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

第一次相遇,我便被他的眼神吸引,不能自拔。

        书伟拿出放在桌底的手机看了看时间,马上下课了,脸上有显得兴奋不安,他看看同桌的小芳,小芳低头看着试卷,没有理他,好像很认真的样子。下课啦,老师收拾东西走人。书伟跑到后边叫醒熟睡中的马阳,天呢,口水侵蚀了一大半试卷,马阳似乎在做一个好梦,这个梦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一脸茫然的看了看书伟,然后倒头又睡。无奈的他只好一个人去楼梯口透透气,外面的好多人啊!上完体育课的姑娘刘海湿湿的,脸蛋红红的,看来这节课有效果。书伟那个班是没有体育课的,全级没有体育课的就两个班,另一个是隔壁班,可他们班体育课好像比其他班都多,因为上课老有那么两三个人不在,这样的事一直到毕业。


“难道天才都是这样熬出来的?”我开玩笑地说。

     午后,马阳回到宿舍,一巴掌拍醒梦乡中的书伟,他起身而立,随后一句,草泥马,干嘛?马阳笑嘻嘻的告诉他下课了,该吃饭了,并且告诉他老师上节课点名了,说会告诉班主任的,书伟对着一切并不怎么在乎,瞟了一眼马阳,随手拿起一根烟点着,他吸烟的样子简直绝了,眼里还残留这睡意,他想用这支烟提提神,突然,他有问马阳,老师上节课真的点名了?草,老子一走他就点名,真他妈背,这似乎不太像他的性格。烟丝一缕一缕上升,烟灰在烟头积了好多,他没在意,靠在床边,享受着口中的香烟。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有没说,把烟头弹出窗外,抬起头,夕阳的余晖正好撒在他脸上,苟延残喘的样子实在让人看着不爽,好像全世界都在看他一样,并且夹杂着各种眼神。突然他想起前两天在楼梯口遇见的那个姑娘,她身材高挑,笑起来特别可爱,书伟看了那姑娘一眼,结果四目相对,他猛地回头,不敢看过去,内心的躁动似他不安,躲在一边,直到上课。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眼神的交接告诉书伟,他爱上了那个姑娘,并且自觉也告诉他他们有故事要发生,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 之后的好几天书伟天天去楼梯口,有事没事都去,就是想看她一眼,结果令他很失望,那姑娘像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马阳似乎看出了什么,他问书伟最近怎么了?几天来,书伟表现浮躁,课也不怎么上,有事没事总往外跑。书伟没有回他的话,依旧靠在那里,现在的他,眼里只有午后楼梯口那个姑娘,他起身下楼,出门时问马阳,你吃什么?我给你带上,马阳似乎对这很高兴,他随口一句,肉夹馍。

后来我对隔壁班的说清楚了,我喜欢同班的男生,他说祝我幸福,我还是喜欢你的 我不会去打扰你的,我心里也有些愧疚感,毕竟对我很好,可我偏偏就是对我好的不喜欢,好了,不说隔壁班的了。

他嘿嘿一笑:“有吗?可能是刚到一个新地方,不太熟悉,有点不安吧。适应了就好。”

                                                                未完待续


回头,便看到拿着手电正冲我微笑的季刘杉。

       铃声再次响起,他回头看了一眼,大家陆续走进教室,有两个姑娘发出一声抱怨,可又匆匆进去,他站了好久,决定这节课不去了,大步跑回宿舍,一头栽倒在床上,他觉得与其在桌上扒这睡还不如回宿舍呢,就这样,梦大家轮流做。

久了之后才知道我是越来越喜欢他,他越来越忽冷忽热,我在班里为他自残,下自修课的时候他是知道我自残了,呵呵,居然看了一眼我就走了,是啊,我心里拔凉拔凉的,很失望,最后是闺蜜扶我去宿舍的,还说到看吧,这就是你喜欢的男生,慢慢的我闺蜜也就开始反对我和他在一起了,就是这样我还是喜欢,因为只有他才会让我心疼,会让我快乐,会让我想念。挺伤感的有些就不说了,

出乎意料的默契让我情不自禁抬头看了他一眼。

        晚习间,班主任老杨来到教室,下午那节课老师有没有告诉班主任他逃课,这事在班里很严重,按老杨的脾气,一定会抽他。书伟没敢抬头看,内心深处各个神经到处乱撞,但脸上显得很淡定,然而老杨并没有找他,只是在教室转了一圈,就出去了,难道马阳骗他?难道老杨今天心情好?书伟更相信前者。


是的,他用了“也”字。正是这个字,让我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动。

      空气一如既往的燥热,好像每个分子快要爆炸似的,外面的知了声不短,使人愈加不安。书伟回头看一眼,后面几个同学不知何时已经睡到。书伟想睡不想睡,抬头看了一眼老师,恰好老师也在看他,眼神中告诉他要做点什么,书伟看了看桌边那一堆厚厚的试卷,翻来翻去,找到了讲的那一张,打开一看,一道题也没做。老师走下来站在他的身边。书伟没有抬头看老师,内心显得异常平静。他转身上去,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继续下一道。书伟的脸上显出一丝窃喜,似听非听。这样的事几乎天天发生,所以老师也完全无所谓。


这个回答多少让我有点吃惊。


“我每天都是这个点回。”


“你也喜欢诗?”他捡起我掉落地上的《席慕容诗集》,问道。


我想说点什么,用以传达内心的惊喜。起码让他记得我,这样,方不辜负这千载难逢的奇遇。


回想第一次相遇时的场景,再想想以后不可避免的接触,我心中陡然涌起一泉蜜意。

图片 1

月考结束,学校大发慈悲,放假两天。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害怕被他知道,久而久之才发现我有些动心了,隔壁班的只要时不时来我们班串串 ,有几次他来和我说话,我就立刻逃离座位,最后不知道是怎么和隔壁班的成了男女朋友。

走到一楼拐角处,季刘杉忽然笑出声来。

图片 2

自此之后,我和季刘杉才算是真的熟识起来。


趁着手电发出的那点亮光,我看到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我和一个同班的男生玩的挺好的,时不时嬉笑打闹,还故意问他找数学作业抄,时不时就看看他,每次看到同班的时候,我心跳加速 ,总是忍不住去关注他的一举一动,他刚好在旁边桌的第三,我第四,后来被班主任换位置,他去了第一排,我在第四排。

那一刻,我清楚地知道,我记住了这个人。尽管彼此并不认识。

一个星期过后他来了学校,刚好他从宿舍来教室,我从教室去买零食,就在楼梯口碰见了,突然我变得好激动,心跳加速,话都说不出来了,和他笑了笑就跑的超快的,哈哈,挺搞笑的。

在通往楼梯口的转角处,不偏不倚,我和他撞了个满怀。书散落了一地。


“赶快上来,车就要走了。”他将上身伏下,望着车窗下的我,语气急切。

和同班的男生在一起之后我很快乐,因为我是真的喜欢他,他也喜欢我,记得有次他受伤了,然后去县里住院,一个礼拜没来读书,我总是梦到他笑着走进教室,当我去到教室的时候,原来桌子还是空的 ,只是梦,那时心情很差  ,又想他的情况怎么样又不好意思去问

想到这些,我悔得肠子都青了。

后来只要和他相遇的话我就绕道走,不想看到他,只想逃避,上课有时还是会偷偷的看他,到了2014初三,我还是放不下他,即使他不喜欢我了,我闺蜜也发了好多次火,慢慢的我也就不敢在她面前说了,觉得我是不是很神经啊。他的生日记得,分手也记得那天,QQ也记得,哈哈。

我家距学校并不远,不过三四公里的路程。可恶的是,学校门口没有直达车,每次,我都要徒步向前走一段。


我对这个谜一样的男孩充满好奇,希望有一天能够走进他的世界。

晚安,                    千代枫

临别时,季刘杉定定地看着我,眼神严肃而认真。

你知道吗,我从2013到2017,3.20才决定放下的,那时加了他还问他那时有没有喜欢过我,他说喜欢 我在问下去的时候他逃避了,加了又删,删了又加 那几年挺难熬,当然2015那年我也交了个男朋友不到一月就分了,只因我还是放不下他才分的,我以为换了新感情就忘了一个人的 ,看来也只是徒劳,不过真的放下了,心里空了很多,不在为他伤心难过,好了不说了,睡觉了。

“晚安,睡个好觉!”快到女生宿舍楼下时,季刘杉的声音乘着晚风,飘了过来。

到了寒假之后,聊天都是我找他的,我就在想他应该在忙,嗯,应该是这样的,不可能不喜欢我了,快到开学的时候,我去了一趟县里买衣服,突然想到了他农历五月生日,就去看了看礼物 ,很开心的挑选了一个,之后就等到开学了,到了2013年就是初二的下学期没多久。他就传纸条给我,我们分手吧,我写为什么,我回头让同学传给他,听到了他在笑 ,哈哈,几分钟,他回复,我们之间不适合,眼泪再也忍不住噼里叭啦的掉了,我没有勇气回给他了就这样分了,哭了整挺久 ,睡了两节晚自习,回到了宿舍也哭的撕心裂肺 ,第一次这样哭到心里痛,第二天眼睛都肿了。慢慢的我就开始变得伤感,听的歌也是半死不活的,可我表面是开心的,心里却很难受,可是还要笑啊,那学期真的很难熬。

路上人不多,我兀自低头小奔着。


后来的一次闲聊中,我问他,为什么他的眼神中满是忧郁。

后来他们为了我打架 ,同班的说,如果不选择他,他就叫人打隔壁班的,虽说我对隔壁班的没什么感觉,我也是害怕真的出事,我就答应了同班的要求,和他一起,我不知道那时是喜欢我还是因为别的理由。

课间,我经常会跑到操场,只为一览他在篮球场的飒爽英姿。

初中的时候,隔壁的有个男生喜欢我,然后写情书叫她们班的女生给我,同桌或者是朋友看了之后我就撕掉丢进垃圾桶里,那时没想那么多,。

马路对面的一辆客车上,季刘杉半个身子从车窗里探出,正激动地向我挥舞着手臂,眼神中满是惊喜。

现在是凌晨1.20,大概很多人都已经睡觉了吧,我不知道为什么还不睡,我只知道现在很清醒。

季刘杉的适应能力真的很强,这不,短短一个月,他已经和班上的同学打成一片。

有一次隔壁班的上体育,我们还在上课,喜欢我的那个人就跑到我们班的走廊看我,他们说话时,被同班的听到了,然后就写纸条给我,写着好像有人要追你,我居然慌了,赶紧写着,没有啊。

我抬头,眯着眼睛,笑着问他:“你知道我家在哪吗?”


“都不知道我家在哪,就让我上车,你真够可以的。”我指着前方,笑着说,“我家比你家近多了。”

脸一热,我本能地低下头。

几乎是逃也似地离开的,跑出老远心还在砰砰狂跳。

“笑什么呢?”我好奇地问道。

季刘杉喜欢独来独往,眼神一如既往地忧郁。

第一次发现,他竟这般幽默诙谐。我被逗笑了,是那种真心的笑。

“什么天才?只是不想那么早回宿舍罢了。”

不知道他那晚怎样,只记得我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难眠。

该死的公交,往常等半天都不见踪影,这次倒来得及时来得快。我也是,车来了,我可以不上呀。或者干脆就和季刘杉上同一辆车,到了终点再坐回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白白的,就这样错过了一次独处的好机会,傻了吧?

那是怎样的一种笑容啊,温暖,神秘,令人沉醉。更要命的是,他一笑,脸上还有一对深深的酒窝。对于脸上有酒窝的男孩,我天生缺乏抵抗力。尤其是这对深到足以装得下我所有少女情怀的酒窝,竟嵌在如此英俊的一张脸上。

季刘杉篮球打得很好,动作也很帅。抢球,运球,跨栏,每一个动作都让我着迷。

我看他的瞬间,他也在看我。

原来,他刚从另外一所高中转来。由于成绩格外突出,刚刚读完高一的他,被破格准许越过高二,直接就读高三。

是的,这就是我和季刘杉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抬头,便看到了他的笑。

听完季刘杉的自我介绍,全班一阵赞叹。相信所有人都在感慨,能够从高一直接跳到高三重点班的他,该拥有何等的聪明才智,天赋异禀啊!

从教学楼到寝室不足一百米,我们却用了漫步一公里所用的时间。

听到我的话,他哈哈大笑起来。轻轻揉了揉我的发,他说:“对呀!”

就在这时,我要坐的公交到了。遗憾地冲季刘杉挥挥手,我转身上车。

上天垂怜,机会终于来了。

“对不起!”我俩几乎同时说出了这三个字,并同时蹲下,捡书。

“我也是,我也是。”可能是聊的太投机的缘故,我显得有点兴奋,“就像林黛玉初见贾宝玉时……”

透过车窗,我看到季刘杉的眼神变得暗淡。那一刻,我的心肌一阵收缩,生疼生疼的。

当然,所有人中,包括我。

平时见面,彼此打个招呼,相视一笑,简单而自然。谁都没有再提起第一次的相遇,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你不是也这么晚吗?”我尽力压抑着内心某种感觉的涌动,故作平静地反问道。

当时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太丢人了。林黛玉和贾宝玉之间是什么感情,岂能随便拿来自比?这和赤裸裸的表白有什么区别?

美丽的邂逅,我记住他

像是事先约定好的一样,以后每天晚自习放学我们都是一起走。我们之间总有聊不完的话题,只一本《席慕容诗集》就足以让我们聊上三天三夜。我喜欢才华横溢、多情温柔的男生,而季刘杉恰好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我喜欢他。

强压着内心的激动,我故作平静地穿过马路。

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深邃忧郁的眼神,似乎散发着无穷的魔力,让人欲罢不能。那一瞬间,我觉得我的整个灵魂都被他看穿,所有心事都被他洞察。

但是,终我却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一天晚自习放学,为了研究一道数学题,我多坐了一会。离开的时候,教室刚好熄灯。凭感觉收拾好书本,我摸黑走出教室。

“不是和我一个地方的吗?”他指着客车前面的标牌,一脸疑惑。

那次班会其实也是班委选举会。在那次班会上,季刘杉被任命为班长,而我,则担任宣传委员一职。

“林逸薇——”一个声音将我从内心世界拉回现实。

“好黑啊!”走到楼梯口时,我禁不住感叹。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生活,梦想,爱好等等。忽然发现我们之间有太多共同点,就在那一晚,我把他视为知己。

如果说和季刘杉同班这件事让我惊喜,那么,季刘杉在班会上作的一番自我介绍,则让我前所未有地意外。

“还说呢,明明知道是拐角,你还快马杀过来。”我想用嗔怒的语气,不想却说出了撒娇的味道。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有一种一见如故的熟悉感。”他说。

“今天怎么走这么晚呢?”伴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一束光亮在我的脚下碎成一片。

直到开学一周后的第一次班会上,我才知道,我和他竟然同班。才知道,他叫季刘杉。

季刘杉的眼神不再忧郁,却依旧深邃,如感应了万年磁性一般,吸引着我的视线,我的灵魂。

那一刻,我真心希望自己变身太阳,永远照耀他的内心。

背着书包,我一边走,一边沉浸在月考留下的遗憾中。

看到季刘杉脉脉含情的眼神还有意味深长的笑容,我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引错了例。

感觉脸部和耳部一阵臊热,我自知再辩解已是无益,索性仓皇逃离。

“不是吧,姐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您横冲直撞跑过来的吧。可怜我这血肉之躯,被你那有棱有角的书撞成内伤,我还没说什么,您倒先埋怨起来了。”季刘杉表现出很无辜的表情。

这对于我们这些一月才能回家一次的住读生来说,无疑比中了头彩还让人振奋、开心。

敞开心扉,有聊不完的话题

“想起了第一次见你的情景。”季刘杉借用手电的光线在我脚下画了一个圈,然后,笑着说道,“就在这个地方吧?”

“有什么不安的?你现在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班长,享有呼风唤雨的权利,只有别人适应你的份儿,哪需要你去适应别人,对吧?”

新学年第一天,我抱着一摞书,急匆匆从宿舍赶往教室。

作为班委会的成员,我和季刘杉交流的机会很多。但,一般都是有关班级和学习的。

本文由云顶集团官网发布于古典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过往,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