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不去歌厅?青楼画画大师劳特累克邀约了你云

《脱衣舞场》电影剧本加拿大Ego Film Arts Production1994年出品加拿大电视影片公司和安大略电影发展公司协助拍摄编导:阿托姆·伊戈扬主演:米娅·克会内,而鲁斯·格林伍德,艾利亚斯·柯梯斯,阿尔西内·汉吉安,堂·麦克凯勒,萨拉·波莱,维克多·加尔贝获奖:1994年戛纳国际电影节国际评委会大奖,1994年加拿大电影吉尼奖佳影片、佳摄影、佳导演等6项奖。编译:单万里题图:周铮伴随着悠扬、舒缓、颇具神秘色彩的印度风格的音乐,一个长长的摇镜头展现了“异域风情”夜总会的内景。在此背景中映出演职员表和片名。1.机场海关/监控室·内景·日机场海关监控室里,一位海关官员在培训一名新雇员伊安。伊安站在办公室墙边,透过单面镜仔细观看海关人员对入境旅客进行例行检查。海关官员:你得亲自盘问那个人带来了什么东西,你得观察他的表情,注意他的举止……单面镜另一面的海关出口处,托马斯正接受一名海关人员的检查。海关官员:你必须说服自己,你要检查的人身上藏着有待你发现的东西。你检查他的提包,这只是表面,你真正要观察的是他的表情,他的行为和举止……2.机场海关·内景·日单面镜的另一边,一名女海关人员在检查托马斯的提包。另一名海关人员:谢谢。那名女海关人员在仔细检查托马斯的提包里的物品,托马斯走向墙边的镜子前,对着镜子照自己,他将眼镜摘下来,凝视自己的表情,这样对着镜子看了一会儿之后又将眼镜戴上。托马斯全然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被监视,伊安和海关官员正在监控室里通过单面镜注视着托马斯的表情。海关官员:他正在注视你,你仔细看看他。你看到什么了?托马斯照完镜子,来到那名女海关关员身边。这时,行李检查完毕,在他的提包里没有发现可疑的东西。海关关员:谢谢。托马斯拎起提包悠然地走出海关。机场里飞机起降时发出的轰鸣声。3.机场出口·外景·日托马斯来到一辆出租车前,司机接过他的行李,将行李放进出租车的后备箱里。在司机帮他放行李的时候,托马斯漫无目标地向四周张望着,一名商人模样的中年男子朝他走来,该男子西装革履,一只手提着公文包,另一只手里拿着外套。他来到托马斯租用的出租车的车门前,想打开车门,但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先征求一下托马斯的意见为好。男子:您要哪儿?托马斯:城里。男子:跟您凑份子打车行吗?托马斯:可以吧。男子说完打开车门钻进了出租车里。4.出租车·内景/外景·日出租车行驶在通往城里的公路上,托马斯小心地用手摸了摸藏在腰部衬衣里面的东西,他的目光慢慢转向坐在身边的那位商人,他正在用手机打电话。男子:……什么?……噢,今晚不行。你肯定吗?那好,你就不能想办法取消吗?出租车行驶在市中心的街道上。出租车停靠在马路边,那名男子已经到达目的地,他从车里出来,将一个信封递给托马斯。托马斯:噢,这是什么?男子:今晚的芭蕾舞票。托马斯:噢……男子:您不喜欢芭蕾舞吗?托马斯:噢……我喜欢某些芭蕾舞。男子:这正是您喜欢的某些芭蕾。噢,要是您不想看的话,您可以在剧院门前把这些芭蕾舞票倒卖出,总是有人等退票的。托马斯:噢……你的意思是……给我这些票算是付你的那部分车费。男子:嘿,你以为呢?男子说完,关上车门扬长而。出租车继续行驶,朝托马斯的住所开。这时,一个年轻漂亮的女郎迈着优雅的步伐沿人行道行走,她身材苗条,一头乌黑的秀发如瀑布一般飘逸,戴着墨镜,朝马路对面的叫做“Exotica”的夜总会走。她一边穿过马路一边摘下墨镜,她就是本片的女主角之一克里斯蒂娜。5.夜总会·内景·晚克里斯蒂娜穿过迂回曲折的走廊进入夜总会。这是一个精心设计、装修别致的表演脱衣舞的宫殿。夜总会里已经有许多舞女在进行脱衣舞表演,在大厅的中央,有一个表演脱衣舞的舞台。夜总会大厅里烟雾缭绕,顾客满座,他们尽情陶醉在迷人的表演中。当克里斯蒂娜走向更衣间的时侯,遇到了夜总会的老板娘兹奥,这是一位丰姿绰约的女人,大约30岁,已经怀孕7个多月了。兹奥:克里斯蒂娜你终于来了,正有人问起你呢。摄影机镜头推向坐在主持人位置上的艾里克,他站起来,在一架钢琴后面随着音乐随意地舞起来。一名舞女正在大厅中央的舞台上表演脱衣舞,另一名舞女坐在悬挂在大厅天花板上的秋千里荡来荡,还有一些舞女在舞台下面的桌子旁为顾客进行单独表演。老板娘兹奥频繁地穿行在顾客中间,照料客人。艾里克:好吧,先生们,我们聚集在这些巨大的多毛的棕榈树下,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凯莉。是的,欢迎凯莉。您只需付5块钱,就可以让凯莉到您的桌子前面,她将向您展现她那神秘的世界。相信我吧,先生们,相信我。6.托马斯的房间·内景·晚托马斯小心翼翼地取下捆绑在腰带上的几个盒子。当他取下盒子的时候,他感到腰部有些疼痛。藏在盒子里的是他走私到这个国家来的稀有禽蛋。他将两枚蛋放进孵卵器里,并仔细检查孵卵器里的禽蛋,看到它们完好无损,又看看手表,离芭蕾舞开演时间已经不多,他准备剧院看芭蕾。7.夜总会·内景·晚脱衣舞场里,伴随着神秘色彩的音乐,艾里克在主持舞会,他以充满诱惑力的话语渲染舞会的气氛,并引导客人喜欢这种气氛。艾里克:噢,宝贝啊,心肝,宝贝。为我表演一个吧,宝贝。我的上帝。这真是让人难以置信!让我问你们一件事情,先生们。一个特别单纯的女学生的表演将会给你们带来怎样的感受呢?是她那甜蜜的优雅吗?是新鲜的花朵吗?是春天的喜雨吗?噢,我的上帝呀,我的上帝。或者,是她那年轻的充满朝气的胴体在邀请您抚爱,诱惑您探索她那隐藏在深层的、隐蔽的秘密。好吧,先生们,我给各位一些时间考虑一下是否打算这样做。好,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一位活泼漂亮的美人出场。看呢,她就要出来了。出来吧,克里斯。不管你在哪里,出来吧,宝贝。当艾里克在介绍舞女克里斯蒂娜的时候,他跟老板兹奥交换了一下眼色。克里斯蒂娜走上舞台,台下响起一阵掌声。克里斯蒂娜伴着雷奥纳多·科亨作曲的《人人都知道》这首歌进行脱衣舞表演,她跳舞时总是喜欢用这支曲子伴奏。8.歌剧院·外景·晚《人人都知道》的歌声继续,歌剧院前的广场上,人们三三俩俩地朝歌剧院大门口走来,托马斯也在人群当中。9.夜总会·内景·晚克里斯蒂娜表演脱衣舞,艾里克一边主持舞会,一边看着她。艾里克:你觉得自己很坏吗,宝贝?你是挺坏的。舞台下,一个男人也在看着克里斯蒂娜,他的目光就象一只猎鹰,他叫弗朗西斯,一名男招待来到他的座位旁给他送来一杯饮料,他掏出钱包将钱付给招待,但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克里斯蒂娜。10.歌剧院·外景·晚托马斯继续在歌剧院广场的人群中穿行,他边走边寻找着什么。人群中,有几个大学生模样的人手里举着等待退票的牌子。托马斯环顾四周,他的目光落在了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年轻男子身上,男子手里举着的牌子上写着“需要一张富余票”。11.歌剧院·内景·晚托马斯坐在座位上看表演,坐在他身边的是刚才在歌剧院广场上等退票的那个男子。托马斯偷偷地看男子的裤裆,那男子发觉了托马斯的目光,但没有理会他。托马斯将目光从那男子的裤裆处移开,继续看表演。12.夜总会·内景·夜克里斯蒂娜来到弗朗西斯的桌子旁坐下,他们亲切地交谈着。艾里克躲在过道里的一面单面镜后秘密地观看这一切,他的目光中不无嫉妒之意,他专心地看着克里斯蒂娜与弗朗西斯亲切交谈,以至忘记了主持舞会。兹奥朝过道走来,她来到艾里克身边。兹奥:艾里克?艾里克:什么?艾里克意识到自己的失职,本能地立即开始对着无线麦克风进行现场的主持工作。艾里克:琳达就要开始她的舞蹈表演了……他边说边朝主持台走,兹奥以不满的眼神看着他。艾里克:先生们,我们聚集在这些巨大的多毛的棕榈树下,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琳达,是的,欢迎琳达出场。再次提醒您一下,您只需付5块钱,琳达就可以来到您的桌子前面,为您做单独表演。是的,只需要5块钱,您就会获得机会,让这个妖艳娇媚的女人到您的面前进行表演,她将带给您灼热的感觉,她会使您感到情迷意乱。噢,当您被当做国王一样伺奉的时候,您怎么会不感到情迷意乱呢?因为您刚刚度过繁忙而劳累的一天。您不喜欢拥有这种感觉,您不想使自己感到象一个特殊人物吗?您能找到这种特别的感觉,您只需要破费5块钱就能得到。艾里克说完,掏出一枝香烟叼在嘴角,他的目光盯着台下的克里斯蒂娜和弗朗西斯。克里斯蒂娜坐在弗朗西斯胸前,解开领带,准备为弗朗西斯单独表演脱衣舞,她慢慢解开上衣的纽扣。

别具一格的创作题材

妓女、妓院是许多艺术家的创作题材,比如马奈《奥林匹亚》、德加《苦艾酒馆》、蒙克《妓院里的圣诞节》。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1

妓院里的圣诞节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2

 苦艾酒馆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3

奥林匹亚

劳特雷克也不例外,红磨坊附近有许多妓女出没,她们是劳特累克作品的重要题材。而且他不是随便画画,干脆搬进了磨坊街的娼楼公寓居住,可以说是妓院的驻院画家

他以朋友与观察者的角度与妓女们共同生活,她们对劳特累克也非常友好,允许他随意进出她们的住所。在这里,劳特累克纪录下一夜春宵外,妓女们的真实生活:闹情绪、装扮、性器官检查、彼此之间的女同性恋关系等等...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4

厕所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5

蹲在床上的红发女子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6

体检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7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8

闺蜜之间的悄悄话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9

床上

劳特累克笔下的妓女是生活化的女性,她们休憩、体检、交谈,即便裸露身体,却没有太多的肉欲感,如果画家的眼睛是一架照相机,劳特累克按下快门时选择的都是些平常的瞬间。由于模特妓女的身份,旁观者观看这些作品时又多了些猎奇和窥视感。

关注wei信公众号言情馆回复换脸就可以看了

《脱衣舞场》电影剧本加拿大Ego Film Arts Production1994年出品加拿大电视影片公司和安大略电影发展公司协助拍摄编导:阿托姆·伊戈扬主演:米娅·克会内,而鲁斯·格林伍德,艾利亚斯·柯梯斯,阿尔西内·汉吉安,堂·

(1864.11.24-1901.9.9)
出身于法国贵族家庭,
自幼身有残疾,因而发育不全。
后印象派画家、
近代海报设计
与石版画艺术先驱,
为人称作”蒙马特尔之魂“。

我叫瑜白,18岁前活在一个闭塞的小镇上。18岁那年从小镇上走了出去。  我读书不怎么聪明,记忆力不算太好,学习成绩一般。  高中的时候,我买了几盘光盘,跟着光盘学得舞蹈。15岁,骨头已经发硬了,我每天咬牙5点起来练习基本功,腿翘在桌子上用力压。  我能吃苦,一练就是三年,每天至少练习6个小时,从没有间断过。  索性,最终我如愿考上了北京的一所二流舞蹈学院。  第二天,我带着500块钱,和一个黑色旧书包上路了。  我坐的火车,席位是硬座,要坐18个小时,我坐得腰酸背痛,心情却很不错。  当年十八岁的我并不知道,那张大学通知书会一直都藏在我的枕头里,不敢拿出来。  我没能进入大学的校门,让我的命运得到转机,反而是在夜总会里做了舞女,一呆就是三年。  夜总会这种地方,太容易让人迷失,我看到过很多人从陪酒做到了坐台,从坐台做到了情妇。有人沉沦的快,1个星期就迷失了。有的人,虽然迷失得慢,却被一点点腐蚀……  人们对钱财、权利的欲望比想象中更重,而克制力却比想象中更薄弱。  我不买名牌衣服、不买名牌包包、不保留任何客人的私人联系方式。我怕我没我想象中那么坚强,我怕一不小心覆辙了哪个姐妹的路。  我赚的钱,除了留下一个月2000块钱的生活费,其余的全部打回家里。  我努力不去接触,那些会让人上瘾的东西。  只是,总有一些东西是我掌控不了的,我们叫它意外。  我虽然学习不聪明,但也算懂眼色,并且肯用心。三年的时间,我虽然还能是个三流的舞女,但我学会了怎么周旋于客人之间,更学会了隐忍。  那天,我们经理白笙亲自去后台找我,告诉我vip包厢有人点我。  在包厢跳舞,当然比在大厅跳舞贵。随便一个客人的打赏,都可能会是我一个月的工资。只是,我从来不去包厢,因为包厢的不定性因素太高。  我看到过几个姐妹,在包厢里跳舞,舞还没跳完直接按在台上强上的。夜总会有自己的势力,但是如果闹事的人有来头,大都会睁一只闭一只眼。  我一直没进包厢,一方面是因为夜总会副总聂向北是我老乡,平时多少也会照顾我一点。其他人,多少也会给他面子,不至于为难我。  另一方面,我只一个三流的小舞女,没那么扎眼。  “1801,里边的人大有来头,机灵点。”白笙似乎也不太放心我,认真的向我叮嘱道。  1801是限量版vip厢房,等于酒店里边的总统套房,最低消费50万。一听房间号,就知道这些人不是我能得罪得起的。  只是,我不清楚,他们怎么会特意点我。  我坐电梯去了18楼,这是我第一次上18楼,进电梯的时候,手指都是凉的。  推开1801的房门时,我的目光一眼撞上了其中一个男人的目光。男人的眼眸狭长,微眯着眼睛,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气质带着几分慵懒。  是个很好看的男人。  我匆匆别开眼睛,看清了包厢里的几个小姐,是夜总会顶尖的小姐,并称为四美,我微楞。  夜总会为了吊着客人口味,四美从来不一起接同一个包厢的客,这也算是本夜总会的特色。  倒是没有想到这一次,包厢里的客人开头这么大,让夜总会如此出血本。  “抱歉,我来晚了。”我歉意一笑。  腆着啤酒肚的男人不满的看着我,“磨蹭什么呢,赶紧去跳个你最拿手的,给我们司少看看。”他的眉眼充满了讨好的意味对着刚才我看到的冷漠男人,那么刚才和我对视的那男人就应该是“司少”了。  我隐隐听到他对司少说道:“就是这个妞,我昨天路过大厅的时候看到跳舞,看得我都硬了。让她来助助兴。”  “哦!”意味深长的一句。  略带着点点慵懒的味道,那个被称为司少的男人上下打量着我。  冰冷的视线,使我越发的紧张了起来。  幸好包厢里的灯光很暗,看不出我稍稍紧捏着的手。低下头遮住自己的脸。  这时我从余光看见四美中的周纯爱,端着酒杯用她饱满的唇轻触了一下酒杯,浅啄一口。  我是了解周纯爱的,她的清纯外在夜总会这里是很受客人欢迎的,但是她的心机可和她与世无争单纯的外貌并不符合。  她想要攀附高枝,哪位有权有势被她看中的话,她便会动动心思。  这包厢里的人非富即贵,周纯爱又怎么会错过。  我看着周纯爱浅笑着从沙发的这端,缓缓的爬到司少的身旁。  她张开嘴就要往男子的唇印去。空气仿佛在这一刻静止,所有都屏住呼吸。气氛变的严肃。  “干什么呢?没看司少没兴趣吗?一边去。”腆着啤酒肚的男人,伸出他丰韵有力的手臂,一把扯过女人仍在地上。还狠狠的咒骂了一句。  四美和其他的姐妹们,都震了一下,不敢作声。甚至没有人敢去拉她起来。  司少不动声色,继续优雅的抽着烟,用冰冷的视线看着我。  “司少你别生气!这女人不懂事,还不是看您风度翩翩,气质不凡想要巴结您。嘿嘿……”另一个男子手里抱着一个女人,喝着怀里女人递来的酒。  很享受的模样,受不住女人的勾引,低下头就来了一个热吻。  那个叫司少的男人只是用慵懒的声音,淡定的说道:“跳吧!”随即嘴里吐出一个烟圈。  狭长的半眯着风情万种,我知道这不是形容男人的词,可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比这里任何一个女人差。反而他的一举一动都勾人心魄。  不竟然间我居然看的有些呆了,回过神。心里不断告诫自己,这是包厢里都是我惹不起的人,忽而感觉到那男子微微笑了。  笑容很浅,好似知道我在看他一般。  “是!是!”腆着肚子的男人,脸上堆满了笑容,口里应着转过头来,看着我开口道:“没听见司少的话吗?还不快去跳。”  跳舞我是非常有自信的,待我走到舞台前,认识的姐妹立刻帮我打开的熟悉的音乐。  我伸手摸着冰凉的舞杆,一扭腰伴随着节奏,舞动步伐跳起每天都要重复数次的舞,如往常一样不在乎那些男人的眼神,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  要不是这样的话,每天都跳迎接那些不堪的眼神,我真的会疯。  那些男人的眼神就像是猛兽一般,贪婪的看着我,准备随时过来将我撕碎,因此每一步我都像是在刀尖上跳舞一般,步步惊心。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摞红色的钞票向我扔了过来,就像是漫天的雨一样。  我停止了下来,脸上始终都保持着淡淡的标准性微笑,并没有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打断而露出惊慌和兴奋的神色。  说来可笑,来这里的女人哪一个不是为了钱,但是在这里呆得越久,聪明的女人就会知道越是面对这种诱惑的时候,是最忌讳心浮气躁的。  坐在另外一侧男子,长的魁梧的男人,两只眼睛雪亮的盯着我,手不断的摸着坐在他身边女子的大腿,用充满欲望的眼睛看着我,“美女,跳得好的话,这是给你的打赏。。”  他扭头。冲着那最初是将我“推荐”过来陪他们玩的啤酒肚男人说道:“这妞果然不错!我看你眼光还不错,这妞真带劲。”  “是吧!”嘿嘿的笑了一声,盯着我,“我说我在大厅都看硬了,你们不是还不信么?”  我看着这些在地面的钱,我的身体并没有因此放松,多年的工作经验已经最起码锻炼了我警惕的心,这些人并不像是我之前遇到的那些普通客人容易对付。  果然,打赏我的魁梧男人指着我说道:“只是还不够有味!得再劲爆些!跳一段脱衣舞来给我们看看,全脱!跳得好的话,我重重有赏。”  他说完,随手又拿起了一摞钱向我扔过来。  我的手紧紧的握住,指尖刺痛我的手掌心,疼痛能够让我的理智保持清醒,  此时此刻,我知道,谁也救不了我。  来这里的女人们常常说的一句话是,都要钱不要脸了,还谈什么尊严!  不过是陪笑和脱衣服,有钱就够了。  但是我知道,只要是一脱掉自己的衣服的话,有了第一次,那么以后就永远都穿不回来了,不管是这里的小姐,还是跳舞女郎。  我只能依旧是保持着公式化的微笑,“我脱衣舞跳得不好,不如我给大家表演钢管舞吧。”  当我说出这番话后,果然在场的暧昧和刺激的气氛顿时就变了。  四美们神色各异,无疑是少不了看热闹的。在这种风花雪月的地方工作,为了钱为了生存,除了逢场作戏以外,还有忍和屈服,我知道我犯了大忌讳了。  得罪了客人,注定受罪的只会是自己。  此时,我没有低着头,我能够感受得到那位司少的凌厉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只是太快了,让我都以为是错觉。

光怪陆离的夜总会

1889年,法国为了庆祝大革命百周年,在巴黎举办世界博览会。为了因应活动的带来的观光人潮,新型态的夜总会红磨坊开幕了。

劳特雷克几乎每晚都在这里徘徊,在灯红酒绿、夜夜笙歌的背景中捕捉灵感,画下那些游客、舞者、女伶、妓女,百年前的风月娱乐场所就这样展现在我们面前。

无论贫贱聪愚,人人来此纵欲狂欢,娼妓与嫖客、毒品烟酒、寻求创作灵感的艺术家、与络绎不绝的观光客,为这个地方增华丽、颓废的魅惑色彩。

红磨坊开业盛况

亨利·德·图鲁兹-劳特累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

来找乐子的客人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10

在红磨坊

柜台外有几个绅士和贵妇模样的人坐在一张小桌前,戴帽的络腮胡子的男子即是画家本人,远处有妇女在对镜梳妆。

一个个笙歌达旦,纸醉金迷的夜晚,在劳特累克的画笔下,即热闹非凡,又透出些许狂热之后的空虚。

今天的红磨坊是一家大型的歌舞表演厅,是巴黎的旅游景点。而在19世纪末,这里的红磨坊夜总会是去不去歌厅?青楼画画大师劳特累克邀约了你云顶集团登录网站。巴黎的著名的娱乐与社交中心,也是妓女出入最多的场所。

这里有欢乐热闹的舞会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11

红磨坊舞会

这幅《红磨坊舞会》淋漓尽致地渲染了夜总会欢乐热闹的场面,是他的“红磨坊”系列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幅。画面的前景是刚进入夜总会的两个盛装贵妇,中景则展示了当红舞星拉·姑柳与男伴的激烈热舞,舞娘挑逗地掀起裙子,充满了动感和活力。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12

沙龙聚会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13

红磨坊沙龙

劳特累克并未正面去描绘沙龙场面,他将目光转到沙龙角落里休憩着的舞女身上,她们在一旁无所事事,或许正等待着出场的那一刻,带上笑面继续讨好下一波客人。

19世纪的巴黎是艺术的天堂,几乎世界上最好的艺术家都聚集于此,追寻自己的“巴黎梦”,印象派绘画在这里兴起,莫奈、梵高、雷诺阿、高更等一大批画家均与巴黎有着不解之缘。

热辣又贪吃的舞娘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14

走进红磨坊的贪食者

劳特累克记录了舞娘拉姑柳在妹妹及舞女陪同下正进入红磨坊舞场时的瞬间。拉姑柳(LaGoulue)意为“老饕”因为她很贪吃,最后导致身材变形,退出舞坛。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15

英年早逝的杰出画家

其实劳特累克是标准的富二代,自幼生活在奢侈享乐的环境中,然而从他的画中却感受不到富人阶层的炫耀式的穷奢极欲。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16

劳特累克出生的城堡

或许是因为少年时他曾摔断双腿,此后腿部停止发育,身高只有152cm,肉体的缺陷使他内心敏感,养成一种异常敏锐地观察事物的能力。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17

我致力于创作真实而非理想,或许这是缺点。虽然我并不喜欢丑陋的东西,但我对它仍带有几分兴趣地涂上颜色,或画成圆形,或使之发光……

他总是画妓女、舞女这些底层人民,捕捉舞台上动感的瞬间,生活中平凡的细节和温情,被称为19世纪最后30年间法国最杰出的年轻画家。

可惜的是,劳特累克和许多杰出艺术家一样短命,37岁便匆匆离逝。

如果你路过红磨坊,这位年轻的画家会告诉你,百年以前这里有着另一番艳丽风情……

更多内容,请关注”艺萃”

穿越回19世纪末的巴黎,一位身形矮小、打扮讲究的年轻绅士劳特雷克会告诉你,这里有一个绝对不可错过的景点——红磨坊夜总会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18

劳特累克与舞女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去不去歌厅?青楼画画大师劳特累克邀约了你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