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诗词全集: 七古·送纵宇一郎东行1918年4月

  〔钟〕聚集。古人称山川灵秀之气所聚集,便产生人才。

管却自家身与心,胸中日月常新美。

云开衡岳积阴止,天马凤凰春树里。年少峥嵘屈贾才,山川奇气曾钟此。君行吾为发浩歌,鲲鹏击浪从兹始。洞庭湘水涨连天,艟艨巨舰直东指。无端散出一天愁,幸被东风吹万里。丈夫何事足萦怀,要将宇宙看秭米。沧海横流安足虑,世事纷纭何足理。管却自家身与心,胸中日月常新美。名世于今五百年,诸公碌碌皆余子。平浪官前友谊多,崇明对马衣带水。东瀛濯剑有书还,我返自崖君去矣。——近现代·毛泽东《七古·送纵宇一郎东行》

  〔屈贾〕战国时楚国屈原,汉代贾谊,皆极有才华。

无端散出一天愁,幸被东风吹万里。

七古·送纵宇一郎东行

近现代:毛泽东

毛泽东(1893年12月26日-1976年9月9日),字润之(原作咏芝,后改润芝),笔名子任。湖南湘潭人。中国人民的领袖,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和理论家,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诗人,书法家。

毛泽东

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近现代·毛泽东《七律·答友人》

七律·答友人

渭北离乡客,江南守土臣。涉途初改月,入境已经旬。甲郡标天下,环封极海滨。版图十万户,兵籍五千人。自顾才能少,何堪宠命频。冒荣惭印绶,虚奖负丝纶。[除苏州制云:藏于己为道义,施于物为政能。在公形骨鲠之志,阖境有裤襦之乐。]候病须通脉,防流要塞津。救烦无若静,补拙莫如勤。削使科条简,摊令赋役均。以兹为报效,安敢不躬亲。襦裤提于手,韦弦佩在绅。敢辞称俗吏,且愿活疲民。常[常州]未徵黄霸,湖[湖州]犹借寇恂。愧无铛脚政,徒忝犬牙怜。[河北三郡相邻,皆有善政,时为铛脚刺史。见唐书。]制诏夸黄绢,诗篇占白苹。[美贾常州也。美崔吴兴也。]铜符抛不得,琼树见无因。[自谓也。]警寐钟传夜,催衙鼓报晨。唯知对胥吏,未暇接亲宾。色变云迎夏,声残鸟过春。麦风非逐扇,梅雨异随轮。武寺山如故,王楼月自新。[武丘寺也。郡内东南楼名也。]池塘闲长草,丝竹废生尘。暑遣烧神酎,晴教煞舞茵。待还公事了,亦拟乐吾身。——唐代·白居易《客》

望苑长为客。商山遂不归。谁怜北陵井。未息汉阴机。——唐代·陈子昂《题田洗马游岩桔槔》

题田洗马游岩桔槔

唐代:陈子昂

望苑长为客。商山遂不归。谁怜北陵井。未息汉阴机。1

  〔诸公碌碌皆馀子〕诸公,指当时的当权人物。碌碌,平庸。《后汉书·祢衡传》:“常称曰:‘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馀子碌碌,莫足数也。’”馀子,其余的人。

         毛泽东  1918年春

  名世于今五百年,诸公碌碌皆余子。

云开衡岳积阴止,天马凤凰春树里。

  君行吾为发浩歌,鲲鹏击浪从兹始。

东瀛濯剑有书还,我返自崖君去矣。

  丈夫何事足萦怀,要将宇宙看稊米。

年少峥嵘屈贾才,山川奇气曾钟此。

  平浪宫前友谊多,崇明对马衣带水。

沧海横流安足虑,世事纷纭从君理。

云开衡岳积阴止,天马凤凰春树里。

洞庭湘水涨连天,艟艨巨舰直东指。

  洞庭湘水涨连天,艟艨巨舰直东指。

平浪宫前友谊多,崇明对马衣带水。

  沧海横流安足虑,世事纷纭从君理。

君行吾为发浩歌,鲲鹏击浪从兹始。

  【注释】

名世于今五百年,诸公碌碌皆余子。

  〔名世于今五百年〕名世,著名于世。《孟子·公孙丑下》:“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

丈夫何事足萦怀,要将宇宙看稊米。

  管却自家身与心,胸中日月常新美。

  〔艟艨(chōngméng充萌)〕通作“艨艟”,战舰。此指轮船。

  〔宇宙看稊米〕把世事看作平常。稊(tí题),草名,结实如小米。稊米,形容小。

  年少峥嵘屈贾才,山川奇气曾钟此。

  东瀛濯剑有书还,我返自崖君去矣。

  〔世事纷纭从君理〕据罗章龙说,作者原诗如此。一九七九年罗在《回忆新民学会(由湖南到北京)》一文中第一次提供本诗时,觉得有负故人厚望,改作“世事纷纭何足理”。后来他曾表示恢复原诗句。

  〔崇明对马衣带水〕长江口的崇明岛和日本的对马岛,相隔只一衣带宽的水。据《南史·陈后主纪》记载,隋文帝说隋和陈只隔“一衣带水”,把长江比做一条衣带。

  〔七古〕七言古诗。每句七个字,句数不限,偶句押韵,首句可押可不押,不像七律那样讲究平仄对仗。

  无端散出一天愁,幸被东风吹万里。

  〔天马凤凰〕指岳麓山东南、湘江之西的两座毗邻的小山。

  〔东瀛(yíng营)〕东海,后也指日本。

  〔纵宇一郎东行〕纵宇一郎,罗章龙在一九一五年同毛泽东初次通信时,就已用过的化名。一九一八年四月,罗去日本临行前,新民学会在长沙北门外的平浪宫聚餐,为他饯行。毛泽东用“二十八画生”的笔名写了这首诗送行。罗到上海恰好碰上五月七日(一九一五年日本政府向袁世凯政府提出最后通牒的日子,限期要袁答复承认日本旨在独占中国的“二十一条”),当时日本政府警察侮辱、殴打中国的爱国留学生,迫使他们回国。罗因此没有去日本。罗章龙(一八九六——一九九五),湖南浏阳人。一九二一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三一年被开除出党。后历任河南大学、西北联合大学、湖南大学等校教授。曾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

  〔我返自崖君去矣〕《庄子·山木》:“送君者皆自崖而反,君自此远矣!”反通返。

本文由凤凰彩票网站发布于凤凰彩票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毛泽东诗词全集: 七古·送纵宇一郎东行1918年4月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