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豫 潘越云 33年后再为三毛而唱

专业点评

这是一本充满个性化的私人音乐笔记,以诗歌般的敏感文字,记录了倾听音乐的各种感受。作者曾在电台担任音乐节目主持人7年,对爵士、摇滚、民谣、说唱、流行、古典等各种类型的音乐都有独到的理解。

《回声》演唱会8月登陆北京,歌者对谈回忆三个女人的壮阔人生

彩排时,万芳前来探班,还带着一张之前去撒哈拉沙漠旅游时,把回声专辑放在沙中的照片,现场送给齐豫及潘越云祝福开唱成功。她表示,“我记得我在民歌比赛时,是唱阿潘的歌,她很多歌曲我都很喜欢,阿潘不仅歌声很独特,长相也很特别,我都很喜欢!我还素描过阿潘的专辑封面!”对于身为她们歌迷,万芳也说:“我跟齐姐、阿潘之前有一起合作“珍爱女人”巡回演唱会,某一场彩排上,齐姐在唱黛安娜萝丝的歌,我站在她旁边隔着耳机听到她唱歌,眼泪不自觉掉下来,能够有这样的缘分同台演出,真的很幸福美好!很谢谢她们带给我这么多声音的陪伴。”

摘要: 这是一本让你一边看一边不由自主地搜索这些歌曲来聆听的书,这是一部被终审编辑赞为一年来看到的文笔最好的稿子,这是一本让你迷恋这些人、这些歌又自我升华、提升气质的书。这是一本心灵休憩的最佳伴侣。 好书推荐 ...

潘越云:其实这些年间,有很多人都来谈过想主办这场演唱会,但一直没有成功。直到这次终于可以举办了。

网易娱乐6月4日报道 据台湾媒体报道歌坛两大美声齐豫、潘越云为了已故知名作家、作词人同时也是好友的三毛,两人决定首度合体攻蛋,将于9日晚间举办“三个女人的壮阔人生-三毛、齐豫、潘越云《回声》演唱会”,4日举行媒体彩排拍摄,两位齐唱《梦田》,距离开唱倒数1周,她们也直呼:“时间不够用!”

编辑推荐 1、透过作品你能看到音乐圈所有的“怪力乱神”,极大的开拓你的视野。从诺拉·琼斯到玛丽莲·曼森,从白光到汪峰,从奶茶的纯恋到同性的D,每个有个性的音乐人都有一个光怪陆离的外表和行径,让人不得不一惊而醒,从而进入生命的流程。2、寂寞人生人手必备心灵休憩的枕边书。每一章、每一节都能透过歌看出音乐人生的世态百相。文青摆脱青年以后的生命如陈年老酒,更加散发无穷韵味,沉醉了岁月,陶冶了人情3、这就是文艺范,男人在女人面前装酷的最好谈资,女人小资格调养成的秘密。“我们的黄金时代,文艺女青年跟着摇滚男青年,不穿裙子不化妆,不羡慕汽车和大房子,只为摇滚男青年脑子里的东西着迷,为一句‘没有车会在零点一刻带你离开/只有风在诉说/往事慢慢吹来’这样充满诗意的歌词就会决定跟他一辈子。”

潘越云:这种话由一个作家讲出来就特别不一样。我记得三毛有一个埃及的盘子很漂亮,上面的文字我们也看不懂,但是我非常喜欢。我跟三毛说,如果哪天这个盘子你不要了,第一个一定要卖给我。然后她就说,阿潘你去照镜子,你根本就是埃及人投胎来的。后来三毛在她的一本书里还提到了这段故事。我觉得对我来说真的很珍贵。而且自从三毛讲我像个埃及人之后,我就开始把眼睛画成埃及人。我也真的很喜欢埃及文化,虽然我没去过,只有经过过。我还记得当时坐飞机经过埃及上空的时候,是旁边的蔡琴告诉我的,她说快起来起来,看你的国家,看你的金字塔,然后我一看,原来金字塔不是只有一个啊,而是有好多个。

距离演唱会剩下不到一周,齐豫、潘越云进入彩排最后倒数阶段,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直呼:“时间不够用!”潘越云表示,“有许多歌曲都是第一次唱,而且有些歌不是自己的歌曲,所得花时间去背歌词,而且有很多歌都还没练完,这个是最头痛的!”齐豫则说,歌单中有很多歌原本是独唱,在演唱会上变成两个合唱,所以和音部分得重新写及练唱。

章节试读

我没去过台湾,我想跟你说说我婆婆去台湾的事,但是你可能不想听。那好,我们就直接说潘越云吧。潘越云是位台湾歌手,好像一直待在台湾,连香港歌坛都很少涉足。算起来,她唱了有30年了。我也断断续续,跟着听了20多年。她的声线是属于游移不定的那种,游移到她自己控制音准都有点困难。一般我会认为,这种声音有诗歌的特质,是才华的显现。这样的声音,唱戏人家肯定是不要的,唱美声也会被嘲笑。它不属于被规范的范畴,有点危险,只能任其自由地发展。流行歌手中不乏这样的声音,诸如比约克、山羊皮、黄家驹。有了这种声音,很难说幸或不幸,尤其是在潘越云所处的年代(现在是这种声音受宠的年代)。因为那个年代的歌曲,显然还是有点保守的,民歌的痕迹很重,配器也简单。那是个属于龙飘飘、凤飞飞、邓丽君、刘文正的年代。吐字发声和音调的掌握都要圆润丰满并且祥和对称。潘越云的歌声是不圆润的,如裂帛,撕开丝绸的感觉,并且从不走直线,总是倾斜而出,不指向你预测的位置,突然爆发上去,又很快滑下来,滑到很低,低到深不可测。听她唱歌,是一种危险的体验。被邓丽君训练出来的耳朵不是很好适应,如同坐木马和坐过山车的区别。但是她却让李泰祥、李宗盛这些才子们兴奋。那时期有两个人集中诠释了他们的作品,将台湾流行音乐带到了一个清丽脱俗的新方向。这就是潘越云和齐豫。齐豫像一只鸟,飞到了云霄;潘越云则如鱼儿,游到了深海。她们带我们去的地方,都不是常见的风景。邓丽君们,始终在人间。人间自然也好,如同心灵鸡汤和现实主义小说,但是,偶尔的夜里,面对遥远的星空,我们也需要诗篇。她们就是这样的诗篇,齐豫让我们忘记了俗世;潘越云像一根针,刺中了我们的心。这确实是声音的贡献。有时候,同样是一首人间的歌曲,别人唱得祥和,潘越云却会唱得更深刻。她就像一片乌云,漫过之处,就会下雨。很多人就是从听到她的那一刻起,爱上了苦。爱上这样的味道,如同爱上了一种缺点,品味就远离了大众;也如爱上榴莲的口味,上瘾。很奇怪,即便如此,有点另类,我却一直觉得,她的歌最能代表台湾。齐豫有点洋化,蔡琴身上有现代知性的气息。邓丽君呢,身上的台湾特点也不是很鲜明,有点日化。潘越云唱过很多闽南语歌,像《天顶的月娘》《桂花巷》,很明显的台湾小调的曲式,就连歌名,都唯美精致,富有闽地特色,接近我臆想中的古典的台湾。我婆婆一直想去台湾的理由,就是因为那里有保存完好的中国传统,从人的礼仪、饮食到文化气息。对于一个做了一辈子医学工作,并热爱时装、烹饪和书法的老太太,这些很有吸引力。我也毫无明确理由地一直认为,台湾对中华文化的传承是连贯的、温和的。在潘越云的闽南语歌里,你可以听到一种隐藏不住的温柔,这是一个中国女人的意蕴。她还唱过很多台湾电视剧的主题歌,这是很能说明问题的经历。如同刘欢之于大陆,罗文之于香港,是一种歌声地理的标签。在唱这些歌曲时,潘越云将声音放淡,淡下来,声音就好控制一些,哀愁也就跟着淡了,离中国式审美也就近了。还有她的长相,我觉得也很台湾。突出的前额,高高的颧骨,典型的南人面貌。初看虽然有点突兀,却并不摄人,因为眼神和气质中的自信都是含蓄、内敛的。

除署名外由主办方供图

更特别的是,时间不够的原因,有很大的一部分是花在“做造型”这件事上,原来两人跑去永乐市场找布、找材料,再请裁缝师订做,包括造型上的珠珠、配件水晶等,全都是她们亲力亲为挑选、搭配,被工作人员笑说是“造型魔法师”有时找一块简单的布或是大围巾,就能很神奇地变成一套适合自己的宣传造型。而潘越云这次花了1个多月时间,把当年的宣传服找出来,笑说是大工程。

这是一本让你一边看一边不由自主地搜索这些歌曲来聆听的书,这是一部被终审编辑赞为一年来看到的文笔最好的稿子,这是一本让你迷恋这些人、这些歌又自我升华、提升气质的书。这是一本心灵休憩的最佳伴侣。

齐豫:对,因为在《回声》之前,我就唱了《橄榄树》,那时候大家都以为我唱了三毛的作品应该就认识她了,其实不认识,因为那时大概1978年,三毛不在台湾,而且我唱《橄榄树》的时候,这首歌她已经写好许多年了,后来真正要做这张专辑的时候我才真正看到了三毛。我记得那时三毛跟我们唱片公司的董事长二毛是好朋友,当时校园民歌又在发展,二毛就跟她邀约说有时间写写词给我们啊。然后过了一年,三毛有一天就拿着这些词过来了。不过这些词后来被我们改造了,因为当时她在文化大学教书,写的东西比较古典,而我们希望写出她书里面的故事,后来她就重新写了一版。

图片 1 齐豫潘越云 图片 2 齐豫潘越云彩排万芳探班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6日书讯:近日,苏兰朵新书《听歌的人最无情》由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出版。苏兰朵,原名苏玲,满族,吉林人。国家一级作家、诗人,中国作协会员,电台节目主持人,注册心理咨询师。已出版诗集《碎·碎念》、散文集《曳航船》、长篇小说《声色》等。

前不久,齐豫与潘越云来到北京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二人共同回忆起了不少往事,也透露了此次演唱会的筹备前后。据悉,北京场将延续台北场的一个特别环节——由潘越云演唱《橄榄树》与齐豫演唱《在那遥远的地方》串联在一起。齐豫也表示与其他演唱会相比,“回声”可以说是一场“文学性”很浓的演唱会。“33年之后再唱这些歌的确很不一样,有一种增厚的感觉。可能是来自于我们对三毛的想念,再去寻找我们之前认识的或没有注意到的三毛。我们整个团队都是三毛的忠实读者,我们两人也会带来经过时间积淀的嗓音。”

图片 3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畅 实习生 张馨心

内容提要

这是一本让你一边看一边不由自主地搜索这些歌曲来聆听的书,这是一部被终审编辑赞为一年来看到的文笔最好的稿子,这是一本让你迷恋这些人、这些歌又自我升华、提升气质的书。这是一本心灵休憩的最佳伴侣。

齐豫:是的。其实这张专辑的曲找到了很多老师来写。因为看到词就有点听到了音乐,比如看到《谜》就觉得一定是民谣,《七点钟》应该是比较流行一点,然后《飞》有点落寞,对吧?《晓梦蝴蝶》也一定是你的声音,一定是委婉的,《沙漠》就给我唱。《梦田》又跟《谜》一样,是一个很对仗的很简单的民谣。我记得《梦田》中间有一段合音,写合音的时候我们很伤脑子,而那个时候黄韵玲刚刚加入公司,是滚石的小妹妹,才十几岁。不过她是专业学音乐的,这段合音成为了她在滚石接的第一份工作,几千块钱台币。后来她写得很棒。她自己也很开心。

齐豫 不听流行乐了,喜欢真诚的年轻人

齐豫:你很感性的,我相对比较理性。

齐豫:但后来你其实要唱《橄榄树》要唱《不要告别》,这都不是你原来的曲目,每天都要练,时间又很紧迫,所以我就想说我不要再为难你了,后来我们就找黄韵玲,救火部队。而且我的词也拖了很久,我是在飞秘鲁的飞机上就把这个词写出来,三毛也去过那儿,我就在秘鲁的飞机上有了灵感,突然就写出来了。

她声音孩子气,却勇敢如侠女

潘越云:当时我们经常去三毛家听她讲那些歌词里的故事,那段时间非常美好。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最深刻的是,因为照片天天看书也知道,可是我不知道她讲话的声音是那样轻柔,会有一点孩子气。

潘越云:但我也有理性的时候了,很独行侠,独来独往,然后年纪越大越孤僻。

齐豫:现在的话,我其实走向了一个比较安静的生活,我也不听一些流行的音乐了,如果自己再做音乐的话,就出宗教音乐或是心灵歌曲。现在的歌手我也有很多都不认得,很多人真的太新了。目前新生代我知道徐佳莹,她唱得很好,还有青峰。其实青峰不是刚刚出道,但因为他现在单独发展,我就说他是最新的。还有卢广仲,好像也是很不错。我最近还有跟好妹妹乐队合作,他们俩的声音还蛮特殊的,就是属于那种真诚唱歌,能够感动我们那种。

潘越云:其实我跟很多人一样接触三毛的第一本书就是《撒哈拉的故事》。那时我们现实中还不认识三毛,但是从她的文字和照片里就觉得这个人跟我同一脉的,衣服很民俗风,从她的书里知道了她到的每个地方,也带来了一些冲击。我觉得三毛的书让我打开了很多视窗,虽然那些地方我都没去过,但从她的书里能去了解很多故事。所以我从来没有想到能跟三毛合作,而且是唱她的半生故事,这种东西真的很难去预测。

齐豫:对,所以我觉得这种感觉很好啊,我觉得能够让人家去重唱特别好。也不用担心比较的问题,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唱法,他们有他们的共鸣点。

B 三人相处

齐豫:所以你才去考了研究生,还不是因为你小时候会五线谱而我不会。其实我是要称赞你的,我觉得你的生活就已经很修行了。从我年轻的时候认识你,我就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整齐呦,很有组织性,一切都很有计划的,我就怎么这么凌乱,那我现在就是慢慢学习这些。

总觉得三毛也会来听这场演出

齐豫 潘越云 33年后再为三毛而唱

潘越云:我听到莫文蔚最近也翻唱了《飞》,非常好听,又是另外一种味道。那个吉他弹得真好,莫文蔚唱得真好,其实我最早还听过毛阿敏的翻唱。

C 录制《回声》

潘越云:你要我去读什么企业管理啊,那个我就没办法了,没兴趣,但是在音乐的范围里面还可以学。结果我记得面试的时候,监考老师有好几个,他们不是学流行音乐的,都是美声啊还有古典乐老师,他们都不敢提问我,大概20分钟没有提问,那我就只好自己讲。另外还有考到什么申论题,也是问跟音乐有关系的问题。现在我马上就要去念了,等我后面来开演唱会的时候,我可能会跟教授请假,或者请他上台帮我们做个和声吧。

A 初识三毛

齐豫:她喜欢用叠句,形容东西的时候就会用“好,好,好”那种,她写完词以后,就会朗诵一遍给我们听,把情绪带进去。她给人的感觉是很柔弱很轻柔,可是却跟她的那些勇敢行径不太一样,比如说到了撒哈拉之后第一个愿望就想横越撒哈拉,她那种对未知强烈的好奇心跟柔弱的形象,到现在我都还是觉得有点拉不起来,她应该像个侠女一样。

齐豫:我记得,当时在她家里看到什么东西都是民俗风,这个是埃及来的,那个是南美来的,木桌子,榻榻米,还有一个大车轮在后面,我们就在榻榻米上席地而坐听她讲故事,有的时候听到真的会很心疼会掉眼泪,有时候又哈哈大笑。当时的制作人王新莲、我跟三毛就比较活泼,我们三个讲话比较大喇喇,然后阿潘就比较安静,好像一个雕像一样坐在一边欣赏我们几个,就是很细致很端庄,然后三毛就说你像一幅画。

潘越云:我也是,其实从自己练歌的时候,就好像比以前所有的演出还要加倍专注,自己就会很感动,而且在家里没有人会看见,就会掉眼泪。可能我觉得不是感伤,是感动比较多。然后我们在排练室的时候,我听姐姐你在唱《孀》,我就听不下去了,我是很特别容易感动的人。

潘越云 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完,不想退休

都是最适合穿波希米亚裙的女人

潘越云:我们这次演唱会也有一首新歌送给三毛姐姐。本来是你写词,然后我就说,那你让我写曲啊,你就说,好啊好啊。

潘越云:对,我们一起录音然后做宣传做通告,还去尼泊尔拍了一个电视专题,也跟三毛去了一些大专院校做演讲,我还记得一排桌子在舞台上,都是三毛在讲,我们唱歌就好。

齐豫:其实录制《回声》的时候我们好像还不是太熟,我进滚石是84年,很晚了,你是滚石的元老。如果我们要是熟的话就一定是一起做过宣传,比如说那时候同时出片,然后我们同时会在公司出现上通告,欢笑满屋子,像黄韵玲的欢笑声就会把屋顶都掀开。所以我们应该是做《回声》开始比较熟。

潘越云:我觉得可能是我个性的关系,我觉得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做完,也没有做到,也没有学习到,我不应该退休的,我觉得要到我们这个年纪才会知道“活到老学到老”。像以前我们都是唱片歌手嘛,都要签约的,合约里就是会有一条比方说你怀孕的话,那十个月或者一年里你就不能出来做宣传做广告,这个合约可能就要往后延一年,那男生服兵役也一样要往后延。所以我们就很怕违约啊,也没有时间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1985年11月1日这天,华语乐坛中诞生了一张颇具历史意义的唱片——《回声 三毛作品第15号》。这张唱片由作家三毛作词,李泰祥、陈志远、陈扬、李宗盛等大师谱曲,齐豫与潘越云担任演唱,三毛的个人旁白贯穿其中,留下了独特的人文与音乐气质。同时,这张唱片也是台湾流行音乐史上第一张本地制造的CD——当时,滚石公司率先从日本引进了雷射唱片生产技术,而《回声》就成为了滚石1986年1月推出的前五张CD中的第一张,编号为RD-1001。

三毛说我们唱,黄韵玲是“救火部队”

时隔33年后,《回声》终于由尘封在往事中的专辑变为了演唱会,演唱者依旧是齐豫与潘越云。这场名为“三个女人的壮阔人生——三毛·齐豫·潘越云《回声》”演唱会已于今年6月在台北小巨蛋首演,8月17日将来到北京工人体育馆,并启用四面舞台。

齐豫:我也是,以前都不敢穿花的衣服,就喜欢素色的。后来就喜欢上这种吉卜赛女郎的感觉。我们去做衣服,一看哎印度的尼泊尔的,无论怎么挑怎么拿,都是属于那种比较古文化的,颜色也比较浓郁比较原始一些。三毛也说过,在台湾,只有3个女人适合穿波希米亚风格的大花裙,就是三毛、潘越云和齐豫。直到现在,我们的演唱会服装也是自己挑布料来设计。最后出来的效果,你是豪华版的波希米亚风,我是嬉皮版的波希米亚风。

齐豫:对,这次再唱这些歌,感动也很多。我记得我在试音的时候,看到舞台这么漂亮,感觉在努力了这么久之后,好像一切都要成真了。对着这些空空的座位时,我一时间特别感触。因为整个的曲目设计里面,是有我们一人选一首给自己的歌,那时候我就特别选了凤飞飞的《掌声响起》,其实这首歌不只是说一个歌手对于观众的回馈,而是每一个人在人生里面的努力。我当时就看到这场演唱会每个人都花很多的心力,舞台设计、灯光和视频的设计,大家都很喜欢三毛,倾注了很多心力,所以我突然间就有点哽咽,那种就唱不出来的感触。所以有的时候觉得音乐的力量真的很强大,那种哭并不是难过,而是一种开心和喜悦。有的时候我还有一种感觉,就是我真的觉得她们可能也会来听这场演唱会,包括凤飞飞姐姐和我们的三毛姐姐。

齐豫:其实随着时间,有些东西你就会越来越不想要,有些东西你发现其实也经历过了,追求的东西也得到了。后来我发现到了这个年纪是缺乏跟自己相处的时间,因为年轻的时候真的急着去争取些什么,或者说充实些什么,努力些什么,每天都是在外面。年纪大了以后,我觉得就是开始要反省这些东西,跟自己相处。

D 办演唱会

关键词:现状

本文由凤凰彩票网站发布于凤凰彩票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齐豫 潘越云 33年后再为三毛而唱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