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宫春·双桨莼波》原来的作品及赏析凤凰彩票

  《庆宫春》的奇诡,非仅塑造出一群傲啸江湖的高士形象。萧笛怨抑,忧愤深广。(李文钟)

[4]笠泽:即太湖。茫茫:辽阔旷远的样子;模糊不清楚。

随着船儿的行驶,终于驶离了那勾起词人伤感情绪的绵绵远山,过片写船儿驶到采香径。据《吴郡志》记载,这里是吴王使美人泛舟采香的地方,面对这历史古迹,最易引发人的思古之幽情。词人的心情也随之变喜,“采香径里春寒,老子婆娑,自歌谁答。”想起那采香径小溪唱着歌儿,划着独舟嬉戏采摘香的美丽女子,词人不禁唱着歌儿,娑婆起舞,也不管有无人来应和。

  绍熙辛亥除夕,予别石湖归吴兴,雪后夜过垂虹,尝赋诗云:“笠泽茫茫雁影微,玉峰重叠护云衣。长桥寂寞春寒夜,只有诗人一舸归。”后五年冬复与俞商卿、张平甫、銛朴翁自封禺同载诣梁溪,道经吴松。山寒天迥,雪浪四合。中夕相呼,步垂虹,星斗下垂,错杂渔火,朔吹凛凛,卮酒不能支。朴翁以衾自缠,犹相与行吟,因赋此片,盖过旬涂稿乃定。朴翁咎予无益,然意所耽,不能自已也。平甫、商卿、朴翁皆工于诗,所出奇诡,予亦强追逐之。此行既归,各得五十余解。

[1]绍熙辛亥:光宗绍熙二年(1191)。

阶段
——赫曼赫塞[德国]

正如花会凋谢
正如青春消逝
生命的每一个阶段
亦复如是
生命
会在每一个阶段召唤我们
心啊
预备告别过去
重新开始
心啊
勇敢地寻找
寻找新的境地
我们必须离乡背井
否则便要受到终身监禁
心啊
就是这般
要不断
告别
辞行

  绍熙二年(1191)秋在合肥作《摸鱼儿》,意境奇诡的冷色调与《庆宫春》相类,可作比较:“天风夜冷,自织锦人归,乘槎客去,此意有谁领?空赢得,今古三星炯炯,银波相望千顷。”这显然写的是北宋沦亡的“靖康之耻”,“织锦人”、“乘槎客”就是被金人掳去北方的徽钦二帝和后妃后宫三千人。后三句以“今古三星炯炯”极写一个甲子忍辱偷生之痛,使人有齿发俱寒之感。类清空深邃、明净神奇的《庆宫春》。

采香径里春寒,老于婆娑,自歌谁答?垂虹西望[10],飘然引去,此兴平生难遏。酒醒波远,正凝想明珰素袜[11]。如今安在?惟有阑干,伴人一霎。

“心啊,就是这般,要不断,告别,辞行。”是啊,我们不能让自己总是生活在对过去生活的留恋中。虽然我们有过美好的过去,可时间总是在催促着我们向前,向前。姜夔的人生有太多的不舍,对恋人、对朋友,转徙于江湖的他,在旅途中为他们写下了太多的诗篇,如此重情重义的男子,如何不让千百年来的后人感动。
2018年1月21日
PS:简书大学堂无戒90天挑战训练营打卡第21篇

  姜夔  

(绍熙辛亥[1]除夕,余别石湖归吴兴[2],雪后夜过垂虹[3],尝赋诗云:"笠泽茫茫雁影微[4],玉峰重叠护云衣[5];长桥寂寞春寒夜[6],只有诗人一舸归[7]。"后五年冬,复与俞商卿、张平甫、朴翁自封禺同载,诣梁溪。道经吴松,山寒天迥,云浪四合,中夕相呼步垂虹,星斗下垂,错杂渔火,朔吹凛凛,酒不能支。朴翁以衾自缠,犹相与行吟,因赋此阕,盖过旬,涂稿乃定。朴翁咎余无益,然意所耽,不能自己也。平甫、商卿、朴翁皆工于诗,所出奇诡;余亦强追逐之。此行既归,各得五十余解。)

次句“呼我盟鸥,翩翩欲下,背人还过木末。”“盟鸥”谓与鸥鸟订盟同住水乡。喻退隐。辛弃疾在《水调歌头•盟鸥》中写到“凡我同盟鸥鹭,今日既盟之后,来往莫相猜。”鸥鸟在空中盘旋欲下,仿佛在唤我一同隐居江湖。可是背过人鸥鸟又飞过了树梢,离我而去。鸥鸟离去,不禁让词人回想起自己五年前,携小红路过此地的情景,后三句忽尔转到五年前雪夜荡舟的情景:“那回归去,荡云雪,孤舟夜发”那时是“自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我们一起驾着一叶孤舟,穿行在孤云风雨之中,何等快乐。 而今是朋友逝去,小红也已嫁作他人妇,能不让人感伤?此句怀昔日,伤今时,感慨颇深。

  据《吴郡图经续志》,“垂虹”是吴江桥亭名,“吴江利往桥,庆历八年,县尉王廷坚所建也。……桥有亭曰垂虹。”诗人有数次深冬雨雪天气夜过吴江的奇特经历,或小舟经垂虹亭下,或步行过桥经垂虹亭,情景印象深刻。复点染以诗人独特的思想感情,遂成浩渺奇诡之词。此次白石与张(平甫)、俞(商卿)、葛(朴翁)同过吴松,四人所作诗词编为一卷《载雪录》,时人题句有“乱云连野水连空,只有沙鸥共数公。”“诗宗峥嵘照眼开,人随尘劫挽难回。”点明《载雪录》和《庆宫春》虚明静净之境并非真空。“盟鸥”呼我又“背人”而去;隐约“伤心重见”的群山“黛痕低压”,心情十分沉重;数公高歌谁答,只好雪夜长桥般“飘然引去”;凝想中的一切美好事物(以“明珰素袜”作形象代表),“如今安在”?长桥栏干,也只能“伴人一霎”。人们将没遮栏地陷入暮愁烟雨的无边空阔。“空赢得,今古三星炯炯。”国家民族危亡之痛,沉沉寥阔得如渺渺银汉,孝宗以来的文恬武嬉、苟且误国,更在不言中了。

[7]舸:船。

在莼菜飘香的水面,我们划着双桨,只听见那雨点打在岸边的松林,一片唰唰声响起。傍晚时分,水面上的雾霭水汽渐渐弥漫到天际。天空一只沙鸥飞来似乎是我从前看过的那只,它似乎在呼唤着我,在我的上空盘旋飞舞,似乎要飞下来与我相会,然而背过人又飞过了树梢。记得那年我们返回吴兴,路过这垂虹桥,我们的船儿独自在夜间出发,穿行在云雾缭绕、雨雪霏霏的江面上。我伤心地重又看见,清黛如秀眉的远山,依然是那样重叠蜿蜒,就如我心头的愁怨绵延开来。

  缪钺《论姜夔词》谓,“同为忧国哀时之作,稼轩词如钟鼓镗鞳之响,白石词如萧笛怨抑之音。”白石爱国忧民深切,与辛弃疾等力主恢复沦陷金国的北方领土,但他的诗词不象陆游、辛弃疾那样大声疾呼正面攻坚,往往九转回肠意在言外,不能否认这也是一种斗争方式。

[10]垂虹:指垂虹桥。

此词上阕以写景为主,词人由眼前所见之景到回想从前看到之景,再回到眼前之景。“双浆莼波,一蓑松雨,暮愁渐满空阔。”在莼菜飘香的水面,我们划着双桨,只听见那雨点打在岸边的松林,一片唰唰声响起。傍晚时分,水面上的雾霭水汽渐渐弥漫到天际,词人的愁绪也如这漫天弥漫的雾霭般在心头弥漫开来。

  《文心雕龙·知音》,“慷慨者逆声而击节,蕴藉者见密而高蹈,浮慧者观绮而跃心,爱奇者闻诡而惊听。”此词小序谓诗友作品的主要特色为奇诡,“予亦强追逐之。”可见知音会心在此。《庆宫春》风格沉郁而飞动,创作态度十分认真,“过旬涂改乃定”,很值得注意。

【鉴赏】

图片来自网络

  双桨莼波,一蓑松雨,暮悉渐满空阔。呼我盟鸥,翩翩欲下,背人还过木末。那回归去,荡云雪,孤舟夜发。伤心重见,依约眉山,黛痕低压。采香径里春寒,老子婆娑,自歌谁答?垂虹西望,飘然引去,此兴平生难遏。酒醒波远,正凝想、明珰素袜,如今安在?唯有栏干,伴人一霎。

双桨莼波,一蓑松雨[8],暮愁渐满空阔。呼我盟鸥,翩翩欲下,背人还过木末。那回归去,荡云雪孤舟夜发。伤心重见,依约眉山,黛痕低压[9]。

双浆莼波,一蓑松雨,暮愁渐满空阔。呼我盟鸥,翩翩欲下,背人还过木末。那回归去,荡云雪,孤舟夜发。伤心重见,依约眉山,黛痕低压。

庆宫春

【译文】

“酒醒波远,正凝想、明珰素袜。”此时词人酒醒,船儿已经漂行得好远了,那飘然欲仙,遗世独立的感觉不在,词人陷入了凝想沉思之中,此刻词人脑中浮现的美人会是谁呢?采香径里泛舟采香的美人?或是曾陪伴自己过垂虹桥,和自己唱和的小红;还是自己曾经深爱,未成眷属,但时常在梦中相会的合肥女子?“如今安在,唯有栏杆,伴人一霎。”可那美人而今又在哪里呢?只有眼前的阑干,能陪伴我片刻。这最后一句写得尤为哀伤,将怀古与思念之情融合,斯人已去,红颜不在,空余眼前烟水苍茫,意境凄婉空灵,蕴无尽叹惋于言外。
 
【链接现代诗】

【注解】

上阕结句“伤心重见,依约眉山,黛痕低压。”物是人非,词人情感由愁而哀,“以我观物 ,物皆着我之色彩”,自然词人此时眼中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我伤心地重又看见,清黛如秀眉的远山,依然是那样重叠蜿蜒,就如我心头的愁怨绵延开来。”词的上阕以景开篇,以景结束,融情于景,写得空灵蕴藉。

庆宫春

采香径里春寒,老子婆娑,自歌谁答。垂虹西望,飘然引去,此兴平生难遏。酒醒波远,正凝想、明珰素袜。如今安在,唯有栏杆,伴人一霎。

在莼菜飘香的湖面,我们荡着双桨。稀稀落落的雨点,落在岸边的松树上。暮霭渐渐笼罩,天高水阔令人惆怅。我呼唤着盟友沙鸥,它们仿佛就要飞近我的身旁。忽然又背我飞去,掠过岸边的垂杨。记得那年归去,荡着云层般的雪浪,我们共同乘坐一只小船独自启航。我似乎又看到了当年的景色,青黛色的远山依稀隐约,宛如秀眉低垂而含有泪痕的模样。采香径里春寒袭人,我久久地流连彷徨。也不管是否有人应和,竟独自放声吟唱。西望正是垂虹桥,我们的轻舟飘飘然向远处漂荡。那种兴致平生再也难以遇上。等我从酒醉中醒来,船已驶出很远,烟波茫茫。我还在怀念佳人足上的那双白袜,她耳轮上的那对耳环。如今这一切都在哪里啊,只有桥上的栏杆依旧,可以在我身边与我作伴。

【意译】
光宗绍熙二年除夕,我告别范成大回湖州,在一个下过雪后的夜晚路过垂虹桥,曾经写过一首诗:“笠泽茫茫雁影微,玉峰重叠护云衣。长桥寂寞春寒夜,只有诗人一舸归。”这之后的第五年冬天,我又和俞商卿、张平甫、銛朴翁从浙江德清到江苏无锡去,路经吴松江。当时山中寒冷,天色高远,浪花如雪,四处飞溅。睡到半夜,我们相互呼唤,一起到垂虹桥漫步,星光仿佛落入了水中,与江面上的渔火错杂,分不清哪个是星光,哪个是渔火,北风凛冽,喝下去的几杯酒还是抵挡不住寒冷。朴翁用被子裹住身体,还与我们一起漫步、吟诗,我写下了这首词,过了十多天才修改完成定下稿子。朴翁怪我费了那么多功夫,然而我就喜好这个,自己也不能控制。平甫、商卿、朴翁都擅长作诗,所写出的诗奇谲诡怪,我只能勉强追赶他们。这次出行回来,诗词各写了五十余首。

[3]垂虹:即吴江城利往桥,因桥上建亭名垂虹,故称垂虹桥。

五年以后,1196年(庆元二年)冬,作者自封禺(二山名,在今浙江德清县西南)东诣梁溪(今无锡)张鉴别墅,行程是由苕溪入太湖经吴松江,沿运河至无锡,方向正与前次相反,同往者有张鉴(平甫)、俞灏(商卿)、葛天民(朴翁,为僧名义铦),这次又是夜过吴松江,到垂虹桥,且顶风漫步桥上,因赋此词,后经十多天反复修改定稿。这次再游垂虹,小红未同行,范成大逝去已三载。从小序看,这首词是一首写景纪游之词,但从全词看,则兼有伤逝、怀古、怀人等多重内容。此词的妙处正在将多重主旨溶成一片,复杂含混,意蕴丰厚。
——百度百科

[11]明珰:用珠玉串成的妆饰品。

“酒醒”两句,复写乐极而饮,并酒醒后怀古之情。“如今安在”四字提唱,与《点绛唇》之“今何许”三字作法相同。“惟有”两句应上句,倍觉前尘如梦,只余一片苍茫,令人叹息。王静安论词,辄标举境界之首。而诋白石,然若此首境界幽绝,又曷可轻诋。且白石所作,类皆情景交融,独臻神秀,又非一二写境之语,足以尽其词之美也。

[9]黛痕:画黛的痕迹,亦指青黑色。

双浆莼波,一蓑松雨,暮愁渐满空阔。呼我盟鸥,翩翩欲下,背人还过木末。那回归去,荡云雪,孤舟夜发。伤心重见,依约眉山,黛痕低压。

[2]石湖:范成大,号石湖居士。吴兴:浙江湖州。

词的开篇就给我们展示了一副空灵清旷的寒江荡舟图。那莼菜的香气飘满江面,我们的鼻子仿佛能闻到那飘散而来的香气,眼前浮现了白石道人站在船头,披一蓑松雨,让人想到那“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苏子,此时的白石却不是也如苏子般,心中“也无风雨也无晴”。水面上的雾气在空阔的天地之间渐渐散开,直至充斥了天地。这里不说烟雾水汽,却说是“暮愁”,用语别出一格,景中含情。“蒓波”“松雨”也可说是词人用词新颖、典雅的明证。首句让我们领略了姜夔词,不但清空,且又骚雅的特点,透过词句仿佛让我们看到一个独自于尘世之外的词人。

[5]玉峰:指太湖中白雪覆盖的西洞庭山缥缈峰和东洞庭山百里峰。护云衣:指烟云缭绕,围护山峰。

【词评】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夜泛垂虹作,写境极空阔,写情亦放旷。初点湖天空阔、日暮天寒之境,次写盟鸥呼我之情,翩翩欲下。又过木末,写鸥飞最生动,而呼我之情尤觉亲切有味。“那回”两句,回忆昔年雪夜泛湖情景,宛然在目。“伤心”两句,折入现景,点明山况。换头,因荡舟山川之间,又起怀古之思。

(绍熙辛亥年除夕,我告别了隐居在苏州石湖的范成大返回吴兴。在下雪后的夜晚,经过垂虹桥,我作了一首诗:"笠泽茫茫雁影微,玉峰重叠护云衣。长桥寂寞春寒夜,只有诗人一舸归。"五年后的冬天,我又和俞商卿、张平甫、朴翁从封山、禺山一道乘船去梁溪。途中经过吴松,正天寒地冻的时候,四周一片空旷,云层有如天幕。半夜时我们结伴走过垂虹桥。点点下垂的星光,映照着湖上渔火,北风劲吹,寒意阵阵,喝几杯酒也无法抵挡趋走寒冷。朴翁把被子裹在身上,还一边走一边吟诗。我也趁兴写下这首词。朴翁怪我如此费心没什么好处,然而我兴趣难以控制。平甫、商卿、朴翁都擅长作诗,所创作的诗篇都奇丽诡异,我也勉强模仿他们。这次旅行回去,每人各创作五十多首作品。)

其实此时词人的心中是否也想到当年过垂虹桥时是“小红低唱我吹箫”,而今只有我“自歌谁答”此句可说与上阕的伤感之情暗合,似喜实悲。“垂虹西望,飘然引去,此兴平生难遏。”向西遥望垂虹桥,船儿载着我们飘然而去,此时我遄飞的逸兴,真是平生难以遏制。此时的姜夔似有苏子游赤壁时的兴致“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他也如苏子般飘飘欲仙了吧!

[8]蓑(suō):用草或棕毛做成的防雨器。

【原诗】
庆宫春
宋•姜夔
(序)绍熙辛亥除夕,予别石湖归吴兴,雪后夜过垂虹,尝赋诗云:“笠泽茫茫雁影微,玉峰重叠护云衣。长桥寂寞春寒夜,只有诗人一舸归。”后五年冬复与俞商卿、张平甫、銛朴翁自封禺同载诣梁溪,道经吴松。山寒天迥,雪浪四合。中夕相呼,步垂虹,星斗下垂,错杂渔火,朔吹凛凛,卮酒不能支。朴翁以衾自缠,犹相与行吟,因赋此片,盖过旬涂稿乃定。朴翁咎予无益,然意所耽,不能自已也。平甫、商卿、朴翁皆工于诗,所出奇诡,予亦强追逐之。此行既归,各得五十余解。

[6]长桥:即垂虹桥。

【赏析】
有小序述写作缘起。它首先追叙了1191年(绍熙二年辛亥)除夕,作者从范成大苏州石湖别墅乘船回湖州家中,雪夜过垂虹桥即兴赋诗的情景。诗即《除夜自石湖归苕溪》十绝句,“笠泽茫茫雁影微”是其中的一首。当时伴随诗人的还有范成大所赠侍女小红,故又有《过垂虹》一首云:“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

江湖流落,四处飘零,心情暗淡,情绪压抑,这与归隐江湖的潇洒不同。"双桨莼波,一蓑松雨"本应该是古代文人所追求的理想生活,但在词人眼中则是"暮愁渐满空阔",湖光山色并不能给词人带来更多的审美愉悦。"盟鸥"与人相猜疑,也"背人"自管飞走。词人以往经过此地,曾经留下一段旧情,这次"伤心重见",湖山皆愁。五年前从范成大家归来,范送其歌妓小红,姜夔怡然自得。或许旧情与此相关。下阕因此转为对旧日情人的回忆。今天的采香径、垂虹桥依然,却只剩下词人"自歌"自答。一旦"酒醒",便是倚栏杆独自品味寂寞愁苦。

“采香”三句,极写乐极而歌。“垂虹”三句,写孤舟远引,胸次浩然,逸兴遄飞,有翛然物外,浑忘尘世之高致,诚玉田所谓“野云孤飞,去留无迹”也。

采香径里春寒,老子婆娑,自歌谁答。垂虹西望,飘然引去,此兴平生难遏。酒醒波远,正凝想、明珰素袜。如今安在,唯有阑干,伴人一霎。

凤凰彩票网站 1

船儿驶入采香小溪,那里春寒料峭,我不禁婆娑起舞,独自放歌,也不管有无人来应和。向西遥望垂虹桥,船儿载着我们飘然而去,此时我遄飞的逸兴,真是平生难以遏制。待我酒醒,船已经随波漂行得好远了,正当我凝神怀想那美人,可那美人而今又在哪里呢?只有眼前的阑干,陪伴我片刻。

本文由凤凰彩票网站发布于凤凰彩票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庆宫春·双桨莼波》原来的作品及赏析凤凰彩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