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女子

可是,苏丽想的太简单了。

说话间,送外卖的人来了,我们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突然, 隐约听到门口有声音...

小美笑着把手机递给了苏丽,并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可是,就在我刚刚想通的那一刹那,我又听到了笃笃的敲门声!这一次,我真的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中。我不敢再去门口,呆坐在桌子上,心里希望那时我的幻觉。果然,敲门声停止了。可我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那要命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我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恐惧,歇斯底里地大叫道:‘到底是谁啊!’可是门外依旧没有回答。我从桌子下面操起一个空啤酒瓶,又一次走到门口,对着猫眼朝外看,没有人!我犹豫着要不要开门,正当我要做出决定时,我手中的啤酒瓶差点跌落到地上,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我再一次打开了门,还是一样的结果,走廊上一个人影都没有。‘明天我一定要去物业管理处,跟他们反映这件事。’我心里想。

我看到她眼神後,确定是我们两个都听到了同样的声音...

“喂!是苏丽呀!你找阿姨有什么事情么?”

仁锡又喝干了一杯啤酒,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的办公室隔壁,一家人都没有,还是空着的。只有我不了解这座建筑的情况,急急忙忙搬了进来。我已经三天没去那住了。我真的很害怕一个人住在那里。

真的是极度恐慌...期间,我们曾经打电话到男生宿舍,让他们叫警卫上来查看,可是 每当我们听到警卫坐电梯上来,电梯发出 "叮咚" 的声音後,敲门声就会消失...可是 当警卫坐电梯下去,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秒,就又听到隔壁......

当天晚上,小美一整夜没有归来,苏丽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那个声音实在是太微弱拉,不过听你这么一说,好象挺象女人哭泣的声音。我回答道:怎么拉?邻居家的女人每天在隔壁勾引你吗?哈哈。

当我们一个挨著一个,走到电梯里面的时候,电梯门却关了2次没关上...

正在冲凉的苏丽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她皱了皱眉头,刚才自己已经拿了一张请勿打扰的字条挂在门外了,谁那么不识趣。

让我们看一下啊,那是什么书啊。承俊在一旁说道。

这是快2年前的事情了。

苏丽立刻拿来了自己的手机,马上拨通了小美妈妈的手机号码,有人接听后,马上把手机放到了小美的耳边,她才平静下来。

窗外的女子

当时 我还在上海念书。

会不会有人恶作剧,看走廊上没人,苏丽没打算开门,准备往回走,这次,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

小子,乱世成英雄啊。仁锡得意地说:这样的经济环境下,在人家的手下打工的日子可不是一般的悲惨。但是只要你动动脑筋,想到了别人没想到的事情,成功也是轻而易举。

第3次,才慢慢的合上...

苏丽没有打算跟着出去,这么大一个人,在学校也不会不见吧。

我又返回到房间,我无法再安心工作,也睡不着,只好坐在桌子前面发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感到左边耳朵里有痒痒的感觉,似乎是有人的视线射到了我的耳朵里。我一边抬起手抓着耳朵,一边转头看向左边。

"咚咚咚,开门..." ...

这次小美缓缓的转向做在自己身旁的,满眼血丝,精神依然就恍恍惚惚。

仁锡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搬家的第二天晚上,我终于把东西全部整理完毕,准备开始工作。我在窗附近放了桌子和床。坐在桌子前面的时候,往左看可以看到外面不那么好看的风景。而且可以随时打开窗户抽烟,十分方便。所以,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坐在桌子前面,打开电脑开始工作。因为一家邻居也没有,所以非常安静。尤其是晚上,隔壁新建公寓的建筑工人都下班了,安静地出奇。所以我打开收音机,想一边听广播,一边工作。没想到收音机不知道是不是在搬家的时候摔到了,放不出声音。我没办法,只好继续专心工作,一直工作到凌晨一点多。这时,一翰你们曾经听到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这一次我听得非常清楚。附近都没有人家,我觉得非常害怕,就在那时,有人敲响了我家的门!

"咚咚咚,开门..."

不过小美并没有回答苏丽的问题,她的双眼无神,恍恍惚惚的看着地板。

我和承俊理解地点了点头,对他说:知道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突然,敲门声停止了!...

第二天,天一大亮,小美立刻跑去联系了宿舍管,跟宿舍管说明了小美的情况。

我第一个吃完了面,就开始帮仁锡整理东西。因为我非常好奇,仁锡的决定究竟是什么,所以趁他不注意,我偷偷翻着他的行李。

"咚咚咚,开门..." ...

“嘭。”小美在苏丽丝毫没有准备的状态下站了起来,头顶重重的撞到了商铺的木板上,但是她却好像一点痛处都没有。

承俊听了仁锡的话,接道:你脑子不好使了吧?现在找工作那么难,你看我和一翰都找不到工作,我看你真是吃饱了撑的!

於是我就没撘理。躺下准备戴上耳机睡觉...可是,敲门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声音也越来越清楚,听不清楚是男生还是女生,声音很低沉...

这下子苏丽火大了,她简单的包了一条浴巾,跑到宿舍门口,看了一眼猫眼,整个走道空荡荡的,并没有人。

仁锡一见到我们,就坐了下来,闷生不响地开始喝起了啤酒。

我向来是最晚睡的,上了会网後,洗完澡,然後点著蜡烛,爬到上铺准备看书...

苏丽气氛的把厕所门打开了一道门缝,伸出脑袋,对紧闭的宿舍门喊道:“别敲了,人家在洗澡,有什么事情一会再来吧。”

这时,我在一个大箱子的底部翻到一些杂志。我把那些杂志都拿了出来,打算看个清楚。可我一看到那些杂志的封面就吓了一大跳,只见上面都是一些人的残肢和可怕的尸体。我又将目光移到杂志的题目上,只见用血红的大字写着:world most scary pictures(世上最恐怖的照片)。

"咚咚咚,开门..." ...

苏丽早就被小美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小美说话的速度也开始变得急速了起来。

我没想到他的反映那么强烈,顿时感到非常尴尬。仁锡把杂志又重新放回到箱子里。

又过了5分钟 ,我们两个突然想到,去隔壁宿舍叫人!! 因为我们2个宿舍的阳台是连著的,所以可以从阳台直接到她们宿舍。!... 我当时穿的比她少,於是 ,她去隔壁叫人,我在床上等著... 我朋友跑去了隔壁宿舍,我就抱著膝盖 坐在床上,连动都不敢动...

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天宿舍管是请了假的,她跟小美是同一个地方的人,那天她们两个人一起去车站坐车了。

可是仁锡没有理会他,走到一旁继续吃面。我和承俊觉得很不自在,就不再作声,又开始整理起来。

跟我一起说牛b的那个女生 是我好朋友,她来上海玩 ,所以跟我一起睡上铺同张床...

“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算了,先进来吧。”

到底是谁在跟我恶作剧。我非常生气,一把打开了门。可是,走廊上依旧空空如也。我既害怕又生气,跑出门来到电梯旁,依旧没有人,而且电梯显示停在一楼。我又走到楼梯处,可还是看不到一个人影。我对着楼下喊道:‘有人在吗?’可是我只听到我自己的回声:‘有人在吗?有人在吗?有人在吗?

"咚咚咚,开门..." ..."咚咚咚,开门..."... 我向来胆子是最大的,可是当时 我真的打从心里觉得害怕...我们两个 抱在一起 几乎都快哭了!...我朋友还拿著手机 打国际长途到加拿大找她男朋友...结果他男朋友不在 去打球了...

小美像是想起了什么,她走到自己的床沿边,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里面放了许多东西用品,都是小美的妈妈放的。

于是,我和承俊和仁锡告别,离开了。

过了5秒左右, 又听到了 ...

这下苏丽十分缓慢的回过头,她盯着猫眼的位置,慢慢的把头凑了过去,走廊还是空空如也,但是这次苏丽没打算回身了,她手悄然无声的发在门把上,眼睛瞄着猫眼的位置,在下一次敲门声来临时打开门。

听着这个声音,我全身爬起了鸡皮疙瘩,甚至连头发都竖了起来。

我後来那天下午,就坐车,回家了。然後发烧,1个星期才好...

小美的妈妈性格很开朗,在走的时候还请了全宿舍的人去大吃一餐。不过始终没有看到过小美的爸爸出现过。

你刚才到底听到什么声音啊?承俊又一次好奇地问我。

我气喘吁吁的正要跟她们说刚刚敲门声有多大的时候, 後面冲来一个人,猛撞了我一下! 天阿!!原来是那个叫不醒的......

苏丽则是一脸无奈,算了,她也没打算在安静的小美身上问的什么,不过她身上的情况好像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仁锡跑到房间的客厅,听了一会,招手对我们说道:你们快过来,来这儿听听。

我於是静静地 准备再听下去。 结果 没想到 他敲了20多分钟还不停!...

“妈!妈!”这头小美一字一句的叫喊着,就像一个刚学讲话的孩子,支支吾吾的。

你怎么随便翻我的东西!他看上去非常不满。

这次我听的清楚了,确定他是在敲我们宿舍的门。 当时我就一念头 ,会不会是有人梦游阿?? ...

“你说什么,小美同学在回去的路上,车子除了事故,翻进了河里,全车人无一幸免啊!尸体在昨天早上就捞起来了,小美的妈妈都去认尸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和承俊疑惑地又返回到房间里,三个人站在客厅里仔细聆听。果然,我听到有非常细微的声音传入耳朵,似乎是有人在隐隐地哭泣!

怎麼办?到底要不要去开门?其实我是想要去开门看个究竟, 可她说 万一真是什麼什麼的,就麻烦了...

只见宿舍管的脸色听着小美的讲述,由微微的笑脸变成的恐惧。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不敢回去?承俊问道。

平时我就不该说我胆子大...

小美翻查着整个抽屉,嘴里不停的念叨的“打电话给妈妈的那一句话。”

呵呵,反正我现在还在研究这个问题,等我确定了再告诉你们。仁锡回答道。

"咚咚咚,开门..." ...

小美的妈妈苏丽是认识的,当时开学的时候,小美的妈妈就带着小美到了宿舍来报道。

对了,你到底打算做什么生意啊?最近经济这么不景气,你居然还辞职,果然够大胆。我笑着说。

"咚咚咚,开门..." ...

只是这个电话只维持了2分钟,小美的妈妈在那边念叨着手机怎么信号这么差,什么都听不到就挂掉了。

我非常的好奇,正打算翻开仔细看时,仁锡突然走了过来,生气地一把夺过我手上的书。

当时 我只记得 8张脸 没有一张脸不是吓到扭曲的 ,其中一个女生 就是被我吓到的那个,整张脸都是白色的 ,苍白苍白!!好可怕!!!...她说 她八字很轻... 不在现场的绝对不会体会到我们当时的感觉...

小美的举动奇怪令人匪夷所思,现在都是晚上9点钟了,她这是要去哪里?

仁锡喝了一口啤酒,继续说到:

那天晚上, 也不例外。 差不多快1点吧,我们觉得没劲 ,於是回学校去了。 我们学校晚上电梯是不开放的,晚回来的,都要走楼梯。 楼梯间的灯,是感应灯,我们3个女生,就一边聊天,一边大声踩著楼梯上楼。 快走到6楼的时候,我们发现楼梯角有4个女生 围著一张小方桌打牌,好像都穿著睡衣 。(当时天气挺冷的...) 我们都觉得挺奇怪的,那麼晚了,还有人打牌,我跟另外一个好朋友当时还开玩笑,用北京腔特大声说了句: 半夜打牌? 牛b~~! 说完 ,3个人大笑著走上楼了。 走上去的时候 ,我怕她们误会牛b是骂人话,所以还特地回头看了看她们有什麼反应...

苏丽几乎无法接受小美死亡的事实,如果小美死了,那昨天晚上的人是谁。苏丽神色呆滞的往回走,此时,她听到了潺潺的水流声,低头一看,水不停从身后流向自己的眼前的楼梯。

你没听到吗?我感觉那个声音就在仁锡的房间里,真的挺奇怪的。我说。

後来,她回来後,告诉我,学校否认一切事情。说是我们没事找事,也可能是同校的人开玩笑,(谁能开玩笑去敲门敲个3个多小时阿...

苏丽选了免提,小美妈妈说话她都能听的到。

我耸了耸肩:怎么了,有什么声音吗?

於是没注意...

苏丽在厕所里洗洗停停,都不能够好好的洗澡了。

这间宾馆办公室非常现代,也很干净。特别是明亮的落地窗,让人觉得心情舒畅。不过奇怪的是,站在九楼,从窗户里望出去,远出山的形状却显得有些异常,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们几个就又打电话给警卫 让他上来接我们下去到老师宿舍...

苏丽扶着小美回到宿舍里,关上了门,倒了杯热茶给了小美。

傍晚,房间终于都整理好了,我和承俊便起身离开。仁锡送我们到门口,似乎为他刚才的举动有些不好意思,对我们说道:今天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忙,改天我请你们一起喝酒。有些事情等时间到了我会告诉你们的,今天的事情你们不要放在心上,我有自己的原因,不太方便现在告诉你们。

接下来的事情,我就粗略带过了。 後来,我和我那个朋友,到另外一个朋友家 借宿了一晚,我是抱著自己,蜷在沙发上睡著的...

“妈妈,打电话,打电话给妈妈。”

承俊问仁锡说:小子,你的秘密生意做得如何了?

说完 又砰的倒下去睡觉。 我们两个狂晕...

她记得,放假的前天晚上,宿舍里面的其他七个人,包括小美在内,都是准备要回去的,还不到一天,小美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仁锡接过我的话说道:这是新建的公寓,还没多少人搬进来。哎,算了,别管了。

"咚咚咚,开门..." ...

说完,苏丽缩回脑袋,打算继续冲洗,那有节奏的敲门声一下下的响起,敲门的人像是根本不把苏丽的话放在心上,仍然持续不停。

正当我们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仁锡突然在我们背后大声说道:喂,你们快听!

於是我试探著想下床,去隔壁宿舍,实在是等不下去了...

“扣扣……”敲门声刚刚响了两下,“咔嚓。”苏丽立刻打开了宿舍门,准备开口大骂的苏丽硬生生把到嘴边的话咽回肚子里。

大概是我听错了吧,房子太安静了。我心里想着又开始投入工作。可是,过了几分钟,家里的门又响了起来。我的心开始提了起来,我大声地喊道,是谁啊?一边走到门口看了看猫眼,外面还是没有人。

这时候,我们真的是越来越害怕了...

“喂,能听到么?苏丽……你那边怎么这么大的噪音呀。”苏丽在一旁一直保持着安静,现在是小美跟她妈妈交流的时间,她不好打扰。

我承俊停下了脚步,张大耳朵听了听,可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哇!!" 8个女生全部大叫著 跑到了隔壁宿舍 还锁上了阳台的门!... ...

苏丽穿上了衣服,坐到了小美身边,她端详了一下小美。

仁锡从以前的公司辞职以后,自己开了一家公司。他刚租了一间房间,作为他的办公室。在韩国,人们称这样的办公室为宾馆办公室,因为这里不仅能作为工作的场所,而且还是他生活起居的家。这几天他忙着搬家和整理东西,自然不忘记叫上我们这帮老朋友帮忙。

正当我把脚放下床沿的时候,突然! 门被剧烈的敲了几下!!!...

后来才知道,从小到大的小美都是生活在单亲家庭里,在这样的家庭成长导致她的性格过分的安静,看到小美妈妈的情况,大家不由的觉得单亲妈妈不好当,所以,全宿舍的人对小美都格外照顾。

喂!这个书柜放在这儿!仁锡对我和承俊说。我和承俊抬着书柜放在了他指的地方。

大概到了2点半左右,我也有点困了,於是准备吹灭蜡烛 ,睡觉...

苏丽一听,有点哭笑不得,她不是回家去了,现在回到宿舍还说想妈妈来,这可让人想不透。

仁锡没有回答承俊,而是转过头问我说道:一翰,上次你在我的办公室里听到的,是不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经过商量後,我们决定一起到我们宿舍去看个究竟 ,毕竟人多 ,胆子也就大了点... 於是...

苏丽看到小美一身狼狈,衣服沾了灰尘,头发乱糟糟的,黑色的校服被什么利器类型的东西割开了一道口子,衣服跟裤子都有明显的湿漉,地上有少许的水。

我到了酒吧,发现承俊已经到了。我正和他聊天的时候,仁锡也赶来了。

一个个,都操著家伙(扫帚 拖把什麼的...) 慢慢的往我们宿舍走...

进入宿舍,小美一声不吭。

两个星期以后,仁锡又打电话给我,说是为了感谢我们的帮忙,请我们喝酒。

"咚咚咚,开门..." 那怎麼办???...怎麼办???...

她扯动了嘴角:“妈妈,我想妈妈了。”

窗外的女子

最具悬念的,是我们後来回想起来,6楼的感应灯 ,一直就是坏的...

本来是放五一的,三天假期,苏丽因为接近上次回家的时间,这次她就干脆在学校的宿舍里呆着。

这时,汽车来了,我们便上了车,很快忘记了这件事,谁也没有想到,那个声音将会是那么恐怖的故事的开始。

"咚咚咚,开门..." 我的妈妈阿...你还能装做听不到??我绝对不行...

嘴里不断的说着:“打电话给妈妈的几个字。”

我点了点头:恩,说不清楚那是什么声音。

结果被推到冲头阵......

一下下有节奏的敲门声每敲三下便停顿一次。

窗外的女子

你不是说要继续睡觉的吗???怎麼又跑过来了??? 她重重捶了我一下说 md!谁让你突然跳下床???我是被你吓到的!!! 8个女生狂晕......

“小美,你怎么搞的,我不都跟你说我在洗澡了么?”一看是同宿舍的小美,苏丽只能自认倒霉,谁叫她跟自己是同一个宿舍的呢!

整整忙碌了三个小时,我们终于把所有的东西都搬进了新房。仁锡点了炸酱面,我们气喘吁吁地坐下休息。

那天中午,学校要我回学校,跟老师说明。我当时就觉得全身没力气,没办法去,於是,我朋友代替我去...

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开口发问了:“小美,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倒是告诉我呀。”

没办法,我只能再回到房间。可是,走在走廊上,我却似乎感觉到旁边有人的呼吸,于是,我大步走回房间,用力地关上门,坐回了桌子前面,大口地喘着气。这时,我的目光落到了键盘上,莫非刚才的敲门声是我击打键盘的声音,全是我的幻想?

接下来的2个多小时,我们都是在听著 "咚咚咚,开门..." 的声音下度过...

这时,仁锡说道:这一带的房子价格非常贵,我真没想到自己那么幸运能租到这么便宜的宾馆办公室。

"咚咚咚,开门..."

这么晚,会是谁呢。我心里一边想着,一边看了看猫眼。可是门外的走廊上并没有人!我心里很奇怪,就打开了门。可是门口还是没有人。我左右扫视了一下,却只看到昏暗的走廊灯和和寂寞的走廊。

"咚咚咚!!开门...!"

仁锡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刚才在门口我听到了,但是现在声音太小了,似乎是有人在哭,不知道是猫在叫,还是人在哭。反正挺奇怪的。

"咚咚咚,开门..." ......

这时候,承俊满脸疑惑地看着我:有声音吗?我怎么听不到?

好不容易熬到快5点,天快亮了...

三天前,我的高中同学仁锡打电话给我,让我和承俊帮他搬家。

我们过去的时候,敲门声没有了 ,整个房间 楼道,一点声音都没有, 除了我们的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慢慢的,我们靠近门口了...我的心真的都快跳到喉咙了, 当时 也不知道为什麼,也许是真的好奇心作祟,我竟然傅下身,想从门逢里看外面...当我看到门逢外面空无一物的时候,正要抬头,...

每个星期四晚上,我们都会去特定的一个酒吧玩。

而且当时我从门逢里面没有看到任何影子)...

结果,发现,她们从我们上来,到说完离开,根本就没有抬头看过我们一眼...

之後,我和那个被我吓到的女生,搬出了宿舍。 宿舍空出来的2个床位,又有新的人住了进去...

"咚咚咚!!开门...!"

我这时候居的有点不对劲了。想来想去, 於是叫醒我朋友。 我朋友被我推醒,摘下耳机,问我,干嘛? 我说 你有没有听到门口有声音? 她也仔细静下来,听了听......

我当时几乎就可以说是从 上铺跳下来的 然後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跑向隔壁宿舍...

後来 ,她们跟我们说,只要坐到靠近门的那张书桌前的椅子上,就能听到... ...

我想 可能是敲隔壁门呢吧...

怎麼办??怎麼办??j,我们不如装做没听到,听音乐睡觉好不好???我朋友说...

敲门声 说话声 一直不停地继续......

她们几个都没睡 太好了......

左思右想,我们都不知道该怎麼办还是把她们都叫醒吧! 大家一起商量。 我说。 恩 好。 我们又推醒上铺另一张床的那个女生,(就是跟我们一起回来的那个) 她醒了後, 也听了听,结果说出让我们哭笑不得的话: 神经病 敲门就让她敲呗!别吵我睡觉...

我当时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想太多 ,也就不管,回宿舍了... 回到宿舍,她们两个就先睡了...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窗外的女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