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鉴赏: 辛弃疾《锦帐春》宋词鉴赏

  燕飞、莺语,本来既美观又悦耳。可对此为思量所苦的人来讲,“燕飞忙,莺语乱”,只可以扩充烦恼。这两句,亦非写“席上”的见识,而是承“千里梦”,写枕上的烦乱激情。“恨重帘不卷”,是说人在室内,重帘遮蔽,不但不容许去搜索那人,连望也望不远。望不远,依然要望,于是望见帘内的屏风。“翠屏平远”一句,相比费解,但作为全词的结句,却至关心重视要。“平远”,指“翠屏”上的图案。明清风景美术师郭熙有《秋山平远图》,苏子瞻题诗云:“离离短幅开平远。”是说画幅虽小,而显示的程度却特别无穷境。辛弃疾笔下的那位抒情主人公,辗转反侧,怀恋美人,正恨无人替她卷起的众多珠帘遮住视野,而当视野移向翠屏上的国度平远图,便依稀迷离,以画境为真境,目望神驰,去索求好看的女人的芳踪。行文至此,一个情痴的情态,便活现于读者日前。

月落愁愆孤馆。

     [十二]“画屏金鹧鸪①”,飞卿语也,其词品似之。“弦上黄鹂语②”,端己语也,其词品亦似之。正中词品,若欲于其词句中求之,则“和泪试严妆③”,殆近之欤。

锦帐春

黄鹂枝柯娇懒。

     [十四]温飞卿之词,句秀也;韦端己之词,骨秀也;李重光之词,神秀也。

  杜叔高的《锦帐春》原词已经失传,不可能参照,给精晓辛幼安的和词带来一定困难。和词中的“几许艳情,几般娇懒”,明显是写女性。大概“席上”有歌妓侑酒。为杜叔高所恋,情见于词,所以和词即就此表述。起句命意双关,构思精巧。时当春天,故说“春色难留”;美眉将去,故说“春色难留”。想留住春色而无计挽回,便引起“愁”和“恨”。酒,原是能够浇“愁”解“恨”的,杯酒以深(应作“满”解)为佳。晏叔原《木兰花》写“春残”,就说“此时金盏直须深,看尽落花能几醉”!不过未来不止“春色难留”,何况“酒杯常浅”,那又强化了“愁”和“恨”。于是用“更旧恨新愁相间”略作了结,又引出下文。“五更风,千里梦,看飞红几片,这般庭院。”是预想酒阑人散之后绵绵不断的“愁”和“恨”。夜深梦飞千里,却被风声受惊醒来。五更既过,天已破晓,放眼一看,残花被风吹落,春色已渺不可寻。于是丰裕怅惘地说:庭院竟成那样情景!

泪窾。

注释:
①温八叉【更漏子】:"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 香雾薄,透帘幕。伤心谢家池阁。红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
②韦庄【菩萨蛮】:"红楼别夜堪痛心,香灯半卷流苏帐。残月出门时,靓女和泪辞。 琵琶金翠羽,弦上黄鸟语。劝本人早回家,绿窗人似花。"
③冯延巳【菩萨蛮】:"娇鬟堆枕钗横凤,溶溶春水杨花梦。红烛泪阑干,翠屏烟浪寒。 锦壶催画箭,玉佩天涯远。和泪试严妆,落梅飞晓霜。"

  席上和杜叔高  

弦断阳节时,空倚流光恨短。

     [十六]诗人者,不失其赤血丹心者也。故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是后主为人君所欠缺,亦即为词人所长处。

  辛弃疾  

岭外玄都开满。

     [十五]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叹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太尉之词。周介存置诸温、韦之下①,可谓指皁为白矣。“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②”,“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俗世③”,《金荃》、《浣花》能有此气象耶!

  这是一首和杜叔高的词。杜叔高名游,晋中兰溪人。兄弟多个俱博学工文,人称“嘉兴五高”。叔高尤工诗,陈亮谓其诗作“如干戈森立,有吞虎食牛之气”(《龙川文集》卷十九《复丝楝树皮高书》)。他曾于庆唐武宗淳熙十八年(1189)春赴绵阳与辛弃疾寻访,辛作《贺新郎》词送行。赵煊庆元八年(1200)春,以访辛幼安于铅山,相互唱和。那首《锦帐春》和《上西平·送杜叔高》、《浣溪沙·别杜叔高》、《玉蝴蝶·追别杜叔高》、《婆罗门引·别杜叔高》等词,都作于此时。

泪窾。

注释:
①解衣推食《介存斋论词杂著》:"毛嫱,西子,天下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诡衔窃辔,不掩国色。飞卿,严妆也。端己,淡妆也。后主则不修边幅矣。"
②后主【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忙,万般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哪一天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③后主【浪淘沙】:"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之中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Infiniti江山,别时轻巧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尘寰。"

  下片开始,以“几许碳黑,几般娇懒”正面写女神。小编作词之时,她还在“席上”。可是在词中,已驰骋想象,写到别后的“千里梦”,那“风骚”,那“娇懒”,已经空留记念。而留在回想之中的形象又不能忘记,那又频添了略微“愁”和“恨”!因此继续写道:“问相见何如错过?”

图片 1

     [十三]南唐中主词“翠钱香销翠叶残,东风愁起绿波间①”,大有众芳荒凉,靓女迟暮之感。乃古今独赏其“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生寒”,故知解人正不易得。

  以望画屏而写情怀,词中并不稀罕。举个例子温廷筠《回国遥》云:“谢娘无限心曲,晓屏山断续。”赵令畤《蝶恋花》云:“飞燕又将归信误,小屏风上西江路。”都可与辛词“翠屏平远”参看。(霍松林)

娇懒:亦作“ 娇嬾 ”。懒散倦怠。 宋 辛忠敏《锦帐春·席上和杜叔高》词:“几许风流,几般娇懒。” 清 陈维崧 《疏影·感旧》词:“也知别来事,浑娇嬾,难胜蝉翼轻纱。”

     [十七]客观之小说家不可没有多少阅世,阅世愈深则材质愈丰盛、愈变化,《水浒传》、《红楼》之笔者是也。主观之诗人不必多种经营历,阅世愈浅则天性愈真,李后主是也。

  春色难留,酒杯常浅。更旧恨、新愁相间。五更风,千里梦,看飞红几片,那般庭院!几许色情,几般娇懒。问相见、何如不见?燕飞忙,莺语乱,恨重帘不卷,翠屏平远。

玄都:桃花。

注释:
①李璟【浣溪沙】:"泽芝香销翠叶残,东风愁起绿波间。还与春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阑干。"

注:十四旱。

本文由凤凰彩票网站发布于凤凰彩票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宋词鉴赏: 辛弃疾《锦帐春》宋词鉴赏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