝技的人。 对当时现场的人进行查询,大家都说当时现场除了酒店的工作人员和赴宴的亲友,谁也没发现有什么异样的人。 问死者家属是不是跟什么人结下过血海深仇。 死者家属都说没有! 谁都知道,老头子生前是出了名的老好人,扶贫助学、赈灾捐助总是版上有名。 案件无从查起。 六 自从思香大酒店老板死于“飞针”之下,市井街巷上那些闲人又有了许多话题。 有人说,思香大酒店先前有一座古墓,现在挖了古墓,神鬼不安,才派厉鬼来报复,因此,十五年前的酒店老板夫妇跳楼自杀,十五年后的酒店老板又死于“飞针”之下。 也有人说,思香大酒店风水不好,西面的山坳煞气很重,东面高速立交桥又像一把飞来的弯刀,直指大酒店,不死人,也得伤财。 关于十五年前,那对老板夫妇死因,官方的报道是:因赌、毒欠债一个多亿,加上酒店经营不善,无力还债而跳楼自杀。但民间却另有说法,有的说,因为当时市领导里一方面以高价拍卖地皮,一方面又干股入股,把老板榨得走投无路才跳楼自杀的;也有的说,是因为省里听到一些风声,想着手调查市里的领导,老板迫于市领导的压力,被逼走了绝路的。 神鬼之说,纯属乌有。 民间传言,毫无根据。 一段时间后,一切又慢慢地复归平静。 思香大酒店冷落了一段时间后,又慢慢地热闹了起来。

刘三手的玉匣关上一半,忽然又停了下来,他的目光落在邵景脸上,两个人目光对视,谁都没有说话,片刻之后,刘三忽地一皱眉,却是又将这只劣质玉匣收了回来,重新摆放在自己面前,脸上带着一分慎重之意,伸出二指轻轻夹住其一颗红果的果梗,将之缓缓拿起转了个面,目光落在红果的下方。 红果的下方与其它地方并无异样,一样是红色饱满的果皮,然而刘三端详了几眼,面色却是微变,将这枚红果凑到光亮处仔细观察,透过那层红色果皮,隐隐看到了其的果核有些奇怪,居然是如残月一般的圆弧形状。 刘三瞳孔微缩,默然片刻,将这枚红果放回玉匣之,又拿出另一枚红果如法炮制,结果也是一模一样,仍是一颗果核形状奇怪的果实。 缓缓将这枚红果放了回去,刘三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令人“惨不忍睹”的玉匣,叹了口气,盖上了盖子,随后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拱手道:“小兄弟好眼光,这两枚并非红心果,而是少见的二品灵草‘赤蛇子’,我看走眼了。” 邵景微微一笑,摇头道:“刘大哥慧眼如炬,哪里能看错,只是小子最近确实手头紧,只能用这等粗劣玉匣随便装饰一下,倒是叫刘大哥看笑话了。” 刘三看了他一眼,忽然笑道:“近日听说城里出了个眼光独到的邵景小兄弟,最擅辨识一些难认灵草,本来我还半信半疑,今日一见,想不到更胜传言啊。” 邵景怔了一下,一时间不由得心泛苦,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起来,刘三看他神情,微微一笑,道:“邵兄弟只管放心,我们飞云堂做事向来都是守规矩的,绝不会外泄此事,在下也不会打听这两枚赤蛇子是何来历。” 邵景松了一口气,不管怎样,飞云堂财雄势大,天剑门更是高高在上的修真大派,他也是招惹不得的。 刘三双手把玩玉匣,沉吟了一会,对邵景道:“邵兄弟,赤蛇子乃是二品灵草的极品,市价当在八十灵石以上,只是此物虽然少见,却是含有剧毒,只能用在少见的几味丹方,所以价码上还是要打个折扣,这样吧,我算你一颗七十,两颗赤蛇子我一共给你一百四十颗灵石,如何?” 邵景笑了笑,道:“刘大哥,赤蛇子虽说有些毒性,但从药理上讲,反而是最适合炼制‘蜕心丹’的材料,这个事情,刘大哥见识广博远胜于我,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刘三双眉一挑,面上露出了一丝诧异,道:“想不到小兄弟居然对炼药还有几分心得。” 邵景连连摇头,苦笑道:“我这也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否则的话,小弟要是真会炼制一些丹药,何至于混得这么差?” 刘三微微一笑,没有接他的话,又思索了片刻,这才点头道:“既然小兄弟是明白人,那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一口价,一百八十块灵石,这两颗赤蛇子我收了。” 邵景咧嘴一笑,站了起来,道:“成交。” ※※※ 从后堂秘室出来,邵景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若无其事状地在店内闲逛,过了半晌,似乎没什么收获,这才缓缓走了出去。 刘三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目光一直有意无意地看着邵景的身影,等到邵景走出了飞云堂,他才站起身子,走到那个白老头的身边,俯身下去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白老者缓缓睁开双眼,一双精芒隐隐闪烁的眼睛在耷拉的眼皮底下略一转动,淡淡地道:“不必理会,由他去吧。” 刘三点了点头,面上却又露出几分迟疑之色,看看周围无人,道:“我们上个月指使在金谷铺的‘老鼠’故意放出这邵景淘宝的消息,但时至今日金谷铺还是没有什么反应,莫不是” 白老者摇了摇头,道:“此事我们意在打压金谷铺的名声,只要城的修士知道金谷铺有这种嘴巴不严的名声在,还怕不到我们飞云堂来么?其它的事不用多管了。” 刘三向门口处看了一眼,道:“那这个邵景” 白老者晒道:“他不过是一个本事低微的无名小卒,算他倒霉,不必多事。” 刘三恭敬地应了一声,道:“是。” 白老者哼了一声,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对了,那两枚赤蛇子倒的确是少见之物,你不要摆上柜台,今日山上会有一位长老下来,我记得他正想炼制蜕心丹,给他留着吧。” 刘三连连点头,答应了下来,随后走回自己的座位上,而白老者则是双眼闭合,又恢复了昏昏欲睡般的模样。 走出飞云堂的邵景浑然不知自己在不知不觉,已经倒霉地成为了南山城两大势力暗争斗的一枚棋子,不过这并不妨碍邵景此刻对自己的身家性命感到忧心忡忡。真要说起来的话,邵景作为流云台第呃,也不知道多少代的唯一传人,也勉强算是修真界的一分子了。然而流云台式微多年,从他那位酒鬼师父手上留下来的东西实在少得可怜,什么灵药法宝奇功妙法那是不要想了,除了一大堆的杂书之外,便只有两个威力弱小的一级五行术法,往日里他们师徒两个浪迹天涯时很多时候便是靠着这两个术法装神弄鬼,欺瞒一些普通凡人骗吃骗喝什么的,但如果想和那些修炼有成哪怕是最低的炼气境的修士相斗,那就有些不够分量了。 杂书邵景是都看过了,凭着过人的聪明与记性,加上从小跟随师父包括这几年来独自一人到处流浪,他本领低微但见识阅历却是远胜常人,这也是他目光独到的原因所在。像今天所卖的赤蛇子便是他所淘到最值钱的东西,不过也仅仅如此而已了,像这样的事情生的概率实在很小,你不能指望所有人都是睁眼瞎子不是? 他年纪不大性子却冷静细密,加上几分底层小人物的坚韧,才在这个艰难世道活了下来,渐渐长大。近来生的事让他直觉地感触到危机四伏,他自小随师父流落江湖,不比那些衣食无忧的名门子弟,深知人心险恶。今日去马老七的摊子上看看,其实未尝没有想与马老七讲和的意思,只是看来效果很差,讲和的话一直无从开口,马老七却反倒像是更恨他了,若非黑龙谷与天剑门严禁在南山城里动手私斗,只怕马老七都已然找上门来杀人夺石也说不定。 事情既然到此,邵景自然不能束手待毙,将自己一直藏着作为救急用的两枚赤蛇子卖掉,换了一百八十块灵石,加上往日积攒的,他伸手摸了摸腰上那只不起眼的流云袋,定了定神,在街头的人流之,慢慢走去,走了一段路后,却是拐了个弯,离开了最繁华的坊市石路,拐进了一条有些阴暗的巷子。 这城里最热闹的地方自然便是坊市,但是最好的地方被人占了,还有的人也想做生意,总不能就此罢休,所以在那一排光鲜屋子的背后,南山城上还有不少蜿蜒小巷,里面也有着众多小店,从事着各种各样的生意,如果不是在南山城里混迹久了,还真不容易知道这其的门路。 而邵景显然对这样的地方显得十分熟络,混迹江湖流浪街头,他往昔最喜欢的就是到这种地方来闲逛,搞不好还真能从这些不起眼的小店淘换出一些宝贝来。不过今天他显然不是来淘宝的,一路上的那些小店都沒有细看,顺着那条小巷一直走了很远,直到这条巷子都快见底的时候,才在一间黑乎乎的门板房前停了下来,粗木制的木板房门半开着,里面似乎有个人影,邵景在门口皱眉站了片刻,还是走了进去。 一走进门,房子里有些潮湿的空气便弥漫过来,隐隐还带着几分粗糙的铁锈味道,令人感到很不舒服。等邵景的目光适应了这房里的阴暗之后,便看见不大的房内随意地摆放着两张长桌,上面放着些刀剑兵器等物,一个看去已经老得掉牙满脸皱纹的老头子,正惬意地躺在一把破旧竹椅上,闭目养神。 邵景走了过去,笑道:“做生意了,高老头。” 躺在竹椅上的老头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起身的意思,只是懒洋洋地道:“是你啊,我跟你说过了,那东西一口价,一百块灵石不打折,你没钱就别来了。” “啪”,一个束口布袋丢了过来,前一刻还懒洋洋犹如猪一般的高老头瞬间反应的如猿猴一般,手臂一伸便将那布袋抓了过来,打开一看翻腾几下,又放在手上掂量掂量,嘿嘿一笑,抬头道:“好,你等着。” 说着一溜烟从竹椅上起来,走到屋子一角某个不起眼的柜子边,打开柜门在里面一阵摸索,然后转过身来,手上已经多了一件长约半尺半个拳头大小的黑色筒状物,走过来递给邵景。 “黑蝗针,炼器名门‘玲珑宗’所出,虽说是排名靠后的东西,但万妖谷里靠近南山城附近的一级妖兽,除了几种特别皮厚的家伙外,没有能扛得住的。”高老头“嘿嘿”奸笑两声,看着十分奸滑,竖起一根指头,道,“一击毙命,没得说。” 邵景抚摸着这黑蝗针,只觉得触手冰凉,看去像是黑铁所制,通体黑沉沉的,丝毫不起眼,分量也是一般。他皱了皱眉,抬眼向高老头道:“老头,这东西真像你说的那么厉害,该不会是糊弄我的吧?” 高老头白眼一翻,没好气地道:“滚你娘的,老子做这生意多少年了,你什么时候听说过老子卖了次货?” 邵景嘴角微微一动,欲言又止,末了还是点点头,忽然又道:“老头,你知道我本事低微,很多事不大明白,我想问问你,万妖谷里的那些一级妖兽,大概相当于我们人族修真士的什么阶段?” 高老头伸手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眼睛大有深意般地看了邵景一眼,然后慢慢躺回了竹椅上,悠悠地道:“这种事我就说不清楚了,不过以前老头子倒是听人说过,普通一级妖兽的战力,至少也胜过了修炼到炼气境的修士吧。” “啪!”一声闷响,黑影闪过,高老头条件反射般地伸手接住,却是另一个束口布袋,他怔了怔神,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前头站在那里的邵景,压低了声音静静地道: “再来一个。”

        阿黄临危不惧,露出獠牙,奋起一跃,朝黑衣人脖颈咬去。

      过了一会,忽然一道黑影迅速翻过围墙,落地无声,停留三秒判断情况,之后悄无声息穿过村口。

        然后黑衣人返回井口盖上井盖,驾轻就熟的将阿黄塞在他原有的狗窝,随后翻过栅栏消失在夜色。

      阿黄看到老人提着油灯出来,从狗窝爬出来,抖擞一下精神,摇着尾巴走向老人,守夜老人提着昏黄摇曳的油灯,向四处打量,阿黄装着警戒的样子注视黑暗。

        即便如此老人也是尽职尽责,无论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起来看看。今夜到底有没有危险呢?感觉到一丝不安的守夜老人,最终还是决定起床一探究竟。

        黑衣人掌变双指,迅雷不及,在阿黄脖子轻轻一点,只听像静电一样的噼啪之声,阿黄就像雕塑一样保持着跳跃的姿势,落在了黑衣人左手之中。

        说到守夜,这是村里延续百年的一个传统,由村里人一起出钱,在村口设立的一个哨所,用来防范危险。

        床下的的篝火已经燃成灰烬,此时的寒冬显得格外寒冷,守夜老人紧忙在炕头披上外套,顺手从桌上拿起柴火点起的油灯,穿上棉布鞋,提着灯向门口走去。

     

      但在老人看来就是个摆设,是全村民赏的一碗饭。

        这时阿黄支起了耳朵。

      夜色寂静如山峦,远处的村庄忽然传来几声犬吠,漆黑远树上传来几声咕咕的警示。

        黑影在村子的十字路口折向井口,轻轻挪开井盖,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精制的小铁盒,小心翼翼的扭开盖子之后,嘴巴念动咒语,声如呐蚊,盒子里黑色油亮的粘稠液体,在咒语的驱使下,突然有虫蛹在翻滚。

      在床上爬起的过程中,生锈的骨头发出吱吱的响声,但他还是小心翼翼,不想吵醒熟睡的孙子。

      破旧的木头门嘎吱嘎吱的被打开,寒风扑面而来,虽不如刀割,却也意外的寒冷,守夜老人望着夜空的毛月亮,已经四更了。

        看来时机已经成熟,正准备倾倒在井中时,远处传来了阿黄的低吼,黑影呆若木鸡,就在这时他右手一翻,将盒子送向井中,眨眼间已经来到阿黄身边。

      在村头一户破旧的木房中,蜷缩在厚重棉被下的守夜老人被惊醒,眼前一片黑暗,火灭了,应该已经是下半夜,耳边阿黄的犬吠,时有时无,似乎连它也不能肯定是否有危险,这在以前是绝无仅有的,看来阿黄终究也成了他这样没用的老头子。

      果然是自己瞎操心,一如既往的平静,老人紧紧的裹了一下外套,井口,库房,粮仓周边巡视了一下,阿黄跟在后面,偶尔嗅一嗅地下,并没有异常情况,责备了一下阿黄便回屋了,阿黄也悻悻钻进狗窝,蜷成一团,把头埋进怀里。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九章 棋子(3) 诛仙2轮回 萧鼎 云顶集团登录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