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克福地下》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法学网云

《深色胭脂红》电影剧本西班牙、墨西哥、法国合拍 1995年 彩色 110分钟编剧:帕斯·阿利西亚·加西亚迭戈导演:阿图罗·里普斯坦摄影:吉列尔莫·格拉尼略主演:雷西纳·奥罗斯科、丹尼尔·赫梅纳斯·卡乔、玛利萨·帕莱德斯(饰华

《洛杉矶机密》电影剧本导演:柯蒂斯·汉森主演:盖伊·皮尔斯、拉塞尔·克劳、凯文·斯塔西、詹姆斯·克伦威尔、金·贝辛格、丹尼·德维托美国华纳兄弟公司1997年出品编剧:布莱恩·赫格兰德、柯蒂斯·汉森(根据詹姆斯·埃尔罗伊同名小说改编)获奖:本片获第70届奥斯卡佳改编剧本、佳女配角金像奖。编译:李一鸣外景·白天·50年代的洛杉矶一张张风景照片快速叠印;画面上出现了迷人的海滩,海水像一道白链卷上平展的沙滩,接着,镜头摇过一望无际的绿色的桔树林……伴随着一支歌曲,一个男人的极富感召力的声音在向人们发出呼唤:“欢迎光临洛杉矶!这里阳光明媚,沙滩辽阔诱人,成片的桔树林一望无际。这里到处都是工作,地价又便宜……”外景·白天·洛城的街道镜头摇过干净、整洁的街道,一排排整齐的住房。仍然是那个男人的声音:“……每个劳动的人可以拥有自己的房子,而在每一幢房子里,都是一个快乐的美国家庭。”内景·白天·室内餐桌前,一对年轻的夫妇和他们的子女在做饭前的祈祷……内景·白天·一游泳池里一位母亲和女儿在游泳池中嬉水……:“……你可以拥有这一切,而且没准儿你还会被人发现,成为电影明星,或是看见那些明星们……”内景·夜晚·室内身着华衣美服的大明星们在跳舞,一群追星族在和明星们促膝交谈……:“洛杉矶的生活美不胜收,这里是人间天堂……”外景·白天·海滩上一男一女在水中嬉戏……内景·白天·游泳池中两名年轻的女性在水池中挥臂向镜头游来,水中装满了漂浮的球。:“哈哈,不管是真是假,他们就是这样说的;因为他们在推销形象,他们是通过电影、电台和电视来推销的……”外景·白天·大街上一串节日游行的彩车在人群中驶过,穿着白色衣裙,身披红色花环的姑娘向众人挥手致意……转动的摄影机镜头,一排排彩色电视机的屏幕……:“电视节目中的警察英明神武,他们清除了城市中的罪犯……”一架老式的黑白电视机屏幕中,一名头戴礼帽,嘴里叼着雪茄烟的传统警探形象……:“没错,你会以为这里是伊甸园,但即使在天堂中也会有麻烦……”内景·夜晚·一酒吧内人们在桌前啜着酒或在成双成对地跳舞。镜头推向一名身穿灰色西服的男人,他正和一名娇艳的红衣女郎翩翩起舞……:“……引起麻烦的这个人叫科恩,人称他为‘米奇·科恩’。他是洛杉矶显赫的人物。这位是他的头号保镖,约翰尼·汤伯纳……镜头推向另一个在酒桌前正在和一女子交谈的男人。突然从什么地方传来一声巨响,约翰尼机警地把手伸向上衣的里面,做出掏枪的姿势……内景·夜晚·另一室内:“米奇是这一带犯罪组织的头目……”一张长条的桌子上堆满了钞票,几只手在清点着那些钱……一堆袋装毒品,几只手伸过来拿着……:“他们贩毒,从事非法活动,组织卖淫……”外景·夜晚·街上一架照相机对准一辆汽车,闪光灯一闪的刹那间,车内一男人被打死的镜头定格。:“他们一年要杀死十多个人,他的手法毫不含糊,每次报纸的头版都刊出他的照片,这时便是洛杉矶城形象的耻辱……”一张报纸上科恩的特写照片。内景·夜晚·赌场内一赌桌前,一支筹码杆一划,收走一大堆筹码……:“有组织的犯罪行为怎么能存在于警力强的城市,得设法对付……外景·夜晚·街道上一辆辆警车出动……外景·夜晚·一豪华的住宅前一群身着便衣和警服的警察来到门前,按响了门铃……:“这里是好莱坞,凡事因循守旧,他们用对付卡彭的方法来对付米奇……”门打开了,身穿睡衣的米奇出现在门前,他脚边有一条小狗在摇头摆尾。一便衣走上前冷冷地说:“科恩先生,你因涉嫌漏税而被捕了……”内景·夜晚·《嘘嘘》杂志的主办人谢德家中镜头随着画外音摇出一个正在打字的人,他就是《嘘嘘》杂志的主办人——谢德·哈奇。:“米奇的被捕造成城市的真空,早晚会出现一个胆大包天的人来填补……请记住,亲爱的读者,你们现在在这里看到的都是秘密的,不张扬的和非常秘而不宣的东西……镜头切换出一叠《嘘嘘》杂志,封面上并排印着两张照片,一张是米奇,另一幅是一个穿游泳衣的女郎。照片周围用醒目的红字写着杂志的名字:“嘘嘘”。下面一行较小的黑体字点出了本期的主要内容:“影城的女同性恋爱者和米奇一起坐牢”外景·夜晚·一幢临街的房子前好莱坞警察局的警官巴德·怀特和一个同伴坐在警车中,他眼睛紧盯着马路对面的那幢房子。从那里面不时传来断断续续的打斗声。坐在后座上的同伴叫迪克·史丹斯,他手里拿着一只扁形的酒瓶,有些不屑地对巴德说:“你很依靠那张清单,不过那上面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巴德的头发剃得很短,显得十分精干。但他那不苟言笑的外表中又透出一种令人生畏的凶悍。此时,他的眼睛仍然紧盯着街边的房子,嘴里说道:“他两周前才出狱!”史丹斯仍不以为然地:“这些帐以后再算吧,我们还要拿其余的酒呢。”说罢,他举起另一只手中的酒瓶又喝了一口。巴德没有理睬史丹斯。他拿起车上的无线话筒,向值班室呼叫着:“好莱坞,这里是6-A-7,请派巡逻车到长青街4216号来,拘捕违反假释令的嫌疑犯。他们会看见他的。”坐在后面的史丹斯听着他的报告大笑起来。巴德没有理会,他一言不发地推开门下车,朝那幢房子走。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屋子里正在厮打的是一男一女,“别哭……”“住嘴……”那男人粗暴的声音不断从房子里传出来。巴德脸色阴沉地走上前。他看到房顶上装饰的五颜六色、做成动物模样的彩灯,便伸手抓过一条垂下来的绳索,用力一扯,彩灯轰然从屋顶上滚落下来,在一阵爆裂声中摔得粉碎。屋子里的男人听到外面的巨响,一把推开女人,走了出来。这是一个身材粗壮的男人。他凶狠地盯着巴德:“你是什么人?”巴德冷冷地望着他道:“过路的圣诞鬼。你想换换口味和男人跳个舞吗?”“你是个无理的人!”那男人说着抡起胳膊挥拳向巴德打来。巴德灵巧地弯腰闪过男人的拳头,随后敏捷地连出数拳,揍向那人的脸,接着又抓住他的肩膀用膝盖猛撞他的肚子。那个貌似强大的家伙此刻只能发出一阵惨叫。巴德接着顺势一推,把他摔在门廊前,然后冲上麻利地用手铐把他铐在栏杆上。巴德俯下身对那男人说道:“你一年半后出狱,我会和你的假释官非常熟悉,你再碰她我就要控告你强奸小女孩。你知道监狱里如何对待你这种人!”这时,屋里的女人也惊慌地走了出来。这是个年轻的姑娘。她战战兢兢地躲开这两个男人,走下台阶。巴德看着她问道:“你有地方可吗?找个安全的地方吧!”说着他顺手帮她抬起挡在空中的电线。那女子如释重负地朝不远处的一辆汽车前走了几步,然后想起什么,停下来感激地对巴德说道:“圣诞快乐!”“圣诞快乐!”巴德回答着走回自己的汽车。内景·夜晚·室内这里正在举行圣诞晚会。警官杰克·文森斯身穿便服正在和一艳丽的红裙女郎跳舞。那女郎一边跳着一边讨好地问道:“你在节目中做什么,杰克?”杰克:“我是……技术顾问,教布莱特·基斯怎么像警察一样走路、说话。”他指的是经常在电视里扮演警察的一位着名演员,他也在晚会上,正在和另一个女郎跳舞。他长得潇洒、帅气,一副英俊小生的派头。女郎:“他走路说话可不像你……”杰克:“因为他是电视版本的警察。美国没法接受真实的东西。”女郎继续问着:“是你拘捕罗伯特·米奇的吗?作为真正的警察一定很刺激吧?”杰克用手抚摸着女郎的头发,亲昵地说:“等咱们换个地方,我很乐意把有关米奇的详细情况告诉你。”说着,他双手搂住女郎的腰。这时,一个个子奇矮、身材滚圆,长得像只皮球似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就是《嘘嘘》的谢德·哈奇。此人一望就属于那种天生的“公关奇才”。他戴着副眼镜,头上几乎已成秃顶,咧开大嘴用一种夸张的语调大声招呼着杰克:“嘿,杰克·文森斯!”

《对她说》电影剧本西班牙埃尔德塞奥电影公司、西班牙电视三台、西班牙ViaDigital公司 2002年 联合出品编导:佩德罗·阿尔莫多瓦摄影:哈维尔·阿吉雷萨罗佩主演:哈维尔·卡马拉、达里·格朗迪内蒂、莱昂诺尔·瓦特琳、罗莎里奥·弗洛雷

《深色胭脂红》电影剧本西班牙、墨西哥、法国合拍 1995年 彩色 110分钟编剧:帕斯·阿利西亚·加西亚迭戈导演:阿图罗·里普斯坦摄影:吉列尔莫·格拉尼略主演:雷西纳·奥罗斯科、丹尼尔·赫梅纳斯·卡乔、玛利萨·帕莱德斯、维罗妮卡·梅契特获奖:1995年哈瓦那拉美新电影节剧本大奖;1996年威尼斯电影节佳剧本奖、佳美术奖、佳音乐奖;1996年比亚里兹国际电影节佳剧本奖、佳美术奖、佳音乐奖。编译:甘丽嫚1.内景·科拉尔的卧室·白天卧室的窗帘随晨风轻轻摆动。这是一间40年代末生活在低层的人的住房:铁制和木制的式样陈旧的家具和已破损不堪的柳条椅是陋室中惟一的摆设。剩饭剩菜随处可见,牛奶瓶中的牛奶显然已腐败变质。梳妆台上堆满了霜、膏、香水、胸针、发卡……尤其惹眼的是一张精心装饰后贴在硬纸板上的查尔斯·鲍育的明星巨照,他耷拉着帽檐,目光忧郁地看着这个世界。科拉尔·法布莱躺在铺着红色床罩的床上,她皮肤白皙头发乌黑,额前几个大发卷更增加了她的几分妩媚,显得轻佻而性感。她虽然年纪尚轻,但体态过于丰腴饱满。她是个精于算计,富于疯狂而浪漫幻想的女人。闹钟响过。一束微弱的晨光透过了窗樘。科拉尔起身将门轻轻关上,然后脱长衫,露出了她那对滚圆高耸像熟透的木瓜似的乳房。她噘起涂得血红的嘴唇用眉笔在乳房上写下“查尔斯”的名字,并向海报上的明星卖弄地做了个媚眼。这位在当时己经走红十多年的法国明星仿佛回她一个自负的微笑。孩子们的哭闹声打断了她的白日梦。她裹着一件红色的睡袍从床上爬起来。科拉尔的房间是她生活拮据的鲜明写照,她的美梦与严酷的现实交织在一起。2.内景·科拉尔家的客厅·白天幽暗的客厅。科拉尔给女儿特蕾莎和小儿子卡洛斯穿好外套,拖着他们走向门口。她唠唠叨叨,抱怨自己的艰辛和孩子们的吵闹。科拉尔把写着“打针时间下午7:00一10:00”的木牌靠在窗户上,然后拉着儿子朝门口疾步快走。男孩牵着一只小白兔,女孩悻悻地紧跟母亲身后,她睡眼惺松,急匆匆地啃着一只海蚌。特蕾莎无奈地面对眼前的一切:她总要比同伴们早起床;整个下午她都必须在邻居家度过;每天的早饭她都必须这样紧赶慢赶地往下塞;而且她这个肥胖臃肿的妈妈总是对她疾言厉色,叫她好不伤心。科拉尔:动作快一些,我医院要迟到了!推开大门,灰色的灯光透过走廊使狭小的客厅一览无余:地板上的报纸堆上摞着玩具;一些不值钱的小摆设与用过的几只杯子争夺着小咖啡桌面有限的地盘;桌上挤放着指甲油、粉刷、发卡、电影杂志和剪下来的明星剧照。这间陋室益发显得又脏又乱。科拉尔回身将门关好。科拉尔:你听说查尔斯·鲍育和海蒂·拉玛的维闻了吗?和咱们想的一样他真心爱的是个法国女人,那人可比海蒂漂亮多了,又性感……3.内景·科拉尔家的客厅·夜晚夜幕降临。客厅里灯光暗淡,淡红色的灯光若明若暗。孩子们围在收音机旁,里面播送着儿童唱诗班的节目。他们像被遗忘了似的,独自在角落里静静地摆弄自己的玩具。科拉尔准备给丹·迪马斯先生注射胰岛素。丹·迪马斯脸色铁青,形容枯槁,孱弱的身躯瘫靠在一张轮椅上,身上盖着一条毛毯。显然,这位瘦骨嶙峋的老先生已临近生命的尽头。科拉尔卷起老人的袖子,用一根橡皮绳捆紧他那干瘪的手臂。她一边寻找血管一边念着老人递给她的一张皱巴巴的药方。因捆绑得太紧,老人不禁叹了口气。科拉尔全然不理,仍自言自语地重复着那张药方。在她身旁,一本院艺杂志和心脏医学杂志搀混在一起。科拉尔:他是个色鬼,海蒂·拉玛特俗,一点也不性感。哪儿比得上我呀?丹·迪马斯……您说是不是?……科拉尔冲他卖弄地笑笑,同时假装羞涩地解开了衣服,袒露出胸前查尔斯·鲍育的“签名”。她抓起老人那只苍老枯干、雀斑密布、血管肿胀并不住抽搐的手在她肥硕柔软的乳房上抚摸揉搓着。特蕾莎抱着弟弟的小白兔气呼呼地站在那里,两眼冒火似地瞥了一眼母亲那对肥大得几乎流溢出来的乳房。女儿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自己的母亲干这种事。特蕾莎:穿好你的衣服,行不行?科拉尔慌忙系好衣衫,无奈那紧身护士服却偏偏拢不住自己的乳房。这时,她满脸通红地对女儿赧然一笑,表示歉意。这个思想传统守旧的9岁小女孩与母亲格格不入。面对女儿冷酷的目光,科拉尔不寒而栗。一时间,女儿竟成了她的上司。特蕾莎:我是说……丹·迪马斯先生……特蕾莎将手中的兔子撒开,背对母亲坐在沙发上。不管母亲愿听不愿听,便开始嘟哝个不停。她想借此机会把母亲狠狠教训一下。特蕾莎:大肥猪,恶心人!……科拉尔弯身抱起兔子,忍受着女儿的数落。突然,她猛兽般地扑向女儿,拽起她的一只胳膊。科拉尔:你说什么?王八蛋!我是胖,那还不是因为整天关在这儿伺候你们呀……讨厌鬼,你们都给我洗澡!兔崽子!你帮弟弟好好洗洗,看不见我正在忙着嘛!她死劲揪着女儿的连衣裙,企图把她扒个精光。面对暴怒的母亲.女孩害怕了。特蕾莎:我们一块儿洗吗?科拉尔:一块儿洗!特蕾莎:男孩女孩不能一块洗的。科拉尔:在这个家就是这样……一是因为天晚了,二是因为你有个神经质的妈妈,再就是因为我这个大肥猪说的……科拉尔上前撕扯着女儿的衣裳,把她拖过走廊。小卡洛斯抱着小白兔跟在她们后面,走廊中的喧嚣趋于平静。科拉尔一把推开卫生间的门,浴间龙头大开,热水汹涌,顿时浴间雾气蒸腾。与其说科拉尔在为孩子们做宗教的晚洗礼,不如说是在尽情地报复和发泄。她头发蓬乱,浑身湿漉漉地回到客厅,丹·迪马斯先生强做笑颜,惊恐地望着她。胖女人盛怒难消,没好气地在老人身旁坐下,继续给他打针。她仇恨,她愤怒。这愤怒源于多年来饱受凌辱,在无正义无自尊中备受煎熬。从她那双乌黑刚毅的大眼睛中进射出复仇的目光,老人凭直觉已感知了一切,他只有回避为上策。科拉尔抓起老人枯柴似的手臂,把针头狠狠地戳进,但马上又拔了出来。她又发疯似地扎进,很快又拔出来。这样反复三次总算扎了进。老人疼得傲傲直叫,并竭力抽回手臂。科拉尔:安静点儿……别惹我生气。突然,科拉尔身后出现了丹·迪马斯先生的女儿伊梅达。伊梅达体态风流,风姿绰约,一副城市妓女的模样。她默不作声地在门口站了几分钟,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怒不可遏,像一头雄狮似地冲了过来。伊梅达:可让我撞上了,好哇,你就这样折磨你的病人呀……科拉尔:因为他的血管不好找嘛……伊梅达:就算是这样。我一定要把这事张扬出,我有的是朋友,你放明白些。伊梅达上前一把拔出了注射器,推起轮椅就走。突然,一盏灯落到地上,科拉尔惊呆了,她拾起针管,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她开始为自己今天恣意妄为将招致的后果感到后怕。科拉尔:我并没怎么着他呀,不就是多扎了几下嘛。泪水在她那涂满珍珠粉的胖脸上流淌,睫毛膏在泪水冲刷下使她浓妆的面庞留下一道道黑色的印记。特蕾莎身裹着浴巾走出卫生间。科拉尔:干什么?特蕾莎:我的辫子……我自己不行……科拉尔看了女儿一眼,揪着她的头发把她拖过来。女儿疼得直叫。科拉尔已觉察到长女对自己的恐惧,她默不作声地三下两下就把女儿的辫子拆散了。科拉尔:睡觉吧。特蕾莎:那么,晚饭呢?科拉尔:今天不吃了。不吃饭,你就不会像我这么胖了。今天别再闯祸了,别喊别叫,大气也不许给我出!特蕾莎刚要离,科拉尔过来擦她脸上的泪水,然后又在她的小手上吻了一下。她托起女儿的脸凝视着,作为母亲,她对女儿真是又爱又怨,一种矛盾的心绪搅得她心烦意乱。科拉尔:我有时候就这样……自己也无法控制。特蕾莎苦苦一笑,学着母亲的样子,吻了一下母亲的手,走开了。科拉尔用那双胖手向孩子们做了个飞吻后便歪倒在沙发上。每次疯狂发作之后,她自己也悔恨莫及。她关了灯,打开唱机。顿时,浪漫情调的歌声在厅中回荡。她抓起酒瓶猛灌一口,溢出的酒水淌湿了前胸。当她顺手抄起一本杂志擦抹时,杂志上的一则征婚广告引起了她的注意……餐具柜上照片中的查尔斯·鲍育正冲着她微笑,那微笑轻佻而浪漫。她懒散地倚在沙发上,先是低声后又高声地念着这则广告。科拉尔:“西班牙绅士……相貌酷似明星查尔斯·鲍育,愿与一切钟情女士畅诉情缘……仅需照片一张,身材是否苗条无关紧要……”为什么不试一试呢?不管怎么说,机不可失。也许我真能找到一个查尔斯·鲍育似的西班牙男人哩。科拉尔跪坐在咖啡桌旁,她从一堆旧照片中挑出自己中意的一张。照片上的她身材苗条,笑吟吟地揽着一岁左右的特蕾莎。她剪下照片,用一枝红墨水笔认真地写着,一边写一边高声念着每一个字。一会儿功夫,一串鲜红的字母跃然纸上。她心花怒放,完全沉醉于幸福的美梦中,今日的不悦早已置之脑后,长期被命运枷锁压制的欲望喷涌而出……科拉尔:尊敬的埃斯特雷亚先生,随信附上照片一张,我渴望……4.内景·埃斯特雷亚的卧室·傍晚

《法兰克福地下》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法学网云顶集团登录网站。《法兰克福地下》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法学网云顶集团登录网站。《洛杉矶机密》电影剧本导演:柯蒂斯·汉森主演:盖伊·皮尔斯、拉塞尔·克劳、凯文·斯塔西、詹姆斯·克伦威尔、金·贝辛格、丹尼·德维托(

《法兰克福地下》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法学网云顶集团登录网站。《对她说》电影剧本西班牙埃尔德塞奥电影公司、西班牙电视三台、西班牙ViaDigital公司 2002年 联合出品编导:佩德罗·阿尔莫多瓦摄影:哈维尔·阿吉雷萨罗佩主演:哈维尔·卡马拉、达里·格朗迪内蒂、莱昂诺尔·瓦特琳、罗莎里奥·弗洛雷斯监制:阿古斯丁·阿尔莫多瓦获奖:2002年欧洲电影节佳影片、佳导演、佳编剧奖;2002年英国电影学院佳外语片奖;2003年美国金球奖佳外语片奖;2003年美国奥斯卡佳原作剧本金像奖等。编译:傅郁辰紫红色的幕布上叠出职演员表内景·剧场舞台·夜晚舞台上摆着许多桌椅,两位穿着白色睡袍、紧闭双眼的女人像幽灵似的在桌椅间穿来穿。她们绝望地撞到墙上,跌倒在地上。一位戴着眼镜、穿黑色衣服的中年男子慌张地挪动桌椅,似乎怕这两个女人撞上。两个女人仍不停地穿行着。台下的观众在聚精会神地看演出。贝尼诺也在其中。他30岁出头、圆脸、外貌平平。马克坐在贝尼诺旁边。这两个素不相识的男人似乎因这场演出有了某种联系。马克被演出感动得热泪盈眶,贝尼诺友好地看了他一眼。他自己也很激动。舞台上的演出仍在继续。内景·阿里西娅病房·白天穿着淡蓝色护理服的贝尼诺正在给一个年轻美丽、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姑娘做护理,这个姑娘叫阿里西娅,是个植物人。贝尼诺边干活边向阿里西娅讲述他看演出的情况。贝尼诺:舞台上到处是木制的桌、椅,两个穿着白色睡衣的女人走进来,她们紧闭着双眼,就像是两个幽灵,你担心她们会跌倒。但是,突然出现一个男人,神情忧郁,我从未见过如此忧郁的神情(他不停地为阿里西娅的手臂擦护肤霜,修剪和涂指甲),他用手挡着桌椅,生怕她们撞上。你无法想象这一幕是多么感人!我身边坐着一个40多岁的男人,长得挺帅,他好像很激动,好几次都流泪了,其实真令人感动。内景·阿里西娅病房·白天病房宽敞明亮,墙是橘黄色的,墙上挂着一些饰物,房内还有沙发和柜子。阿里西娅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贝尼诺起身走向柜子,从柜子里取出一张大照片,他把相片拿给阿里西娅看。贝尼诺:我要让你惊喜,我了剧院后台,替你向皮纳要了签名的照片,并把它买了。上面写的英语,大意是说,希望你能克服各种困难,重新开始跳舞。躺在床上的阿里西娅双目紧闭,面部无任何表情。内景·阿里西娅病房·白天女护理员罗莎与贝尼诺一起为阿里西娅擦身体。阿里西娅的躯体充满青春气息。他们又为阿里西娅清洗下身。贝尼诺:我们来看看。啊!她好像来月经了。罗莎:这个月提前了。贝尼诺和罗莎为阿里西娅更换病号服,盖好被单。内景·阿里西娅病房·晚上女护士玛蒂尔德推门进入阿里西娅的病房。贝尼诺在给阿里西娅测试体温。玛蒂尔德:晚上好,贝尼诺,今天晚上你能留在这儿吗?我姐姐不会照看孩子,我也不知道该把他们送到哪里。贝尼诺:那你干吗还跑一趟。打个电话,跟我说一声不就行了。玛蒂尔德:是不是太麻烦你了?这个星期你已经值三个夜班了。贝尼诺:没事,其实我有下午半天就够了。我在装修,我要和那些工人谈谈,看能不能一次就搞好。他们把我家弄得乱七八糟的。然后我再把照片镶起来,也没别的什么事了。玛蒂尔德:我的情况一时也好不了,你要是愿意,我们可以商量商量,看看……贝尼诺:你丈夫走了,他把三个孩子都扔给你,这不是你的错!晚上你能来就来,哪天来不了,我替你。咱们就这么说定了。玛蒂尔德:谢谢。喂,你把她肠部的营养管拔了?贝尼诺:是啊,因为她有些受不了。玛蒂尔德:明天我再给她接上吧。贝尼诺:好,行了,你快走吧,早点回吧!玛蒂尔德:谢谢。贝尼诺:走吧!内景·马克家·夜晚马克在家里做健身运动,他的脸上渗出汗水。马克是个40多岁,性格稳重的人。马克在健身的同时,注意听着电视新闻。电视屏幕上正播映主持人采访女斗牛士莉迪娅·贡萨雷斯的节目。女主持人:六头公牛和一个女人,下周三在传统斗牛场,将由莉迪娅·贡萨雷斯迎战六头公牛,这可不是小数目。晚上好,莉迪娅。莉迪娅:晚上好。女主持人:你为什么做出这么惊人的决定呢?电视播出的内容吸引了马克,他停止健身,坐到沙发上看电视。可以看到,马克的家布置得非常简单。莉迪娅:我的工作是斗牛,两头也好,六头也好,对我来说没什么不同。女主持人:听说很多斗牛士拒绝与你同场献技,就是因为你是女人。莉迪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女主持人:你应该承认,在斗牛界大男子主义盛行。当然也有例外,好像埃尔尼奥就不介意,你们两个人的名字,同时在广告上出现了好几个月。莉迪娅:这都已经过了。女主持人:他得到了你之后又抛弃了你,他这么做是不是想提高知名度。莉迪娅:在后台我已经提醒过你,我不想谈这个话题。女主持人与莉迪娅的对话引起了马克的注意,他专注地盯着电视屏幕。女主持人:说出来会好一些,谈一谈吧,摆出问题,然后才能得到解决,因为埃尔尼奥……莉迪娅气愤地打断了主持人。莉迪娅:够了!女主持人:别这样,亲爱的莉迪娅,让我把话说完,因为埃尔尼奥……莉迪娅再次打断主持人。莉迪娅:在化妆间我已提醒过你,我不想谈这个话题。女主持人仍不依不饶。女主持人:在化妆间你可什么都没对我说,而且我也不喜欢你这么说,这样的话,观众会认为我们事先商量好了采访内容。我可事先什么都没定,我只想展示真实的一面。我是少数敢于面对现实的人,所以你也应该勇敢地承认你被人涮了,因为埃尔尼奥欺骗了你。莉迪娅对女主持人忍无可忍,她起身离。女主持人拉着莉迪娅的手不放,莉迪娅用力甩开女主持人的手走开了。女主持人固执地说个不停。女主持人:就是这个与你分享荣誉、金钱和床铺的男人,在他认为合适的时候,把你甩了!内景·马克住宅客厅·白天马克在打电话。马克:你好,胡安·路易斯,我是马克,近好吗?有件事想问问你……我想采访莉迪娅……是的,我也在看,我想写一篇更深刻的文章,要登在周末副刊上……太好了。外景·阿朗胡埃斯斗牛场·白天身着斗牛士服装的莉迪娅英姿飒爽,眉宇透出一种令人敬畏的霸气,她正在斗一头健壮、狂野的公牛。莉迪娅勇敢和惊险的动作,赢得观众的阵阵喝彩。莉迪娅一边靠近公牛,一边不停地吆喝。莉迪娅:牛,过来,来呀!马克坐在看台上,他被莉迪娅的勇敢所折服,目不转睛地盯着莉迪娅。莉迪娅近似疯狂了,她的动作越来越具危险性。埃尔尼奥和他的经纪人也坐在看台上。经纪人:都是你闹的,她恨不得让牛把肠子挑出来给你看,我们真不该来,尤其是你。莉迪娅的表演惊心动魄,观众鼓掌向她热烈喝彩。内景·陶里纳咖啡厅·夜晚马克、莉迪娅、埃尔尼奥的经纪人等都在咖啡厅里。马克悄悄地听着莉迪娅与经纪人的谈话。莉迪娅: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经纪人:是的,没错。可,埃尔尼奥需要集中精力,没时间考虑别的事情。莉迪娅:我可没想打扰他,不过,请转告他,让他别墅把他的东西拿走,或者告诉我应该把东西寄到哪里。经纪人:寄到我家里吧。莉迪娅:让他自己来跟我说!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内景·咖啡厅吧台·夜晚莉迪娅转身离开,经纪人走向吧台。她对坐在吧台边的两个助手说:拿着,你们可以走了。莉迪娅对吧台服务员:请给我来一杯加冰的威士忌。服务员:要小杯,还是大杯?莉迪娅:大杯。马克走近莉迪娅。马克:我能和你讲两句话吗?莉迪娅打量着马克:如果你送我马德里,我们可以路上谈。埃尔尼奥和他的经纪人在远处观察莉迪娅和马克。马克答应了莉迪娅。马克:很乐意为你效劳。莉迪娅:那我们走吧。莉迪娅主动挽着马克的手臂从埃尔尼奥身边向外走。内景·马克的汽车内·夜晚马克驾车,他问莉迪娅:谁给你起的这个名字。莉迪娅:我父亲。马克:这么说,你的命运从一降生就注定了......莉迪娅:我父亲一直想成为斗牛士,不过后只当上了短扎枪手,他是这个世界上支持我的人,但是一年前他过世了。马克:对不起。《国家报》的彩色周末副刊让我写一篇关于你的文章。莉迪娅:你是写斗牛的吗?我好像从未听说过你的名字。马克:说真的,我对斗牛一窍不通。莉迪娅:那你来干什么?马克:我虽然不懂斗牛,但我理解陷入绝望的女人。莉迪娅:啊,是吗?谁跟你说我很绝望?马克:我的直觉告诉我的。莉迪娅:对你来说斗牛并不重要,你感兴趣的只是我和埃尔尼奥的关系,那么,请你转告《国家报》,别再来烦我!汽车停在了莉迪娅别墅门口。莉迪娅一言不发地下了车,走向家中。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法兰克福地下》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法学网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