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身在对面等你_恐怖惊悚_好工学网

佐鸣哈哈大笑起来:“别这样,别人真的会以为我们是好基友呢!”

  女孩却不动了,她是打算一个人逃走,真是的,这个没良心的女孩,自己救了她被缠在这里,但是现在火车要来了,女孩就明显得站到一边。

彭冰微微的笑了,他的身体开始慢慢变淡,完成了后的心愿,他要离开了。佐鸣再也不害怕过马路了,只要小心,自己就是安全了,意外可能会发生,但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机会变少了。

  这件事在当时非常的轰动,村民们都知道,他们都害怕过铁路,因为这简直就是在用生活过铁路。张婆婆也知道这件事,她很害怕。但是张婆婆有一块地在铁路的另一边,张婆婆舍不得丢下拿块地,她还可以种点蔬菜。

终于,彭冰鼓起勇气,在绿灯的时候,安全的走了过去。他站在对面说:“我在对面等你!”

         女孩也吓到了:“张婆婆。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会这样,你说我们是不是遇见鬼了?”

彭冰还是不说话,只是一直在流泪,佐鸣继续说:“请你不要带走我,我知道我背叛了和你的誓言,但是我真的不想死,我们不是很好的朋友吗,你也希望我可以活下去,对不对?”

         突然女孩大叫一声,“哎哟!”

彭冰死了,佐鸣难过了很长时间,他一直不能接受彭冰已经去世的现实。

  女孩说:“刚才看见你的时候也吓了我一跳,我以为自己看见鬼了,我很害怕我们一起走好吗?”

佐鸣说:“我陪你过一次马路,让我们两个人都放下这件事吧。”

  这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张婆婆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但是她不敢轻易的 回答。老一点的人都知道,晚上有人叫你的时候,千万不能回答, 不然就会被鬼勾魂。

佐鸣吸了一口气,他害怕自己会像彭冰一样,会被突然出现的车撞死。但是他看了看四周并没有车,他很小心,这样可以增加自己的安全系数。他鼓起了勇气他除了第一步,安全的到到了对面。

  多一个人,张婆婆也觉得没有那么害怕了。两人一起往铁路的方向走去。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气氛也很融洽。

绿灯亮起来了, 彭冰说:“我在对面等你。”说完就向前踏出了一步,谁知道一辆闯红灯的货车飞奔而来,彭冰被一下次就撞飞出去。

  这个时候那个孩子忽然叫了一声:“张婆婆!”

佐鸣说:“近老师布置的作业可真多,而且近好像是失恋了一样,暴躁的很。”

         女孩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哭着说:“张婆婆,我真的不想死,你想办法帮帮我,快点帮我割断藤蔓。”

如果这不是幻觉,自己看见的人很有可能是彭冰。他熟悉彭冰的体型,还有他的一举一动。回想那个人的一言一行,的确是彭冰。佐鸣越想越觉得害怕,难道自己刚才看见的真的鬼!

         女孩祈求的说:“张婆婆,我求求你救救我,我还不想死,求求你了张婆婆。现在火车还没有来,你救救我吧。”

忽然,他看见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中,他隐约看见对面的马路 上站着一个人,那个身影让他觉得很熟悉。他瞪大了眼睛,那不就是自己的好朋友彭冰吗!

       张婆婆生气的说:“我是为了你才被困在这里的,你现在看见火车来了,却不管我,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要是我死了,我一定会缠着你,让你不得好死!”

佐鸣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看见彭冰躺在血泊中的尸体,他的身体被撞飞得老高,然后砰的一声吊在地上。佐鸣撕心裂肺的叫到:“彭冰!”他打算跑过去的时候,这个无良的司机迅速开着车逃离了。

         张婆婆越来越着急了,她脸上大汗淋漓。这个时候,张婆婆听见火车的声音。遭了,火车来了。现在藤蔓已经全部缠在张婆婆的手上,越来越多的藤蔓像是无数条毒蛇缠在张婆婆的手上。

佐鸣还是有意识的,他知道,这个人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不能在这个时候叫自己过去,这样跟杀死自己有什么区别?佐鸣轻轻地叫了一声:“彭冰!”

         张婆婆一不做二不休,她继续割藤蔓。但是诡异的一幕发生。那些原本缠在女孩脚上的藤蔓 像是蛇一样缠在自己的手上。张婆婆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很明显,他是来找自己的,他为什么要来找自己,是因为想念自己了吗。佐鸣回想起自己以前说过的话,他们要一直在一起。但是,彭冰已经死了, 难道,他要自己下去陪他吗?

  天黑了张婆婆也打算回家了,晚上过铁路更加的危险。晚上火车的能见度更加的低,这样过铁路更急的危险。

彭冰说:“如果我去了你不想去的地方,你会来陪我的吗?”

  张婆婆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发现前面有个小孩。张婆婆想:这么晚了,怎么, 会有个小孩在这里呢。张婆婆感觉心理有些发毛,正常的小孩,怎么会这么晚了还站在这里呢?

彭冰语重心长的说:“还是好好学习吧,将来也能考个好的学校,我们还在一起。”

  很快,两人走到了铁路处。两个人仔细的确认两边你是否有车。却定没有车的时候,两个人打算跑过去。

他们找了一个晚上,人不多,几乎也没有车,他们等待了很长的时间,观察有没有车子经过。那种疯狂的车还是在他们心里有了很大的阴影。

  听说两母女被撞死的时候,死相非常的恐怖。听说那孩子的肠子都撞出来了,黏在铁轨上面,场面惊心动魄。

绿灯亮了,但是现在只有左鸣一个人,他不敢过马路。他就这样呆呆的站在马路的一变,看着绿灯变成了红灯,车子才从他身边开过。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傻瓜一样。

        张婆婆犹豫了一下:“真是很麻烦,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知道在铁路上有多危险吗?”张婆婆这样说,还是来到女孩的身边,她仔细一看。铁路上真的有一株藤蔓,藤蔓紧紧的缠在女孩的脚上。张婆婆生气的说:“你是怎么搞的,会被这么大的藤蔓给缠住,我平时一直都这条路,怎么没有看见铁路上有这么大的藤蔓,你的运气真的是太差了,可不要连累我啊!”

佐鸣伤心的哭了起来,旁边的人帮忙报了警,拨打了120.虽然是这样,但是彭冰后还是死了,他后对佐鸣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在那边等你。”

           张婆婆早就想到这个了,但是还是嘴硬:“别胡说,怎么可能,世界是没有鬼的,不要自己吓唬自己,她拼命的撕扯着藤蔓,但是藤蔓越缠越紧。”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清楚的记得彭冰已经死了。彭冰不可能再出现在这里,除非,他已经变成了鬼。佐鸣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他仔细的看着,那个人似乎在跟自己招手,示意自己过去。

           张婆婆说:“快点帮我把藤蔓弄掉,赶快啊,火车就要来了。”

彭冰笑了,惨白的脸上挂着笑容,看上去非常的诡异,他说:“本来我是觉得很孤单,而且你又说过要一直跟我一起,但是我想这样我们就更加的像基友了,为了表明我的清白,还是打消了带你走的念头。”

  张婆婆还是不说话。女孩说:“张婆婆你不要害怕,我是一个人,不是鬼,我是隔壁村子的甜甜。”

佐鸣叹了一口气,“吓死我了。”

  张婆婆每次过铁路都非常小心,一定要左右看看确定没有火车,才用最快的速度跑过去。这样下来,也没有意外再发生。可能那对母女也就是一个另外,是她们自己不小心造成的, 只要自己小心一点,也就不会再有意外发生。

虽然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治疗,佐鸣的情况有了很大的好转,但是,他的心里还 是有阴影,每次过马路的时候,他都有一种恐惧的感觉,他的脑海里面挥之不去的画面让他总是在人多的时候才敢过马路。

         张婆婆转过头一看,女孩摔在地上。张婆婆紧张的说:“你怎么了?”

彭冰说:“你真的是很怕死,我这么多天一直跟着你,看你无法自己过马路,我就知道你是一个怕死的家伙,哈哈。不过这样下去也不行,你还是要克服这个心里障碍。”

         张婆婆害怕的看着女孩,女孩指了指藤蔓。张婆婆惊恐地看见,缠在自己手上的并不是什么藤蔓,而是肠子!张婆婆被吓呆了,她看见那些恶心的肠子缠在自己的手上。

一天,佐鸣放学以后和自己的好朋友彭冰一起回家。

  有一天,张婆婆在地里除草。不知不觉,天暗了下来。张婆婆抬头看看天空,嘴里嘟囔了一句:“怎么回事,天黑的这么快,活都还没有干完呢,看来真的老了,干活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佐鸣不耐烦的说:“我才不要,你要是我的兄弟,就和我去一个地方, 我们永远都在一起,哈哈,看看舍不舍得你辛苦学来的东西。”

  张婆婆就当做没有看见,向着铁路的方向走去。

晚上,佐鸣躺在床上,他不自觉得想起了刚才在路上发生的事情,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爸妈,害怕他们疑神疑鬼的瞎担心。

  

两个小伙伴有说有笑,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从笑一块玩大的,差点就成了亲梅竹马了。两人跟兄弟一样,经常形影不离,甚至有好事的同学称他们是好基友。

  张婆婆停下脚步,她仔细的看着前面的 女孩,女孩看上去有点熟悉。见张婆婆没有回答,女孩走了过来,她说:“张婆婆。我今天考试不及格,被老师留下来了,我晚上不敢一个人过铁路,我能跟你一起吗?”

佐鸣有些生气的说:“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能不能说点让我开心的?”

  张婆婆不敢过去,她想自己还是不要过多管闲事,万一遇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自己不是要死在这里。

佐鸣小心的说到:“彭冰,是你吗,你是来带我走的吗,我知道你在下面很孤单,但是我还不想死,我想活下去。”

        女孩笑了:“我已经死了,跟我妈妈一起被装死了,妈妈找到替身已经去投胎了,我也找到了,哈哈!”

佐鸣颤抖的说:“你真的不是来杀我的吗,你不想带我下去陪着你?你如果只有这么一个心愿,我到是可以满足你,你以后就好好的去投胎,希望下辈子,你能有和好的未来,其实我一点都不舍得你,但是我真的很怕死嘛。”

         张婆婆看见火车呼啸着向着自己冲过来,张婆婆知道已经晚了。

彭冰终于说话了:“我很想你,想来看看,你是我好的朋友,我一直在那边等你,但是你一直没有来。我死后大的心愿,就是我能安全的走过马路,我在对面等你,你能够过来。”

         张婆婆想了一会:“那好吧。”于是她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刀 割地上的藤蔓。藤蔓被割了,居然流出鲜红的血液。张婆婆被吓了一跳,她从来没有看见这样的情况,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张婆婆是着附近的村民。这里的村民原本生活并不富裕,但是国家规划的铁路从他们的土地上路过,他们成了幸运儿。

一辆车呼啸而过,那个人影消失了,佐鸣摇摇头,可能是自己看错了, 他知道自己的精神状态不太好,也许是产生了幻觉。绿灯再次亮起来的时候,他和几个人一起过了马路。

  张婆婆想起她以前去邻村走亲戚的时候,在村里里面看过这个女孩,张婆婆送了一口气:“原来是你啊,吓我一跳。”

佐鸣还不想死,他害怕死亡,彭冰被车撞死以后,他甚至不敢自己一个人过马路。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窗户上面露出了彭冰的脸,他的脸色苍白,除此以外,并没有什么变化,他甚至不像是一个死人,如果不是出现在窗户上面的话。

        铁路上又撞死了人,是一个老婆婆。她的手上有很多乌青的地方。根本不可能是火车撞击造成的,但是也没办法解释,这些淤青是怎么来的。

彭冰没有说话,两只眼睛不断的流出眼泪,他可怜而又孤单的看着佐鸣。佐鸣无力的说到:“我知道,是我们早就说好的,我们要一直在一起,但是,当我看见突然死去的时候,我觉得非常的恐惧,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一个人的生命是这样的脆弱。”

  铁路修好了一段时间,就撞死了两个人,是一对母女。铁路刚好修在村子的中间,村民们回家有时候不方便,必须要经过铁路。火车的速度是很快的, 他们也会是在过火车道的时候,因为火车来了,避闪不及就被活活的撞死了。

那个撞死彭冰的人,一直没有找到,彭冰的父母非常的伤心,那个该死的人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要是让自己找到,一定会好好修理他。

  女孩说,“铁路上有藤蔓,我不小心被绊倒了。我摔伤了,我的脚好痛,张婆婆,你能帮我把藤蔓拿开吗? ”

彭冰笑着说:“你在老师背后这样说她,真的好么。谁叫你太调皮了,连她布置的作业你都敢不做,罚你还是轻的。”

更多精彩关注作者

  搬迁的费用不多不少,但是这对那些不太富裕的村民来说,已经是非常多的了。张婆婆也是其中一员,她有个儿子在外打工,工资也不是很高。张婆婆的生活一直过得比较拮据,现在政府赔偿下来一笔钱,张婆婆的生活得到了好转,她整天乐的合不拢嘴。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本身在对面等你_恐怖惊悚_好工学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