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桩性侵扰案_历史军事_好军事学网

在某小区发生了一桩强奸案。强奸者是下岗职工的儿子强强,被强奸者是富人家的女儿娜娜。 事情发生后,娜娜的妈妈找到强强的妈妈理论:“你儿子在光天化日之下,强奸了我的女儿,你跟没事人似的,难道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吗?” “我儿子说,是你女儿自愿的,而且两个是躲在草丛里面做爱的。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难听,我儿子强奸了你女儿。多叫通奸。你也甭对我横眉冷对的,他们都成年了,他们有权利做这样的事,我们当大人的就不应该管。”强强妈妈据理力争。 “为什么不应该管?”娜娜妈妈怒目相视:“你要搞清楚呀,我女儿可是富家子弟啊,而你儿子生活在穷下岗职工的家里。我女儿是高贵的,你儿子是卑贱的。就是强奸也轮不到你儿子呀!你要知道,我女儿被你儿子强奸后,身心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自从她被你儿子强奸后,活泼的性格变得忧郁啦,而且整天以泪洗面,不愿出门,不愿见人,整天呆在家里。晚上我约她去散步她也不去了。我可告诉你,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 强强妈妈不甘示弱:“我们家虽然没有你们家有钱,但是我儿子是很优秀的,长的英俊,潇洒,一表人才,风流倜傥。瞧你女儿长的那个模样吧,也不怕影响市容。像我儿子这样优秀的小伙子不是什么人都能看上的,我儿子和你女儿发生关系,纯属是你女儿引诱的。” “你想的到美,我女儿引诱你儿子?真是天方夜谭。我家是有身份的家庭,资产过千万,我女儿是受过良好家庭教育的,她根本不可能看上你儿子这样的穷小子,而且和他做爱,分明是你儿子强奸了我女儿。” “你别以为你家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啦。不是你女儿引诱了我的儿子,我儿子这样优秀的小伙子怎么能看上你女儿这样的丑八怪呢?你女儿能被我儿子强奸,算你家烧了高香啦!你们应该感到荣幸。” “呸,现在优秀值几个钱?你儿子再优秀也是生活在穷光蛋家里。你们家没钱,没有女孩子会看上你儿子的。虽然俺女儿长的不是那么如花似玉,但是她长的讨人喜欢,人见人爱,关键是她是有钱人家的女儿。甭跟我扯远了,今天你必须跟我说清楚,你儿子强奸我女儿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如果处理不好,我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你想怎么处理吧。”强强妈妈说。 “让你儿子给我女儿当面赔礼道歉,承认强奸我女儿是非法的;另外要补偿我女儿一定的精神损失费。还有就是,你家出钱给我女儿打一针避孕药,假如真怀上了孕,还要打堕胎针。我们说什么也不能让女儿生下这样的穷鬼来。我女儿将来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有钱人家。” “我们就是不道歉,不赔偿,你看着办吧。再者说来,我儿子很有可能是被你女儿引诱的,俩人在谈恋爱,现如今,恋爱的青年人,发生性关系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别自作多情啦,我女儿绝对不会跟你儿子谈恋爱的,她也绝对看不上你儿子的。你儿子强奸我女儿是个不争的事实,你不用再狡辩啦。” “你要不服,你就找律师打官司吧,我奉陪到底。” “这可是你说的,好吧,我明天就找律师跟你打官司。”娜娜妈妈说完悻悻地走了。 第二天,娜娜妈妈就找了一个律师,律师让她举证,以说明女儿被强奸的事实。娜娜妈妈说:“我是亲眼看见那个臭小子强奸我女儿的,等我跑到跟前的时候,那臭小子刚从我女儿身上下来。这不就是证据吗?”律师说:“你有现场的录影资料吗?或者有没有带精斑的内裤?”娜娜妈妈张口结舌。 “再者,当时有没有人看见了,他们作证也行啊!”律师说。“当时遛狗的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他们可以给我出庭作证。”娜娜妈妈兴奋地说。“那就让他们写一份证明材料,都签上名字按上手印。开庭的时候让他们出庭作证。”律师说。 强强妈妈接到起诉书后,也聘请了律师。开庭当天,双方律师进行了沟通,然后进行了调解,后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 第一,强强家赔偿娜娜家100元,作为对娜娜被强强强奸的精神损失费;第二,强强家购买一支狗用避孕针和一支狗用堕胎针给娜娜家作为补救措施。 至此,这次强奸案才告完结。

    “怎么样?”我实在想不出需要我帮什么忙,只得这样问她。

    “妈,你还没咨询律师吗?”我不想跟她吵关于读书和本事的问题,只问了具体事情的进展。

    “妈妈没读什么书,本事没你大,你读的书多,你帮帮我,帮我咨询下律师。”终于,妈妈的着急完全暴露出来了。

     初夏的早上,空气带着雨水的气息,透过窗帘半掩的飘窗,问候了还在做着美梦的我。这是周六,没有闹钟,不用早起的日子。昨晚的晚睡就宣告了今天要睡个大懒觉,难得天气如此配合,睡得好生舒服。正在甜美的睡着时,手机却不守本分的闹了起来,抱着按掉手机就睡的心思,拿起手机,从眼缝里依稀看到“阿妈”的字样,随即闭了眼睛接通了。

    “官司的事情大姐跟你说没?”妈妈依旧是那样的语气,短促而清晰。

    “你还没起床?双休吗?”

     作为妈妈的女儿,我也很无奈,我只希望尽量保证妈妈的权益。就算输了官司,这官司也要打,当然,我总觉得妈妈钱是给了的,只要大姨有担当点,自己代收的就是代收的,那么问题就在他们母子身上了。为此我在挂掉电话的第一时间给大姨发了消息,没有回复。妈妈让我不要找大姨说什么,因为大姨已经很难过了。

     挂完电话,我躺在床上发了会儿呆,再睡是不可能了,于是起了床。拉开窗帘,浓密的绿叶上空,一片阴沉沉。

    “那让大姨出庭,这件事本来就应该她站出来。”我还是不明白需要我做什么。

    “妈妈有件事要你帮忙。”这句话是顿了一下才说出来的,妈妈那辈人不喜欢唐突,大概事情真的紧急了。

     大姨这个大儿子跟我妈当年一样,要店铺分红,只不过他精得狠,立马跟我妈妈签订了合同,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每个月给多少钱。大概是从我妈那学来的经验,当初我妈就是没签合同,才拿他没办法,只得认了。

图片 1

     我能做什么呢,从一开始我就一直不知道我能做什么,我只希望妈妈这个善良的人不要再哭了,你没有做错什么,就不需要伤心难过。要相信,因果轮回。

     “……”听到妈妈哭了,我的怒气一下子全散了,刚刚气冲冲的语气,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转换,竟也说不出话来。

     “大姨怎么能不出庭呢,这本来就是他们家的事,他们自己去协商解决,现在倒好,把你给告了,还不给出庭作证。不出庭作证你也可以赢啊,你又不是没给钱,收据都收好作证据!”我对这个大姨的态度是可想而知的生气。

图片 2

     做什么决定呢,妈妈今天的电话,是在纠结要不要请律师吧,她害怕会输,除了再给一次店铺的分红,还要给诉讼费,大姨如果出庭更是闹得大姨一家不好过,谁也没落得好。妈妈如果直接再掏一次钱,诉讼费免了,大姨不用出庭跟他儿子“作对”,只有自己一个人吃亏。妈妈几度伤心落泪,她觉得自己好心没办好事,把自己坑了,人情情分也没了。

     “输了就输了,要大姨还钱,把钱还给你,你再给表哥,怎么可能给两次!”

     后面两年的时间,大姨的大儿子靠着这个店子,买房娶媳妇了。倒是一家子高高兴兴搬去了新房子,也丢了10万块钱直接把店子要走了。妈妈没办法呀,因为她没办法经营店子,而我们几个妈妈的子女没人能接手,只得这样了。本以为事情到此就圆满了,大姨的大儿子好本事,开了家更大的店子,正好我弟弟回到江门,就这样这个小店子就回到我弟弟手上了。转了一圈,店子成别人的了,我们家租着曾经是自己的店子。

     “我就怕赢不了,你大姨出庭也有可能输,到时候还要有诉讼费,还是要给钱,能私了最好了。”妈妈委屈得让人心疼。“你说这钱要是我给她的,也算是我帮她,是份人情,但是是以这样的形式给的,闹成这样,现在又要再给一次,钱给了,人情也没留,人也失去了……”妈妈再次哭了起来。

    “说了,怎么样了,开庭没?”

    “咨询了,律师说必须你大姨出庭作证,才有胜算的可能。”

     咱们吃一堑长一智。这件事,我能做的就是多咨询下可以咨询的律师朋友,看怎么才能赢得这场官司,虽然看上去挺简单的。不管怎样,善良的人,坦荡荡的。

    我懒懒地应着:“嗯,嗯”。

     大姨的儿子做大了生意,然而还是不给她这个可怜的母亲多少生活费。大姨替他照顾家里的一切,他老婆,他儿子,还有他弟弟的儿子。每次大姨要去给他大儿子送饭,总是先把小儿子的孩子带到我妈妈家,然后着急忙慌的去。所以当她来找我妈妈的时候,妈妈虽然犹豫,但是当她承诺万一他儿子不买账,她来承担时,我妈妈就心软答应了。于是每个月都把分红给了这位没钱生活的大姨。

    “我就是觉得我又不是没给钱,他就这样告我,我本来是好心帮你大姨,现在把我告了,我输了还要再给一次钱,还有几千块钱的诉讼费,不是钱多少的问题,是我不甘心这样吃亏,人真的是不能好心帮人,这下自己失去了亲人,也失去了钱……”妈妈彻底崩溃了。

     “我问律师了,律师说有收据也赢不了,你大姨出庭作证有可能赢,但是这个是道德问题,我可能还是要输,毕竟你表哥是成年人了。”

     我还没多说,她就把电话挂了。大概是觉得,还是得靠自己来做决定吧。

     听到这里,我顿时怒了。当初大姨这个单身女人,带着她小儿子的孩子,跟大儿子一起来到江门,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住在我妈妈家。妈妈买的店铺也给了她大儿子去做。然而说好的每个月店铺给我妈的分红是一分钱都不见,甚至大姨的生活费也不给一分,而我这个可怜的大姨还是每天给她这个宝贝儿子做饭,为他节省开销。我这个妈妈体恤她姐姐,要不来分红也就要不来了,他们家就靠这个儿子了(小儿子浪去哪了不知道)。每当大姨去店子里拿到一点钱可做生活开销时,我妈还替大姨高兴一把。

     “妈,这个事情的关键在大姨,一定要让她出庭,当初你帮她,现在她必须为你作证。”我的语气,没有语气。

    “大姐跟你说了?马上就要开庭了。”妈妈开始有些着急了。

    “你大姨不愿意出庭,她总觉得那是她儿子,她不好做。”妈妈已经很着急了,急着把事情告诉我,急着寻求解决。

    妈妈从来都是善良的玻璃心,总是怕身边的人受苦,却总是忘记保护自己,保证自己的利益。

     “你大姨就是没钱,当初也是可怜你大姨,表哥不给生活费,大姨问我要去说做生活费,说是代收,还给我开了收据呢,她问我要钱的时候还说,万一我被告了她肯定为我作证呢,现在没想到真的就被告了,谁能想到你表哥真的就把我给告了呢,你表哥明明知道我给了钱,他就是要再撬我一次钱,你大姨又不愿意出庭,人心怎么是这样的……”妈妈伤心的哭了起来。

    “你说。”我动作缓慢地处理自己的睡意。

    “珊小”,短促而清晰的一声,我感受得到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妈妈着急但尽量冷静地跟我开口: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黄金时代桩性侵扰案_历史军事_好军事学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