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之心【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可能是感受到张晶有些生气,她们三个相互看了彼此一眼,耸了耸肩,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

回忆到这里,李山又想起结束时张沐的举动。

这时,三个人全都看向张晶。

“啪!”一只手抓住李山的脚踝,他惊恐的向下看去。

“没有,我们能有什么事。”李兰说完这话,顿了顿问道:“你到底怎么了,从昨晚你就很奇怪?”

在他把手机揣进兜里时还摸到了一个纸团!借助月光,他看清那就是白天随着桶里垃圾一起倒掉的纸团。

时间过得很快,等放中秋回来的时候,张晶发现她的室友们全都带着口罩,问她们怎么了,谁也不肯说,支支吾吾地敷衍着。

想到那诡异的梦境,一股寒意窜过李山脑后弄得他头皮发麻。

半过月过去了,而举国欢庆的国庆节到来,这一天,张晶收到了三个电话,瞬间让张晶尖叫起来,原来在国庆期间,她的室友在同一时间死了,而医院检查说她们身上长的是尸斑,按理来说她们应该接近两个月前就死了,至于会在国庆期间死亡,他们也无法解释。

张沐没说话,露出一副不明其意的邪笑将信封给了王娜。王娜一把拿过将信封撕开,她拿出来里面是一沓照片。王娜一张一张的翻看,得知了男友与陈悠从约会到过夜的全过程。

在心里,总感觉有些不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她们到初玩笔仙时所看到的鬼影。

李山从浅睡中惊醒,他警惕地环顾四周。

张晶虽然也忍受不了,可她更担心的是接下来要发生事。

“五百?”王娜看着张开的五指问道。说看见对方点头,王娜翻开钱包里面却只有一百然后掏遍全身所有的兜仍然不够。随后她摘下手表站起来擦干眼泪把钱和钱包一起交给张沐说道:“这些东西虽然不值钱但肯定有五百了。”

透过敞开的门,一阵七月半特有的风吹了进来,张晶似乎看到了几个身影飘到她的面前,流淌着血水的眼睛正盯着她看,她想大喊,却发不出声音,只能看着自己眼前的鬼影。

看见李山紧张的神色,刘非又接着说了下去:“那她好几天没来上课你怎么说?连假都没请。显然是害怕什么没敢出来。”

“呃?我?没事没事,快起床去上课了 。”

“我还觉得张沐有问题,看来是自己想多了。”李山笑了,那纸团上只是一个不规则的线条。

经过了一星期的课程,终于熬到周末,张晶的室友们全部打算要好好地睡一天,不准任何人起床,要一直呆在床上,把星期一到星期五的觉全部补回来,就这样,从晚上一直睡,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每个人几乎是睡醒了玩手机,玩累了又继续睡,直到晚上时,吃完外卖后,全部无所事事的坐着,现在她们精神特足,谁都睡不着。

“实际上她没有抢你男朋友,她只为了钱。”张沐摊手,可以看出他乐在其中。

“唔~张晶,你干嘛呀!”先被吵醒的李兰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没……没事,我被警察带去做笔录了。”说完,王娜加快了脚步。

走进李兰三人,就可以闻到一阵恶臭味,班里的同学们谁都不肯挨着她们,而她们寝室,更是让所有人绕道而走。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告诉我?”看着张沐走时的背影,王娜问道。

想到这,张晶就忍不住想笑,打算吓吓她们,看她们以后还玩这么幼稚的事不,等张晶完全张开眼睛,正在开口说话时,却发现她们每个人的身后都站了一个脸色惨白的人,可能发现了她的视线,这三个人全都看向张晶,咧着嘴笑,一瞬间,张晶疯狂般甩开了十指紧扣的手,把桌子上的碗扫到地上,清脆的破碎声让其他三人睁开眼睛,好奇地看着她,又看看周围,发现没什么异样,有些疑惑问道:“张晶,你干什么呢!好好的,你疯了不成。”说这话的是她隔壁床的室友李兰。

又回忆了一遍,王娜已经欲哭无泪。

“啊!”那是她室友,看着她们一张一合的嘴唇,似乎在说:“你为什么没事?你为什么不来陪我们,不是说,我们是好闺蜜吗?”张晶失去理智般抱着头大叫:“我有提醒你们,是你们不信。”接着,随着车的晃动,等张晶再抬起头时,发现自己所坐的车翻了,而自己的尸体却躺在血泊中。

“喵!”忽然,一只黑猫从树林里窜出。盯着李山他们炸毛尖叫了一声,而后跑开了。

把东西打碎后,等张晶再反应过来时,室友身后的鬼全都消失,却看到室友那兴奋的眼睛盯着自己,瞬间有些气恼地大声说道:“上你个大头鬼,你们才是鬼上身了呢!”

“你还好吗?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李山大声问道,虽然有些累但是运动为他壮了胆。

后面不知道是谁提议玩笔仙,今天刚好是七月半,据说是鬼气重的一天。

与此同时

第二天,报纸上醒目的地方写着,某某高中生死于车祸。

“这个气味是?”心中感觉奇怪,他抬起头。

这个提议一出,其他人表示赞同,韦彤说道:“平日里看小说,经常写到玩笔仙招到红衣学姐,又或者招到有冤情的鬼,然后帮助她们洗清冤情,化解她们心中的仇恨,让她们投胎去,感觉自己就像救世主一样,反正也无聊,我们就玩嘛!”

“福尔马林!”李山心中一惊,自己是在解剖室!环视四周,实际上他不需要这么做,他现在就坐在最后边的凳子上,而眼前的则是空无一人的解剖室。窗外一抹红色的阳光照射进来使这里笼罩在血腥的色调中。仿佛要保持这真空般的死寂似的,李山用力地咬住嘴唇。

第二天,张晶醒了过来,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急急地下床叫醒李兰三人。

“谢……”李山刚想转头道谢却发现王娜已经不见了。

“嗯?你们没事吧!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张晶不敢把昨夜看到的告诉他们,这种事没有根据,没人会信的,只能试探性地问。

“你男朋友是被人勾引走的。”不知哭了多久,张沐上来将一个信封递到王娜面前。她伸手去接然而张沐又把信封收了回去。

谁也没拒绝,寝室四个人就开始准备材料,用几张凳子拼在一起,合成一张方桌,每个滴一滴自己的血放进碗里,但张晶拿着针,迟迟下不去手,感觉这会很痛,趁着室友不注意,拿出红色墨水的钢笔,在自己食指出滴了一滴红墨水,接着又快速地滴进碗里,然后四人围着桌子,十指相扣,闭着眼睛,大约五分钟过去了,水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张晶觉得太无聊了,就偷偷地张开眼看着自己的室友们,觉得这也太幼稚了,只是小说而已,还当真了,她们怎么没说,还有一些小说写到招到鬼的人,终都死得很惨,没想到她们比自己还幼稚,幸好自己没滴血,不然痛得多无辜,再说了,万一她们真招到鬼,还不得吓死她们啊!

李山迅速起身,狂奔向寝室。一路上,他不记得自己脚下踩的是沥青还是淤泥;他也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次摔倒了又立刻爬起来;他甚至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狂吼着踹自己寝室门让室友打开的。他只记得自己进门之后立刻确认室友并反锁上门把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他们。

似乎是受不了同学们的异样,李兰三人决定请假回家,这一决定瞬间让班里的同学激动不已。

“这…这怎么可能呢?”李山有些害怕。

尽管门发出怎样的声响,丝毫没影响到她室友们睡觉,其中还有一个打起了呼噜。

“那张地图她随身带着,但警察没有在尸体上搜到。”

这一天,张晶没怎么听课,视线一直在她们三人之间来回打转,察觉到她们好像真的没事,松了一口气,也怀疑昨晚是不是自己做梦。

“这事儿老邪乎了。”刘非刚说完,李山和张沐同时转头看向他。

听了这话,站在李兰旁边的唐英眼珠子转了转,有些兴奋地问道:“还是你被鬼上身了?”

“神经质。”刘非心中暗骂,李山的语气让他不满。不过刘非不知道,李山实际上是对自己说。

似乎感觉到张晶的挣扎,三个鬼影对着她阴深地笑了笑,随即分别飘到李兰三人身边,透过她们的身子,终和她们一起合二为一,张晶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她想叫醒她们,困意突然袭来,毫无意识地睡了过去。

李山坐起来直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床。

转过头去,透过车的后面玻璃,张晶似乎看到了三个熟悉的鬼影再向她招手。

他觉得张沐有问题。

晚上,越是想今天所看到的三个鬼影,张晶就越睡不着,阳台上,忘了关的门随着风律动不停地撞击着,如果是换着平常,张晶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起床去关上,但经过今天的事后,她不敢,她现在只觉得全身被恐惧笼罩,难以呼吸。

他们把倒好的热水放在李山颤抖的手里然后打开了自己平时珍藏的零食给他吃,并且不停地安慰他。同时,张沐给个眼神刘非心领神会接过递来的刀,他们也悄悄地做好了万不得已杀死李山的准备。

张晶拿起电话给家里说她要转校,就急急忙忙收拾东西离开寝室,一路上,只有她知道自己现在心里是多么不平静。

那是一个午夜。

“笔仙笔仙请出来,笔仙笔仙请出来。”李山和张沐相对而坐,在他们中间是一张摆满蜡烛的桌子。窗户是开着的,外面风虽然不大却如同阴魂不散的鬼魂在仅有两人的寝室内呻吟着。在摇曳的烛光下两人盯着手中的笔,然而它未曾移动。

疼,这是真的,赶紧离开这里。如果你能听见别人心中所想,那么李山脑海中只有这句话。李山站起身,这时一样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画在黑板上的女性人体解剖图。李山就读的是一所医科大学,黑板上有解剖图其实不算什么,但是……豆大的冷汗从他额头上流下,但是这不是解剖,是分尸!

“哎,我刚才看……”

“等等,你说她画了张地图?”

看着神情飘忽的李山,张沐把手稳稳地搭在他的肩上说道:“今后咱们结伴而行,遇到事情咱们一起解决。”

“可惜,我早就把纸团扔了。就算如此也找不到地方。”李山释然得笑道,可下一秒他的笑容凝固了。

打开寝室的门,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令李山安心下来虽然里面没有人。

晚九点,李山在跑道上快速冲刺着。他喜欢这样,因为在这挥汗如雨间他脑海中只有终点。

“嘶。”一个想法在脑海中浮现,令李山倒吸了口凉气。曲线,地图,路线,如果将这三者结合会发生什么?

“越听越邪乎,还是先上传下跑步动态吧。”李山打开手机,一条曲折蜿蜒的绿虫趴在地图上——这就是李山的跑步路线。

他们三个靠在一起就这样直到天空大亮,一夜不眠。

一个纸团,手术台上只有一个纸团。

“出事了!出事了!”一声摔门的巨响之后刘非的叫喊接踵而至,吵醒了还在熟睡的两人。

“啊!”恐惧压断了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李山惊叫一声瞬间瘫坐在地,疯狂地打去向他伸来的手。他迅速爬起,陈悠却消失不见。李山环视四周,眼前的一切都无比诡异附近似乎总有眼睛盯着他。那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被变态抓住无路可逃的流浪猫,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一定是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李山大声喊道,他之所以这么慌张是因为,那个声音是……

“呼!”李山闭眼深呼一口气压住了心中的恐惧。与梦中不同,李山一下子打开了纸团。

王娜并没有注意到他,只是垂头行走。

“嗯,嗯。”李山从睡梦中醒来轻哼两声。他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自己的双腿。

“他杀吧。”张沐淡淡的一句让另外两人为之一惊,随即他又解释道:“我瞎猜的。”

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1

李山扭回头凝望天花板,天花板很白白得就像一张纸。审视着天花板,在上铺睡了快一年,李山头一次感觉这东西十分诡异。

当你在外面深陷危险时,你,会怎么做?

“清明节还挺阴冷的,咱们结束吧,你别感冒了。”李山说完便站起身看了眼张沐,在那一瞬间他发现对方盯着纸发愣。

“叮”刘非手机的提示音打破了世界的宁静。他小心翼翼地打开手机看了一眼,随后渐渐绽开笑容最后放声大笑。

“你不用怕了李山!学校发来通知,杀死陈悠的是王娜,不信你看!”李山转过头维持着那个姿势没有一丝反应。五分钟后,他缓缓转回头一言不语,全身散发的惊恐逐渐转为木讷。

“有一天半夜她慌慌张张地回来了,问她怎么了她什么没说。第二天就不来上课了,后来像见着鬼一样。昨天她画了张地图说要报案,结果晚上就死了。你满意了吧?”

与此同时

“你们两个快起来,昨晚干什么了现在还没睡醒?”刘非走到寝室中央,随口问道。

“好巧啊!”他开心地笑道。

“自杀吗?”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李山立刻下床,长这么大他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这么近。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陈悠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为什么她会死?

面对室友异样的目光,李山用安慰自己的话向两人解释:“只不过是场噩梦,别疑神疑鬼的。”

“没事了,就算有鬼也没有理由找你的。”张沐安慰道。

“但昨晚的梦跟真的一样……只要打开那个纸团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李山打定主意,一定要弄个明白。

疯狂的运动之后是令人颓废的疲惫,等李山拖着沉重的双腿准备回寝时已是九点五十。平时生气勃勃的校园此刻空荡荡的。没有风,没有虫鸣,也没有路灯照明时的噪音,一切都是安静的如同解剖室矗立的塑化标本。这时,一股寒气从李山身后飘过,他打起寒颤不仅是因为寒冷还因为他、感觉、后面、有东西。李山迅速转身,但结果令他出乎意料,那是一个熟悉的人————王娜。

时间静静地流逝,两人的眼神从紧张兴奋已经变为了呆滞无聊,从仪式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小时。

“莫非…那根笔动了?”想到这里,李山每一根汗毛都吓到竖起。他扭头看向那个纸团,现在那个纸团好好的待在垃圾桶里安静得像块石头,但又像只妖娆的白手挑逗着李山让他过来。

张沐驾车行驶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丝毫看不出刚刚转移了尸体。他抬起头看了看,现在距离订的宾馆还有很长的路。

关于整个事件的回忆就此结束,从头捋一遍后,所有的诡异明明都可以解释,但李山心中的不适依旧不减。最后,他说服自己出去了。李山走进洗手间,心惊胆颤地瞪视每个能反光的物体直到进入隔间。锁好门,他审视左右,没有脸探过隔板;他抬头,天花板上也没有奇怪的东西。紧绷的身体稍稍放松,他脱裤蹲下却发觉位置选的不好,左边隔间存放杂物那黑塑料袋里或许装着尸体。他脑袋不动眼睛慢慢瞥向右边空隙,没有猩红的高跟鞋。一阵轻声长呼之后,他排泄完毕。看着冲水口,那平静的水面仿佛会突然冒出腐烂的双手将他抓住。盯了一会儿,似乎安全,他擦完屁股刚站起身,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传遍了他的全身。整个过程,他都没有看后面!什么都没想,他立刻打开门跑了出去。他用尽全身力气去跑,但到门口时他停下了。不是因为门瞬间关上,而是因为他看见了刘非,挺着肚子穿着大花裤衩的刘非。刘非睡眼惺忪,没有察觉到他的异常。看着室友耷拉脑袋的背影,他想,这里确实有鬼,一个胆小鬼。

“唉!”李山叹了口气,被他们这么说自己回忆起来也很离谱。

“也许是你幻觉,晚上天黑一害怕谁都会这样的。”刘非用长辈般地语气讲,但表情却不像说得那么体现耐心。

“这边才是现实啊。”李山苦笑道。随即,一幅画面浮现在他的脑海。此时,就是正组织语言的刘非也注意到,李山那由里透外的惊恐。

“刘非,你刚才想说什么?”李山接着岔开话题。

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不远处的路口,一个穿着日式校服的女生下了车。出租车开远后,张沐把车缓缓地在女生身边停下。

颤抖的双手小心翼翼地拿起纸团,李山能感觉到,每打开一分心脏就跳动得更快一拍。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心跳已经达到极限。可还要再打开一点才能看清,他想就此结束,但心底有一股莫名的力量驱使着他做出最后一步。

“王娜前几天就跟我说陈悠在召完笔仙之后不正常,总说有个女鬼缠着她。你看,这不没几天就死了吗?”刘非说完后回到了自己的床位。

“这个人,他会给你找的。姐姐你放过我吧!”

“要是当初没有干那件事就好了,要是当初没有干那件事就好了……“在这持续不断地叨念中,李山开始回忆起来……

李山迈开腿,不管是怎么回事他都不想继续待在这了。

“啪嗒。”

一滴泪水从王娜的眼角淌下,不知道是因为失眠还是因为悔恨。她偏过头,看着滴落在枕头上的泪珠,在点点晶莹中她看到了过去……

几分钟后他们收拾干净躺在了床上。即使现在已是凌晨,但李山没有丝毫睡意。他回想起整件事的开始:几周前,召唤笔仙的仪式出现在学校,很快就流行起来。人们像着了魔一样,晚上进行仪式白天相互讨论。最终,学校不得不出力制止。仪式虽然很少再做,但大家的兴趣一点不减。终于,在清明节假期,留校的李山和张沐选择在这百鬼出没之夜召唤笔仙。

“时候确实不早了。”李山还没说完,张沐便回复一句把纸揉成团扔到了垃圾桶。对于这一举动张沐似乎没有解释的打算,起身便开始收拾桌面。李山感觉不对但他知道张沐不爱说话偶尔也这样便没多想。

“李山?”李山寻声回头,然而身后只有空旷的街道。

“唉,又做噩梦了。”李山嘀咕道,他刚才好像听见两个女人争吵。

“啊唒。”张沐打了一个喷嚏,气流含带着唾液瞬间吹灭了纸张周围的蜡烛。李山还没反应过来,视野便一片漆黑。

忽然,李山看到,笔动了。

在昨晚的那场噩梦里,李山在纸上看到的是一句话,帮我找到头。

此时,窗户是关着的,透过玻璃李山能感觉到窗外没有一点风。他竖起耳朵细听,寝室一片寂静,当然也没有张沐入睡后均匀的呼吸声。知道对方没睡李山下意识地张开嘴,然而想问的话却卡在了喉咙里。

“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说着,张沐搂住妓女的腰,一点一点地驶向黑暗。

“我在下边呢!”李山认出,那摔裂的脸是陈悠。

“为了赚钱找陈悠。”说着,张沐掏出王娜给他的钱包和手表挥了挥手。

“平常斯斯文文,谁知道跟女朋友什么样!”瞥了一眼空床,李山笑道。

“先别走,哎!陈悠真的遇见鬼了吗?”说到这里,王娜转过了身。

突然的一声令李山瞬间僵住,他这才反应过来,解剖室还有一个“人”。他一格一格地转过头看向身后的手术台。

午夜,李山坐在床上辗转反侧,他紧闭双眼口中不断叨念着什么。这个时间,他的室友都睡着了。寝室内的呼噜声此起彼伏,若是平常他肯定心烦意乱,但现在这些噪音令他比较心安。

“第二天就不来上课了,后来像见着鬼一样。昨天她画了张地图说要报案,结果晚上就死了。那张地图她随身带着,但警察没有在尸体上搜到。”王娜的声音在脑海中反复回荡着,李山不敢再往下想,他能感到恐惧在他身体每一处滋长就像钻入体内的寄生虫渴望破体而出。

“求求你们救救我!”李山一下子跪在地上双手合十浑身颤抖着,扭曲的五官发出细弱的哭声连连恳求。这大概是张沐和刘非一生当中所见过的最为触动的画面。

被冷汗浸湿的睡衣糊在身上,那湿黏的感觉让李山明白刚才的一切只是梦。他看了眼手机————4月4日 10:37。

“是啊,好巧。”虽然不明其意,但打量一番后还是随口应句上了车。

“这条母狗!”王娜气得浑身发抖,她缓缓握紧拳头心里策划着狠毒的报复。

“可那个东西我的的确确感受到了!”说着,李山兀然站起完全没有刚才虚弱的样子。

“陈悠,那天晚上该死的是你!”

“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鬼,警察会查明一切的!”李山回复,他没有察觉到自己的音调高了一分。

“这个贱人!她为什么要抢我男朋友?”王娜怒吼一把将照片撕成两半扔的漫天纷飞。

“王娜!”李山喊出了她的名字,然而对方只是迟钝地抬头。在双方目光对上的那一刹那,李山看见的是一双骷髅般空洞的眼睛。

“昨天半夜陈悠坠楼死了!”刘非低声说道,他瞪大的眼珠在张沐与李山之间来回滚动。

中午,李山主动去倒垃圾,走到楼道隐蔽的拐角里他掏出那个纸团。看着如同女鬼肌肤的白色,李山笃定这就是昨晚那个有“鬼”的纸团。

那天下午,她独自坐在教学楼天台上埋头哭泣。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危险之心【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