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浪》电电影和戏剧本_游戏剧本_好管军事学网

《性格》电影剧本KARAKTER荷兰二层影片公司出品 1996年5-10月拍摄完成 1997年4月发行编剧:米凯·范·迪姆和劳伦斯·海尔斯、鲁德·范·梅根合作导演:米凯·范·迪姆摄影:罗希尔·斯托弗斯主演:费贾·范·胡埃特、扬·

《破浪》电影剧本丹麦Zentropa Entertainment ASP法国La Sept和Eurimage1996年联合出品编剧:皮特·阿斯木森、拉尔斯·冯·特里恩导演:拉尔斯·冯·特里恩主演:爱米莉·沃特森,施泰朗·斯卡斯加德,卡特琳娜·卡特丽吉,亚德里安·罗林斯,桑德拉·沃本片获1996年度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委会大奖、1996年菲利克斯欧洲电影节佳女演员奖、1997年法国恺撒电影奖佳外语片奖,1997年美国金球奖和奥斯卡奖佳女主角提名。编译:单万里1.教堂·内景·日教堂里,两名牧师在跟贝丝谈话,贝丝脸上露出甜蜜的微笑。贝丝:他叫简。牧师:我不认识他。贝丝:他在海上钻井平台工作。另一牧师:你知道,我们是拒绝跟外乡人结婚的。牧师:你知道结婚意味着什么吗?贝丝:是两个人在上帝面前的结合。牧师:你认为自己在上帝面前能够承担你和另一个灵魂的婚姻的责任吗?贝丝:我能够。牧师:你能举例说明这个外乡人带来的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吗?贝丝:他们的音乐。牧师:你先出等一会儿,贝丝·麦克奈伊。2.教堂前·外景·日贝丝走出教堂大门,来到教堂前的院子里,陶醉地闭上了眼睛,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然后她睁开眼睛,冲着镜头甜蜜地微笑着。音乐起,伴着欢快的歌声。山峦起伏,云雾缭绕。远处,一架直升飞机向前景飞来,叠印字幕:第一章 婚礼3.乡村广场·外景·日身披洁白婚纱的贝丝,与嫂子陶陶和一些亲戚朋友来到村外的海边广场,等待新郎的到来。结婚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可是还不见新郎的身影,贝丝显然十分着急。海边的春天乍暖还寒,贝丝只穿着婚纱,不安地在广场上来回走动,眼睛急切地望着远方的天空。贝丝:他迟到了!陶陶:可是他会来的。你把大衣穿上,要不会把婚纱弄脏的。贝丝:他迟到了!陶陶:别犯傻,快来把大衣穿上。贝丝:大喜的日子别让我扫兴!贝丝再次挣脱了陶陶。随着一阵轰鸣的马达声,一架直升飞机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飞机刚一降落,贝丝就迫不及待地朝飞机跑。舱门打开,一行人走下飞机,新郎倌简也在其中,他英俊潇洒,身材高大魁梧,留着长发,脸上露出喜悦的情色。贝丝朝他跑,简也快步走向贝丝,准备拥抱她,可是贝丝好象是受到了委屈,一把将他推开,两只手不停地朝简的胸部捶。过了一会儿,两人还是紧紧拥抱在一起。飞机上的其他人正在陆续下来,他们都是简在钻井平台上一起工作的朋友,来参加简的婚礼,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一只提包。泰里:把酒瓶拿出来。他们朝一排停放整齐的小汽车走,各自上车,车队朝位于村子另一边的教堂开。4.教堂·内景·日教堂里参加婚礼的人们。简站在讲坛的前面,他的好朋友泰里站在他身边,看到简的领带有些不整,就顺手帮他整理了一下,可是简又将领带恢复了原样。泰里再次给他整理,简又一次将领带复原。简:这是我的婚礼。贝丝的母亲和嫂子陶陶坐在第一排长椅上,后景是前来参加婚礼的其他人。牧师:请大家起身迎接新娘到来。所有的人都站起来,唱起圣歌,转过身看新娘步入教堂。贝丝身披洁白的婚纱,手里捧着一束鲜花,在爷爷的陪伴下缓缓走向讲坛。贝丝面带喜悦的微笑,她的爷爷却面带忧郁之色。贝丝并没有注意到爷爷的神色,她边走边看着简,满面的笑容就象手中那束绽开的鲜花,情不自禁。歌声停止,牧师开始诵读婚礼致辞。牧师:上帝啊,我们在这里期待着您的到来,我们钦佩您——创造了一切善良和完美事物的造物主。基督喜欢教堂,并为此献出了生命。我们的义务是赞美基督,并向他奉献我们的生命。也许我现在说这样的话不合时宜,不过我仍要说,你,贝丝,在自己的生活中已经表达了对上帝这份爱心和诺言。我们经常在这里看到你,你在这里奉献了时间和精力跟上帝交谈。我知道你这样做,并不是仅仅为了在尘世做个好人,而是还由于爱,为了存在于天上的上帝。婚礼仪式结束,人们纷纷走出教堂。刚才为婚礼致辞的牧师站在大门口,前来参加婚礼的人跟他握手道别。牧师跟贝丝和简握手,接着跟贝丝的母亲、嫂子、父亲等握手。泰里:您的致辞真精彩,牧师。人们陆续从教堂里出来,外面天气晴朗,遍地春光。长老会的几个成员在议论着什么。泰里看到美妙的天气,似乎感到缺少点什么。泰里:敲响教堂的钟声啊!站在他身边的一个牧师:我们的教堂没有钟。泰里感到奇怪,他朝教堂的顶端望,镜头跟随他的视角,拍摄教堂的顶端,果然,教堂的顶端没有钟。泰里:真可笑。泰里感到这事不可思议,跟一同事相视而笑。刚才还是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雨来,人们纷纷朝村子跑。5.宴会厅·内景·日贝丝沉浸在新婚的喜悦中,宾朋们已经来到宴会厅。贝丝与陶陶相互拥抱。贝丝:我来向你介绍陶陶。简:是你嫂子吧,哦,我们还没见过面。陶陶:是啊,一切都进行得那么快。贝丝在旁边听到嫂子这么说,有些不快。贝丝:你怎么这样说?陶陶:我只是想说……这难道不是真的吗?贝丝:你不为我感到高兴吗?陶陶:我当然为你高兴,祝贺你。前来参加婚宴的宾朋们尤其是年轻人在音乐声中尽情跳舞,贝丝跟一个小女孩跳舞,简坐在一张桌子旁,高兴地看着贝丝和欢乐的人群。然而,贝丝的爷爷、母亲以及长老会的牧师们却对年轻人的这种热烈行为感到不满。他们呆坐在座位上以冷静的目光看着这些年轻人。简跟泰里掰手腕,贝丝跳舞刚好经过简身边。简:贝丝!贝丝吻了一下简。坐在他们身后的老人们看着这一切,对年轻人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简掰手腕战胜了泰里,简的另一同事打开一听啤酒递给简。贝丝看着简高兴地笑起来,再次亲吻简。简喝了几口啤酒,起身与贝丝跳舞。泰里拿起一大听啤酒打开盖子大口喝起来,将一大听啤酒一口气喝得干干净净。一个长镜头表现了他喝酒的全过程。在他喝啤酒的时候,坐在他身边的长老会的会长一直以奇异的目光看着他那表演性的和具有挑战意味的喝酒动作,泰里也似乎有些意识到有人在看他,所以喝得更加显得有水平。喝完后,他用手抹了抹嘴角,挑衅般地看了看会长。会长将一只大啤酒杯里的啤酒倒入一只玻璃杯里,也一口气喝干。泰里一边看着会长,一边用手将啤酒听捏扁;会长也不甘示弱,将玻璃杯用手使劲一捏,玻璃杯被捏碎,会长松开手,玻璃渣掉在地上,他的手在流血。坐在一旁的贝丝的爷爷和母亲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贝丝和简在尽情地跳舞。现场伴奏的乐队。音乐暂停,陶陶来到麦克风前,手里拿着一张讲话稿念起来。陶陶:亲爱的贝丝,我认识你已经六年了。我从未见过任何人象你那么胸怀宽广。我跟山姆结婚的时候,对我这个外乡人来说在这里生活是很不容易的。但你热情地欢迎我,诚恳地接纳了我,这让我永难忘怀。你无比宽宏大量,就象那次把一辆自行车借给杰克。只是,这辆车是我的,而我不得不步行上班!(她边说边笑,听众们包括贝丝和简都跟着笑了起来)那天,我对你很生气,后来我就为这事感到遗憾,你那样做是出于你的本性。你将一切奉献给所有的人。当山姆世以后,我失了丈夫,你失了哥哥……我们相互支持,并发誓终生相伴。正是为了你……正是为了你我才没有离开这个人情冷漠的地方。今天,你如此开心,你向另一位外乡人敞开心扉,他叫简,我对他了解不多,但我知道他有权利在这里生活,为了你。假如他不悉心照料你,不让你感到高兴的话,我可饶不了他。感谢你给予我的一切。我爱你……非常爱你。话音刚落,大厅里响起阵阵掌声,贝丝跑上拥抱陶陶。6.卫生间·内景·日贝丝拉着简来到二楼的卫生间。贝丝脱下鞋子,撩起裙子,脱下丝袜和短裤,带着几分期待和忐忑不安看着简。贝丝:现在给我吧。简:在这儿吗?贝丝:你不喜欢在一个更加浪漫的地方吗?这儿,很漂亮的。简勉强地走近贝丝,镜头左摇,框入卫生间墙上的镜子,镜中影像:简轻吻贝丝的面颊。简:你肯定吗?贝丝点点头,简轻轻地将两手放在贝丝的肩上。贝丝:不,搂紧我,给我。简有些无动于衷。她轻轻推开简,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露出些微不快的表情。贝丝:我该怎么做?简用双手轻轻扶着贝丝的两臂,将她推到门后的墙边。简拥抱贝丝,抚摩她。贝丝睁大眼睛,怀着几分恐惧与炙热的期待体味着初次做爱的欢乐。这一过程是短暂的。简:你没事吧?贝丝似乎还没来得及品味刚刚发生的一切,轻轻地点点头。

《天才里普利先生》电影剧本编剧:安东尼·明奇勒编译:戴行钺〔编译者按〕:举凡系列侦探小说或犯罪片,反面角色每集/片更换一个,而正面主角则是贯

《性格》电影剧本KARAKTER荷兰二层影片公司出品 1996年5-10月拍摄完成 1997年4月发行编剧:米凯·范·迪姆和劳伦斯·海尔斯、鲁德·范·梅根合作导演:米凯·范·迪姆摄影:罗希尔·斯托弗斯主演:费贾·范·胡埃特、扬·德·克莱尔、贝蒂·舒尔曼放映时间:119分钟编译:东方本片荣获第71届奥斯卡金像奖佳外语片奖。外景·日·码头20世纪20年代,荷兰鹿特丹。一座小桥连接着东西两岸,桥下的河边停泊着两三艘货船。码头工人正在有条不紊地将一包包麻袋搬运至岸上。河边的街道旁,人们也都在不停地忙碌着,不时有运货的卡车开走。两匹高头大马载着两位骑警缓缓走过。一位血气方刚、身着礼服、头戴礼帽的年轻人从骑警旁疾步走向街道尽头的一幢楼房,边走边不时地抬头向阁楼望。他穿过堆放在楼前的箱箱货物,目不斜视地径直走进大门。内景·日·德利弗哈芬的仓库大楼这里似乎是个仓库,阴森灰暗的大厅中空无一人,两边凌乱地堆放着一只只箱子。年轻人向左拐了个弯儿,朝里冲。我们隐约看到左首的尽头有一人端坐在桌前。在距桌子四五米处,年轻人由裤兜里掏出一把折刀,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过,挥臂将刀狠很地插在桌上。桌子后面坐着一位头戴礼帽的老人,他显然对眼前发生的事并不感到震惊,只是毫无表情地抬起眼皮看了一下年轻人,接着又低下头。年轻人:我是来告诉你……我今天已经宣誓就任律师了。我相信你听说后一定会很不高兴,可我胜利了。这是我后一次来拜访你。老人抬头看了他一下。年轻人:永别了。你现在对我来说已不存在了。老人并不理会他,捧着帐本转过身。年轻人怔了怔,扭头向外走。没走出几步,只听身后传来老人的声音。老人:祝贺你。年轻人:你祝贺我?老人站起身,将右手伸向年轻人。年轻人:我不会跟一个对我的一生造成不利的人握手。说完向门口走。身后又传来老人的声音。老人:或许是为你呕心沥血。年轻人不由得再次停下脚步。老人:为你呕心沥血……这句话显然大大出乎年轻人的意料,他盯着老人看了片刻,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外景·日·德利弗哈芬的仓库大楼年轻人沿原路返回。街上,工人们仍在忙着装运货物。他走着走着突然放慢脚步停了下来,调过头凝视着阁楼……内景·日·德利弗哈芬的仓库大楼年轻人飞也似地奔上楼,冲向阁楼。他来到楼梯口时站定,向里望了望。这时,雷声轰鸣,震耳欲聋。老人仍然站在原地未动,刀子依旧插在桌上。年轻人疯狂地冲了过……外景·傍晚·大楼外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年轻人走出大门,他的礼帽已经不见了。脸上、手上血迹斑斑。他将大衣领子竖起,失魂落魄地低头冲进雨中。搬运工们不知出了什么事,纷纷将目光投向他。外景·傍·晚街上年轻人穿过小巷,走上大街。雨已经停了。他目光呆滞地坐在电车上。外景·傍晚·雅各布母亲家门外年轻人又步行穿过一条街道,拐进一个楼门,在一扇玻璃格门前停住脚步。他抬起右臂,用肘腕捅碎一块玻璃,伸进手开锁……内景·夜·雅各布母亲家他走进阴暗的房间,一屁股坐在一把单着白布的椅子上,惊魂未定,长出了一口气……不知过了多久,一队头戴钢盔、全副武装的宪兵破门而入。他们打着手电在楼下各屋搜索一圈无获后,一齐聚拢到楼梯口,举枪对准了楼上。衣衫不整的年轻人木然地由暗处走了出来,从楼梯旁的窗户透过的一缕光线映在他苍白的脸上。外景·夜·警察局外雷声轰鸣,雨又下起来。押解年轻人的警车在警局门口停下。内景·夜·警察局内警局的长廊内光线灰暗,年轻人被两名警察反剪着双手押到解剖室门口停下。副警长上前对法医说了些什么,两名法医推过一具盖着白单的尸体。内景·夜·审讯室副警长手拿年轻人的供词来回踱着步。副警长:受害者向你祝贺,他说“祝贺你”,并向你伸出手……你握了他的手,然后就离开了。那一定是一次热烈的握手!你下楼时被台阶绊了一跤。他返回身将一个托盘放在年轻人面前,托盘里放着一把打开的折刀。副警长:你以前见到过这个吗?认不出来啦?这可是把叫人爱不释手的刀啊。随后,他又从上衣口袋里拿出另一把与之类似的折刀,将它打开重重地拍在桌上。副警长:但它不如这把可爱。拿起它……年轻人没有反应。副警长:快点!拿起来!摸上很熟悉吧?啊?年轻人的手本已受伤流血,经他这一折腾忍不住疼得大叫起来。这时,门口传来开门关门声,两人闻声转过头。警长走了进来,他摘掉帽子,吩咐站在一旁的警官。警长:叫医生来。副警长旋即端走托盘,回到自己的桌子旁。警长:你想喝点什么吗?或许想吃点什么?年轻人未置可否。警长:给我也来点儿,谢谢。接着,他拿过审讯记录念起来。警长:雅各布·威廉·卡塔德勒费先生……我的发音对吗?是姓卡塔德勒费吗?你涉嫌谋杀或者说过失杀害法庭执法官阿伦德·巴伦德·德利弗哈芬。这名字听起来如雷贯耳,是吧?你承认今天下午过他那儿,但是否认发生了任何不寻常的事件。或许你可以先描述一下你和德利弗哈芬的关系?雅各布没吭声。警长:卡塔德勒费先生?雅各布陷入了回忆。雅各布:德利弗哈芬……在我头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之前很久,他就是个传奇人物。外景·日·某居民楼居民们正在慌乱地忙着搬家,他们由楼上用绳子捆绑着吊下衣柜、箱子等大件,楼上的窗户中不时地飞出包袱之类的东西。法警粗暴地推搡着人们。妇女们或拉或拽或抱着孩子忙不迭地闪躲。楼洞下,德利弗哈芬对手下交代完什么便向里走。他胸前佩带的红丝带执法官徽章格外醒目。一个戴红袖标、手持榔头的男人从他身边窜过,大叫着砸开了一户人家的大门。然而,眼前的景象让他呆住了,他与同伴不由自主地退到门边。随后赶到的德利弗哈芬拨开他俩,走了进。内景·日·一户居民家屋内,一位垂死的老妇仰面躺在地上的床板上。她两眼紧紧地凝视着天花板,嘴唇无力地蠕动着。她的老伴跪在旁边,女儿怀抱一个婴儿蜷缩在墙角。德利弗哈芬走上前。老人:不会拖多久的,先生,没准儿就是今晚。德利弗哈芬回头朝门口望,那几个戴红袖标的男人连忙闪开。老人:愿上帝保佑您,先生,您是个好……德利弗哈芬不由分说,一把拽住床板,一直将它拖到门外。外景·日·一居民楼外天上飘着鹅毛大雪。德利弗哈芬将床板重重地摔在地上,弯腰将老妇人掀翻在地,然后从随从手中扯过一张追回令,往门框上钉。老妇人:畜生!不得好死的畜生!愤怒令她出人意料地从地上爬起来,不顾一切地冲向德利弗哈芬。德利弗哈芬的两名手下急忙上前将她架走。德利弗哈芬冷漠地看着这一切。内景·夜·审讯室镜头拉回到审讯室。雅各布:德利弗哈芬,法庭执法官……一个毫无同情心的执法者。被穷人诅咒的人。警长:我很清楚他的为人,可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与他一起做买卖?你为他效力?他为你效力?雅各布一言不发。警长无奈地看了一眼副警长,换了个话题。警长:你第一次见到德利弗哈芬是在什么时候?雅各布:在他家里……外景·夜·街上德利弗哈芬走到自家门前推门而入。雅各布:他家曾经有过一位女管家,叫雅各芭,简称尤芭……内景·夜·德利弗哈芬家德利弗哈芬坐在书桌前,尤芭为他斟上酒。雅各布:这个乖戾的女人几乎从不言语,可他并不介意。因为他也是寡言少语的。尤芭为他做了一年的仆人,直到一天晚上……尤芭站在洗涤槽前擦洗杯子,她仰着头,似乎在想着什么。突然,杯子从手中滑落,发出一声脆响。坐在外屋餐桌前的德利弗哈芬不动声色地侧头观望。身穿无袖睡衣的尤芭站在镜前梳头。屋里洋溢着男高音的歌声。已脱外衣的德利弗哈芬推门而入,一把将尤芭推倒在床……外景·日·德利弗哈芬家门外一位工人模样的男人正在往马车上装着椅子等简单的家什,他见德利弗哈芬走来不由自主地停下手中的活儿。德利弗哈芬推门进屋。雅各布:那是仅有的一次。他俩之间未发生任何变化……内景·日·德利弗哈芬家雅各布:然而,6个星期之后,她打破了沉默。

《破浪》电影剧本丹麦Zentropa Entertainment ASP法国La Sept和Eurimage1996年联合出品编剧:皮特·阿斯木森、拉尔斯·冯·特里恩导演:拉尔斯·冯·特里恩主演:爱米莉·沃特森,施泰朗·斯卡斯加德,卡特琳娜·卡特丽吉(饰陶

《天才里普利先生》电影剧本编剧:安东尼·明奇勒编译:戴行钺〔编译者按〕:举凡系列侦探小说或犯罪片,反面角色每集/片更换一个,而正面主角则是贯串系列片始终的,如此安排是为了晓喻世人:恶有恶报,邪不压正。这种因果报应的格局,长期以来,几乎已成惯例。但是美国女作家帕特里莎·海斯密斯以汤姆·里普利为主角的始创于19年的系列小说却是例外。里普利是个聪明绝顶的“帅哥”,然而坏得不可救药,为了维系他那不道德的生活方式,机关算尽;他作恶多端却逍遥法外。本片以系列小说的第一集《天才里普利先生》为蓝本,演泽了男主角冒名富豪之子,不惜谋害对方,取而代之,周旋于上流社会。他的终结局:物质上颇有“斩获”,精神上却处于孤独的深渊。该小说1960年曾被改编成电影,由阿兰·德隆主演。1999年又由《英国病人》的编导安东尼·明奇勒再次改编成电影并亲自执导。本片荣获2000年奥斯卡佳编剧奖提名。1999年版的电影由马特·戴蒙主演。戴蒙曾主演《好人威尔·亨汀》,并因该片荣获奥斯卡佳编剧奖。担纲主演《天才里普利先生》一片时,戴蒙的身价已由1998年的0万美元跃升至00万美元,成为耀眼的新星。影片由当红女星格温尼丝·帕尔特罗饰演女主角玛姬·舍伍德,戏份颇重,出彩之处比比皆是。序幕内景·里普利的船舱·傍晚与影片的后一场相同,淡人孤寂凄凉的里普利,他枯坐在船舱之中。镜头环绕里普利的脸部转动,他的脸由亮转暗。里普利:“如果我能够回到过去,如果我可以把一切抹掉。从我自己开始抹;事情是借西装上衣引起的。”198年特写·一张唱片在转动欢快而带有神秘色彩的歌声在飞扬。演职员表在刺耳的爵士乐声中推出。内警·纽约里普利的公寓房·白天一只手按动哨机的键,唱片弹起。镜头中出现的那名男子,双眼蒙着布。他感到躁热,上身只穿了一件衬衣。他竭力试图辨别歌唱家姓什名谁。里普利:“我听不出来。巴锡伯爵?艾林顿公爵。我听不出来。巴锡伯爵。”那名男子扯去蒙面布,审视唱片的封面。他因自己的错误判断而恼火。他身旁的桌子上堆满了别的爵士乐唱片,以及纸制的钢琴键盘。他的一只手在键盘上移动,作弹琴状。似乎在魔法的作用下,琴声悠然而起,还伴随着清脆的女高音。外景·中央公园·西阳台·黄昏里普利正在为青年女高音歌唱家弗朗西丝担任钢琴伴奏。弗朗:“天堂飞逝去,爱情永常驻,一首摇篮曲,万户寂无声。”歌毕。掌声。这一鸡尾酒会的余兴节目是为了庆祝一对老夫妇的银婚纪念。一些客人祝贺弗朗演出成功。一名相貌不凡的男子,推着轮椅上的妻子,朝里普利走来。他把手伸向年轻人。休伯特·格林利夫:“令人赏心悦目。我叫休伯特·格林利夫。”里普利:“我叫汤姆·里普利。谢谢您,先生。”休伯特·格林利夫:“我明白了,你在普林斯顿大学念过书。那么,你很可能认识我的儿子迪克。迪克·格林利夫……”埃米莉·格林利夫:“我们情不自禁地注意起你的西装来了。”里普利:“迪克好吗?”内景·面向大堂的电梯出口·傍晚弗朗、里普利、格林利夫夫妇和其他人涌出电梯。埃米莉同弗朗交谈,休伯特同里普利对话。埃米莉·格林利夫:“我希望你以后来看我们……”弗朗:“您真好。”埃米莉·格林利夫:“你们两位都来吧……”休伯特·格林利夫:“当然,迪克脑子里的音乐全是爵士乐。他有一支萨克斯管。对我的耳朵来说,爵士乐只是噪音,纯粹是狂躁的噪音。”内景·里普利的公寓房·接续第一场里普利耳听唱机,正在判别另一首歌的歌者。到处是整理行装的迹象:一只箱子、关于意大利的书籍。里普利在这间地下室住房内踱步。此室集洗澡间、厨房、起居室和卧室于一体。它狭小而整齐,但显出有点脏兮兮的。里普利:“我甚至听不出来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他头顶那间住房发出连续不断的巨响。里普利惊恐万状。外景·中央公园西侧·傍晚休伯特探身迈入罗斯·罗爱斯轿车之前同里普利握手。他们相约再见。里普利穿过马路,追上弗朗并在她脸上亲吻。她把他的那份酬金递给他。里普利:“我得赶紧走,来不及了。(他把今晚一直穿着的那件西装上衣交还弗朗的男友)谢谢您的西装。”男友:“哪儿的话。感谢你,代我陪伴她。”格林利夫远远望去,只见一对青年男女在拥抱。埃米莉:“可爱的一对,是吗?”休伯特·格林利夫:“可不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年轻人。”里普利急匆匆地赶路。弗朗钻进男友的汽车。钢琴四重奏的乐曲响起。外景·剧场·晚里普利一路小跑,穿过成群的音乐会观众。他径直奔向剧院。音乐继续。内景·剧院的男洗手间·夜幕间休息:一大群身穿燕尾服的男士在洗水盆旁梳洗。里普利打开水龙头,递上毛巾,为绅士们掸掉头发屑。男士们在他的周围聊天、穿梭,并在一个碗内放入硬币。内景·剧院的包厢旁·夜音乐会继续进行。里普利透过门帘的缝隙偷看表演。包厢内一名傲慢的女子转过身来,他拉上门帘。内景·舞台·凌晨一点半里普利在阴暗的蓝色灯光下,面对空荡荡的观众席,演奏巴赫的钢琴曲。一名巡逻的值班员出现了,他打开所有的灯光。里普利从琴座蹦了起来,他挥手表示歉意。里普利:“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了。对不起。”内景·里普利的公寓旁·白天行李准备就绪。里普利边擦皮鞋边听唱片。他全神贯注地听,听出了门道。里普利:“那是查理·派克的作品——伯德。”他跳到唱机旁边,审视唱片。他猜对了,脸上浮出一丝微笑。外景·位于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的格林利夫船厂·白天格林利夫同里普利穿过其中的一所干船坞。工人们向他们的厂主恭敬地点头致意。休伯特·格林利夫:“蒙纪贝罗,小地方。在那波利以南。玛姬是他的……呃,这位青年女子据说在写一本什么书。上帝知道,他在干什么。他们整天在海滩上混日子,有时候在帆船上。有本事花钱,那就是我儿子的才干。”里普利身着绿色便装,倾听。休伯特·格林利夫:“汤姆,你能否考虑去意大利跑一趟,劝说我儿子回家?我有报酬给你。我付给你一千美元。”里普利:“我倒一直想去欧洲来着,先生,可是……”休伯特·格林利夫:“好。这回儿你有去的理由了。”格林利夫径直向等在一边的豪华轿车走去。外景·里普利公寓房门前·白天格林利夫先生的车夫挡住正要打开轿车车门的里普利。车夫:“让我来。”里普利:“谢谢。”车夫:“先生请。您这次旅行肯定风雨无阻,格林利夫先生在意大利私人朋友多得很。”内景·休伯特·格林利夫的豪华轿车中·白天里普利背靠后座,尽情体味高级轿车的舒适与方便。他打开印有格林利夫徽记的信封。信封中装着一张头等舱船票,几张旅行支票和一些美元。车夫:“我可以告诉您,格林利夫的名字能打开许多大门。”外景·纽约曼哈顿建筑物的空中轮廓·玛利王后号邮轮邮轮离开纽约港驶往意大利。内景·那波利港海关与移民大厅·白天意大利。阳光灿烂。玛利皇后号刚进港。里普利走进大厅。一名意大利搬运工朝他走来,问他姓氏。他重复三遍“里普利”并在“R”标记的行李堆中翻寻。一名引人注目的青年女子在他近旁。她注意到身边的男子了。里普利走向入境处,梅雷迪思紧随其后。梅雷迪思:“你有什么高招?”里普利:“您说什么?”梅雷迪思:“没什么,是这么回事——你是美国人,对吗?——我有那么多行李,而你却如此轻装潇洒。令人惭愧。”里普利以耸肩作答。梅雷迪思:“我叫梅雷迪思。梅雷迪思·兰德尔。”里普利:“我叫迪克,迪克·格林利夫。你好。”梅雷迪思:“你好。”他们通过入境处,沿着长长的、面对街道的楼梯向下走去。梅雷迪思赶上里普利。梅雷迪思:“你不会是开船厂的格林利夫家的吧?”里普利:“我使劲儿装着不是。还真想从船上跳下来。”梅雷迪思:“所以他们把你的行李放错地方了,对吗?”里普利:“实在无聊。我原先不知道我的行李会那么让人感兴趣。”梅雷迪思:“行李到了楼上——你刚才不是排在‘R’字队伍里的吗?我想我看见你在那儿站着。”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破浪》电电影和戏剧本_游戏剧本_好管军事学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