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机密》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云顶

《洛杉矶机密》电影剧本导演:柯蒂斯·汉森主演:盖伊·皮尔斯、拉塞尔·克劳、凯文·斯塔西、詹姆斯·克伦威尔、金·贝辛格、丹尼·德维托美国华纳兄弟公司1997年出品编剧:布莱恩·赫格兰德、柯蒂斯·汉森(根据詹姆斯·埃尔罗伊同名小说改编)获奖:本片获第70届奥斯卡佳改编剧本、佳女配角金像奖。编译:李一鸣外景·白天·50年代的洛杉矶一张张风景照片快速叠印;画面上出现了迷人的海滩,海水像一道白链卷上平展的沙滩,接着,镜头摇过一望无际的绿色的桔树林……伴随着一支歌曲,一个男人的极富感召力的声音在向人们发出呼唤:“欢迎光临洛杉矶!这里阳光明媚,沙滩辽阔诱人,成片的桔树林一望无际。这里到处都是工作,地价又便宜……”外景·白天·洛城的街道镜头摇过干净、整洁的街道,一排排整齐的住房。仍然是那个男人的声音:“……每个劳动的人可以拥有自己的房子,而在每一幢房子里,都是一个快乐的美国家庭。”内景·白天·室内餐桌前,一对年轻的夫妇和他们的子女在做饭前的祈祷……内景·白天·一游泳池里一位母亲和女儿在游泳池中嬉水……:“……你可以拥有这一切,而且没准儿你还会被人发现,成为电影明星,或是看见那些明星们……”内景·夜晚·室内身着华衣美服的大明星们在跳舞,一群追星族在和明星们促膝交谈……:“洛杉矶的生活美不胜收,这里是人间天堂……”外景·白天·海滩上一男一女在水中嬉戏……内景·白天·游泳池中两名年轻的女性在水池中挥臂向镜头游来,水中装满了漂浮的球。:“哈哈,不管是真是假,他们就是这样说的;因为他们在推销形象,他们是通过电影、电台和电视来推销的……”外景·白天·大街上一串节日游行的彩车在人群中驶过,穿着白色衣裙,身披红色花环的姑娘向众人挥手致意……转动的摄影机镜头,一排排彩色电视机的屏幕……:“电视节目中的警察英明神武,他们清除了城市中的罪犯……”一架老式的黑白电视机屏幕中,一名头戴礼帽,嘴里叼着雪茄烟的传统警探形象……:“没错,你会以为这里是伊甸园,但即使在天堂中也会有麻烦……”内景·夜晚·一酒吧内人们在桌前啜着酒或在成双成对地跳舞。镜头推向一名身穿灰色西服的男人,他正和一名娇艳的红衣女郎翩翩起舞……:“……引起麻烦的这个人叫科恩,人称他为‘米奇·科恩’。他是洛杉矶显赫的人物。这位是他的头号保镖,约翰尼·汤伯纳……镜头推向另一个在酒桌前正在和一女子交谈的男人。突然从什么地方传来一声巨响,约翰尼机警地把手伸向上衣的里面,做出掏枪的姿势……内景·夜晚·另一室内:“米奇是这一带犯罪组织的头目……”一张长条的桌子上堆满了钞票,几只手在清点着那些钱……一堆袋装毒品,几只手伸过来拿着……:“他们贩毒,从事非法活动,组织卖淫……”外景·夜晚·街上一架照相机对准一辆汽车,闪光灯一闪的刹那间,车内一男人被打死的镜头定格。:“他们一年要杀死十多个人,他的手法毫不含糊,每次报纸的头版都刊出他的照片,这时便是洛杉矶城形象的耻辱……”一张报纸上科恩的特写照片。内景·夜晚·赌场内一赌桌前,一支筹码杆一划,收走一大堆筹码……:“有组织的犯罪行为怎么能存在于警力强的城市,得设法对付……外景·夜晚·街道上一辆辆警车出动……外景·夜晚·一豪华的住宅前一群身着便衣和警服的警察来到门前,按响了门铃……:“这里是好莱坞,凡事因循守旧,他们用对付卡彭的方法来对付米奇……”门打开了,身穿睡衣的米奇出现在门前,他脚边有一条小狗在摇头摆尾。一便衣走上前冷冷地说:“科恩先生,你因涉嫌漏税而被捕了……”内景·夜晚·《嘘嘘》杂志的主办人谢德家中镜头随着画外音摇出一个正在打字的人,他就是《嘘嘘》杂志的主办人——谢德·哈奇。:“米奇的被捕造成城市的真空,早晚会出现一个胆大包天的人来填补……请记住,亲爱的读者,你们现在在这里看到的都是秘密的,不张扬的和非常秘而不宣的东西……镜头切换出一叠《嘘嘘》杂志,封面上并排印着两张照片,一张是米奇,另一幅是一个穿游泳衣的女郎。照片周围用醒目的红字写着杂志的名字:“嘘嘘”。下面一行较小的黑体字点出了本期的主要内容:“影城的女同性恋爱者和米奇一起坐牢”外景·夜晚·一幢临街的房子前好莱坞警察局的警官巴德·怀特和一个同伴坐在警车中,他眼睛紧盯着马路对面的那幢房子。从那里面不时传来断断续续的打斗声。坐在后座上的同伴叫迪克·史丹斯,他手里拿着一只扁形的酒瓶,有些不屑地对巴德说:“你很依靠那张清单,不过那上面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巴德的头发剃得很短,显得十分精干。但他那不苟言笑的外表中又透出一种令人生畏的凶悍。此时,他的眼睛仍然紧盯着街边的房子,嘴里说道:“他两周前才出狱!”史丹斯仍不以为然地:“这些帐以后再算吧,我们还要拿其余的酒呢。”说罢,他举起另一只手中的酒瓶又喝了一口。巴德没有理睬史丹斯。他拿起车上的无线话筒,向值班室呼叫着:“好莱坞,这里是6-A-7,请派巡逻车到长青街4216号来,拘捕违反假释令的嫌疑犯。他们会看见他的。”坐在后面的史丹斯听着他的报告大笑起来。巴德没有理会,他一言不发地推开门下车,朝那幢房子走。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屋子里正在厮打的是一男一女,“别哭……”“住嘴……”那男人粗暴的声音不断从房子里传出来。巴德脸色阴沉地走上前。他看到房顶上装饰的五颜六色、做成动物模样的彩灯,便伸手抓过一条垂下来的绳索,用力一扯,彩灯轰然从屋顶上滚落下来,在一阵爆裂声中摔得粉碎。屋子里的男人听到外面的巨响,一把推开女人,走了出来。这是一个身材粗壮的男人。他凶狠地盯着巴德:“你是什么人?”巴德冷冷地望着他道:“过路的圣诞鬼。你想换换口味和男人跳个舞吗?”“你是个无理的人!”那男人说着抡起胳膊挥拳向巴德打来。巴德灵巧地弯腰闪过男人的拳头,随后敏捷地连出数拳,揍向那人的脸,接着又抓住他的肩膀用膝盖猛撞他的肚子。那个貌似强大的家伙此刻只能发出一阵惨叫。巴德接着顺势一推,把他摔在门廊前,然后冲上麻利地用手铐把他铐在栏杆上。巴德俯下身对那男人说道:“你一年半后出狱,我会和你的假释官非常熟悉,你再碰她我就要控告你强奸小女孩。你知道监狱里如何对待你这种人!”这时,屋里的女人也惊慌地走了出来。这是个年轻的姑娘。她战战兢兢地躲开这两个男人,走下台阶。巴德看着她问道:“你有地方可吗?找个安全的地方吧!”说着他顺手帮她抬起挡在空中的电线。那女子如释重负地朝不远处的一辆汽车前走了几步,然后想起什么,停下来感激地对巴德说道:“圣诞快乐!”“圣诞快乐!”巴德回答着走回自己的汽车。内景·夜晚·室内这里正在举行圣诞晚会。警官杰克·文森斯身穿便服正在和一艳丽的红裙女郎跳舞。那女郎一边跳着一边讨好地问道:“你在节目中做什么,杰克?”杰克:“我是……技术顾问,教布莱特·基斯怎么像警察一样走路、说话。”他指的是经常在电视里扮演警察的一位着名演员,他也在晚会上,正在和另一个女郎跳舞。他长得潇洒、帅气,一副英俊小生的派头。女郎:“他走路说话可不像你……”杰克:“因为他是电视版本的警察。美国没法接受真实的东西。”女郎继续问着:“是你拘捕罗伯特·米奇的吗?作为真正的警察一定很刺激吧?”杰克用手抚摸着女郎的头发,亲昵地说:“等咱们换个地方,我很乐意把有关米奇的详细情况告诉你。”说着,他双手搂住女郎的腰。这时,一个个子奇矮、身材滚圆,长得像只皮球似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就是《嘘嘘》的谢德·哈奇。此人一望就属于那种天生的“公关奇才”。他戴着副眼镜,头上几乎已成秃顶,咧开大嘴用一种夸张的语调大声招呼着杰克:“嘿,杰克·文森斯!”

《逍遥骑士》电影剧本 编剧:彼得·方达、丹尼斯·霍珀、泰里·萨瑟恩 导演:丹尼斯·霍珀 摄影:拉兹洛·柯瓦克斯 生演:彼得·方达、丹尼斯·霍珀、路安娜·安德斯、杰克·尼克尔逊 制片:彼得·方达 出品:雷伊伯特制片公司 获奖:该片荣获1969年度戛纳国际电影节佳新人导演影片奖;荣获奥斯卡佳编剧、佳男配角两项提名 翻译:邓烨 题图:周铮 康坦塔酒吧—外景—白天 怀亚特和比利骑着摩托车驶向小酒吧房前,并在门口停了下来。几个墨西哥人从门里走出来。 怀亚特:早上好! 男人们:好,朋友们!来这儿游览吗? 他们彼此随意地寒喧着,但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 一男人:来吧,朋友们。 这个墨西哥人正倚在一柳条箱上看着他们。 男人:过来瞧礁肥。 越过一堆乱七八糟的旧货物,有三个墨西哥人在张望着。 男人:杰索斯,瞧咱们的朋友大驾光临了。 比利和怀亚特,还有那个说话的墨西哥人和一位小女孩站在小酒吧的后面。杰索斯和另一墨西哥人从后门出来迎接他们。 杰索斯:上帝保佑您!您好!哎呀,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怀亚特:是吗? 杰索斯:是的。那些骑兵总是说他们会来的。真是骗人之词。他们压根儿就没有来。 杰索斯和怀亚特在前面走着,后面跟着比利和其他人。有三个墨西哥人靠在那堆旧货物上瞧热闹。那群人蜂拥着进了那间七零八乱的酒吧。 杰索斯:您瞧,乱糟糟的。 杰索斯站在比利和怀亚特中间,他从一个小盒子里用勺子舀出一勺白色粉状的东西。他把粉末轻轻扣在怀亚特手里拿着的玻璃镜上。怀亚特把镜子贴近自己的鼻子。他甩鼻子吸着白粉。 怀亚寺: 他放低镜子,把镜子递给比利。比利接过镜子,贴近自己的鼻子,也用鼻子吸着。怀亚特缩回手,杰索斯走了过来。 怀亚特扬眉看着比利和替比利加粉的杰索斯。 比利格格地笑着。怀亚特用手指头蘸了点粉,用嘴品尝着。 比利笑得喘不过气来。 杰索斯:味道不大好,兄弟。为了生活,兄弟。 怀亚特:是啊,这是道地的生活。 比利开怀大笑。 比利拍拍杰索斯的肩膀。怀亚特把手伸进自己的口袋拿出一包钱,递给杰索斯。杰索斯接过钱,数了数,然后笑着点点头。 杰索斯:把那个给我。那很有劲的。 一墨西哥人把一个小盒子递给杰索斯。杰索斯接过盒子,伸手转给怀亚特。比利把刚开始打开的那个小盒子关上。 比利:谢谢! 他们三个人同时站了起来。 杰索斯:哪儿的话。您知道您总是象贵宾一样受到欢迎的。 怀亚特:谢谢! 镜头移过那堆乱七八糟的旧货物,对着那三个墨西哥人。 杰索斯:嗨! 怀亚特:多谢了! 杰索斯:用不着那么客气。 机场—外景—白天 怀亚特抬头看着天空,脸上带着微笑。有一架喷气式直升飞机在他的上空飞翔着,并正放慢速度向跑道上降落。飞机离他们越来越近。怀亚特站在一辆小型运货车的旁边,仰望着半空中的飞机。比利蹲在车屁股后面,缩成一团,双手捂着耳朵。飞机终于降落在罗尔斯罗依斯机场。比利被震得僵直在那儿。透过乘客边窗可以看到坐在后座上的乘客。玻璃窗上映着一张保镖的脸膛。那位乘客转身看着窗外。保镖打开飞机门,乘客走下飞机。他穿过跑道向左走着,身后跟着保镖。他俩一直走到比利和怀亚特的车边。怀亚特和乘客握手。然后四个人朝车门方向走。突然飞机起飞了,他们停下来猫着腰,用手捂着耳朵。飞机的轰鸣声渐渐远。怀亚特打开车门。乘客手提一袋东西爬上了卡车。怀亚特紧跟着上了车。 小型运货车—内景 乘客关上车门。他调整了一下汽车反光镜。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整了整头上的帽子,捋了捋蓄得不长的连鬓胡子。 机场路—外景 保镖和比利呆在车边。怀亚特从车前挪到乘客座上。比利四下张望着。司机看着右边。车里的那位乘客,实际上是一个毒品贩子。透过车窗,可以看到他和坐在乘客座上的怀亚特。左边的反光镜里映着比利和那位保镖。 小型运货车—内景 毒品贩子低头看着什么,然后向右稍稍转身。反光镜里照出了越来越近的直升飞机和驾驶员。随着他的目光向左移动,看见了保镖和飞机。他向下卷缩着身子,双手捂着脑袋。 车—外景 比利缩作一团,用手指堵着耳朵。 车—内景 怀亚特透过车窗看着正前方。 运货车—内景 毒品贩子仍缩在那儿,用手捂着耳朵。过了一会儿,他打开放在座位上的两只小盒子,盒子里装着白粉。盒子旁边是一只小皮革包。毒品贩子伸出手,用小勺舀了一勺粉末。怀亚特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毒品贩子把那勺粉末贴近自己的鼻子,然后用鼻子吸着。他吸着吸着,频频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笑着抬起头,把勺递给看着他的怀亚特。怀亚特面带微笑地摇摇头。毒品贩子只好笑着耸耸肩。 运货车—外景 透过车窗可以看到毒品贩子和坐在乘客座上的怀亚特。左边的反光镜映着保镖和比利。贩子手里拿着那两只小盒子侧身过来,把盒子递出车窗外。这些动作在反光镜里看得一清二楚。保镖靠过,接过盒子,往后退。贩子一边戴上手套一边对怀亚特点头。 直升飞机—外景 驾驶员靠在乘客舱的旁边。比利走过来,站在他的背后。怀亚特向比利这边走来。驾驶员径直从舱里掏出钱包。他挡开了比利伸过的手,把钱递给了怀亚特。怀亚特接过钱,钻进了前座,点钱。驾驶员关上门,向后退。这时贩子走了过来。比利替他打开后座门,他上了飞机。比利和驾驶员依然站在飞机的旁边。过了片刻,比利打开舱门,怀亚特下了飞机。他俩掉头向左离。 空旷地—外景—白天 小型运货车在空旷的大路上颠簸着,飞奔着。一轮落日在山后渐渐沉。车在落日的余辉里渐渐远。 怀亚特将钞票捆绑好,把它塞进了一只塑料管子里,并用一只软木塞把口封牢。然后,他把塑料管放进了摩托车的油箱里,拧紧油箱的盖子。怀亚特清洗了一遍摩托车的轮胎。然后拾起地上的星条图案的防护帽,刷了刷上面的灰尘,顺手把它挂在车把上。 无人居住的房子—外景—白天 怀亚特骑着康托车从墙后窜出。他骑到一片岩石地带那儿停了下来,看着左前方。这时比利出现了,并在他的身边刹了车。怀亚特看看手表,然后从手碗上取下。看着脚下,把表放在地上。 怀亚特登车骑上左边的大路,比利尾随其后。他们向远方驶。 大路—外景—白天 前面有一座横跨河流两岸的大桥。路标上写着:克罗拉多河。 怀亚特面带微笑驾车而过。比利也微笑着驾车而过。他追上怀亚特,与他并肩齐驱,并脱把驾车,好不威风。他们穿过大桥,穿过又一路标。路标上写着:亚利桑那州境内。他们把克罗拉多河远远地抛在身后,上了一条陡峭的路。 旗杆—外景 怀亚特和比利驾车驶过一座庞大的矿工塑像。他俩直奔座落在一个角落里的旅店,向右前行。怀亚特超前,比利从他身边超过。他们来到一个十字路口,有一条路通向一个火车停靠站。车箱上标着:圣费。沿着那条白线他们进入了荒无人烟的大路。 加油站·游容旅店—外景—夜 两盏前车灯在黑暗中闪烁着。他们向右转入通往游客旅店的大路。 怀亚特和比利来到旅店跟前,看了看。然后把车停在旅店门前,按着嘛叭。霓红灯亮了,门上写着:空缺。老板从门里迎出来。 怀亚特:喂,有房间吗? 旅店老板转身回屋了。 怀亚特:喂,老家伙!有房间吗? 霓红灯又亮了一次,“空缺”不见了,换成了“客满”的字样。怀亚特回到摩托车上。比利骑着车在原地转了一圈。他们又继续上路了。比利嘴里吐着脏宇。 比利:臭屁眼的! 他们骑车离开了游客旅店,来到一片空旷地。 宿营地—外景—夜 比利和怀亚特坐在一堆篝火前,火光在他们的脸上跳跃着。 比利:“找要参加狂欢节,我要得到狂欢节上的王后……”咳,伙计。婊子养的!狂欢节,伙计。你知道吗,那是神秘的节日,伙计。 怀亚特:嗯。 比利:混蛋!你知道我们该干什么吗?第一件事就是哪儿,吃顿美味的晚餐。对,把那笔钱破开,伙计。在这种荒野的地方,与各路来的印第安人和牛仔拚杀。啊?别哼哼!怎么啦?吸毒吸多了……怎么回事?你真的神态不清了,哎? 怀亚特:不是的,我只是有些累。 比利:哦,伙计,你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今晚你有点不对劲。有点不对劲,伙计。 怀亚特:是啊,我自己清楚就得了。 小草棚—内景

《柏林的天空》电影剧本 编剧:彼特·汉德克、维姆·文德斯 导演:维姆·文德斯 摄影:亨利·阿勒坎 主演:布鲁诺·甘茨、索尔维格·多马尔丹 出品:联邦德国柏林公路电影公司与法国巴黎阿格斯电影公司1987年联合摄制 获奖:获1987年戛纳电影节、1988欧洲电影节佳导演奖。 翻译:姜卫 校译:余玉熙 题图:周铮 1/1001.特写 一只手在一张纸上写着: 当孩子还是孩子时, 并不知道 自己是个孩子, 对一切都充满着情感。 画面渐渐隐。 1002.字幕升起 天使达米尔画外音: 当孩子还是孩子时, 被人领着走路。 盼望池塘变成大河, 大河变成激流, 甚至水洼也能变成大海。 当孩子还是孩子时, 不知道自己是个孩子, 对一切都充满着情感, 只有一个心灵。 当孩子还是孩子时, 没有成见也没有习惯, 常常坐在裁缝椅上, 头顶上有个发旋儿, 奔跑在小贩之间, 也从不在相机而前摆样。 画面又渐渐隐。 1003.全景,外景,白天 一个云雾笼罩的天空。 1004.特写 画面叠化成一只难以捉摸的眼睛。 1005.全景,外景,白天 镜头从高空飞着的鸟,瞰视柏林城。 1006.半景,同上 “纪念教堂”尖塔上叠化出天使达米尔。 2/1007一1012.外景,白天,大街上 从空中向下俯视,大街上人来人往。一个小孩站在来往的行人中间仰起头来向上望着。镜头从小孩的视线转向教堂的尖塔。尖塔上站着天使达米尔。一辆车驶过大街,里面坐着两个姑娘,其中的一个抬头向上看看,然后捅捅前边坐着的姑娘。 姑娘:快看! 镜头渐渐远离教堂,天使还在向下看着,随之画面叠化出天使振翅的特写。 1013—1016.全景至中景、半景,外景,白天 镜头从极高处降至人的视点。一个年轻的男人背着孩子在散步。小孩两只大眼睛望着天空,一片嘈杂声中可以听得见男人的心声。 男人:抬起头来看看这外面的阳光,使人神怡气爽。欣赏一下在阳光下闪烁的人们的眼睛,精神也为之一振。 一只鸟在晴空中飞翔。一位带着小女孩的妇女骑自行车经过,坐在车后座的小女孩也抬头望着天空,画外是骑车妇女的心声。 妇女: 不再是孤单一人, 终于可以疯一疯了。 彻底解脱松弛, 终于可以疯一疯了。 好好清静下来, 也可以疯一疯了。 内心有了希望, 等于当上了傻瓜。 从小女孩的视线看,天空上正飞着一架飞机。 3/1017一1026.内景,白天,飞机机舱里 镜头轻轻穿过飞机机舱的通道,可以看见坐在两旁的乘客各有所事:一个女人在系安全带,一个小伙子用袖珍录音机在听音乐,一位年轻的母亲在哄孩子并自言自语,一对男女在交谈,一个妇女刚从梦中醒来,一个小姑娘在作画,然后抬头目视镜头。麦克风里传出空中小姐的广播,用两种语言通知旅客,飞机即将降落在柏林特格尔机场。从旅客的杂谈中传出姑娘的歌声,唱的是歌曲《高高坐在黄车上》,然后又可以听到姑娘的心声。 姑娘:向他跑,跑啊……然后拥抱他,那里有一座小房子,房子有两层,还有一个阳台…… 天使达米尔走过通道,站在那里,好象感觉到了姑娘的目光,转过身来,目视镜头。正在绘画的姑娘也微笑地看着达米尔,达米尔向姑娘笑笑,看着她的画。姑娘转向自己的画,她的心声仍在继续着。 姑娘:在那里我们每天都游泳,那个住在那里的男人叫彼德罗—— 声音又变得模糊不清了。姑娘又开始唱《高高坐在黄车上》。达米尔被另一个声音所吸引,目光转向坐在姑娘后边的那位旅客——美国电视明星彼特·福克。 福克:我甚至还没有理解这个角色…… 镜头轻轻越过姑娘头顶推向彼特·福克。福克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边吃花生米边飞快地翻阅着一个剧本,他对这剧本似乎没多大兴趣,可继续听见他心声。 福克:奇怪!这部分我知道得太少了,也许实拍时就会明白了。穿上戏中的服装,也就会找到感觉了。柏林,艾米尔·强宁斯,肯尼迪…… 空中小姐从通道走过来,经过绘画的小姑娘和彼特·福克,似乎没看见达米尔。达米尔躲开她,突然消失了。 空姐:请您系好安全带!你画得真好! 福克迷惑地看着达米尔消失的方向,扭头转向窗外。 福克:一切都变了,那些东西都已消失。如果祖母在这儿,一定会说:“散步吧!散步吧!”东京,京都,巴黎,伦敦,的里雅斯特,柏林…… 镜头转为机外拍摄,从云隙中可以看到低低地躺在下边的柏林城和倾斜的地平线。镜头慢慢摇过天空钻进了云层中。 4/1027一1042.住宅楼内,白天,内景 从空中俯视柏林,可以看见高高耸立的无线电发射塔,绕塔半周后,越过商业区、博览会展地,渐渐接近了高速公路一侧的古建筑群。画外是混杂断续的收音机声。几家广播电台分别用英语和德语在广播。“……带给您一个充满时代感的周末。”柏林美军通讯网……柏林美占区电台……自由世界的自由之声……来自美联社和合众国际社的报道:“……艾里希·昂纳克上午……在交通繁忙的旅游公路检查站……”镜头继续越过博览会展地和高速公路,对准了一幢老式建筑物的一扇窗户,房间里一个青年坐在那里看电视。 青年人:已经等了一小时了,这电视里还是没有象样的节目。 一个盲女人站起来,似乎感觉到了天使的降临。 盲妇:五颜六色的世界里无法看清你们自己,是这些颜色模糊了你们的眼睛,使你们永远不会准时。 镜头从一个搁在窗台上的收音机转入室内。一个妇女在刷墙,她停下来,看着周围。 妇女:这比我想象的要小。洗衣机、电冰箱……怎么才能都搬进呢?嗯,我还得想想办法。 一个身穿风衣、手提旅行包的小伙子走进他已故母亲的房间。地板上散放着信和照片,它们干干净净地集中在信封或小匣子里。小伙子穿过房间,坐在一把椅子上。前景的屏风上也放着照片,其中有小伙子儿时的照片。 小伙子:一切都没变,只是有点灰尘。她什么都保留着:优惠券、明信片、地铁票……什么都没扔,她不会扔的……妈妈,我的母亲……我爸,他曾经是我父亲。妈妈死了,没有眼泪,没有悲伤……也许以后会有的。上帝啊!我已经老了!姐姐来了,我得马上走,赶紧离开这儿! 刚才那个刷墙的妇女靠在梯子上抽烟。窗外后院有一群孩子在玩耍。镜头摇起,对准了对面楼房的一扇窗户,震耳的音乐声从窗户里传出。一个年轻人坐在床上发呆,楼下玩耍的孩子们高喊着:“你抓不住我!”年轻人仍在想心事。 年轻人:她从来没爱过你。你不过是在自欺欺人。她们都把你忘了,你总算自由了。应该高兴才是。她说过:“我想死了这个心,然后继续生活下!” 屋内音乐声大起,可屋外的门上却贴着“安静”字样。镜头从门摇向另一间光线暗淡的房间,一位老人在电视机前沉思。 老人:这孩子想做什么?满脑子里只有音乐,不行!我无法再容忍了。己经给他买了把吉他,他又要鼓。这都要花钱的,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懂点事?不行,现在他又开始烦我了! 电视画面特写,一个妇女在付钱并说道。 妇女:我认真检查了找回来的零钱,看清是一个马克,10芬尼还是5芬尼。 镜头从老人房间转向厨房。厨房里老人的妻子坐在桌旁喝咖啡,不断轻轻叹息着。 老妇:这有什么奇怪?他只不过是学会了摇滚乐。也许有一天他开始做事,谁也预料不到的! 镜头继续摇过另一间房内的一棵掉了叶的圣诞树,然后镜头穿过墙,来到隔壁堆杂物的房间,传来少年们的说话声。 少年:撞他,把他撞到路边,这样就少了一个。 少年:不,让我…… 三个少年在这间乱七八糟的房间玩游戏机。 画外音转为诗朗诵: 当孩子还是孩子时, 总是提出下而的问题: 我为什么是我? 而为什么不是你呢? 三个少年争着操纵录像游戏机。 少年:天哪,快开吧! 少年:只有13秒了,我觉得时间不够了。 少年:不行,有警察,不! 少年:现在该我了。不,不行!该我了。

《洛杉矶机密》电影剧本导演:柯蒂斯·汉森主演:盖伊·皮尔斯、拉塞尔·克劳、凯文·斯塔西、詹姆斯·克伦威尔、金·贝辛格、丹尼·德维托(

《逍遥骑士》电影剧本 编剧:彼得·方达、丹尼斯·霍珀、泰里·萨瑟恩 导演:丹尼斯·霍珀 摄影:拉兹洛·柯瓦克斯 生演:彼得·方达、丹尼斯·霍珀、路安娜·安德斯、杰克·尼克尔逊 制片:彼得·方达 出品:

《洛杉矶机密》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云顶集团登录网站。《洛杉矶机密》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云顶集团登录网站。《柏林的天空》电影剧本 编剧:彼特·汉德克、维姆·文德斯 导演:维姆·文德斯 摄影:亨利·阿勒坎 主演:布鲁诺·甘茨、索尔维格·多马尔丹 出品:联邦德国柏林公路电影公司与法国巴黎阿格斯电影公司1987年联合摄制 获奖:获1987年戛纳电影节、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洛杉矶机密》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云顶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