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元寺里的金钱龟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下好粘鱼网后,两人悄悄的躲在奶奶庙门前,四只眼睛紧紧的盯着鱼塘中间那张网。

因为今年天旱水位下降,清澈的池水一眼就看到了底。只见水里的鱼已经寥寥无几,却有近百只大大小小的龟趴在池底,缩着头一动不动。赵伍余正在纳闷儿,一条鱼游到了龟群的上方,只听“咕”地一声,下边一只龟的脑袋闪电般地伸出来,极为准确地咬住了鱼身,接着拖到池底撕扯着吞吃起来,旁边的龟被惊动了,紧跟着一拥而上,挤成一团疯狂抢食……老和尚闭上眼睛,难过地摇着头念叨:“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啊……”

鱼塘边,只见那两个人将绳子绑在粘鱼网的一端,一人抱着鱼网原地站着,另一个沿着鱼塘边,边走边放着绳子。等走到了鱼塘的另一端,开始慢慢的拉绳子,抱鱼网的那人会意,缓缓的放着粘鱼网。就这样,一张偷鱼的粘网便在鱼塘中间展开。

赵伍余带着这十只小龟来到归元寺,蹲在大门前吆喝起来:“金钱龟送金钱,放生积德,增福增寿喽!”这一嗓子,果然引来了不少香客,大家听着这吆喝顺耳,看着这小龟可爱,就想买来放生。赵伍余看到了抓钱的机会,马上把价钱从十元一只涨到了二十元一只,有道是物以稀为贵,香客们纷纷解囊,十只小龟很快就卖光了,赵伍余一会儿的工夫就挣了二百元。

云层后面的月亮又开始浮现,逐渐将鱼塘水面照亮。不时有鱼儿撞上粘网,翻滚着想要挣脱,鱼塘水面泛起阵阵涟漪。两人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成果,脸上也跟着泛起笑意。

这天,赵伍余又来到归元寺卖龟,大概来得早了,没盼来香客却等来一个老和尚。老和尚朝赵伍余点点头,说:“施主请随我来。”

他俩在震惊过后双目紧闭,不敢再看一眼眼前之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几次都要支撑不住身子差点倒下去,可还是强忍着站住了。

武昌归元寺里有个放生池,常常有香客们带鱼来放生,不过有的香客路远,带来的鱼就死在了路上,原想放生反杀生,害得好多香客懊悔不已。

不会是谁和自己想的一样半夜来偷鱼吧?他俩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于是躲在奶奶庙前的石碑后面,偷偷朝鱼塘水面瞄,不看还好,一看简直魂都要吓没了,这哪里是人呐………

赵伍余老婆听见抽水机响,跑来看见老公正在抽水清塘,以为他发了疯,一个劲儿地问他为什么,赵伍余没心思跟她解释,守着抽水机只管抽水,不消一个小时,塘底渐渐露了出来:只见里面除了几十只碗口大的金钱龟在到处乱爬,只剩下不多几条大鱼!

这时,鱼塘水面忽而平静了,周围的树叶的簌簌声也消失在耳畔,鸟也不叫了,世界仿佛被禁锢在一个封闭空间。

赵伍余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大耳光,叫唤着:“我糊涂!我混蛋!我财迷心窍呀……”突然,他像疯了一样扒开沙土,掏出龟蛋又踢又踩。老婆看他杀生,哭喊着扑上来阻拦,这哭喊声惊动了周围的村民。

两个人影抱着鱼网,趁着村里人得都睡的正香的时候,蹑手蹑脚出门了。不一会,他们来到了曾在脑海中勾画过无数次的鱼塘边。

金贵偷鱼不成丢了网,便想把鱼网讨回来。他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两只碗口大的龟,提着来给赵伍余赔礼,说这龟是从巴西引进的金钱龟,吃了可以大补……赵伍余老婆信佛,听到这话就阿弥陀佛念起来。金贵见状,赶紧改口说这是观赏龟,龟寿千年,养了积德长寿。

鱼塘的水面在月光下尤为显的发白,微波荡漾间,偶尔几声鸟鸣声听得使人头皮发麻。连同那鱼塘边的树木,也在黑暗与光明之间变成了张牙舞爪的怪兽,显得狰狞起来。

归元寺里的金钱龟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夜晚的气氛更加凝重,就连那轮圆月此时都躲进了云层之后,眼前是一片漆黑。鱼塘近在咫尺,成功的希望就在眼前。

到归元寺卖鱼的村民越来越多,养鱼户赵伍余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因为附近只有他一家鱼塘。这下村里的小混混金贵红了眼,他只想做无本买卖,便借了张鱼网半夜里去鱼塘偷鱼,结果被赵伍余当场抓住,没收了鱼网还要把他送到派出所。正好赵伍余老婆在,认为为了几条鱼得罪了乡邻不值得,便劝说赵伍余放了金贵。

看来鱼是捞不成了,吓的他俩连鱼网也不敢要了,撒丫子便向家里跑。

完了!赵伍余心惊肉跳,目瞪口呆,他老婆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下,两口子欲哭无泪。这鱼塘是赵伍余的命根子,光买鱼苗饲料就贷款两万元,现在全打水漂了!

鱼塘边上的那座奶奶庙,原本红色油漆的两扇门,在月光下远远望去,好似怪物的一张大口,等待着将入侵者生吞活剥。黑洞洞的两个窗户像极了怪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的鱼塘。

附近的村民们就此发现了商机,纷纷买了活鱼去寺院卖,几毛钱的小鱼在那里卖一元。香客们虽然觉得价钱太离谱,但积德行善全凭自愿,看那些小鱼挤在盆里痛苦挣扎,就都念着阿弥陀佛买下来放生了。

只见惨淡月光下,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长发女人,坐在鱼塘里的枯木上,歪着头一下一下拨拉着头发,那身白袍长长拖到水里,又像是与水面连在一起,或者本身是从水底长出来的。那瀑布般的黑色头发,遮住了整张脸一直拖到水面,似乎有脚在水里上下拨动着,发出咚咚咚的声音,但水面上竟然没有一丝浪花。

转眼到了夏天,那天赵伍余正在往鱼塘里撒饲料,突然发现塘边的沙土一鼓一鼓地蠕动,赵伍余吓了一跳,以为是水耗子来偷鱼吃。他抄起铁锨刚要挖下去,就见沙土里忽地拱出了几只带红斑的小脑袋,紧跟着钻出了一只只碧绿的小龟,匆匆地划动四肢往水里爬。赵伍余乐坏了,忙把它们捉进了饲料盆里,数了数恰好十只,欣赏了一阵刚要把它们放回鱼塘,脑子里突然一动,立刻有了好主意。

突然,一阵嘭嘭嘭的响声传来,那声音在静静的夜里听起来格外怪异。好像有谁在不停地往水里扔石头溅起的水浪声,像是撒网的声音,又或许说是什么庞然大物,从水底下升起来所发出的声音更加恰当。

金钱龟果然带来了金钱,也给赵伍余带来了启发:要是在塘里养上一批金钱龟,那不就发啦?赵伍余马上外出联系,转天就花两千元搞来一百九十只金钱龟。他把大的放到鱼塘里养殖,剩下的一百多只拿到寺里去卖,这一进一出很快又赚了两千多元。赵伍余高兴啊,他每天都在鱼塘边盯着,只等着沙土里爬出小龟来。

那一夜似乎格外的漫长,两人一鬼就这么隔着不到几米的距离僵持了好久。他俩连大气都不敢出,只有无助的眼神望着那女鬼身影,生怕引起她的注意,一切如同梦境,但是这就是事实。

难道是要我捐钱?赵伍余想想自己是靠着寺里的放生池挣了钱,就是多捐一些也不为过,便挺痛快地跟着老和尚进了寺院,没想到老和尚却一直把他带到了放生池边。老和尚伸手向池里一指:“施主请看。”

过了许久,似乎是那女鬼将头发梳好,渐渐地沉人水中,一切也都回归正常。

赵伍余一看果然值得观赏,这龟通体绿色,头上一对鲜艳的红斑,龟壳上的花纹绿里透黄,挺像一枚枚钱币。赵伍余觉得这是个好彩头,便还了金贵的鱼网,把这对龟放进了自家的鱼塘里,让它保佑自己财源滚滚。

时间仿佛静止了,两人只剩下莫名的恐惧,眼前的无脸女人,不停的重复着梳头的动作,一下一下。手指浮肿而惨白,泛着死亡时的淡青色,似乎在水里泡过很长的时间。

金钱龟变成了吞钱龟,财源滚滚变成了祸水滚滚,赵伍余两口子后悔不迭。

为什么我知道的这样清楚,因为两人中有一个是我啊。

专家查看鱼塘后告诉赵伍余,这些龟根本就不是金钱龟,而是宠物贩子非法牟利,从国外走私进口的红耳龟。红耳龟繁殖迅速,一旦流失到池塘、农田里,就会大量捕食鱼虾、青蛙等当地生物,严重破坏生态平衡。为此,今年春天政府还发了专门文件,明令禁止饲养买卖。赵伍余发财心切又不关心时事,买来了红耳龟,这才给自己的鱼塘造成了灭顶之灾。

看着贪婪抢吃的金钱龟,赵伍余愣了一会儿,突然大叫一声,撒腿就往自家鱼塘跑。他跑到鱼塘,打开放水口发动了抽水机,心惊胆战地看着水面,心里也念起了阿弥陀佛。

村长也闻讯跑来了,见此情景他马上把情况汇报了上去。很快市里有关部门便派了环保专家赶来考察。

赵伍余往池里仔细一瞧,不由大吃一惊:池里满是白花花的鱼骨头!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归元寺里的金钱龟云顶集团登录网站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