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治理嫖娼记:周子余扫除黄色淫秽活动陈独

胡适的意思是:陈独秀嫖娼是事实,小报说陈独秀在这一合法的交易中,损伤对方的人身,越过了买卖的底线,纯属不可靠的谣言。并且,私行为与公行为要分开。公共人物的私行为也要受到监督,但要警惕借故兴风作浪的奸计。

陈独秀的意思是,作为公众人物,不提倡嫖娼,但是嫖娼是隐私,如果真的嫖了,也没什么可攻击的。

导读: 学校上下风纪败坏,尤其是「课余生活」令人瞠目:晚饭后,有钱的教师带头,大批师生坐洋车直奔北京最大红灯区——八大胡同。妓院皆称「两院一堂」是照顾生意的最佳主顾。两院 学校上下风纪败坏,尤其是「课余生活」令人瞠目:晚饭后,有钱的教师带头,大批师生坐洋车直奔北京最大红灯区——八大胡同。妓院皆称「两院一堂」是照顾生意的最佳主顾。两院指参议院、众议院,一堂就是北京大学的旧称「京师大学堂」。 晚饭后,有钱的教师带头,大批师生坐洋车直奔北京最大红灯区——八大胡同。妓院皆称「两院一堂」是照顾生意的最佳主顾。两院指参议院、众议院,一堂就是北京大学的旧称「京师大学堂」 1917年,留法多年的 在北洋政府再三邀请下,回国出任北京大学校长。行前,朋友们都力劝他千万不要就职,以免影响一世名誉。今天看来,担任全国最高学府的校长是件光荣差事,为何当时被视为跳火坑一般?原来,1917年之前的北大,学生多是官二代、富二代,以混学历当公务员为目的;教师有的不学无术一心当官,有的本身就是政府官僚。学校上下风纪败坏,尤其是「课余生活」令人瞠目:晚饭后,有钱的教师带头,大批师生坐洋车直奔北京最大红灯区——八大胡同。妓院皆称「两院一堂」是照顾生意的最佳主顾。两院指参议院、众议院,一堂就是北京大学的旧称「京师大学堂」。 成立社团引导「健康娱乐」 到任之后,立即做了两件事整顿校风,仅一年之后就使北大焕然一新。第一,吸收 、胡适、钱玄同、周作人、辜鸿铭等大批优秀学者,充实教师队伍;第二,提倡社团。在 号召下,师生成立了各种学会和兴趣会,如新闻研究会、书法研究会、画法研究会等。蔡校长尽力给予资金和场地支持,这样做既是出于对美育、体育的重视,也是为了引导师生进行健康活动,免得他们「没有高尚的娱乐与自动的组织,遂不得不于学校以外,竞为不正当的消遣」。 和李大钊 1918年1月19日,蔡元培亲自发起了一个特别的社团:进德会。要加入此协会,必须符合三项基本条件:不嫖、不赌、不娶妾。蔡元培以身作则,得到普遍响应。到5月28日正式举办成立大会时,全校两千名师生,有七十多名教员、九十多名职员、三百多名学生报名入会。包括文科学长陈独秀,理科学长夏元瑮,教授李大钊、胡适、钱玄同、刘半农、周作人、章士钊等;还有学生中的风云人物傅斯年、罗家伦、张国焘、邓中夏等。协会通过选举产生了评议员和纠察员。每个入会者都要写志愿书承诺遵守戒律。如果破戒,则通信劝告。如仍犯,经会员十人签名报告,评议员调查属实,开评议会宣告除名。 也有些教授对进德会不以为然,比如辫子教授辜鸿铭就拒绝入会。「一个茶壶可以配好几个茶杯」,他秉承这套著名的纳妾理论,并身体力行,其日本小妾就是他从青楼赎出来的侍女。辜鸿铭认为自古名士皆风流,作为名士岂能承诺不嫖娼、不纳妾? 对此,蔡元培表示「兼容并包」。他成立进德会,旨在倡导风气,不强迫入会,协会也没有行政权力。 文理科学长带头破戒 难免有会员破坏戒律。最典型的莫过于身为进德会评议员的陈独秀和夏元瑮。一个是蔡元培三顾茅庐请来的文科学长;一个是严复校长1913年聘任的理科学长。两人皆性情豪放,不拘小节。 夏元瑮是物理学家,主讲爱因斯坦相对论,在学术上对「孔孟之道」没有直接破坏,碍不著旧式文人的事。陈独秀则是老派学者眼中的洪水猛兽,他们早就想将他铲除。与陈独秀并列为「新文化运动」主将的胡适,本也是攻击对象,但除了「尽废古书,行用土语为文字」,他没什么可批的。早年在上海读书时,胡适也堕落过,几乎天天打牌喝花酒。有一天风流归来,醉倒街头,淋了一夜雨,被人偷光了钱,第二天早上幡然醒悟,发誓痛改前非。到北大当教授后,胡适再没做过嫖娼之类的荒唐事。相比之下,陈独秀说话作文皆言辞犀利,本就易招人忌恨,加上私生活不加检点,我行我素,授人话柄。在新旧两派论战中,陈独秀成为活靶子,中枪无数。 1919年3月间,围攻达到顶峰。陈独秀逛八大胡同被人知晓,以讹传讹,一些八卦小报甚至编造出陈独秀与学生为同一妓女争风吃醋,抓伤妓女下体以泄私愤。 桐城派古文家、翻译家林纾多次在报纸上发表公开信,批判北大毁斥伦常、诋诽孔孟。1919年3月21日,蔡元培也发表一封公开信回应林纾,并借此机会为教授嫖娼之事作了辩解:「嫖赌娶妾等事,本校进德会所戒也,教员中间有喜作侧艳之诗词,以纳妾挟妓为韵事,以赌为消遣者,苟其功课不荒,并不诱学生而与之堕落,则姑听之。夫人才至为难得,若求全责备,则学校殆难成立……公曾译有《茶花女》、《迦茵小传》等小说,而亦曾在各学校讲授古文及伦理学。使有人诋公为以此事小说体裁讲文学,以挟妓奸通争有夫之妇讲伦理者,宁值一笔欤?」 蔡元培 「生平不喜作谩骂语,轻薄语。」 这封带着讽刺和火药味的反击信件,表明他确实动了气。在他看来,教授有真学问、把课上好是最重要的,偶尔有些「韵事」可以包容。 学校上下风纪败坏,尤其是「课余生活」令人瞠目:晚饭后,有钱的教师带头,大批师生坐洋车直奔北京最大红灯区——八大胡同。妓院皆称「两院一堂」是照顾生意的最佳主顾。两院指参议院、众议院,一堂就是北京大学的旧称「京师大学堂」。 陈独秀因嫖娼变相被辞 蔡校长包容得了陈独秀,老派学者却不能善罢甘休。曾任晚清翰林院编修的国会议员张元奇,向国会提出弹劾教育部长傅增湘和北大校长蔡元培,其中一个重要理由就是纵容陈独秀嫖娼。一时舆论大哗。两年前力荐陈独秀到北大任职的北大教授沈尹默和北京医专校长汤尔和,面子上挂不住,率先倒戈,认为陈独秀不配为人师表,破坏北大声誉,要求蔡元培撤销其文科学长之职。 蔡元培爱才心切,当年为了力挺陈独秀担任文科学长,甚至帮他伪造学历,自然极不愿意开除他。但汤尔和力言陈独秀「私德太坏,且蔡先生还是进德会会长」,怎能姑息他?压力之下,1919年3月26日晚,蔡元培召集几位教授到汤尔和家中开会,至午夜12点才散。 会议做出的决定在4月10日的全校教授会议上公布:北大废除学长制,改而成立由各科教授会主任组成的教务处,推马寅初为首任教务长。文科学长陈独秀,就这样被变相辞退了。在蔡元培的一再坚持下,陈独秀仍保留教授职位,但给他放假一年,实质上将他从教学一线隔离。不久之后,「五四」运动爆发,陈独秀于1919年6月因散发传单被捕,出狱后南下上海,成立共产主义小组。 胡适认为北大中了离间计 陈独秀嫖娼公案至今还为人津津乐道,甚至与中国革命走向挂钩。最早表达这种观点的是胡适。1935年,汤尔和将早年日记借给胡适看。胡适看到记录1919年3月26日晚上会议这一篇,不禁触动伤心往事。1935年12月28日,胡适写信毫不客气地谴责汤尔和不辨是非。「嫖妓是独秀和浮筠都干的事,而『挖伤某妓之下体』是谁见来?」胡适认为,这些传言表面针对陈独秀的个人道德,其实是离间计。「明明是攻击北大的新思潮的几个领袖的一种手段,而先生们亦不能把私行为与公行为分开,适堕奸人术中了」。 1936年1月2日,胡适再次致信汤尔和,将心中郁闷一吐为快:「独秀因此离开北大,以后中国共产党的创立及后来国中思想的左倾,《新青年》的分化,北大自由主义的变弱,皆起于此晚之会。独秀在北大,颇受我与孟和 的影响,故不十分左倾。独秀离开北大之后,渐渐脱离自由主义的立场,就更左倾了。此夜之会……不但决定北大的命运,实开后来十余年的政治与思想的分野。此会之重要,也许不是这十六年的短历史所能定论。」 胡适与知己好友陈独秀在政治理念上分道扬镳,惋惜之痛溢于言表。但陈独秀自「五四」之后就越来越靠近马克思主义,无论是否离开北大,当时变「左倾」都是历史必然。嫖娼事件恰从侧面说明陈独秀特立独行的性格,他认准的方向,不会因几个自由主义的朋友而改变。 1937年,汤尔和投汪精卫麾下,在日伪政权任职。1940年病逝,周作人在悼词中誉他为「非常的硕德者」。当时陈独秀正隐居荒山对共产主义进行反思,声明「不拥国、不阿共」,陪伴身边的是比他小29岁的第三任夫人。私德与公德之辩,的确是探讨不尽的话题。

但陈独秀逛“八大胡同”,应该是存在的,只是被人刻意忽略了文人交往的属性。胡适1935年在一封信中写道:“当时小报所记,道路所传,都是无稽之谈,而学界领袖乃视为事实,岂不可怪?嫖妓是独秀与浮筠都干的事。而‘挖伤某妓之下体’是谁见来?及今思之,岂值一噱?当时外人借私行为攻击独秀,明明是攻击北大的新思潮的几个领袖的一种手段,而先生们亦不能把私行为与公行为分开,适堕奸人术中了。”(《胡适来往书信选》中册第290页,中华书局北京版)。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1

陈独秀嫖娼的这桩陈年旧事,袁伟时教授曾作过详细考证,证明强加给陈独秀的道德判词,经不起推敲。

蔡元培当了校长,要整顿学风,但却从来没有规定“嫖娼就开除”,现实中,也没有因为嫖妓开除过学生。他曾明确表示:“对于教员,以学诣为主……其在校外之言动,悉听自由……嫖、赌、取妾等事,本校进德会所戒也,教员中间有喜作侧艳之诗词,以纳妾、狎妓为韵事,以赌为消遣者,苟其功课不荒,并不诱学生而与之堕落,则姑听之。夫人才至为难得,若求全责备,则学校殆难成立。且公私之间,自有天然界限。”

陈独秀并不特别稀罕进北大,是蔡元培三顾茅庐把他请进北大,并委以重任,请他当文科学长。蔡先生不拘一格选材,历来众多史家赞誉有加。任命文科学长超出校长的权力范围,需要报请教育部批准。蔡校长求贤若渴,为达到目的,不惜造假,替陈独秀编造履历。而陈独秀本人,并不知情和参与造假。

1

1921年7月31日,“一大”闭幕,陈独秀被选为中共首任中央局书记。曾经的北大文科学长,新文化运动主将,身份已经变成了革命者,陈独秀也因此一次次卷入政治漩涡,令其形象变得扑朔迷离。

胡适有一个大胆的看法:如果陈独秀不被排挤,在北大的自由主义风气的影响下,不会那么激进,当不至于迅速左倾,终于创建了共产党,新文化运动也不至于脱缰而演变为“五四运动”,此后的历史也许会大不一样呢。

[史海秘闻 历史秘闻]导读:陈独秀生前身后,总是是非不断。出于各种观点,有人总是对这位领袖频频攻击。近来则翻出一桩旧案,称陈独秀“以造假进北大以嫖娼出北大”,耸人听闻,混淆是非。今天我们就来揭开陈独秀嫖娼事件背后的真相。

1916年12月26日,蔡元培终于答应当时的北洋政府教育总长范源濂:我愿意出任北大校长一职。

民国期间,北京“八大胡同”是烟花柳巷的代名词。“八大胡同”在西珠市口大街以北、铁树斜街以南,由西往东依次为:百顺胡同、胭脂胡同、韩家潭、陕西巷、石头胡同、王广福斜街、朱家胡同、李纱帽胡同。老北京城的妓院由来已久,分若干等级。早的妓院分布在内城,多是官妓。现东四南大街路东有几条胡同,曾是明朝官妓的所在地,如演乐胡同,是官妓乐队演习奏乐之所。据30年代末的一份统计资料,当时“八大胡同”入册登记准予营业的妓院达117家,妓女有750多人,这只是正式“挂牌”的,还不算“野妓”和“暗娼”。老北京的妓女分为“南班”与“北班”两种,一般来说,“南班”的妓女主要是江南一带的女子,档次高一些,不但有色,而且有才。这样的妓女陪的多是达官显贵,如京城名妓赛金花、小凤仙等。“北班”的妓女以黄河以北地区的女子为主,相貌好,但文化素养差一些。“八大胡同”的妓女以“南班”居多,故多为一、二等妓院。而其它地区的妓院,大多数是“北班”。当时在京城做官和经商的人多是南方人,因此,“八大胡同”成为这些达官贵人经常出入的地界。

5

至于陈独秀“以嫖娼出北大”,同样漏洞百出。唐宝林教授在近出版的巨着《陈独秀全传》中,用三页的篇幅力言陈独秀嫖娼是谣言(见该书218——221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北京版)。

大家反感的不是嫖娼,而是嫖风。一个文化人,怎么能如此粗犷呢。

老北京的妓女分为“南班”与“北班”两种,一般来说,“南班”的妓女主要是江南一带的女子,档次高一些,不但有色,而且有才。这样的妓女陪的多是达官显贵,如京城名妓赛金花、小凤仙等。“北班”的妓女以黄河以北地区的女子为主,相貌好,但文化素养差一些。“八大胡同”的妓女以“南班”居多,故多为一、二等妓院。

100年前的今天,蔡元培下定决心接受任命。他抵达北京,受到大家的热烈欢迎。1917年1月13日,他发表就职演说,正式开始了北大的新时代。

当然,夏是一个很牛逼的人物,他先是就读于上海的南洋公学,后来到美国留学,在伯克利和耶鲁大学学过物理,1909年他又到德国柏林大学深造,老师是著名的M.普朗克。

陈独秀就是“进德会”的成员。蔡元培和陈独秀的关系很好,学生拍摄的各种毕业照中,两人总是做到一起。所以,陈独秀加入“进德会”,很有可能是给校长一个面子吧。

他要是没嫖娼,此后的历史也许会大不一样呢。

蔡元培做过教育总长,但他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当校长的梦想,那样才能真正改变一个学校,推行自己的办学理念。但是,他的很多朋友都反对他当北大校长,因为那时的北大,实在太烂了。

87.75%有趣味的年轻人,都在看“谈资”。各大App商店搜索「谈资」,新生代智趣污资讯平台。

嫖娼是个人自由,只要不影响教学就无所谓。蔡元培的办法,是办一个“进德会”,进入这个社团的人,大家先从自我做起,把嫖给戒了。这样,慢慢开始养成一种不嫖娼的校风。

作为最了解事情真相的两个人,胡适后来与汤尔和反复讨论过此事。胡适认为,陈独秀嫖娼是事实,但是抓伤妓女下体,却绝对是谣言,从根本上说,这事也缺乏目击者啊。他还认为沈尹默的人品有问题,背后使坏,要排挤走陈独秀。

曾经有一个说法,陈独秀嫖娼改变了中国命运,这个说法并不太成立。

蔡元培与陈独秀

《北京市民宣言》提出了五条“最后最低之要求”,其中有一条,就是要求撤掉曾经镇压过学生的步兵统领王怀庆的职务。在今天看来,这样的要求确实有点大胆。

3

一个大学,文科学长和理科学长都嫖娼,这还怎么办学?

老北京城的妓院由来已久,分若干等级。最早的妓院分布在内城,多是官妓。现东四南大街路东有几条胡同,曾是明朝官妓的所在地,如演乐胡同,是官妓乐队演习奏乐之所。据30年代末的一份统计资料,当时“八大胡同”入册登记准予营业的妓院达117家,妓女有750多人,这只是正式“挂牌”的,还不算“野妓”和“暗娼”。

大家一起喝茶,这次没有喊小姐来助兴,陈独秀对此也兴趣不大了,他感兴趣的是散发传单。茶局散场,胡适和高一涵走了,留下陈独秀一个人继续在那儿散发传单。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2

2

作为《新青年》的主编,陈独秀当然是公共人物。在卖淫合法化的环境下,一般公共人物应该自我约束,但不必有特别的标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我并不主张大学教授不妨嫖妓;我也不主张政治领袖不妨嫖妓;我觉得一切社会上有领袖地位的人都是西洋人所谓‘公人’……都应该注意他们自己的行为……但我也不赞成任何人利用某人的私行为来做攻击他的武器。”

其实,嫖娼在当时是文化圈的生活方式而已,不值得大惊小怪。民国期间,北京“八大胡同”是烟花柳巷的代名词。“八大胡同”在西珠市口大街以北、铁树斜街以南,由西往东依次为:百顺胡同、胭脂胡同、韩家潭、陕西巷、石头胡同、王广福斜街、朱家胡同、李纱帽胡同。

陈独秀平日为人非常傲气,在北大也得罪了不少人,很多人因此要求校长蔡元培采取行动,开除陈独秀。

4

但是,这只是一种推测。在历史的洪流中,一次嫖娼又算什么呢。

半夜,胡适接到友人电话,陈独秀被捕了。

北大没有因为嫖娼而开除陈独秀,在庆祝蔡元培当北大校长一百年的时候,人们必须记住北大的包容。

这次风波比上次嫖娼的影响大得多,虽然胡适为这个安徽老乡多方奔走营救,但是陈独秀还是被关了83天。

当时,社会上谣言四起,说陈独秀因为嫖娼辞职,蔡元培还专门辟谣。北大先是改聘陈独秀为史学系教授,他没有答应,改为聘请他担任北京大学国史编纂处编纂,他答应了。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3

1919年6月12日,陈独秀与胡适、高一涵等一起在北京城南一个叫“新世界”的娱乐场所喝茶聊天。经过了五·四运动的洗礼,这时的陈独秀,越来越激进了。他制作了一个《北京市民宣言》的传单,抗议北洋政府对外出卖国家主权,对内镇压人民的恶劣行径。

“学生老爷”们放了学不是去图书馆,而是跑到妓院、戏园,打麻将、吃花酒、捧名角。社会上盛传关于“两院一堂”的说法是,出入八大胡同妓院的人中,多是参众两院和京师大学堂(1912年5月更名北京大学)的人,因此,当时的北京大学几乎是堕落的代名词。

1919年3月,北京城乍暖还寒,小报爆出猛料,堂堂北大文科学长陈独秀在嫖娼的时候,竟然“挖伤某妓之下体”,一时间,舆论哗然。

1919年3月26日夜,蔡元培、汤尔和、马叙伦、沈尹默等聚在一起讨论商量对策。蔡元培采取了一个折中的方案,北大本来要搞一个改革,取消文理科的学长,而用教授委员会来管理。蔡元培把这个改革提前了,这样,陈独秀就不再是文科学长了,算是对舆情的一个交代。

蔡元培要给中国一个新的北大,就职不到10天,就聘请了陈独秀为文科学长,陈独秀的《新青年》编辑部也随之由上海迁至北京。另外,蔡元培还聘请了夏元瑮为理科学长。

复旦治理嫖娼记:周子余扫除黄色淫秽活动陈独秀中枪云顶集团登录网站。陈独秀和夏元瑮都是南方人,两人作为“学长”,收入又高,想必玩儿的是南班。

从监狱出来,陈独秀就没办法在北大继续待下去了,他南下上海。1921年夏天,在嘉兴南湖的一艘船上,他成为一个新生政党的领导人。

胡适后来说:“嫖妓是独秀与浮筠都干的事”,这个浮筠,就是夏元瑮。夏1884年出生再杭州,算是蔡元培的浙江老乡,到北大当理科学长,也才30出头,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

当时的北大,学生很多都是官二代和富二代,大多数学生都雇有仆人,在学校里,这些学生被称为老爷。上课铃响了,仆人要向学生通报说:“请老爷上课。”这些“学生老爷”上学不是为了学习知识,而是希望毕业后能做官,北京大学的风气是以做官为目的,被人戏称为“官僚养成所”。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复旦治理嫖娼记:周子余扫除黄色淫秽活动陈独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