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骚子·木叶亭皋丁》全文及赏析_张耒凤凰彩

  然而,明媚的春光,双栖鸟,比翼蝶,必然引起思妇的相思之情。故下阕又一个转笔:“记得年时临上马,看人眼泪汪汪”,描绘了当年游子远行的情景。“记得”表明是思妇的回忆,“年时”即当年,那时。“临上马”指游子即将上马远行。“看人眼泪汪汪”写思妇难舍难分之状。“泪汪汪”语言平实而形象鲜明。“人”指游子。“如今不忍更思量”一句,使行文又一转,翻到眼前,讲既不愿回忆当年分离之状,又不愿想今后孤栖之情。“更”再也。其实,联系开章的对“名利客”的责难,过片处对分别时泪眼汪汪的描述,均说明“不忍思量”偏要“思量”,感情的闸门是无法关闭的。故结句道:“恨无千日酒,空断九回肠”想以酒浇九曲愁肠,然而又恨无酒浇肠,“无千日酒”可见愁日之多,这怎不令词人悲叹“空断九回肠”!

千里长安名利客,轻离轻散寻常。
难禁三月好风光。
满阶芳草绿,一片杏花香。

记得年时临上马,看人眼泪汪汪。
如今不忍更思量。
恨无千日酒,空断九曲肠。

奈愁入庾肠,老侵潘鬓,谩簪黄菊,花也应羞。

  “临江仙”又名“谢新恩”、“雁后归”、“庭院深深”、“画屏春”,计十一体,有五十四字、五十八字、六十字、六十二字、双调,各有四句、五句、六句之分,均为平声韵。本词用六十字体,双调,前后段各五句,三平韵。(赵慧文)

玉容知安否?

  千里长安名利客,轻离轻散寻常。难禁三月好风光,满阶芳草绿,一片杏花香。记得年时临上马,看人眼泪汪汪。如今不忍更思量。恨无千日酒,空断九回肠。

昔有良朋,共喜乐

芳草有情,夕陽无语,雁横南浦,人倚西楼。

  这是一首思妇词。开头从思妇的心中对游子的责难写起,“千里长安名利客”七字交代了游子的去向──长安,缘由──为名利而远行。“千里”一词强调了游子出行之远,也蕴含了思妇的忧怨深情。“轻离轻散寻常”一句,写出思妇对游子“重名利轻别离”的责难。此语率直质朴,从肺腑流出。如按此意写去,下面的情与景,该是愁情苦景,但本篇行文却突然转笔,道“难禁三月好风光,满阶芳草绿,一片杏花香”。“满阶芳草绿”二句是对“三月好风光”的形象描绘。词人以清新平易之笔勾出一幅春景图:春草如茵,满阶新绿,一片粉白,杏花飘香。这里粉绿交辉,一派生机。它给人们带来了春天的欢乐,即或是良人远游的思妇,也情不自禁地要享受这大好春光。“难禁”点明情不自禁也。

昔时不曾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结尾两句,以质语收束全篇,言相思至极,欲说还休;不是不想说,而是说了反而愈益愁苦,倒不如把此情交付给东流之水带去为好。

  章文虎妻  

默默的在网吧呆了好久,也没有去打开那个带着 陌生气息的,熟悉的界面。每个男孩都会成长,偶尔回忆也会让人深思。对了,最近有部好的综艺《见字如面》,推荐给你。

此词抒写游子思妇相思的情怀。《餐樱庑词话》评此词云:“张之潜《风流子》:”芳草有情,夕陽无语,雁横南浦,人倚西楼。“景语亦复寻常,惟用过拍,即此顿住,便觉老发浑成。换头:”玉容知安否?‘融景入情,力量甚大。此等句有力量,非深于词,不能知也’香笺‘至’沉浮‘,微嫌近滑,幸’风前‘四句,深婉入情,为之补救;而’芳心‘、’翠眉‘,又稍稍刷色。下云:“情到不堪言处,分付东流。’盖至是不能用质语为结束矣”。

临江仙

很多年以前第一次学会电脑游戏的时候,我是有些迷上的。对于一个初中毕业才开始打电动的男生来说,和亲近的好朋友一起玩游戏,吃夜宵的生活处处都显现着痛快两个字。那时候并没有意识到,原来那段时光最后陪伴下来的,也只剩下它了。

【鉴赏】

  清袁枚说:“凡作人贵直,而作诗文贵曲。”(《随园诗话》卷四)本词行文山重水复,起伏转折,云霓明灭,曲折尽意。时而述游子,时而写思妇;时而眼前景,时而当年事;时而景物描绘,时而内心勾画;时而恨,时而喜,时而悲,时而愁,如此产生了千回万转的艺术效果。这正如宋姜夔所说:“波澜开阖,如在江湖中,一波未平,一波已作。如兵家之阵,方以为正,又复是奇;方以为奇,忽复是正;出入变化,不可纪极,而法度不可乱。”(《白石道人诗说》)

昔时不曾鲜衣怒马,嬉笑人间

情到不堪言处,分付东流。

记不得这已经是这辈子第几次来网吧了。

向风前懊恼,芳心一点,寸眉两叶,禁甚闲愁。

War3开始的迷恋,到最后它默默的呆在硬盘的一角,时间不是杀猪刀,而是螺丝刀,它和我玩了一个拆散重装的游戏,记忆的零件散落一地,却再也拼不回那时候的模样。

空恨碧云离合,青鸟沉浮。

●风流子

过片点明所思之人为“玉容”——思妇,揭示词旨所。“香笺”四句,写游子对闺中人的怀想。接下来四句,转以想像之笔,设想妻子怀念游子时的痛苦情状,表达了游子对妻子深挚的爱情和痛苦的思恋。

张耒

木叶亭皋丁,重陽近,又是捣衣秋。

《风骚子·木叶亭皋丁》全文及赏析_张耒凤凰彩票网站。上片起首一句,点明地点、时令,流露出思乡之意。“木叶”,即树叶。“亭皋”,即水边平地。“木叶”、“捣衣”和“重陽”连用,意谓每逢佳节倍思亲,夫妻间两地相思之情愈益浓厚。这是因为:重陽节是人们登高饮酒的日了,有亲人外,不免互相思念:“捣衣”,常用以表现妻子对远方丈夫的思念,九月换季之时,家家准备寒衣,这时,“捣衣”更容易引起思妇对游子痛苦的思念,游子也容易由此联想到妻子的恩爱。接下来四句,写思家之苦。“庚肠”,化用庚信羁旅北地而不忘家国的典故,指思乡的愁肠。“潘鬓”,化用西晋文学家潘岳“三十有二,始见二毛”的典故,指中年鬓发初白。此四句谓由于忧伤深重,鬓衰将不胜簪。上片结末七句,均以景寓情,抒写离别相思之情。“白蘋”,“红蓼”,都易使人想起离家之苦,故云“芳草有情”。“夕陽无语”,以拟人手法写出了词人对游子思妇离别之苦的同情。“雁横南浦”,因物兴感,言雁届时即归,而人分离后却不能归去。“人倚西楼”,点出游子登眺之处。

《风骚子·木叶亭皋丁》全文及赏析_张耒凤凰彩票网站。楚天晚,白蘋烟尽处,红蓼水边头。

香笺共锦字,两处悠悠。

纵观全词,可见“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张耒确乎以抒情见长。

本文由凤凰彩票网站发布于凤凰彩票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风骚子·木叶亭皋丁》全文及赏析_张耒凤凰彩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